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士:日本二战王牌飞行员的回忆》

煮酒论史 68419 513

突袭汉口机场,好样的!

看来对日军汉口机场的突袭,炸残了精通航空的日海军中将塚原,说不定间接改变了太平洋战争的走势。

S18

直到1941年5月,我们轮调回汉口飞行队的时候,才把零式战机用于实战。这时候在中国战场上,中国军队已经完全丧失了战斗意志。像之前那种三架苏制战机就敢上阵挑战我们十五架九六式战机的大无畏气概早已消失无踪。中国飞行员一见我们就立刻开溜,完全没有攻击性和主动性。中国飞行员只有在完全占取优势的情况下才偷袭一下,例如,遭遇战时他们恰巧处于上风背阳位置,这样的时候,我们正对着太阳的刺眼光线就非常困难了。由于中国飞行员消极避战,害得我们每次要飞好远才能抓到个把猎物。

1941年8月11日,我就参与了一次这样的作战行动。那次行动中,我的任务是追击敌机并迫使其格斗。我们从宜昌起飞,不落地直飞一千二百多公里后到达成都上空。宜昌这个地方我有点熟悉,就是上次我孤身奋战十二架苏制轰炸机的地方。

这次,我们护送七架三菱1式轰炸机。轰炸机群在午夜时分从汉口起飞,我们从宜昌起飞迎接他们。那天晚上真是伸手不见五指,非常黑。我们只能靠蜿蜒曲折于峡谷之间的长江水面的粼粼反光,作为参照物做指引。我们在拂晓前抵达成都边上的温江机场上空,一直做盘旋飞行直到天亮。终于,天亮了,但还是没有找见任何敌机起飞拦截。我们朝飞行队长那边望去,等待命令。飞行队长驾驶长机侧翻其零式战机的机翼,一头扎了下去。这就是行动命令,我们开始执行攻击机场的战斗。

我们一架接着一架向下面的机场俯冲。我看见机场跑道上一队苏制战机正列队起飞,而地勤人员则是发疯般四散奔跑,逃向掩体公事。

我把战机拉低,从后面冲向一架正要起飞的苏制E16战机。这个位置太理想了,近距离对其开了几炮敌机就起火爆炸了。我驾战机从跑道上空呼啸而过,然后一个急速螺旋上升,准备再次寻找目标。我的战机两侧空中到处都是高射炮弹和防空炮弹在爆炸,好在我驾驶的零式战机速度极快,地面炮火打来打去就是打不到我。

其他零式友机也向跑道俯冲并扫射,跑道上的一些苏制战机已经燃起熊熊烈火。我一个俯冲拉起战机,卯住了一架敌机,再来一次近距离开炮,敌机就爆炸成了蘑菇状火球。

接下来就再也找不见敌机了。我们把跑道上的敌机消灭得一干二净,没有一架敌机来得及起飞升空的。敌机不是在燃烧就是在爆炸。升到二千多米高空后,我看到地面机场的机库和维修车间都在起火燃烧,这些是我们轰炸机群的杰作。我们非常懊恼,敌军肿么没有像样地抵抗一阵,所以我们不得不耐心地再次在机场上空盘旋,希望会有敌机现身。

突然,三架零式战机脱离编队冲向地面。很远的下面,我看到了一架老式的双机翼飞机正在跑道上磕磕碰碰地起跑要飞起来的样子。一瞬间,三架零式战机已经冲到跑道上空,对着这架双翼老飞机就是一顿猛射。但操纵这架老爷飞机的敌机飞行员技艺非凡,左闪右转,就是打不着。敌机驾驶员飞得极为灵巧,老爷飞机尽管速度很慢,但还是做出了超常规的特技大回转动作,避开了零式战机射过去的所有枪弹。三架零式战机面对毫不气馁的老爷飞机也无计可施,只得无功而返,都呼啸着向上腾起。

