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退伍老兵的越战回忆录--纪念对越自卫还击战三十五周年

煮酒论史 531851 2285

今年清明时节,本人发起组织老部队(叶挺独立团亦称铁军开路先锋红四团)咸宁籍的参战老兵一行六人,远赴广西宁明峙浪烈士陵园,祭奠三十五年前在对越作战中牺牲的战友。

最近几年,全国各地的参战老兵以各种方式开展纪念活动。有以原部队师团建制在本地集会、也有以巿(县)相约远赴广西扫墓的、更多的则是烈士的至亲。有白发苍苍的老父老母,有逝去岁月的妻子儿女。祭奠之时,众老兵泪流满面、追思如涌,诉说着当年的战友情谊,告慰着逐渐被人们淡忘的英灵。特别让我震撼的一位年近八十的大娘,不远千里独身一人來看儿子。此刻双手紧抱墓碑,泪如泉涌、头颅不停撞击墓碑,发出裂心裂肺的哭诉声。是在哭诉游子三十五年不归的痛楚,还是??母形单影只苦熬孤灯的思念?我的内心颤抖了,我的灵魂出壳了,我的泪眼模糊了??????

广西归来,內心一直被一种复杂的情感困扰,堵得我食不甘味,夜不成寐。一个人的寿命在历史长河中是极为短暂的,就象流星划过夜空迅即消失在天际、象浪花翻滚须臾融入大海。逝者如斯,弹指间三十五年过去。数百年轻的战友早已去遥远的天国,而我也难阻岁月的脚步渐渐老去。在夕阳如金的生命旅程是否该做点什么呢?

这些天我终于明白了、醒悟了。一个青春年少风华正茂的青年在人生最精彩的时段远赴疆场,经受血与火的考验,承受生与死的涅磐,一般人是难以经历的。应该把自己和战友们在越战中所经历的惨烈战斗和生离死別呈现出来。以祭奠在那场突发战争中逝去的战友,让他们的英灵在天堂得以安息;以告慰自己悄悄走过的战火年华,抚平心灵的战争创伤;也让我的朋友们牢记那段历史,好好珍惜富足而平静的幸福生活。(待续)

一、南下!南下!

我们部队驻地在河南洛阳,是一支威名显赫的劲旅。四十三军一二七师,喜爱军事节目的朋友可能都知道,央视军事频道多次介绍的红二师、抗日时期的一二五师,解放战争第四野战军十六纵队就是我部发展沿革。从东北一直打到海南,所向披靡、功勋卓剧。林彪、耿彪、黄永胜、杨德志等元帅、将军出了180多名。而我所在的三七九团更是了得:从北伐的叶挺独立团(号称铁军)到万里长征的开路先锋红四团(飞夺卢定桥、強渡乌江等)从抗日的平型关到解放海南岛,是一支百战之师,精锐之师、胜利之师。

一九七八年十一月,部队战备训练如常,官兵出差、休假、探亲一切常态。月底某一天早晨,我所在的三营战备值班电话急促响起,团司令部通知营长教导员火速到团部开会。当时我是营部书记(相当于党委秘书、排级干部)。从司令部参谋的语气中感到可能有大事发生。迅即号令通信排,驭手班(军马、当时营以下没车)原地待命、不得外出,随时准备执行任务。

没过多久,洛阳大街和周边公路响起急促马蹄声,巿各邮局刹时军人聚集。这是以骑兵、电报等各种通信手段紧急收拢部队,无论是在外执行任务的分队,还是出差、探亲、学习乃至在医院住院的所有官兵,接通知后第一时间必须火速归建。这种状况洛阳几十年都没有过,从部队到地方,一种山雨欲来的气氛在迅速扩散。

十时三十分,两匹枣红军马急驰营部,是邝营长(广东台山)游教导员(湖南益阳)开会归来。两人脸色铁青、表情凝重,营长吼道:通信员,马上跑步通知各连连长指导员十分钟内到营部开会。见此情形,我迅速将会议室打开,拿着会议纪录本还没缓过神来,六位营首长到齐。莫约五分钟,五个连队军政主官跑步到达,接着会议就开始了。

没有以往的寒暄与客套,营长言简意赅,传达上级精神,布置任务。大意是越南己出兵柬甫寨,并大肆排华,侵我领土杀我边民。中央军委命令我部五日之内作好一切战斗准备,开赴广西,打击越寇。接着教导员就政治工作进行简要动员就散会了。一切按战时节奏,没有任何多余环节。

  • 漳河儿女 2017-04-25 16:30

    致敬,最可爱的人。

  • qq2329453767之二 2017-05-04 14:46

    唉 真可怜 英雄无处生存 向天下所有英雄致敬!!!! 如今戏子却当道 讨厌他们!!!!

