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经》的一些小小想法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

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娑婆诃。

佛陀曰:

观自在菩萨呀,他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的时候,是处于一种能够“照见五蕴皆空”的状态!所以,他才能度一切苦厄!

舍利子啊!物质的色法其实只是能量,能量场,它们之间可以互换互置。如此,人的受想行识,也就是这么一回事。舍利子啊!色法所显示出的“能量”相状这样理解:既不能创造能量,也不能消灭能量,所以它“不生不灭”;能量不分正负,所以它“不垢不净”;能量没有大小变化,所以它“不增不减”;能量贮存不需要物理空间,那就无所谓远近,所以它“不来不去”;能量组合构成了能量场,但物理性质完全相同,所以它“不一不异”……因此,人观察能量/能量场的时候,看不到色法,那不就是没有了“受想行识”吗?色法对应的眼耳鼻舌身意没有了,哪里还能有色声香味触法的道理呢?

人,没有了肉身色法的物质依存,从眼界到意识界那就都不存在了嘛!因此,那种状态之下是不入轮回的——无明也好,老死也好,当然也都不存在了。在那种状态之下,难道还会像凡夫的生活一样:人生是苦,苦有苦因,苦定可灭,修道灭苦!?难道还需要各种智慧和获取!?

既然色法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本质上,人能得到什么呢?什么也得不到嘛!那么,菩提萨埵在修行“般若六度”的时候,心上是不是就不应该有放不下,不再会有阻碍了嘛!这些都没有了,哪里还有什么恐怖,哪里还能有什么颠倒梦想,究竟涅槃不是指日可待嘛!三世诸佛其实也是这样修行“般若波罗蜜多”而达到等正觉的!

所以嘛,“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大明咒、无上咒、无等等咒!真的能除一切苦,效果不虚!

那就说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好吧,大家来一起念: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娑婆诃!

观自在菩萨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的时候,怎么“照见”五蕴皆空?

六度般若中,最后一个是“禅定”,也就是“瑜珈”。瑜珈士通过瑜伽锻炼,使得“意识”得以根本性的摆脱肉身等物质依存,以及物质依存所造成的习气影响。此时,瑜珈士的“意识”要么是末那识,要么是阿赖耶识(没有习气影响的意识)——这种意识本身就是以“能量”的状态存在的,那么,这种意识观待客观世界的方式方法以及结果,与肉眼观待相比,一定大不相同;而且,瑜珈水平高低也一定影响观待结果。

人,在什么时候是“法力无边”的?在梦中——没有物理、化学等客观条件影响……

菩提萨埵在什么是“能度一切苦厄”的?在甚深禅定中——没有物理、化学等客观条件影响……

愿闻所解意趣!虽然以文字的方式难免“意深会浅”“文左思右”···但至少是个好题,希望是个好帖。

@迟矣斋 2020-09-18 00:06:40

愿闻所解意趣!虽然以文字的方式难免“意深会浅”“文左思右”···但至少是个好题,希望是个好帖。

-----------------------------

是不是好贴,我不知道,也不关心。

不过,这应该是自打《心经》问世以来,第一次能够被完全理解。即便不准确,但不会不正确,因为它有一个比较好的缘起。从这个“破解”的角度上看,《心经》其实很容易理解,其侧重点就在于最后的“咒子”,而前面的部分都是在铺垫,在解释……很符合《心经》可能产生的那个场景。

以往的《心经》解释为什么看不懂?因为,第一、他们把《心经》的侧重搞错了;第二、他们不能理解咒子之前的铺垫和描述,把《心经》本来有机的整体人为的割裂了;第三、在割裂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以至于回头的时候,都看不见《心经》了。

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理解和想象,《心经》作为“般若部”——“般若教学部”的总括,不是一清二楚吗,学校的老师在教课的时候,不也是这样吗?

更多好贴,尽在煮酒论史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