现在,轮到我了。我紧紧盯住这架老爷机,一进我的射程我就开火。只见这架老爷机猛地一下子向左侧翻转出去。他这个转弯内切角度极小,就算零式战机也做不出来的。又有一架零式战机也来抢功,结果,我们这五架零式围着架老爷机团团转。老爷机的敌机飞行员绝对是个牛人,他竟把这架唧唧歪歪快要散架的老爷双翼机开得虎虎生风,急旋转身啦,螺旋转圈啦,翻筋斗啦,反正是做出了一系列貌似不可能实现的特技动作。我们就算加足马力也赶不上他的。

转眼间,我们追逐到成都西面一座山头边上。这么一来,老爷机只得硬着头皮侧转着慢慢地翻越山头。这个就是其最大的失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老爷机的肚皮翻起来正好撞在我的枪口,我一扣扳机,几发炮弹正中驾驶舱底板,射穿驾驶舱。老爷机一下子就像失去引线的风筝一样坠落下去。其他零式战机也是追上去对其一阵猛射,其实打的都是死老虎,毫无意义。老爷机以无人驾驶的状态撞到一个山头后就爆炸了。

这个就是我的第二次战绩,也是我驾驶零式的第一个空战胜果。

那次空战是我们在中国战场上的最后一次战斗。不久,我们大队转往黄河边上的运城,这是个小地方。在那里,我们巡逻了好几个星期,始终没有遇见过任何一架敌机。

顶一个,不过看到他描写在中国的战斗,作为国人,心里很不是滋味

日本以国力最强之时对中国国力最弱之时的对决,有什么可得意的,中国历史上可灭日本的时期多了去了。

  • tran1980 2018-02-28 11:42

    是的,中国只要不是遇上那段三千年未有之变局得特例时期,哪容瞎啊日本猖獗

oooO ↘┏━┓ ↙ Oooo

( 踩)→┃脚┃ ←(印 )

\ ( →┃√┃ ← ) /

\_)↗┗━┛ ↖(_

这哥们也叫王牌?你让埃里希.哈特曼,哈德.巴克霍恩,京特.拉尔,马尔塞尤一干人等情何以堪

  • tran1980 2018-02-28 11:42

    日本人就这点见识,别计较

@哥耍的不是流氓 2012-03-14 14:56:15

这哥们也叫王牌?你让埃里希.哈特曼,哈德.巴克霍恩,京特.拉尔,马尔塞尤一干人等情何以堪

-----------------------------

孩子,不懂就不要装懂,在空战史上只要击坠数超过5架,就被公认为王牌了...

那架老爷机的飞行员很可惜啊,如果他驾驶的是一架性能更好的战斗机....

吃亏的就是日本飞机了...

楼主更新的很慢哦...是因为翻译的缘故么?

一直以为是比日本穷些个,落后,所以挨打。现在看来缺少的还有一种精神。

S19

1941年九月初,所有隶属海军的飞行员都返回到汉口。中国战区的海军飞行部队司令官出乎意料地到汉口莅临检阅了我们部队,他对我们说,飞行队将移防台湾,那里有更重要的任务等着我们。司令官没有透露丁点任务细节,但当时我们用脚趾头也猜得到,与欧美列强一决雌雄的时候到了。

九月份,我们按计划转往台湾。共有一百五十名战机飞行员和相同数量的轰炸机机组人员抵达高雄,然后转往台南空军基地。在台南,我们组建成新的台南飞行队。

太平洋战争迫在眉睫。

1941年12月2日,第十一飞行大队的司令官派遣侦察机去菲律宾侦察。侦察机在4日和5日陆续返回。他们在七千米高空拍到了些美军在菲律宾吕宋岛上的克拉克(Clark)和埃巴(Iba)空军基地的照片,还拍到了菲律宾马尼拉附近的一些军事设施。克拉克空军基地的照片上清楚显示了三十二架B-17轰炸机,三架中型飞机,还有七十一架小型飞机。据海军评估,吕宋岛上美军共有三百多架各种型号的战斗机,实际上后来我们在空战中发现,远不止这个数目,应该是六百多架才对。

