叩请社会各界媒体关注督促司法

新闻众评 614 12

举报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法院院长张强失职渎职、包庇护短、不作为存在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举报人:孟丙祥,身份证:320882196012102216,现住:淮安市中南世纪城十号305室,联系电话:15005235792

被举报人: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人民法院院长张强、审判长孙荣山。

举报事项: 1、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人民法院院长张强失职、渎职、不作为,审判长孙荣山滥用职权、玩忽职守、随意擅断、违背罪刑法定原则、枉法裁判,故意违背法定程序证据规则制造冤案错案其手段比社会上黑恶势力更黑恶,用国家给予法律来坑害无故百姓。

2、请求查明《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人民法院(2012)淮法刑初字第394号刑事判决》事实真相,起动纠正违法程序、纠正卷宗里法律文书错误瑕疵,并追究法律责任。

事实和理由:

一、本人多次向地方法院及政法委反应淮安区人民法院院长张强失职、渎职、不作为,2018年9月14日孟丙祥寄给淮安区法院一份控告刑事庭审判长孙荣山在审理(2012)淮法刑初字第394号案是滥用职权、玩忽职守、随意擅断、违背罪刑法定原则、枉法裁判、工作不负责任申请至今不予回复。

  二、淮安区法院审判长孙荣山玩忽职守、随意擅断、违背罪刑法定原则

(2012)淮法刑初字第394号判决书里认定:“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人民检察院公诉孟丙祥犯非法经营罪,于2011年10月17日被淮安市公安局淮安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1月24日转逮捕”。在2012年08月28日九时被淮安区法院、审判长孙荣山开庭:“经过刚才的庭审,本案的事实已查清。本案待合议庭评议后定期宣判。现在休庭,核对笔录”。结果非法经营罪不构成。本该无罪释放,并没释放也没有判决结果,还继续关押到2012年12月20日执行逃税量刑时才释放,严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七条,《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限制孟丙祥不明不白425天人身自由。(请见附件:立案登记表、庭审笔录、判决书执行时间)

三、淮安区法院审判长孙荣山滥用职权,故意违背法定程序证据规则、制造冤案错案

在这份判决书里,认定孟丙祥逃税事实证据,是淮安区法院、审判长孙荣山拿着2012年6月20日淮安市公安局淮安分局第三次补充侦查终结了,淮安区人民检察院又没有将案件退回到淮安市公安局淮安分局进行补充侦査程序,故意违背法定程序,编造出“2012年10月16日,淮安市淮安地方税务局向奥奔马公司送达淮安区地税处【2012】15号税务行政处理决定书。责令15日内将上述税款及滞纳金缴纳入库,期满后奥奔马公司仍未缴纳”这不合法来源违反刑诉法解释,第五十三、六十二、六十三、七十六、七十七条法定取证程序原则的规定,把孟丙祥审判成为“铁案”逃税罪。(见变更起诉书)

四、淮安区法院审判长孙荣山违背法律事实的证据,认定事实不清被审判为“铁案”的法律条文里认定“2006年7⽉19⽇起,到 2010 年 8月27日⽌,被告⼈孟丙祥是公司法定代表”。2011年10月17日孟丙祥已不是公司的法定代表和股东。按《公司法》规定,孟丙祥为何还要对公司的行为承担什么责任,淮安市公安局淮安分局 ,2011 年10 ⽉ 17 ⽇又不是以逃税罪名拘留、逮捕孟丙祥的。1、既然不构成非法经营罪本该宣布释放;2、孟丙祥已不是公司法定代表和股东,而且还被淮安市公安局淮安分局关押在看守所,还有淮安市税务局淮安分局也没有向孟丙祥在看守所关押期间送达行政处理通知;3、这 2012 年 10 ⽉ 16 ⽇下了这个税务行政处理通知,如果孟丙祥收到税务行政处理通知,就可以进行补交税款的。所以孟丙祥首先不是法定代表和股东,又在看守所被关押期间,加之淮安市税务局淮安分局也没有向孟丙祥在看守所被关押期间送达税务处理通知,孟丙祥的确又没有签收到【2012】15号税务行政处理决定书,也无法接受淮安市税务局淮安分局行政处罚。孟丙祥怎么有权力能给公司替交纳税,孟丙祥又有什么能耐、来阻挡公司不要交纳税。淮安区法院、审判长孙荣山这种审判结果完全违反最高人民法院下发的《全国法院审理金融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中提出明确的处理原则。及《刑法》第二百零一条,【逃税罪】纳税人⋯⋯。第四款,有第一款行为,经税务机关依法下达追缴通知后,补缴应纳税款,缴纳滞纳金,已受行政处罚的,不予追究刑事责任;《刑法》修正案,二百零一条第四款对逃税罪规定了一个不追究刑事责任的特别条款,将是否补缴税款和缴纳滞纳金,接受税务机关的行政处罚作为能否追究逃税罪初犯的刑事责任的前置条件。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法院、审判长孙荣山没有任何证据用来证明孟丙祥在看守所已经签收淮安市税务局淮安分局稽查通知和【2012】15号税务行政处理决定书;淮安区法院、审判长孙荣山也没有用任何证据来证明孟丙祥又是通过什么形式阻挡、公司履行纳税义务,这个公司因为交纳不交纳和孟丙祥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所以逃税和孟丙祥在刑法上没有因果关系。范冰冰八个亿没有负刑事责任。难道对她处罚运用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处罚范冰冰办案人员不如淮安区法院、审判长孙荣山敬业???。

