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普者黑系列二一次亡命探险

旅游休闲 387 21

大美普者黑系列2一次亡命探险

一路往南第五天行程简报:

十二月二十五日,晴

今天早上我坐公交从丘北县城客运站到了普者黑村,住进了邵女士的民居。照片:

八百房租,包水电煤气,条件不错,网络可以,就是没有厨房,可在阳台(有顶)走廊做饭,屋里与村里都很干净。周边自然全是景区,可以去爬青龙山,上面拍的照片很漂亮,不想爬山可以在景区溜达,周边全是湿地湖泊,风景如画。

诚然,目前的风景与春夏比有差距,但不要纵向比,要横向,人家印度都免费医疗教育了……扯远了,是目前国内除了极少数热带地区,哪里荷花不枯萎?我觉得,十二月,普者黑算是比较绿的,你要么不旅游,旅游的话,像普者黑这么漂亮的地方还真很难找,能找到的,价格肯定要贵几倍了。

主要是暖和,晴朗,周边地势极为平坦,范围比西湖大,水天一色,芦花(其实是芦果,但一般人都这么叫)盛开,足够养生溜达了,又有不算太贵的房子,还有,景区免费免费免费!重要的事情说三次,所以我不去河口了,一路往南,回头是岸,打算住二十多天,年前直接回巴马。

来此交通极为便利,比大家在城里去乡下还便利:巴马到百色高铁站,动车一百元零五元到普者黑,站前公交五元到普者黑村。

目前,邵女士家大约还有七八个房间,村里愿意如此出租的人家很少。

单住的,邵女士也说给我们优惠,十天以下五十,以上四十。

不要忘了带老年卡,有些景点老年卡免费。

照片等具体见巴马土匪洞探秘记

外面阳光灿烂,我出去玩了,一路往南行程通告到此结束,我在这里居住游玩信息请见以后发的文章《一路往南》与《大美普者黑》,特此公告。

未完待续。

申请相册扩容好多天了,没回复也没扩容,照片没法发了。

在普者黑的第一次冒险

看标题似乎容易造成普者黑非常危险,龙潭虎穴的错觉,其实不是这样,普者黑是喀斯特峰丛洼地,一马平川,高低相差也就几米,非常的安全,道路宽阔平坦,山丘也就是小山包,冒险的几率真的不大。

但是,如果你要特意去找,还是有的。

十二月二十五日,我住入普者黑村邵女士家,下午三点,出去溜达。

这就是旅游与居家式养生旅游的差别了,旅游,因为考虑到费用问题,所以尽可能多的参观景点,多跑点,而居家式养生旅游,像家里一样慢生活,时间也充裕,就无须考虑这个问题,只要像以往一样即可(虽然普者黑这边因为没有厨房要在阳台上做饭,所以跟理想的居家式养生旅游还有一点差距,但阳台很大很宽敞,因此也别有趣味),所以,我是早上写作,下午发文章与大家交流回答候鸟人问题,下午三点后,才出去散心。

