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士:日本二战王牌飞行员的回忆》

煮酒论史 68262 513

S23

开战后的第三天使我终生难忘,这一天也就是12月10日,我击落了一架波音B-17;这个也是美军的空中堡垒首次在实战中被敌军击落。战后我发现到其飞行员是Colin P. Kelly,一位美国空军英雄。

这天早上十点我们才列队起飞前往菲律宾的吕宋岛,因为所有的战机及飞行员需要先从各自的迫降地点飞回台南的空军基地集合,补充弹药,接受战斗计划和指令等等。从台南起飞出发的时候我们是二十七架战机编队出击。到达克拉克空军基地上空时,我们没有找到任何目标。克拉克空军基地已经被我们炸得几近灰烬了,我们飞行队在其上空盘旋了三十分钟也是一无所获,地面上木有美军战机,空中也是木有。

于是我们飞行队转向往北,去为那里的日军登陆部队做空中掩护。日军登陆部队搭乘四艘运输舰,由一艘四千吨级的轻型巡洋舰和六艘驱逐舰组成的舰队护航。战后美军的战史记录竟把这支登陆部队的规模翻了几番。美军的记载是日军出动了二万九千吨级的战列舰,六艘巡洋舰,十艘驱逐舰,十五艘至二十艘的运输舰。

我们在六千公尺高度待了约二十五分钟,为日军的登陆部队提供空中警戒。在这期间,我的确看到了在日本舰只周围的水面上有三个巨大的环形水波。因为我们飞得实在太高了,我是不可能以肉眼看到炸弹爆炸掀起的水柱的。但,巨形水波还是看得很清楚的啦。然后,仔细再看,没有看到有任何日本军舰被炸到。而美军战报却记载说,那艘子虚乌有的战列舰被直接命中炸到一次,两次险被炸到,炸到后还冒烟漏油了嘿。

日本军舰竟在我们零式战机的眼皮底下遭受攻击,我和友机看到了都很沮丧,但就是没见到美军的轰炸机的踪影。我在驾驶舱里前后左右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几分钟之后,终于看到在我们上方二千多公尺的高空孤零零地有一架B-17,正往南飞行。于是我向其他飞行员示意那边有一架敌机,同时我们也寻找其他零式战机来一起组队来攻击这架敌机。这种单架轰炸机出没在战区是闻所未闻的,要命的是其竟敢在成群结队的零式战机的狼群里面觅食。这架刀口舔血的B-17轰炸机的飞行员不愧是位孤胆英雄。

我们收到队长的指令进行跟踪追击。只留三架继续对登陆部队长进行空中掩护。B-17的巡航速度极快,我们零式战机要把油门加到最大才能追上去。在克拉克空军基地以北八十公里处我们总算是追到了这架敌机,开始攻击行动。突然间,不知从哪里钻出三架零式,拦住了B-17的去路。这三架零式应该是高雄飞行队的,他们这天早前刚执行完攻击美军在菲律宾的Nichols空军基地的任务。

高雄飞行队的三架零式在B-17这架大型空中堡垒轰炸机上方依序射击开火的时候,我们几架零式还未追进到射程范围之内。这架美国大B视日本零式如吊丝,我行我素地自顾自飞行。在这种七千多公尺的高空,空气非常稀薄,零式战机的性能是大打折扣的。

我们七架零式,再加上高雄飞行队的三架,一起合力攻击。这样一共就算是十架零式合在一起也还是不行。在稀薄的空气中零式很难掌控,多架零式混在一堆倒是很容易撞在一块儿的。所以,我们排成一长条,依序一个一个进到美国大B上方以上乘式轮操。一架射完之后闪开,后面一架跟进再射。这种排队轮操大B的方式很费时间,每个人要等很长时间才有机会轮到高潮操B。排队的时候我很憋屈。等我们十架零式全部依次操完之后,气喘吁吁的,发现竟然没有一个内射得分的,堪比支那足球。

关注很久,和其它二战作品有很大的区别,新颖!就是更新太慢。

S24

这个就是我们第一次上美国大B的场面。其尺寸实在太大,从常规瞄准器里的刻度上读出来的机距完全牛头不对马嘴。我们只得直接目测射击,准确度可想而知。美国大B速度极快,日本吊丝简直就是蚊子操泥马,嗡嗡乱叫而已。美国大B也不是素人,其后舱的重机枪也一直对我们猛烈扫射,好在其配置的机枪手估计也是菜鸟一枚,放着这么好的机会也没有打下我们任何一架零式。

