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说网上无相思,却到何处觅良人?

海外华人 9980 431

小引:

秋夜偶感

秋风秋雨秋窗冷,

孤叶孤灯孤夜深。

漫说网上无相思,

却到何处觅良人。

作于 2020. 10

单身中年妇女。

失去曾经的婚姻,却并没有失去对感情的向往。对于过往,有一句歌词说出了我的感受:“就算生活给我无尽的苦难折磨,我还是觉得幸福更多。”

所以依然向往两情相悦,向往两个人在一起热气腾腾的生活。

所以还是会寻寻觅觅,希望有一天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是个多思的人,也是个多话的人,却偏偏身边没有能说话的人。于是希望能将想说的话放在这里,也是记录一段进行中的网上情缘。不知道这段网上情缘最终走向何处,能不能顺利着陆从网上走到现实,也不知道走到现实又会如何发展。一切都是未知数,但是其中的过程,对我来说值得记录。

与他七月上旬在网上遇见,不知不觉走过了差不多四个月了。就叫他男中音吧,因为有一次他在网络那头给我唱歌的时候,我说他是男高音,他认真纠正说他是男中音。

一开始并没有抱什么期望,以为就跟很多萍水相逢的网上过客一样,初极热情,很快不咸不淡,日聊数语,盘桓数日,各奔东西,不留任何痕迹。

但此君从开始一直保持着饱满的热情。并且有一次在讨论未来的可能性的时候,我问他如果我到你的地方去,我当然希望能找到一份工作,但是万一我找不到工作怎么办?你能否接受这种情况?他认真地问我,你有债务吗?我说没有。他又问,你每个月需要给女儿多少钱?我说她爸爸说可以负担她的一切费用,不用我承担什么。但是我是她妈妈,当然也要尽我的责任。他说,明白了。又接着问,那你需要给你爸爸多少钱?我说了一个数字,他问是每个月需要这个数字还是---?我说是一年。他好像一下子轻松了很多一样,用很欢快的语气说,那没问题,这个我完全负担得起。

就是这次对话,让我发现也许应该认真地看待和他的交往,因为很显然,这是一个很有担当很实在的人。哪怕我们只是刚刚开始接触,哪怕他很积极地想要推动这段关系的发展,他也并没有不假思索地说出很多漂亮话,而是,很认真地询问具体细节,衡量他自己的经济能力,然后才拿出自己的态度。这让我觉得他是个说得出就会做得到的人。

我当然会努力自立,事实上我也能够自立,包括承担作为母亲和女儿身份应尽的义务,我也可以独立做到。但是我怎么做是我的态度,他怎么做是他的态度。他的态度让我安心,让我觉得,如果我们的关系顺利发展,最后真的在一起的话,他也许是那个愿意为我托底的人。这也许只是一种心理安慰,可是有时候女人寻求的就是一种心理安慰。

那次谈话可以算是我们之间的一个节点,让我觉得可以认真地试着交往一下。

是的,我也知道,网上的交往很难修成正果,尤其是这种远距离的,跨文化的交往。但是如果完全不试试的话,那也许真的不会有任何的可能找到一个合适的伴侣,试一试的话呢,至少自己试过了,也算是给岁月一个交代。

男中音说过他是一个只看行动的人,对自己对他人都是。他开始了解中国。他下载了一本美国人写的中国历史有声书,很长的书,从头到尾听了好几遍,甚至他可以给我讲昭君出塞的故事。现在他开始听孔子了。

他还会时不时地尝试中餐,有时候到中餐馆去吃饭,有时候自己在家做。有一次自己做蛋炒饭,我稍微远程指导了一下,出来的成品很不错。有个中国朋友说比她做的都强。昨天还给他女儿做了红糖水荷包蛋,在网上查的食谱,上面说要加生姜红枣枸杞子。问我是不是这样做的。我说核心配料就是鸡蛋、糖、和水,白糖红糖都可以,其他材料都可加可不加,中餐在配料上是很灵活的。

我们聊天通常都是语音,他不喜欢打字。聊天的内容有时候阳春白雪,比如他会弹吉他唱歌给我听,我们两人一起读过《小王子》英文版的片段,他给我朗诵过Robert Frost的诗歌,我也给他读过Christopher Marlowe的诗歌。