  • 960star 2017-09-25 21:09

    可怜无定河边骨,尤是春闺梦里人

  • dw2567 2017-10-13 07:40

    林彪、耿彪、黄永胜、杨德志等元帅...?黄什么时候升了元帅?一个林的走狗。 黄永生后来兰州司令,新疆边境那个守备部队的损失,黄要负责的!

  • maojingye1 2018-06-10 22:21

    谢谢楼主,多写点这些保家卫国,默默奉献的军人。这个国家不能再娱乐致死下去了。戏子当将军,陪睡的比真正的科学家有钱这种国际玩笑不能再有了。

  • 白马啸西风420 2019-12-02 17:00

    孝感人民顶一个!

各连按营指要求分头准备自不必说。营部当时有二名副营长,二名副教导员;一名管理员(邬春梅湖南涟源)主管饮事班、驭手班;一名军医(广东新会)主管卫生所;一名通信排长(姓杨广西玉林)主管通信班,警卫班。那时战士每天伙食费四毛七,为补贴不足,各连包括营部都养猪种菜。两天之內,猪圈几十头大肥猪宰杀一空,所有菜地的大白菜、大萝卜、蔴叶菜全拔光打包。一切都在紧张而有序地准备着。而我的工作主要是五个连队含营部人员归建、武器弹药、军用地图等与作战有关方方面面。

在紧张和忙碌的状态下,时间过得飞快。第四天三个步兵连、机枪连、炮兵连包括营部,所有人员完全收拢,武器弹药配发到位,随行物资准备停当。只要一声令下,就可立即出动。在等待开拔命令的间隙,各连在营统一部署下,开展战前动员和保密教育。一时间,各连请战书、决心书甚至血书雪片一般飞向营部,一种"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豪情与悲壮,一种为国捐躯、慷慨赴死铁血军魂飘荡在军营上空。

次日,出发命令下达,洛阳街头人嘶马叫,铁流滚滚,各参战部队急速到达西关火车站,以最快的速度完成装车,踏上陌生而遥远的南国之旅。

二、旅途漫漫

可能有朋友纳闷,特别是八零以后的朋友,不就河南到广西吗,谈得上路漫漫吗?坐高铁十小时,普快一天就到了吗?列位有所不知,那个时期文革刚结束,国内经济、交通等诸多领域几近瘫痪,亟需百废待兴。如今看似几小时的路,我们却走了三天四夜。

先讲军用专列。说是军用专列,其实是清一色的铁皮闷罐车,也就是现在用于运输牲口的车皮,好像淘汰得差不多了。洛阳兵站的工作人员早己把人员乘坐和骡马车标识好。骡马车皮整得像马厩一样,栓马柱,?马柱,马槽,草料一应俱全,而且每个车皮还安排二名战士值守。骡粪马尿,臭气熏天,在此环境待几天几夜,只怕你坐一次一辈子也不想坐"专列"了。再说官兵车皮,车板上铺满麦桔,两人一组,一床被子垫,一床被子盖,挤在一起睡;让人想起红军时期一首歌:天当房、地当床、金丝被盖身上,毛委员和我们在一起,一觉睡到大天光。那时就是用革命乐观主义精神激励部队。而且每个车皮摆放一个大便桶,在应急情况下使用;大小便主要在沿途兵站吃饭时解决,值班副班长还要负责打开水、倒便桶。如果在行车途中战士要小便,通常由班长或班副紧拉其手,另一只手操作,就站在车门口解决。