轮到我射完之后我们已经飞到克拉克空军基地上空了。显然,美国轰炸机驾驶员已经呼叫了地面战机起飞阻击。这个时候我们一定要速战速决,否则就是一个致命的错误,会给美军战斗机群全歼的。这时候再继续轮流攻击的方式显然还是会重蹈覆辙,而且已经证明是无效的。我决定独自放手一搏,闯到大B正后方后入式齐B中出。

对我有利的是,早期型号的B-17机型不设尾部机枪,否则的话,我是不可能以后入式操B的。加足油门后我一个大回转进到其尾部,并把距离拉近到射程之内。还有两架零式则是位于我的上方,间距很近几乎擦着机翼。显然,大家都在抢头功。

空中堡垒做出S形甩尾式飞行动作,这是便于其后舱的机枪手有更好的角度扫射我们,只见其喷射出一串串通亮通亮的火光。但就算是这样其机枪手还是一发也没有打中我们。我抢在其他两架零式之前率先开火,只见空中堡垒的右翼不断飞离出金属碎块,随即就有向后冒出丝丝白色薄雾。看上去像是油箱里漏出来的汽油,但也有烟的成份。我继续盯着对其受伤部位开火,希望能用机关炮击中其油箱或者是供氧系统。忽然间,本来其右侧机翼流淌出来的白色薄雾变成了喷泉一般,机枪手也停止了扫射,像是其机身内部起火了。这时候我也是无力进攻了,因为我正好把弹药用完了。

我闪到一边让另两架继续干。另一架零式当仁不让,上去就是机枪加火炮一顿猛扫。其实这时候的空中堡垒已是身负重伤,完全不理会零式对其的攻击,自顾自地机头向下快速坠落下去。

令人啧啧称奇的是,这时候空中堡垒的姿态还是保持住平衡的,可能其驾驶还是希望到下面的克拉克空军基地迫降吧。我于是对其保持几百米的距离,以同等速度跟其一块儿快速下降,同时也拿出我的莱卡相机拍照。我一共拍了三四张。在二千多公尺的高度,空中堡垒的三名机组人员弃机跳伞。他们打开降落伞之时,空中堡垒也钻进浓云之中不见了。

事后我们了解到美军的报告说我们对其跳伞逃生的飞行人员进行攻击扫射。这是一派胡言,别有用心。我是唯一紧跟着空中堡垒一块儿下降并亲眼目睹他们跳伞的,原因就是我没有弹药了,唯一能做的就是抓紧机会用我的莱卡单反拍了几张发烧照片而已。

因为我们当时无人亲眼见证空中堡垒坠毁的场面,所以这次不计入击落敌机的战绩。

当天晚上,我们在兵营内的主要话题就是七嘴八舌地议论美军飞行员的胆量之大,竟敢单机执行轰炸任务。这个真正是咄咄怪事,一架飞机竟敢以螳螂挡车之势阻退大群敌机的围歼。虽然事后美军在其战斗报告中大肆夸大了其取得的战绩,但其英雄气概的确是有目共睹的。那天下午我们返回台湾之后发现,有两架零式战机的机翼上有被美军轰炸机的机关枪扫射到的累累弹孔。

这次战斗的十三年后,我有幸与美国空军(USAF)的 Frank Kurtz少校会面,他是当时驻扎在东京的美军轰炸大队飞行员之一。Kurtz告诉我说:"Colin被击落的那天,我就在克拉克空军基地的控制塔里。我亲眼看到了他的轰炸机飞过来了,而你紧紧咬住他不放。然后三只降落伞从云层里钻了出来,云层的高度在我看来是八百多公尺。然后又有五个降落伞打开了,至少我是的确看到了这五个降落伞。这样的话,总共是八个降落伞共八名机组人员跳伞逃生了。Colin没有逃出来"。

《武士:日本二战王牌飞行员的回忆》 快读->>共_享_版:

http://enterkread.com/go.php?id=13463

.

S25

时事造英雄 -- Colin Purdie Kelly小传

那是美国历史上最晦气的一天。日本鬼子在太平洋里尽其所能攻击美军目标,志在独霸一方。

就在偷袭珍珠港得手后的几个钟头之后,日本又对吕宋岛上的克拉克空军基地发动了攻击。当时那里有十九架B-17四引擎远程轰炸机,另有一组B-17则在菲律宾南部棉丹老岛,那里在日本空军的航行范围之外。

战前就有指令规定,万一日本与美国爆发战争,克拉克空军基地的十九架B-17就要立即攻击日本在台湾的空军基地。

但是,1941年12月8日珍珠港遭偷袭的消息传到菲律宾的时候,因为某种因素,那条预定的指令没有立即执行。根据史料记录,当时那些B-17正在吕宋岛周围执行侦查任务,美军的反击指令下达后,这些飞机赶紧飞回克拉克空军基地,但恰巧成为突如其来的日本航空队的活靶。只有一架B-17幸免于难。位于棉丹老岛的另一组B-17暂时未受鱼池之殃,因为其位于日本航空队的飞行距离之外。