更多的时候,聊得就是琐碎的日常,工作上的事情,或者那两天发生的其他事情。我给他吐槽我的什么事的时候,他会问,你是只需要吐槽一下,还是需要我的建议?这个提问我非常喜欢,因为很多时候,我们需要的就是嘴里唠叨一下。

对于其他琐碎的日常,他倒是经常不假思索地提出他的建议,尽管很多时候他的建议不一定合适。比如有一次,我告诉他我要去和朋友们聚餐,他马上说,你应该带点礼物过去。我说,我们通常都不带礼物的。他说,我知道,但是你带了肯定会很酷。你可以带点巧克力过去。我开玩笑说我们都怕长胖,不吃巧克力的。他说你买那种很小颗的,不会长胖的。最后我还是部分地采纳了他的意见,拎了一袋橘子过去,没想到还很受大家欢迎,很快就抢光了。我确实是唯一带了东西过去的。好玩儿。

还有一次,我发现我的车窗玻璃竟然自己掉下来了,车窗大开,吓了一跳,好在没有丢失物品。后来我跟他讲到这件事情,他说你车里有贵重物品吗?我说没有值钱的东西,但是我的驾照放在车上。他很吃惊说,你竟然把驾照放在车上?我都是放在钱包里随身携带的。我说我一直放在车上啊。后来我想想也觉得把重要的证件放在车上是不太安全的,于是将证件拿回家里存放了。

另外一次我们谈到酒吧。我说在中国,女性,尤其是中年女性,是很少去酒吧的。他说,那你来了,不会不愿意跟我一起去酒吧吧?我说没问题啊,我知道酒吧算是你们的日常文化了。如果去了酒吧,我要喝一杯苹果酒。他说,你爱喝苹果酒?我就会酿苹果酒啊。我要酿一点,等你过来,差不多就可以喝了。没过两天,他就给我直播了他酿苹果酒的过程。现在一大桶苹果酒已经做好,存放在他家某个地方,就等着酵母和时间将它变成甜美的玉液琼浆。

他是个很勤劳,很能干的人。会做饭,会烤面包。

工作非常辛苦,但是玩起来也非常疯狂。典型的西方人work hard, play hard的生活态度。超级喜欢皮划艇,摩托车,打猎,钓鱼和露营。我们网上认识以来,已经出去打过一次猎,猎到了一头母鹿。很快又到了另一个地方的猎鹿季节,11月中下旬(记不确切了)他会再次打猎,这次的目标是雄鹿。说到打猎,我想象中是猎人在丛林中机警地探查跟踪鹿的行迹,然后伺机射击。没想到他告诉我,他根本没有去丛林,直接就是等在一个田坎边,一直等在那里,然后母鹿过来喝水觅食的时候,他一枪就得手了。他这次新购置了一套打猎行头,一种据说是能够屏蔽人的气息不被动物发觉的打猎服。他就穿着那个等在那里。他说那衣服真的有用,那头鹿走到离他好近的地方都没有发觉他,他跟鹿那么近,他的心都砰砰跳了,一枪就命中了目标(呃,可怜的小母鹿)。

他给我讲打猎经历的时候,我还笑他,原来他就是守株待鹿啊!然后给他讲了守株待兔的故事。

  • ty_May950 2020-12-14 07:42

    楼主是在国内,然后跟美国网友网恋?慎重,我知道你现在的感觉很好,确实,你描述下很浪漫他对你很用心,但是吧…额,还是慎重,最好让他来中国先相处一段时间,不要孤身先赴美

  • 带上影子去散步 楼主: 2020-12-14 20:36

    评论 ty_May950:谢谢提醒

刚刚语音聊了一个小时左右。中间提到这次的选举结果,他很沮丧,因为不是他支持的一方胜利,不是他想要的结果。我提到胜利者的演讲,不讲政治因素,纯粹从演讲艺术的角度,在我看来那是个很不错的演讲,尤其演讲者是那样一个也算历经沧桑的高龄老人。他本来没有看那个演讲,他提醒我,选举还没有尘埃落定。 结束电话之后,晚一些时候,他又发来语音信息,说他听了那个演讲,然后他很不开心他听了,他不觉得那是一个好的演讲。他还指出了其中的几个不合理的地方或者是错误。