五、淮安区法院审判长孙荣山工作不认真,严重失职、渎职导致卷宗法律文书荒唐错误漏洞百出

1、法律文书涂改,见(2012)淮法刑初字第394号卷宗第24页“淮安市淮安区人民法院送达回证”;2、淮安区法院冒名(徐朝霞审判员)签署法律文书,见卷宗,第13、26、27、28、55页“淮安市淮安区人民法院送达回证”;3、淮安区法院在两个相隔几个月的时间里一次性签发而且还冒名签的,见卷宗,第13页“淮安市淮安区人民法院送达回证”;4、淮安区法院在法律文书中没有送达人、记录人签名,见(201卷宗,第11页,第7行“送达起诉书副本笔录”;5、淮安区法院法律文书上冒名徐朝霞审判员签名对比,见卷宗,第54页,签名。案号套改(见判决书、取保候审决定、立案登记表)。

   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法院、审判长孙荣山在这份“铁案”中,随意擅断、违背罪刑法定原则;法定程序违法,对事实证据来源合法性认定不清,对不合法来源证据没有排除;偏用了检察院提供违法程序的证据。一个违法程序来源的证据更显示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严重影响司法公正。加之神圣地法律文书不加认真审核审阅,漏洞百出,荒谬绝伦,这样低级错误出自执法者之手是吾法学界莫大的悲哀。玩弄法律、以权代法、滥用职权、玩忽职守、枉法裁判,故意制造冤案错案草菅人命,彻头彻尾的淮安区法院、审判长制造出一起冤案错案。比社会上黑恶势力更黑恶。

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组织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官法》第三、四、五、六、七条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完善人民法院司法责任制的若干意见》《意见》要求、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七条第(五)项的规定、肯请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督促查明《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人民法院(2012)淮法刑初字第394号刑事判决》事实真相,督促、推动检察院、法院重新审查,起动程序纠正违法程序、法律文书错误,清理淮安区人民法院腐败法官,重振法律尊严。

举报人:孟丙祥

15005235792

2019.12.18

在遭受司法冤屈的被害人面前,对于司法机关无论进行何种责难都应该。为了避免冤案,对于司法机关无论提出何种要求都不为过。冤案的制造者,无论是有意还是无心的,都应该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尽管难以实现,我仍然要说:司法的最高境界是无冤。

尽管冤枉,也没有地方诉苦。这样的事太多了。杨乃武小白菜是非常幸运的。

任性的公章盖在故意制造假案的判决书上

我遇到的最无耻的索贿官员,就是一名法官!!!

淮安区法院审理本案查明事实不清,事实不清理由如下:

(1)本判决书第一页5-6行“住淮安市淮安区经济开发区边寿民路12号”本案法律条文认定孟丙祥个人信息错误,根据本案卷宗:2012年8月28日庭审笔录第一页证明法院未查清孟丙祥身份信息。

(2)本判决书第一页倒数第1行至第二页第1-3行“孟丙祥与承建方签协议⋯”、第二页第5行“被告人孟丙祥先后以嘉熙公司名义将住宅楼28套房出售给赵明全⋯第二页第13行“被告人孟丙祥售房不进行纳税申报⋯”。本案一审法院认定孟丙祥个人行为事实错误。根据本案卷宗:《协议书》甲方:淮安市嘉熙尼龙制品有限公司、乙方:淮安市远东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收款收据盖有公司公章、候立龙调查笔录第3页第5-7行“老孟还是没有钱给我们,他就又把西边宿舍楼的房子给我们的。到现在为止,经我们手联系卖出23套,我们卖出的房屋都是抵材料和工人工资,西边一幢总共30套,都已经卖出了”。候立龙付到工程款凭条,证明孟丙祥不是以个人名义而是代表公司行为,更没有任何证据证实孟丙祥私立帐户把钱存入账户、也没有私自留款,而是承建商收取现金,公司只出具收据转换承建商收到工程款凭据。