棉丹老岛的七架B-17C(B-17的早期机型)在第二天飞到克拉克空军基地附近的一处备用跑道。一天之后,这些轰炸机飞到克拉克空军基地准备装卸弹药。就在这时候,空袭警报响了。

Kelly所驾驶的B-17C刚刚装载了三颗六百磅的巨型炸弹,就不得不紧急起飞。当时共有三架起飞成功,但各自飞向三个方向,执行不同的轰炸任务。

Colin Purdie Kelly,这年29岁,是西点毕业的同期生中公认的明日将星。

Kelly此时的任务是寻找并轰炸位于吕宋北部外海的日本航空母舰,因为当时美国军方认定日本零式参与了对菲律宾的攻击,其一定有航母舰载支援。

他驾驶的这架孤零零的轰炸机在航程中遇见日本舰队正在吕宋(Luzon)的沿岸小镇Aparri进行登陆,于是就发生了扔炸弹和遭遇日本航空队众多零式战机的围攻这一幕。

当时,Kelly驾驶轰炸机深入敌军战区,在庞大的日本海陆空部队的上空盘旋。轰炸机上仅有三颗重磅炸弹,而日本航空队的老资格飞行员成群结队地在其周围集结围攻。

虽然情势极其危险,但Kelly逆势而为,下令改变原有战斗计划,就近寻找大型日本舰之作为攻击目标,也就是找下面正在登陆作战的日本舰队中最大的一个战舰下手。

传说中Kelly的英勇事迹接下来就是驾机钻进日本战列舰的烟囱,成为太平洋战场上第一个施行自杀攻击的勇士。

诸如此类的云山雾罩般的英雄传说正是战争初期一脸晦气的美国民众要听的故事。所以,不管你信不信,反正美国人民是信了。

只身击沉一艘日本大型战列舰,这样的英勇事迹使得Kelly一夜之间成为大名鼎鼎的英雄人物,传说中美国政府也对他追赠最高等级的军功章云云。

当时的Kelly粉丝中有个重量级的人物,就是Kelly的家乡-弗罗里达州的州长Spessard Holland。他忙得不亦乐乎,第一时间就给州里的民众发通电,表达沉痛哀悼。几天之后又致电报社,呼吁成立教育基金,以支持Kelly的儿子将来上大学的费用。

?

事实真相是,之后的战报表明,Kelly及其机组人员并未炸沉日本战列舰,也没有得到美国空军的最高军功章。Kelly身后得到的其实是麦克阿瑟总部颁发的奖章。

虽然民众被鼓舞起来的热情源自子虚乌有的杜撰,但Kelly当时的表现确实堪称英勇。

根据对生还的机组人员的采访,当时的实际情况是这样子滴。

在七千多公尺的高空,Kelly在日本舰队上空盘旋后找准了其中最大一艘军舰,也就是后来证实的日本巡洋舰,而不是原先报导的战列舰。Kelly把飞机平飞成与日本军舰同向并保持在一条直线上,在六千多公尺高空扔下了三颗重磅炸弹,其中一颗击中日舰甲板,这是轰炸机上有目击证人的。

但是,日舰并未被击沉,这艘日舰后来继续参与了太平洋战场上几乎所有的战役,直到1945年6月才被击沉。

扔下炸弹后这架B-17就准备空仓返回克拉克空军基地。

这时候麻烦大了。一群十架零式咬住他们紧追不舍。

Kelly所驾驶的B-17属于早期机型,其尾部没有设置机枪座。敌机也意识到这点而利用这个薄弱环节发起攻击。起初,第一波的攻击造成轰炸机中间部位的一位机械师中弹身亡,一部分设备遭击毁。但B-17有重装甲,仍能继续飞行,直到最后起火燃烧。

第二波的攻击造成左翼起火,火势迅速蔓延至机身,机舱里充满烟雾。

这时候,Kelly大声呼叫下命令弃机逃生。Kelly努力控制住飞行姿态,而机组人员则一个个从各自的机舱打开舱门跳伞逃生。最后火势烧至驾驶舱内,就在副驾驶跳伞逃生之时飞机爆炸了。副驾驶Donald Robins侥幸弹出生还,而Kelly阵亡。飞机残骸坠落到地面,距离克拉克空军基地约八公里处,Kelly的尸体被发现还在飞机残骸内。

事实真相虽然没有传说中的伟大,但也足以成为英雄事迹。一是其驾驶的轰炸机虽为单机确敢于攻击日本舰队。二是其驾驶飞机到最后关头,抢出时间让机组人员先走,直至牺牲自己的生命。