我们本来很少讨论政治。记得一开始我就跟他说,我不是很喜欢讨论政治,因为政治背后往往有太多的丑陋和残酷。这次我主动提起,是个小小的例外。

电话中我也提到我喜欢古诗词,有时也会写一写,这也可以算是我的一个特质。我说可惜你没有办法欣赏到我的这一特质。他说“我喜欢听你读古诗,不管是别人写的,还是你写的。尽管我听不懂,但是我还是喜欢,因为你读诗时的情感和节奏我能感受到”。 确实,我给他读过古诗,古人的,和我写的,都读过。他确实很喜欢的样子。他还说,以后如果我们真的能在一起的话,他想学汉语,他对语言很感兴趣的。我连忙说,我可不是那个意思啊。那个工程太大了,汉语真是超级难学的。他说:”我不是说你要怎么样,我说的是我要怎么样。”

记得刚开始接触的时候,他还有一句话,也让我很有好感。他有两个女儿,年纪都还很小,主要跟妈妈生活,每周有一天他会去接送,另外每隔一周周末,他接孩子过来共度。提到孩子的时候他说:“我不是给她们找妈妈,她们有妈妈,我是给自己找一个伴侣。”这句话让我觉得他对未来伴侣和孩子关系的认识是比较成熟理智的。

大多数时候,感觉男中音是个乐观热情有活力的人。可能因为他生活的地方算是乡下的小镇(他一直称自己是乡巴佬),有时候有傻白甜之感。我们碰到的时候他刚刚单身。为了纪念他人生路上的里程碑意义的事件,也为了庆祝他的新生活,他搞了一个老男人摩托车派对。邀请了四五个老男人到他家里来接连狂欢了三四天。所谓狂欢就是早晚在他家吃他精心准备的早餐和晚餐。白天组成摩托车队在路上狂飙。为这次活动,他精心筹划准备了半个月,准备食物酒水,考察路线。这帮男人就在他家吃住了三四天,完全免费那种(这倒是有点刷新我对他们文化的认识。媒体印象中似乎美国人很少这样做)。‘可惜最后一天本来活动要圆满结束了,最后的晚餐却出现了不和谐的音符。其中一个男人因为抽了大麻(那群人中有两人抽大麻,他们州大麻合法,男中音本人并不抽大麻),也喝了酒,变得有点飘,言语中对另一个男人不敬,男中音作为东道主出言制止了一下,结果那个男人愤然离席,拂袖而去,呃,应该是骑上摩托车绝尘而去。从此这人和男中音断交了,为此男中音心中也黯然了一段时间(主要体现在有很长一段时间他没骑摩托)。所以这次活动他出钱出力食宿全包,结果最后一刻竟然不欢而散。

他的傻白甜行为还包括,有一次煮了一大锅肉汤,他一个人喝不完,竟然喊门口的过路人过来喝汤,人家也真的来喝了。

还有,我们根本还没有见面,他就跟很多家人朋友说他有个某国的女朋友。给我看他爸爸妈妈甚至是祖父母的照片。家族里的故事讲了很多给我听。

我们的性格很不一样,他典型的外向型,喜欢刺激性运动。我比较内向,也算爱运动的,但是不喜欢刺激性运动。他的话很多,我和熟悉的人话也很多,所以我们通电话的时候就经常会出现两个人抢着说话的情况。我本来是希望男人不要话太多,最好是能多听我唠叨。好在他话多但并不啰嗦,也不会反复唠叨同一件事,所以也并不觉得他话多不好。

曾经我们说到见面可能要等到明年夏天了,谁知道这个疫情什么时候结束。

是啊,很多事情都是未知数,也不知道我们能不能一直保持热情,直到我们见面。

也许,他哪天在当地见到一个令他很动心的美女,然后放弃了和我之间这样艰难的远程联系。

也许,我们聊着聊着就没话可说,双方或者单方失去了兴趣,然后渐行渐远渐无书。

但是,也还有一种也许,也许我们能一直好好地联系着,然后如期见面,然后一见如故,然后可以真的在一起。

不管怎么说,正是疫情让我意识到,人生苦短,变化太多,只要有一线希望,就应该去尝试。

没想到昨天的谈话竟然有一点后续,产生一点小小的不快。

昨天在聊到政治的时候,他发了一点感慨,说很多人随便看到一些资讯,也不去求证真伪,就认为这是真的,并在此基础上发表观点。我说是的,然后我提到盲人摸象的故事,问他知不知道故事,他说不知道。我就给他讲了这个故事并说很多争论和分歧都是由此而来,都以为自己看到的局部就是全部的真相。讲得过程中我笑了。后来他问我为什么笑,我一下子也答不上来,只是说这个故事挺好玩啊,讲给你听我也很开心啊。