开展侦察行动的不止是我们这一方。美国的PBY卡特琳娜(PBY Catalina)水上飞机也好几次飞到台湾对我们进行侦察。这种双引擎的水上飞机总是在阴雨天的时候飞过来。飞行速度很慢,也飞得很低,大概五百米左右的飞行高度。大摇大摆地,对我们的空军基地及其附属设施拍照。

美国飞行员真是异类,竟然胆敢驾驶这种速度极慢的蜗牛飞机来太岁头上动土。但说来也是奇怪,照道理说,我们抓这种鼻涕虫应该是一抓一个准的,但就是一次也没有抓到过。每当我们地勤人员发现这种飞机,基地上就会响起刺耳的防空警报,然后我们就有十几架战机快速起飞前去拦截。但这时候的美国蜗牛飞机就已经一头钻入厚厚的乌云里,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美国人飞得这么低拍到的照片,想必对我们的空军基地已经侦察得一清二楚了吧。

我们转到台南之后,又开始了新一轮的高强度训练。所有飞行员都不得离开其隶属的空军基地。从天亮到天黑,一周七天,不管刮风下雨,不断地进行飞行训练。训练科目主要是:在护航飞行中进行准确定位,大机群编队飞行,对地面目标的攻击,等等。

原计划是用三艘小型航空母舰把零式战机运载到菲律宾附近发动攻击。这三艘航空母舰分别是:龍驤号(吨位11,700吨),瑞鳳号(吨位13,950吨,由潜艇护卫舰改装),大鳳号(吨位20,000吨,由商船改装)。按理论值估算,这三艘航空母舰应该可以搭载九十架战机,但实际上只装得下五十架,如果还要考虑到要在恶劣大风气候条件下进行战斗机起降的话,还得减半,也就是二十五架战机的运载量。所以,我们司令官认定,这三艘航空母舰对我们的作战计划而言简直毫无意义。

另一种作战计划就是,我们从台湾起飞后直飞菲律宾,中途不作任何降落停靠,再直返台湾。如果能这样做的话,就不需要神马航母了。我们司令官的参谋们都不觉得我们这种单引擎战斗机能够往返飞越这么大的距离。美军的克拉克空军基地距离台湾将近七百公里。而另一处临近马尼拉的美军尼克尔斯(Nichols)空军基地距离台南则有八百公里。按照那种距离,一路平飞往返所需油量,加上格斗所耗油量,再加上应急所需油量,总耗油量相当于是要能够不着地续飞一千九百多公里才行!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过战斗机有飞过这么远的。不要说机载油量的问题,单就设计性能而言,零式战机的引擎能否连续工作这么远的路程,参谋部里的技术官员之间也是吵成一团。鉴定这个办法是否可行的话,只有看实际演练的结果如何了。

接下来的话,我们就是从早到晚不停地飞,不断拉大飞行距离。从设计性能上来说,零式战机可以连续飞行最多六至七个小时。我们实际飞行测试下来,连续飞行十至十二个小时木有问题,而且这还是大机群编队飞行的结果。我创造了一个小时仅耗油七十七升的最低耗油量记录。平均来说,大家从每小时一百六十升的耗油量减少到每小时八十升左右。零式战机的满载油量是八百三十升。

节约油量的办法就是,把战机飞到四千公尺高度,速度从额定时速510公里降到210公里(零式战机在格斗时可以达到的瞬间最大时速为550公里)。做这样的长途飞行时,我们要把螺旋桨转速降到每分钟1,850转,甚至是1,700转。也把发动机油门减到最小的油气混合比。这个做法就是以最小马力进行最低速度的飞行,但后果就是一不小心的话发动机随时可能停转死机。

不管怎么说,就这样,我们的零式战机就可以超远程飞行了。我们飞行大队长也把这个成绩报告给了司令官。于是,司令官就把那三艘航空母舰从作战计划中取消了。其中两艘被打发回日本,另一艘被派到Palau(菲律宾东面八百多公里处)处备用。这么一来,我们第十一飞行大队成了海军隶属部队里面唯一一支没有舰载支持的赤膊航空队了。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