溜达的方向,也是中午买菜时看好的,普者黑村往南未开发的零星村落与农舍,以及周边一大片原始风光地区,有山,有水,有农田等,原始的田野风光。

至于较远的各景区,留待周末整天时间去走,平时,就探索这些边边角角吧。

村落一般都是圆形方形的,但普者黑村往南去,有公路,这公路沿线,依然有建筑物,形成一长条,足足有两三里。这个村非常大,后来才知道,普者黑村面积四十四平方公里。

这公路是介于石板石头之间的路,与巴马不同,普者黑虽然正在建设,但公路也是干干净净,只是,今天风很大,公路边的裸露土地上,还是有扬尘。

往前走了大约一公里,看看各种建筑物还是没完没了,我就沿着一条往右的岔道而去。

因为这里的村落是一长条,所以没走多远就到底了,出去就是田园风光。

只是,一路走来,也是有点可惜,因为现在正在建设扩张,一些荷塘、田野都被黄泥填埋。

发展与保护原始景观的矛盾,到哪里都一样。

疫情凶猛,在家苦等,没事就看看文章,我二月二十八日发的(人民战争,这一仗能打赢)准确预告了疫情的走势包括以后的,大家可以看看。

好在这里虽然还是属于普者黑景区,但却是尚未开发的地区(后来证明此言不是完全正确,是半开发地区),就是原始田野风光,因为有照片,所以懒得描写了。

唯一有点不同的是,有一块块非常简陋建筑物集群,不像是民居,可能是养殖场一类。

沿着田野信步走去,与迎面擦肩而过的老农打着招呼,这些人很憨厚,笑容可掬,唯一遗憾的是语言不太容易沟通,我也只能微笑着点头,来掩盖其实不知道对方说什么的境况。

我是根据方位,先是公路往南,然后岔路往西,打算再往北转回去,就是不知道有没有道路相通。

反正走着看嘛,大不了就退回去。

不过,随着我越走越远,还真是有点担心回程的时间。

太阳依然很好,我脱了西服,穿着衬衣,本来按照气温,穿T恤也行,就是风特别大,有点凉。

一路有好几个疑似养殖的村落,不知道可不可以穿过去,但最后还是放弃,一直往前。

终于到了终点,也不是真正的终点,而是这里往前,就完全是原始的茅草芦苇一类的原始沼泽地了。

普者黑的沼泽地分两类,一类有水,里面长着芦苇等水生植物。

另一类是干的,或者说旱季是干的,里面也长着芦苇一类的旱生植物。

是不是很搞笑?

这芦苇,是水陆两栖的。

当然,干的沼泽里面,还有一些其它植被,荒草。

今天时间有限,就不玩荒野求生的游戏,放过它们吧。

额米豆腐!

我稍稍往右前方插过去,这里有几处水面,中间堤坝上有简易建筑,可以钓鱼之类。

来的时候倒是不太注意,这里的地形是池塘、小山,中间有宽阔或者狭窄的通道,白鹭上下翻飞,当我越过两个池塘之间的堤坝时,一只大鸟——可能是天鹅——笨拙的飞起,因为没准备,我连忙拿起相机抓拍,也不知道拍到了没有。

这里的水面前方与右边被小山包围,很幽静,很原始。

而且居然有道路。

刚才也有道路,那是养殖的(猪)、养鱼的需要形成的,这里过去,就是山水……

草坪的尽头,有木板道路铺过水面,可以前行。

这普者黑也不得了,这样偏僻极少有人来的地方,居然还修了简易道路,我一边想,一边往前走去,注意,这段路一直在往右转,也就是慢慢转往西北方向。

最后,完全转到朝北的方向。(也就是我来的方向,只是往左走了一两公里)

@御风行0055 2020-02-12 15:05:54

等照片

-----------------------------

相册满了,照片申请相册扩容,没答复。

道路在山水之间,大多数是土石路,有的地方水面上,则铺上了木板,只是这样的路段很少。

有一截地方,半沉没在水下需要踩着石头跳过。

不管怎么说,我一直在前行。

而这里的风光也是对得起人,右边小山高约数十米,破碎的岩石裸露,云贵高原上的山与广西不同,因为侵蚀切割不深,所以峭壁较少,大多是这种破碎的岩层。

而右边,就是水平如镜的池塘或者湖泊,看你怎么理解了。

这些池塘虽然是一块整体的水面,却又被一条条堤坝切割,形成一块块矩形的水面。

堤坝上,有芦苇随风飘动,非常的原生态。

普者黑,大美啊!

普者黑到处是水面与沼泽,一般来说,喀斯特地貌由于地层破碎,所以存不住水,很多广西、贵州的大山里面,连条小溪都没有,原因就是水都顺着破碎的岩层漏到地下去了。

那么,普者黑这个地方,为什么会有如此广大的湖泊与沼泽呢?