没想到今天早晨他发来信息说他心情不好,选举的事让他觉得悲哀,另外他觉得我昨晚是在笑话他不知道这个小孩子都知道的故事,他为此感到不快(bothered)。他说他欣赏我知识面比较宽这一点,但是如果我笑话他的话,他就不想从我这里学习任何东西了,什么都不想。

我真是哭笑不得啊。通常这个早上,他的晚上,我们是可以通话的,但是这次没有。我没有马上回复他,因为我觉得要说一下这个问题,我觉得他太敏感了。可是电话里说不清楚,毕竟我的英语尤其是口语还没有到可以随心所欲表达的程度,另外,上午我也想抽时间在全民购物狂欢的时候参与一下,所以我选择下午抽空给他写信解释。

刚刚给他写了一封长信。静观后续吧。

如果他真的这么敏感的话,那我也要慎重考虑。如果一个人过于敏感多疑,相处起来太累,很难处好。

  • 带上影子去散步 楼主: 2020-11-11 18:27

    后来我查证了一下,盲人摸象这个故事竟然是纯正的中国本土故事,而不是我以为的英语寓言故事。出自北宋释道原的《景德传灯录》,不知为什么后来竟然是出现在高中英语教材上,我是在高中知道这个故事的,我一直以为的是错的。

之前也有一次大家都冷静了两三天。

那次的起因是有一次他在聊天中说到他的伴侣必须喜欢坐他的摩托车。一开始我就知道他喜欢那些刺激性运动,那些体现速度与激情,冒险与刺激的运动。我的性格也不会喜欢这些运动,另外我的身体也不允许。但是我觉得这个不会是问题,因为我完全能接受他有自己的兴趣爱好。我以为我不反对他运动或者偶尔坐在他的摩托车上兜个风就是支持了,谁知道他希望他的伴侣能和他一起进行摩托车长途旅行,甚至是到国外旅行,他说那一直是他的梦想。我跟他说,我可能办不到。我连过山车都不敢坐,坐在摩托车上风餐露宿长途旅行,我肯定做不到。而且即便我不怕,我的腰不太好,肯定不能久坐。

于是那两天我们都沉默了。他偶尔丢一两个信息过来,我淡淡地回复一下,或者不回复。后来他发过来一个信息说:“那天过后你就很沉默,你是不是不想继续联系了?”

我说:“不是啊。其实这句话我也可以对你说啊。”

我们都有大块时间的时候,他打了电话沟通。我问他这几天过得怎么样?

他说:“不好,想到我们可能就这样结束了,我觉得很难受。”

我们讨论了摩托车的问题。他说,他后面想了想,觉得是自己要求太多了,没有从我的角度考虑。他说其实以后如果出去旅行,完全可以他骑摩托到某地,我再坐飞机过去,然后他到机场去接我一起游玩。大家都觉得可以接受。

摩托车危机就这样解决了。后面大家如常联系。

男中音昨天就回信了,说我的回信让他宽慰很多( a comfort to me), 说自己是有点敏感,因为很在意我对他的看法,担心我瞧不起他. 他还说后悔说了那些话( regret the comments ),因为他也希望我和他聊天的时候能自在说笑,还说他自己以后要多拿自己开玩笑( poke fun of me ) .

然后大家如常联系。电话中我问他会经常这样吗?他说不会. 不相干的人对他的看法他根本不会在意。后面又开始聊聊日常生活。美食也是他的一个爱好。所以聊吃的也比较多。我经常会把我的日常饮食拍给他看。他对中国饮食似乎还是很接受的,甚至包括鸡爪,也说愿意尝试。这点还挺不错的。

男中音的傻还有一个经典的例子。疫情期间政府给他也发了两张卡,其中一种是给儿童食品购物卡,他竟然没有用掉。他说,这些钱花掉了以后还是要我们的孩子们去还的。我说,政府要求你们还吗?他说,没有啊。但是政府没钱啊,欠了好多债啊。这些债以后不都是要还的吗?我们花掉的这些卡上的钱,不也都是要以后的人们来还的吗?我自己能养活孩子,干嘛还非要花国家的钱呢?