由于美国在太平洋战争初期的糟糕表现,Colin的死就显得重于泰山了,成为脱离低级趣味的战斗英雄了。有画家闭门造车为其英雄事迹描绘油画作品,成为传世之作(The Legend of Colin Kelly)。

军方也在其身后追赠军功章。有一艘军舰以其姓名为舰名。其家乡 -- 弗罗里达州的麦迪逊市也有一条道路改为其名(那条街道原名是日本街Japan Street)。也有中学以其命名。当时的罗斯福总统为其儿子(当时年仅3岁)预约了受1956年的当选总统接见。1959年艾森豪威尔总统信守预约,接见了Colin的儿子小Colin。小Colin当时西点军校毕业。

《武士:日本二战王牌飞行员的回忆》 快读->>共_享_版:

http://enterkread.com/go.php?id=13463

.

S26

那天晚上我收到了好几封家里的来信。还有富士子寄来的一个小包裹。她寄给我的是一条棉布带子,上面用红线缝了一千针,让我裹在腹部。这是日本传统辟邪风俗,据说可以刀枪不入的。

富士子在信里写道,"今天我们得到消息说我们祖国对英美发动了圣战。我们都在祈祷能够取得最后的胜利,也祝愿您在战斗中好运连绵。

"初代和我一连好几天,每天好几个钟头站在街角,求到了九百九十八个过路妇女每人在棉布带上缝上一针,这样正好凑成一千针。希望你能把带子裹在身上,有了这一千个女子的针线,我们衷心祝愿能保佑你刀枪不入。。。"

实际上,我们当兵的没有人真信这一套。但我很理解富士子和初代的醇醇心意。她们俩在刺骨的寒风中站在街头求东告西的,很不容易的。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把棉布带裹在腰上了。看完富士子的来信后我忽然陷入沉思,这是我第一次有这么个一闪念,被我歼灭的敌军飞行员也是跟我一样是有着亲朋好友的活生生的人啊,不是机器啊。想到这里心里不由得纠结起来。不过,战场是无情的,就是较量个你死我活,古往今来都是这样的。

接下来的十天里,我们天天从台湾飞到菲律宾执行战斗任务。之后,我们接到命令转往苏禄岛(Sulu Island)的爵罗空军基地(Jolo Air Base)。这里介于菲律宾的棉丹老岛和马来亚的婆罗洲的中间位置,距离台南的直线距离为一千九百多公里。

12月30日那天上午九点整,我与另外二十六架战机一同起飞转往新的驻地。到了苏禄岛的爵罗基地后又奉命飞往更加南面的塔拉堪(Tarakan),这里位于爵罗以南四百五十公里处,是在马来亚婆罗洲东岸外海上的一个岛屿。一路上没有遭遇到任何敌机,无惊无险。

直到来年的一月份,才开始有敌机前来袭击。一天深夜,一架B-17独自飞到塔拉堪空军基地上空,当时我们谁也没有察觉。这架轰炸机投下一连串的炸弹,直接命中工程兵的营地。因为这些工程兵违反宵禁令擅自开着灯光,所以在黑夜里成了轰炸机极好的靶子。这次轰炸除了炸坍了地面建筑之外,还炸死了我方一百来人,炸伤的也不少。

那次,一架零式都没能起飞截击。这是因为这个东印度群岛上的塔拉堪空军基地的地面条件实在是太差了。就算大白天起降都极其困难。其跑道非常泥泞,每次起飞或降落都会吓出一身汗的。当初就在我们零式机群抵达此地之时,两架零式当场滑出跑道翻覆,报废了。

此次挨炸之后,基地司令拍案而起,命令我和田中国義担当夜间巡逻飞行任务。田中国義此时是大名鼎鼎的王牌飞行员,他之前在中国战场的战绩有歼敌十二架之多。此后他在太平洋战场上的战绩为歼敌八架。后来因为受伤残废而退出战事。

注:

田中国義,日本空军王牌之一。共击落十七架敌机。根据军史,其中在太平洋战场上击落五架敌机。其他为中国战场的战绩。而坂井在此书中写田中国義在太平洋战场上击落八架敌机。

据日本军史统计,田中国義在中国战场上的战绩名列第四(击落12架)。战后有人为其写过列传「零戦 最後の証言―海軍戦闘機と共に生きた男たちの肖像 」。

中国战场上的第一名是岩本 徹三,其战绩是14架,加上太平洋战场的共80架,战后其出版过自传「零戦撃墜王―空戦八年の記録 」。

本书主人公坂井在中国战场的战绩为击落2架。战后其自传是「大空のサムライ―かえらざる零戦隊」。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