原来,在普者黑这块峰丛洼地地形上,在地下一定深处有一层很难透水的黏土层,将水存住了,所以才会有如此广大的水域,而这个黏土层的来历,我估计是早期地质变动的时候,将云贵高原高处甚至青藏高原的泥沙,通过河流或者冰川搬运过来,在这块洼地沉淀,所以才造成如此得天独厚的环境。

继续往前,小山与水面都到了尽头,前方是沼泽与旱地。

沼泽,是芦苇丛的天下,芦花洁白似海,被风一吹,海浪般起伏。

这里要说明的是,其实洁白的不是芦花,芦花是绿色的,六七月份开放,现在这种百花一样的,是芦苇的果实,但习惯上,人们都将其称为芦花,我也就将错就错了。

旱地上,有树,没注意是什么树。

中间拉着一些彩条。

此时的道路,走上旱地,树林,沿着小山往东而去。

小山下面,又有水面,不过我没有走水与山之间,而是选择了看上去较像正路的那条。

在树林中前行,水边有一幢红色的建筑物,显然是夏季的旅游服务设施,现在自然是荒着,很多窗上玻璃破碎。

走出树林,道路分叉,我选择了右边的这条,村庄看上去就在左前方。

右边的水面一直往前延伸,与道路相连,水边,有一排巨大的树,不知其名,拍有照片。

走过这段路,水面到头了,不过左前方又有新的水面,道路到此分叉,一条正路,往右前方,在这里,就是东南方而去。另一条,往西,一条长满茅草的道路,穿过水面,往左前方的村庄而去。

这个村庄,自然就是普者黑村了,转了一大圈,我又回来了。

这样的话,右前方的道路要绕行很远,自然是走左前方近道了,虽然这近道看上去很荒凉。

近道是一条比较高大的堤坝,长满杂草树木,均过人头,但是可以穿行,这里到村里看上去只有几十米,比另一条路不知道近多少。

问题是,遇到拦路虎了。

是拦路沟。

左右两边的水面,到这里,有一米多点的通道。

通道上,有钢管桥——这我也是平生第一次看到,钢管独铁桥。

这钢管很细,走过去自然是不行的,正常人,能走钢丝的很少的,不过可以踩着借一下力,跳过去。

过,还是不过呢?

过吧,万一掉水里,就成落汤鸡,这里走到家里,风这么大,估计得感冒,这相机手机什么的,也要进水。

不过吧,这里看看到村庄也就三十米,绕道至少两公里。

还是过吧,人生难得几回搏,牙一咬,心一横,眼一闭,也就过去了——这个自然是不行的,眼一闭,就下去了。

左脚踩上独铁桥,一发力,真的居然跳过来了!

我的小心肝依然砰砰直跳!

看来好事做多了,还有有保佑的。

胜利在向我招手,村庄在前头!

我脚步轻快,我心情愉悦,杂草树丛中我一往无前!

万万没想到的是,走出草丛一看,我傻眼了!

墨菲定律知道吧?事情总是往坏的一面,也就是你最不想看到的那一面发展的。

这里距离村庄咫尺之遥,问题是,两者之间,还有一个更宽的水道拦着!

当然,上面还是有钢管独铁桥,但是宽度足有四五米,我根本不可能过去!

这里倒是有人,我这边,一个小伙子在钓鱼,我到的时候,正好钓上一条小鲫鱼!

对面也有人钓鱼,另外有几个人在看。

我问小伙子怎么过河,他说走过去。

晕!

其余人支招说回去吧,往那边走。

这回去我当然知道,但是,这里离村庄只有五米远了啊,一水之隔,就要绕那么远,多走一两公里,绕那么远路,真得是不甘心。

不甘心也没有办法啊,除非会飞。

纠结再三,只能往回走了。

但万万没想到的是,回去也不行了。

前面还有一条拦路沟啊。

刚才怎么过来的?是踩着钢管独铁桥跳过来的。

那就跳回去呗!

跳不回去了!

我右脚踩上钢管桥,刚要跳,忽然一阵心悸!

连忙收住脚,但人依然往前一冲,差点掉水里!

幸好我双手撑开,在空气中乱抓一气,居然给我转了回来!

我的小心肝啊,跳得更厉害了!

好一阵才平复过来,看着这不到两米宽的小河沟,我发憷了!

跳了几次,最后都是半途而废。

当然不是跳到一半,而是每次踩在钢管桥上的右腿刚发力,就一阵心悸,赶紧跳回。

一而再,再而三……

大活人被尿逼死,大江大河过了多少,如今这小河沟把我挡住……

好汉不提当年勇,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壮士暮年,一沟逼死英雄汉……

但无论如何,不可能这里过夜吧,不行也得跳了!