我听了肃然起敬,原来男中音是站在国家整体的立场上来考虑这件事情的,真没想到,他一个小小的匹夫,一个辛苦恣睢,奔波谋生的小老百姓,竟然有这样的觉悟,并且有这样的“觉悟”。 我问他,你身边有多少人会像你这么想,这么做?他说大概有一半吧。

呃,真没想到,‘傻子“还不少,这样的傻,令我汗颜---

微信群看到一个汽车上拍摄的川藏线秋色的视频,配着音乐,有一种绝美的感觉。我发给男中音,他一看就说,“啊,这可是骑摩托车的好地方啊!”我说,“不啊,应该是开车兜风的好地方啊!“ 他说,”这地方太美了,应该骑摩车去欣赏,否则就像看花闻不到芳香。“ 我说,”你把车窗打开不就可以闻到一切秋天的气息了吗?”

这些交流是文字信息的。

后来电话的时候,他又说要聊一聊一下那条公路视频。他问了那是哪里,我告诉了他。然后我说你看这个视频一下子就可以看出我们两人的不同,你看到视频想到的是摩托车兜风,我看到视频想到的是汽车兜风。

他说,你没坐过摩托车没体会到它的妙处。你坐了你就知道它有多爽了。

我说,也许是的。但是如果我试过了,确实很不喜欢坐摩托车怎么办呢?你说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

他说,这不是问题。你不喜欢坐你就不坐,我一个人去骑摩托车。( i can do motorcycling without you).

我说,我有个提议,我们轮着来,这一次坐车去兜风,下次就坐摩托车兜风。怎么样?

他说,当然可以。Sure.

男中音又去打猎去了。

准确地说,此时他正在打猎。

似乎同样是守株待鹿的形式,不过这次是守在丛林中,并且等着的时候还在跟我发信息聊天。聊着聊着,没回音了。大概也就过了十分钟左右的样子吧,信息过来了,说,“好漂亮的一头雄鹿啊!这就是我刚才没有回信息的原因。”

很快照片过来了,一只漂亮的年轻的雄鹿躺在地上。我觉得刺激,同时觉得好残忍。

他刚刚打到的鹿。

他说两发两中。

呃,实在有点残忍。

周日的晚上(他的早上)视频聊了两个多小时。

他讲了他们的猎手聚会,讲了他家族亲戚的故事,讲了他和枪的渊源。

他们的猎手聚会就是一帮男人的狂欢,会在一起喝酒,吹牛,做很多平时和老婆在一起不方便也不好意思做的事情。比如早期他们会偷偷买一本裸体女郎杂志带过去赏玩,当然现在所有的东西都在手机上,可能也会一起看看成人动作片之类。

这群人中有一个人是他的发小,酷爱饮酒,或者说酗酒。男中音以前也很喜欢喝酒,但是后来戒了,已经好几年滴酒不沾了。前些时,这个发小就找到他说,他也要戒酒,因为喝酒误事,再喝下去可能要丢掉工作,丢掉婚姻了。所以希望男中音提供点经验帮他戒酒。男中音说他的发小说已经开始戒酒了,就看这次聚会他会不会喝酒了。

所以周日晚上他讲到他们的聚会的时候,我就特地问了他,那个发小喝了酒没有?他说,他还是喝酒了,虽然喝得不算多。我心想看来那个发小的意志力还是不够坚定啊。我又特地问男中音自己喝酒了没有,他说没有,沾都没沾。我说他们都在喝酒,你居然能做到不为所动,真是不容易啊!男中音说,哦,你不了解我!出于对他们饮酒文化的好奇,我问他,就没有人劝你喝酒吗?他说,开始的几年聚会的时候,他们会问一句,你确定你一点都不喝?我说不喝。去年开始,他们就问都不问我了。看来他们确实没有劝酒的习惯。不喝酒的人与喝酒的人在酒桌上也可以相处甚欢。

他还讲到他八年级的时候得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支枪,是他父亲送给他的。后来他一个叔叔也送了一支枪给他。那支枪过了好多个年头了,有些部位已经有点坏了。现在他叔叔的孙子(还是孩子?我不太确定了,不知道是没听清,还是记不清了)好像是要过生日还是什么,反正有个特别的日子,他要送个礼物。他就请人把那把枪修好了,然后准备送给叔叔的孙子。他觉得这是超级有意义的礼物,这把枪和他叔叔有很深的渊源,现在他再送回去,就像是一种家族的传承一般。