(3)本判决书第一页第18-20行“自2006年7月19日起至2010年8月27日止,被告人孟丙祥是当时的公司(嘉熙公司)法定代表人”本案一审法院已经认定孟丙祥不是法定代表人了。

(4)本判决书第二页第18一21行“2012年10月16日,淮安市淮安地方税务局向奥奔马公司送达淮安区地税处[2012]15号税务行政处理决定书,限令15日内将上述税款及滞纳金缴纳入库。期满后,奥奔马公司仍未缴纳”。本案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根据本案卷宗《淮安市淮安区人民检察院以淮检诉刑诉[2012]4号变更起诉书》第一页第一段“在审理过程中,发现案件事实与起诉书指控的事实不符合,”而没有变更重新退回侦查,另这一事实来源二次退查后没有法律效应填补的。这事实也是淮安市公安局淮安分局而造成的,如果不是公安机关无故关押在看守所,这份税务处理决定书通知送达给孟丙祥补交上也就不存在这一亊实。

(5)本判决书第二页第22行“上述事实, 被告人孟丙祥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本案一审法院认定措词错误,根据本案卷宗:2012年12月10日庭审笔录、个人法庭陈述证据证明孟丙祥没有认逃税的事实。

本案一审法院使用不合法来源的证据,事实如下:

(1)本判决书第一页第8-10行“淮安市淮安区人民检察院以淮检诉刑诉[2012]312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孟丙祥犯非法经营罪,后以淮检诉刑变诉[2012]4号变更起诉书变更指控被告人孟丙祥犯逃税罪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本案一审法院认定证据是没有法律效力。根据本案卷宗:变更起诉书第一段“被告人孟丙祥逃税一案,本院于2012年7月20日以淮检诉刑诉[2012]312号起诉向淮安市淮安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证明淮安区法院颠倒是非、故意改变检察院定论主题。

(2)本判决书第二页第29行至第二页第1-2行“税务检查通知书、送达回证,计税:核实表,税务稽查报告,奥奔马公司税务案件审理会议纪要,税务处理决定书、送达回证,涉税案件移送书,公安机关出具的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立案决定书、发破案报告”。本案一审法院认定这些证据没有发生来源时间,是为掩盖这些证据没有法律效应的事实,又是为规避这些证据不合法来源的法律程序,然而为了使逃税事实成立不得使用这种手段。真正证据事实真相看本案卷宗:(1)2012年9月21日税务检查通知书淮安地税稽检通[2012]21号,对淮安市奥奔马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涉税情况进行检查,(2)2012年9月21日和9月24日税务文书送达回证,受送达人淮安市奥奔马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3)2012年9月21日税务检查核实情况表,纳税人名称:淮安市奥奔马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4)2012年9月28日税务稽查报案件编号:232080308101220001,淮安市奥奔马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税案稽查报告,(5)没有会议日期《淮安市奥奔马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重大税务案件审理会议纪要》案件名称:淮安市奥奔马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涉税案,(6)2012年10月15日淮安市淮安地方税务总税务行政处理决定书淮安区地税处[2012]15号,对淮安市奥奔马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检查违法事实处理……,(7)2012年10月16日税务行政处理决定书(2012)淮安区地税处[2012]15号,税务文书送达回证,(8)2012年11月2日,《淮安市淮安地方税务局涉税案件移送书》淮安市奥奔马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涉税一案,(9)2011年4月2日楚州分局经侦大队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编号j3208030211101700001,(10)2012年11月7日楚州分局经侦大队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编号j32080302121101700001,淮安市奥奔马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涉嫌逃税犯罪,建议予以立案侦查。(11)2011年10月17日淮安市公安局楚州分局立案决定书,楚公经立字[2011]第3898号,决定对楚州区孟丙祥非法经营案立案侦查,(12)2011年10月17日淮安市公安局楚州分局拘留孟丙祥通知书楚公刑拘通字[2011]第644号,(13)2011年11月24日淮安市公安局楚州分局逮捕孟丙祥通知书,(14)2011年11月14日发破案经过及犯罪嫌疑人归案说明,(15)2011年4月2日淮安市公安局楚州分局经济犯罪侦察大队收到匿名举报信,(16)2012年7月18日淮安市公安局淮安分局经侦大队建议将淮安市嘉熙尼龙制品有限公司逃避缴纳税款一案依法移送淮安区地税局进行查处报告,(17)2012年11月7日淮安市公安局淮安分局立案决定书,淮安公刑立字[2012]第4728号决定对淮安区淮安市奥奔马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逃税案立案侦查,(18)2011年11月14日淮安市公安局楚州分局经济犯罪侦察大队发破经过及犯罪嫌疑人归案说明。这些证据(一)从时间节点看,这些证据不是随淮安市公安局淮安分局2012年6⽉20⽇二次补充终结案件材料一同提交给检察院的。(二)税务机关送达文书、稽查、处理决定是奥奔马公司涉税;(三)公安机关立案表,说明公安机关不是对非法经营案补充侦查,而是作为新的案件,又是两份立案登记表,分别不是同一案件,也表明孟丙祥以非法经营罪被逮捕关押期间,逃税并没有强行措施。(四)这些证据税务机关、公安机关没有把稽查处理决定结果送达给孟丙祥,而阻却了补交税款的机会。(五)公安机关发破报告显示非法经营案件得以破获的,逃税案并没有发破报告。根据卷宗证据本案认定孟丙祥逃税事实是非法来源的证据。