专列咣啷咣啷,慢慢悠悠、日夜兼程、一路向南。营部卫生所军医和各连卫生员分别到各个车厢,讲解战场自救互救知识,普及急救包使用常识;司务长则侧重压缩饼干和净水片在战场的饮食方法进行讲解。凡是战场上要用到的,基本在行车途中全面进行补习。

专列通过几天几夜运行,终于到达我军临战训练目的地,一个大多数人既陌生又神秘的地方一一广西祟左。

  • 看看堕入天堂 2017-05-31 14:24

    营部卫生所军医和各连卫生员分别到各个车厢,讲解战场自救互救知识,普及急救包使用常识;司务长则侧重压缩饼干和净水片在战场的饮食方法进行讲解。---可见那时候的军队战备做的真心差!等到往前线开拔了才临时抱佛脚教这些知识,这种平时就要经常性的组织训练熟悉,牢记在心上了战场才能驾轻就熟!

  • 小河的波浪 2018-06-21 17:34

    评论 四野老兵越战回忆:敬礼

三、战前练兵

祟左现在是一个地级市,离中越边境的友谊关大约200公里,当年叫祟左县。我们在天西华侨农场边一个大队部(相当于现在的村委会)安顿下来。这里也是一个知青点,坐北向南二幢长条形平房,大约十来间,靠简易公路边的那幢就营部。五个连队分别驻扎在距营部三五里的村子里。当年的大环境是: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大庆,全国人民学习解放军,故当地人民对部队非常好。大队干部经常到驻地嘘寒问暖,群众也自发把各种物资送给官兵;印象极深的是知青点的一些姑娘,每天见部队训练归来,就主动把冲凉房让出来(部队和知青共用),让一身汗水的战士先用,并守在冲凉房门口。开始我们既纳闷,又感到难为情。但当你一身凉爽出得门来,姑娘们一拥而上,原来是抢着洗军装。有一次甚至把我换下的军用裤衩都扯破了。当时本人二十出头,情窦未开,弄了个大红脸,被战友们笑话了一段时间。

祟左的临战训练对所有参战老兵都是刻苦铭心、终身难忘的。从体能训练到单兵战术直至班、排、连营进攻,那种训练强度与现在影视节目中看到的魔鬼训练是不能同日而语的。每天一大早,各个连队以紧急集合方式全副武装负重越野跑五公里,一个来回十公里,从里到外衣服被汗水浸透,头发尖都是湿的。吃罢早饭,一天最为辛苦的战术训练开始。战术训练我军训练条例是根据战争年代实战经验和参考苏军操典编写的,从单兵到团进攻,主要训练单兵战术技能、班组排、连营团各级在进攻战斗中的协同与配合。这一整套战术课目训下来至少得一到两个月,但战前应急训练主要以连以下分队和单兵为重点。没有在野战部队呆过的人,很难想象那种苦到封顶、累到极致的感受;整个战术训练中,土工作业、低姿匍匐前进、快速冲击、利用地形地物等等,一天训下来,全身骨头跟散架似的。天一抹黑,夜间训练又开始了:有夜间射击、按图行进、岗哨布设等。战士们筋疲力尽回到驻地倒头便睡,可等待他们还有一小时的站哨,可能是半夜、也可能是黎明时分。大多数战士都十七八岁,有的来自农村,有的来自城市,但每一个人都必须硬撑着、坚持着。这种高强度训练一直持续到战前。

其实部队在河南洛阳驻地平时训练强度也很大,当时我军主要假想敌是苏联,训练课目是针对假想敌设定的,训练场地也是依据驻地现有地形选定的。可临战训练作战对象、地形地物等都发生了变化;由以前的大兵团机械化平原作战变成小群多路的山岳丛林游击战。为此祟左部队集中进行山岳丛林战训练。而祟左山虽多,有点像桂林的山,观赏性可以,但作为战术训练地形,又险又陡,这无疑增加了难度,极大耗费了战士们的体力。