我下定决心,就怕牺牲,排除万难,剩下困难,有困难要上,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上!

我牙一咬,眼一瞪,心一横,腿一蹬,终于飞过了这条小小河沟,最幸运的是前扑,没有后仰,过来了!

真是幸运啊,额米豆腐,上天保佑!

心里那个开心啊,看你还怎么阻拦!

往回走虽然还有很远,但只要没阻挡,总会走到是不是?

高唱着“我们走在大路上”,行进在资本主义崎岖大道上。

终于回到社会主义水泥路上了,然而,又走不了了。

前面有人家,两边都是房子,中间约不到两米宽的路上,卧着一条大狗!

是那种巨型犬,猛狗!

比生猛海鲜还凶猛!

这这这,这可如何是好?

来的时候,已经绕了一个大圈,走了一个多小时,再绕回去,更加不甘心啊。

刚才那条大河沟,资本主义羊肠小道,实在是没法过去,但这是社会主义金光大道啊,没想到,金光大道也有艰难险阻……

没办法,只能冒冒险了。

猛犬卧着无动于衷地看着我,显然是没把我放在眼里。

我面不改色心猛跳,若无其事地往前走,猛犬虽大,但路还留着几十公分空档……

近了,近了,更近了!

我终于走到距离大狗只有五六米的地方,大狗看着我,没有什么表示!

有门!

我心里一喜,继续往前。

对面的大狗看过来,看过来,看过来,我已被你的样子吓坏……

心里发毛,脸上还不能有表示,这个,太难了!

大狗啊,咱打个商量,你不咬我,我也不咬你,好吗?

大狗没说话,显然默认了。

就这样,我终于走过了这段路程。

等走过这段窄道,我不甘心又上来了,刚才怕人家翻脸,所以没拍摄,现在嘛,哼哼!

没想到我一拿出相机,那大狗就起来了,喉咙里发出威胁声,向我扑过来了!

说时迟那时快,我董存瑞舍身炸碉堡,王成手握爆破筒,怒目喷火热血涌……

我怒目金刚,力拔山兮气盖世,手持钢鞭将你打,我点头哈腰,能屈能伸大丈夫,大狗啊,我们再商量……

其实我只是喝了一声!

真是奇怪啊,这狗也是欺软怕硬,被我一喝,居然乖乖回去了,难道是马戏团里出来的?

不管怎么样,反正又过了一关。

旁边有块空地,堆积着大量的山地车。

我这才明白,原来刚才走过的路,都是山地车专用道,怪不得。

当然,现在淡季,山地车也是英雄无用武之地。

再往前,有位老奶奶在摘豌豆苗。

街上经常有豌豆苗卖,我一直以为是比较高大的豌豆藤蔓上摘下来的,没想到,这么幼小,还趴在地上的豌豆苗也能摘……

再往前,又是一条大狗,今天与狗犯冲。

还好,这里路更宽一点,走过去大狗没表示。

再往前走就真正进入村庄了,走不多远,前面就是正道,这里又遇到一条小狗,冲我汪汪叫着逃走了。

难道我身上有杀气?

不管怎么样,这些丧家之犬都是过去式了。

我走到大路上,右前方有个广场,靠山边有特殊建筑物。

过去一看,是山神庙,当然不是林教头风雪山神庙那个山神庙,当然,和当代中国所有寺庙一样,这个山神庙也是铁将军把门,林教头要是遇上它,非冻死不可。

山神庙旁边,有怒目金刚一般的雕塑,高约三四米,这个就是山神吧。

旁边又有一个特殊雕塑,原来是一只大虾。

嗯,有点虾兵蟹将的意思。

拍了几张照,扬长而去,今天的探险也就到此结束。

在普者黑如此和平的地方,都暗藏着危险与艰难险阻,今天的经历告诉我们,不要小看任何一件事物,不然就会给你一个深刻的教训。

全文完,请期待大美普者黑之下篇。

更多好贴,尽在旅游休闲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