本案程序违法、使用法律错误:

①公安部门违法程序:2012年11月2日淮安区地税局《情况说明》称“奥奔马未按照税务处理决定履行”,即从此时起奥奔马才涉嫌逃税犯罪,之前属于无犯罪嫌疑,那么为何还要对孟丙祥采取强制措施?涉嫌逃税之后,没有作出强制措施决定,后来采取的强制措施,依据的法律文书是什么?如果是沿用过去非法经营罪的逮捕决定,在非法经营撤回后为还将孟丙祥羁押?

②检察院违法程序:当原非法经营犯罪不成立后,检察机关应当作出不起诉决定,或退回公安机关让其撤销案件,并对案犯立即予以释放;公安机关对新的逃税案件应当重新立案,并重新移送起诉,检察院也应当重新提出起诉,而不是使用原案号变更起诉书。

③法院违法程序:本判决书第1⻚第五至七行:“涉嫌犯非法经营罪,于2011年10月17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4日转逮捕。现羁押于淮安市看守所”。第3⻚十三至十五行判决结果又变成:“犯逃税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币五万元。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判决下定时间为二O一二年十二月十九日。该判决没有把孟丙祥非法经营罪2011年10月17日至2012年12月19日这段关押时间作出量刑结果、孟丙祥不明不白在看守所425天,法理何在!

其二第一次以非法经营罪开庭审理,从庭审笔录内容来看,孟丙祥已经认罪认罚为何不作出判决?是因为法律适用有问题、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在此情况下,决定延期审理为何没有变更强制措施?

其三第二次以逃税罪开庭审理,庭审笔录反映,公诉机关的量刑建议为一年二个月到一年三个月,判决结果却是“被告人孟丙祥犯逃税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五万元”,宣告刑超出量刑建议是否合适?公诉人未建议缓刑,孟丙祥又不认罪,根本不符合适用缓刑条件,为何宣告缓刑?

其四非法经营与逃税是一罪还是数罪?即一行为触犯数罪名的竞合犯,还是数行为触犯数罪名的并罚犯?

从结果看,法院肯定认定是竞合犯,以一罪来定。但两者主观故意、行为内容、侵害对象都不同,显然不符合法理和法律规定。

特别是从办案过程看,2012年8月28日非法经营罪庭审,在2012年9月14日《检察院延期审理建议书》,2012年9月24日淮安区法院出来一份逃税罪延期审理建议书给检察院,2012年9月20日《税务稽查立案审批表》(淮安区地税稽立【2012】21号)备注案件来源:“公安部门移送”,说明公安机关不是对非法经营案补充侦查,而是作为新的案件线索移送税务部门的。因此本案是数罪并罚案件,不是一罪竞合犯罪案件。

遗憾的是,本案实际情况却是:原非法经营案最终不了了之,检察院没有作出不起诉决定,公安机关没有作出撤销案件决定;逃税案公安机关没有新立案号,公检法三机关一律都直接使用了原非法经营罪案号。用旧瓶装了新酒,根本不管合适不合适,程序上合不合法

更多好贴,尽在新闻众评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