  • huang1219 2017-03-12 10:15

    必须的训练还是要的,平时多流汗,也许战时就是这细节可以救命的

就在各战斗分队如火如荼战前练兵之时,营部也没闲着。通信步谈机班战士按战时要求下到各连随队训练;所谓步谈机就是背在背上的小功率电台,几公里的通话距离,在山岳丛林效果还真不好说;营连之间的通信战场主要靠它,估计比常见的宾馆保安手持的对讲机好不到那去。当时各方面条件都差,只能如此。卫生所的训练比较特别,每周军医带卫生员到各连讲一二次战场救护知识,然后就在驻地买一条狗,进行急救包扎、手术訓练,之后这条狗就被送到炊事班,成为歺桌上的美味。记得第一次吃狗肉时营长问:哪来的狗肉?军医笑着说明原委,教导员则大呼小叫:通信员,把我从河南带的杜康拿来,大家一起干一杯。吃罢营长拍着军医肩膀笑着说:你们卫生所训练要抓紧搞啊!引得营部笑声四起。

虽然训练艰苦,但祟左真是个好地方:山秀水美不说,光吃食就多得让人眼花燎乱,像米粉、甘蔗、各种以前没见过的水果。部队在河南一日三歺粗粮占多半,粗糙小米和少量大米煮成的二米饭,令南方兵头痛不已。然而这里一天三歺大米饭不说,偶尔还能吃到桂林米粉,猪肉和鲜鱼。就象电视剧哈儿师长所说:我们是糠箩箩掉到米箩箩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大战气氛越来越浓。驻地简易公路上军车、坦克、还有二炮导弹车日夜不停,驶向宁明。边境线县巿全转入战时体制,一切工作围绕战争运转。大家心知肚明很快要开战了。在离开河南前每人写了封家信,告知家人部队要到很远地方执行任务,然后就不允许写信了,主要是为了保密。此时此刻,所有人都与家人失联了。不由使人想起"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的感叹!大家心里明白,一旦开战,能否平安回来谁也说不准。在强训同时,尽情享受最后的快乐;好在当地象桂林三花酒,广西红棉香烟等消费品都能买到。那时我已是军官,每月工资五十一块,既不抽烟又不喝酒,没什么地方可花。正好地方送了一些购物票(当时很多商品凭票才能买到),于是就到天西华侨农场花完所有积蓄,买了一块二十一钻的上海手表。

突然有一天,大队干部带着猪肉、带鱼、水果来营部慰问,驻地百姓也开始置办年货,我才意识到春节走来了。

  • 草绿风暖 2016-08-10 10:57

    二炮导弹也参战了?那时我们还没有“飞毛腿”或者东风15这样的战术导弹,难道对越南直接进行核威慑?

  • 单挑在边路 2016-08-31 09:30

    评论 草绿风暖:应该是防空导弹

  • dw2567 2017-10-13 07:58

    估计防空,广西防空部队参加了对越。

对那段历史不是很清楚,期待更新。

-----------------------------

期待中……

向对越反击战中牺牲的军人致敬!

  • 960star 2017-09-25 21:25

    致敬,怀念,铭记!

@6792274 8楼 2014-09-11 16:25:00

@四野老兵越战回忆

兄弟,堵得难受就在这里呕吐吧。除了劣等草民看看,挤出点鳄鱼泪外,谁都不会关注你!

—————————————————

中国人民从来就不会忘记英雄,狗东西不算。

@sw100_006 10楼 2014-09-11 20:02:33

听说,广西方向的队伍,打得很惨烈。云南方面的部队,打得更科学顺畅点。真的假的?还有,广西方面的主要是四野的部队--- 云南方向主要是二野的部队--- 还有,广西方向主要是许世友指挥,云南方向主要是梁光烈指挥。是这样的吗?---- 你是亲历者中有思想的人,很显然。我想听听你的记忆。

-----------------------------

广西战区是许世友,云南战区是杨德志。两个方向总体上打得都好,战场情况变化莫测,局部失误总是难免的,何况当时部队几十年没打过仗。多谢临贴!

  • xyts9999 2018-12-19 07:46

    杨上将战前胃病,是张志秀代替的,确实都打的好!张是许老部下。

  • 火焰春风 2019-03-04 23:27

    就50军有一败笔,所以战后裁了,独保留了149师

@6792274 8楼 2014-09-11 16:25:44

@四野老兵越战回忆

兄弟,堵得难受就在这里呕吐吧。除了劣等草民看看,挤出点鳄鱼泪外,谁都不会关注你!