感觉他们送礼物非常花心思,更在意礼物的情感意义。不像我们很多时候要么送钱,要么在意礼物的经济价值。我女儿回学校上学的时候,他就建议我送一样有特殊意义的礼物给她带回去,比如我妈妈留下的东西。他觉得这样特别有意义。我一个朋友生病住院,跟他提起的时候,他建议我送一件礼物,比如一直毛绒玩具,可以很温暖,让她抱着,可以感受到来自朋友的温情和支持。都是一样的思路。所以感觉男中音是一个很温暖很用心生活用心对待身边人的人。

今晚也语音约一个小时。

他告诉我他们的感恩节聚会取消了,因为疫情的原因。他说他们那儿的形势也在恶化,我叮嘱他注意安全。他给我讲了一下他们通常怎么过感恩节。我们还讨论了一下感恩节的由来。这又不可避免跟政治拉上了一点关系。在我看来,美国的感恩节有点像鳄鱼的眼泪,但是我克制自己没有和他讨论美国人对印第安人的恩将仇报,至少没有大肆讨论,只是稍微提了一下他们对印第安人的态度,然后就转移话题了。

话题转移到哪里去了呢?转移到更广泛的人类文明起源问题了。我向他推荐了一般书《枪,病毒,和钢铁》。他说我《孔子》还没听完呢。我说没关系,你听完那个再听这个嘛。你肯定会喜欢这本书的。

后来他又讲到以前发生的跟他女儿有关的一件事。我听了反应很强烈,然后他说很高兴我的反应跟他的反应是一样的。

我告诉他我下班的时候下雨了,好大的一阵雨,我没有带伞,只好又回到上班的地方,等雨停了才走。他说他那里也下了雨,很冷。他还告诉我,他刮胡子了。每年十一月打猎季是他留胡子的时候,他会一直等到打猎结束才开始刮胡子。哦,原来留胡子对他来说也是打猎季的一种仪式。

反正就是琐琐碎碎,我唠叨一下我的生活,他唠叨一下他的生活。生活到这个阶段,对日常的琐碎,有一个耐心的倾听者已不容易,所以愿意珍惜这些有人一起唠叨的日子。

  • 赵客吴钩霜雪明 2020-11-17 14:56

    彩书怨 作者:上官婉儿 叶下洞庭初,思君万里馀。露浓香被冷,月落锦屏虚。 欲奏江南曲,贪封蓟北书。书中无别意,惟怅久离居。

  • 带上影子去散步 楼主: 2020-11-17 18:29

    诗词来相送,解我意重重。山川虽异域,相思古今同。----2020.11.17

  • 赵客吴钩霜雪明 2020-11-20 15:07

    评论 带上影子去散步:楼主原创的吧?工整押韵,佩服佩服。

祝福楼主,继续写哦!

祝福楼主,继续写哦!

生活的实质似乎就是一地鸡毛,如果你凑近了看的话。

今早醒来看手机就看到男中音发来了好几个信息,时间是他的中午我的半夜。主要是他昨天提到的那件事情的比较详细的阐述,以及Facebook messenger 上面的聊天原文截图。看来他的确很在意那件事情,尤其是当时大家都认为他过度反应了。当他看到我支持他的做法,估计有一种终于找到了在这件事情上理解他的人的感觉,所以想把事情的原委都发给我看。看来人们都很渴望得到理解。因为事情是他们家庭内部的一些纠葛( family drama), 他说除了他的前任,他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别的人,我就不讲这件事了。

但是他说这件事的时候,又牵出了另外一件跟他相关的事情。这件事情让我觉得有那么一点不是很舒服的感觉。事情是这样的:去年感恩节的时候,他们是和他的step sister 一家一起过的(顺便补充一下背景信息,他和他的step mother 关系比较好,反而和亲妈基本上不来往,主要是他妈妈性格的原因),他的外甥女(stepsister的女儿)带回来一个女孩子(据他说很可能是外甥女的partner,不过他外甥女好像并没有公开出柜)。这个女孩子是露背,露肚脐,露腰的打扮。然后这个女孩子跟他的外甥女说男中音盯着她看(stared at her),让她觉得不舒服。后来男中音的step-sister (这样的完全没有血缘的关系用汉语怎么说)就说他应该反思自己的行为。