-----------------------------

我本人不需关注,只是逐渐老去爱回忆往事,如此而以!感谢光临!

@四野老兵越战回忆 18楼 2014-09-12 16:56:00

@sw100_006 10楼 2014-09-11 20:02:33

听说,广西方向的队伍,打得很惨烈。云南方面的部队,打得更科学顺畅点。真的假的?还有,广西方面的主要是四野的部队--- 云南方向主要是二野的部队--- 还有,广西方向主要是许世友指挥,云南方向主要是梁光烈指挥。是这样的吗?---- 你是亲历者中有思想的人,很显然。我想听听你的记忆。

----------------

—————————————————

人说许和尚粗鲁野蛮,对现代战爭一无所知,焉有牺牲不大之理?

  • xyts9999 2018-12-19 07:49

    屁话!许长年带兵,我军第一个攻击敌军重兵守卫的大城市战例的创造者,不会打那时的现代战争?邓怎么不选你去?许打得不好怎么没问斩,还成了中顾委副主任?真的井底之蛙!

楼主写的不错,继续。梁光烈挺会吹的,前几年到处都是写他指挥云南战区,其实看看简历就知道了。

特意注册个账号来支持一下!!!

四、最后的快乐

一九七九年的春节,对于我们部队的一部分战友而言,怕是人生的最后一个春节了。一场规模较大的战争,有时会改变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命运,但更多的是改变参战人员的命运。因此地方政府和部队领导都格外重视,组织了看电影、慰问演出、大年三十加歺包饺子等许多活动。(当时既没有电视更没有春节晚会)官兵们都尽情享受这难得的也许是最后的快乐。

印象最深的是春节前的一天晚上,祟左县政府组织到部队慰问演出。由于白天就通知到各单位,所以团首长机关、直属队和各营吃过晚饭就依次入场。场地选择在野外一块较大四面环山的空地上。舞台设置在正南方向:其实就是利用天然高出地面的一个土墩稍加平整,四个方向栽几根立柱,然后拉上炮车用的帆布,舞台就基本成形了。舞台正面上方拉着"自卫还击、保卫边疆"的横幅,两旁的立柱顶端安装两个很大的高音喇叭。部队入场后,团首长崔後洪副政委(现离休在广东佛山军分区)就组织唱歌拉歌比赛,团直机关和三个步兵营你方唱罢我登场,声音一浪高过一浪,各单位唱歌拉歌交织在一起,歌声、呐喊声、掌声、欢笑声振荡山谷,淹没了虫鸣鸟唱,淹没了大自然所有的声音。

大约半小时后,地方领导和部队首长到齐,活动立马开始了。军地双方领导致词后,团电影组放了一个幻灯片:主要揭露越南反华排华、侵我疆土、杀我边民的暴行;被害华侨和边民有名有姓有图片,激起广大指战员的强烈愤慨,部队在团宣传干事引领下,战斗口号呼得山摇地动。接着由崇左县文工团领衔的慰问演出正式开始。

"唱山歌唉,这边唱来哪边和,山歌好比春江水唉,不怕滩险弯又多……"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原汁原味的歌剧刘三姐,也许是南方姑娘的柔美、嗓音的圆润,壮族山歌的悠扬;或是演出场地四面环山所产生的回声效果。对我而言,简直就是妙到极致的天籁之音,刹时穿透大脑神经,流过心尖肺腑,游走于全身的每一个细胞;似乎身体随着悠扬山歌飄将起来,那种舒坦、那种享受,那种美妙无以言表;在演出中,不少官兵看傻了,听呆了,从音乐的角度说,这是一次心灵的净化、一次灵魂的涤荡。列位朋友,你可能说:太夸张了吧、哪有那么玄乎?其实这是有历史的、地域的众多原因的。

  • 老皮的皮 2016-08-10 17:33

    写得真好!加油!

  • 西北偏北6662016 2017-03-30 10:18

    对山歌的描写,无不体现了作者的情之深意之切,如不身临其境是描写不出来这种感觉的。

  • 大城里小城外 2018-10-24 16:41

    赞一个,楼主加油!!!!

更多好贴,尽在煮酒论史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