我在想,男中音对人家看肯定是多看了几眼的。面对一个如此热辣打扮的青春美少女,不要说男人,就是我们女人,往往也会多看几眼,所以男人们多看几眼似乎也可以理解。只是如果过于失态的话,就会显得很猥琐。我没有亲见,无法判断。但愿男中音不要那么猥琐吧。

说到男人对美女的态度,男中音倒也很诚实。记得刚碰到的时候,有一次不知怎么提到这个话题的,他说男人看到美女肯定是会有生理渴望的,谁要是说没有,那他就是在撒谎。

我不是男人,无法判断他说的是不是事实。但是对美,或者这里直接限于对美色的欣赏甚至是渴望也是可以理解的。但这只是生理渴望,是人的动物本能,而进化的文明的人,应该能用自己的文明修养抑制自己的动物本能吧。

据男中音自己说,他16年的婚姻他是保持了忠贞的。我选择相信他。

对于我来说,我能理解和接受我的伴侣对美丽异性的YY,只要不付出行动就行,谁还不能在心里悄悄地意淫一下呢。

我自己也面临一些麻烦事儿。

孩子的学业碰到了问题。她有一种要崩溃的感觉。劝解她很久,似乎打开了她的心结,至少当时是这样的。指望这样孩子一下子就豁然开朗改头换面焕然一新也是不可能的。只能说,面临麻烦的时候,尽量面对它,解决它吧。

好在孩子的爸爸也算给力,一直也在尽心尽力的帮助孩子。

这就是生活,鸡毛满天飞的感觉。

刚刚又和男中音语音聊了半小时左右,他在工作,网络信号不好,只能中断。

一开始是他聊到他在看的书,就是那本孔子的书。他说看了感觉不是太好。主要有两方面原因,第一,他之前看的那本历史书的叙述方式实在是太引人入胜了,每次他都是迫不及待地想看下一章。而且连看了好几遍了还觉得很吸引人。这本孔子的书在叙述上就没那么有意思了,可以说很枯燥,他还是耐着性子看,已经快看完了。第二个原因是,他看了孔子对于君子的定义(real gentlemen),觉得自己完全够不上那个标准。我跟他说,中国古代如家思想对于“君子”或者“士”的定义,是对人格理想境界的要求,是一种目标,一种理想,一种完美的蓝图,是供人们追求的,可以无限接近却很难真正达到的一种境界。它对道德有极高的要求。不要说在外国,即便在中国,也几乎没有人能称得上真正的君子或者“士”了。另外,儒家思想是封建制度的产物,也是为封建制度服务的,在现代社会,它的思想虽然有可取的地方,但是,总体而言,是不契合新的时代的。

之前的一次文字聊天,他也提到了儒家提倡的“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行为。他真的在很认真地学习中国的历史和文化。所有这些让我很感动,我觉得不管我最后和他是什么样的结果,我都会觉得和他网上共度的这段时光是值得的。

刚才的聊天中,后面我提到了我女儿面临的问题。刚刚说了个大概的时候,他的信号就不好了,我只好结束了通话。

后来过了一会儿,他就发来了一大串语音信息,帮我分析我女儿的问题。他说这可能是我女儿人生中碰到的一个最大的挫折,如果这时候父母用责任和义务去要求或者指责他们的话,他们很容易走到死胡同里去( 他讲话很直接,用了commit suicide 这个词)。他说我应该要让女儿感受到妈妈的支持,如果我能到她学校去看她的话,去给她一个拥抱,她的精神上会放松下来。

事实上,我女儿的学校很远,我每天要上班,根本无法赶到她身边。但是看到男中音的留言,我又马上给女儿打了一个电话,确认一下她的状态。电话中感觉孩子状态还可以,跟今天上午相比放松了很多。我说要不要妈妈周末过来陪一下你,她说不需要。我知道她会这样说,我们之间的相处模式就是这样的。而且上午和下午两通电话,我确定孩子确实将内心的焦虑卸下了很多的感觉。我觉得孩子应该没事儿。

男中音对这件事情的重视以及积极建议,还是让我觉得温暖。

感谢你,最熟悉的陌生人!

  • 带上影子去散步 楼主: 2020-11-17 20:51

    如家~儒家 天涯的帖子不能编辑这点真是很无语。总是会有很可笑的打字错误出现。很多地方论坛发帖在一定时限内都能修改编辑,天涯这一点却总是没有改进。差评。

更多好贴,尽在海外华人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