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着无聊话北漂

旅游休闲 3726 288

四月的阳光是暖的,气温是暖的,风儿也是是暖的,大地一片暖色,照在身上有些发烫,晴空万里,出门在外两件衣服中午已经穿不住的,一件衣服贴肉也是微微出汗的热,可我还习惯性带着帽子,也是从头到尾的热;周末一个人在家也是闲不住,现在已身处望京S0H0巨大的阴影里躲着, 这是扎哈进入中国早期的作品,建筑一如既往很扎哈鲜明的个人风格,相比长沙行云流水的莲花形状音乐厅,这个建筑算是比较中规中矩的保守设计,应该是设计师向市场妥协的成果,所以第一眼就觉得平庸,远看如巨大的鹅卵石造型,但,设计权威解释为山,三峰鼎立,中间是阴暗的峡谷地带,建筑立面采用白色铝板粗细不一,配合山的意境想营造云雾缭绕的视觉感受,可惜,北京每天都是阳光灿烂,这个意境有些勉强,放在多雨的南方会更契合,这组建筑是耸立在望京核心区孤零零的标志,多少有些喧宾夺主的突兀,据说是北京网红的商业办公综合体,不知效益怎样?相比建筑而言,我觉得室外环境更出彩,特别是主角二大空间广场的立体处理,使空间丰富而有层次感,东广场下沉广场非常出彩,坐在草地台阶上,建筑如舞台背景般呈现出来,北广场薄水喷泉广场倒影建筑,山水交融,又兼具广场的功能,我去的时间喷泉正在维修,环拥喷泉的那一排深紫红的锦绣海棠很出彩,构筑了都市园林式的环境空间,这个季节,粉色、白色、紫色的海棠花开了,还有不可缺少的樱花、丁香和桃花装点空间,季节的时光热烈而灿烂的不期而遇,也让高冷的建筑空间平添了一丝温暖的人间春风。。。

二月兰应该是北京春天最不经意的小野花,楼下花园不起眼的角落里有一小片二月兰开出白色和紫色的小花,虽然无人喝彩,但它就在这样无人养护自生自灭的环境下给点阳光就灿烂绽放,从早春一直开到现在的暮春,淡淡的芳踪。

在北京的郊野,看似柔柔弱弱的二月兰默默开成一片淡紫色梦幻般的花海,春天的北京是二月兰的天堂,一大片、一大片、一大片,重要的话说三次,满城开满了二月兰,小小的一朵花,几乎微不足道可以忽略不计,但,一朵、二朵、几朵、百朵、千朵、玩朵,以排山倒海之势在京城蔓延开来,淋漓尽致怒放着一地紫色无所不在的芳华,也吸引着全城的目光,都说紫色是最浪漫的颜色,柔美文艺而带神秘,紫色花海是京城浪漫主义的写真,也是京城春天的基调,我们无需远行,就在你身边静悄悄地开。。。

这个时节京城的草莓上市了,一盆盆红彤彤的摆在果蔬店最显眼的入口处,淡淡散发着奶油般香甜的味道,看着小巧可爱般的诱人,营业员说这是奶油草莓,保证香甜可口,可以随便试味;其实,自从广西巴马之后,我已经很多年不敢买草莓了,都是化肥、激素和农药催生下的产物;记得那年闺蜜去巴马小住,五一的时间我们飞到南宁自驾去巴马,巴马是我国著名的长寿之乡,也是世界排名第五的长寿乡,曾经的巴马是隐逸在大山深处一处山清水秀的桃源密境,空气好,负氧离子含量高,地磁场強,特别是优质的小分子团水和土地富含的微量元素特别是硒,奠定其长寿的基调,可惜,自从巴马以长寿出名后,不知怎的全国癌症病人趋之若鹜集中到巴马养病,据小道消息说是有人通过风洞磁疗和吸氧自然治愈了,于是巴马硬生生把自己变成了名副其实的癌症乡,这也是人怕出名猪怕壮的典型案例,好端端的一个巴马被彻底毁灭,也是非常令人遗憾的。

那年我们住在水源下游依山傍水的村落,时间久远,村落的名字早已遗忘,但,过程却很清晰。那个村落由政府统一设计、统一建设,一户一栋5层楼的独门民居,但没有院落,私人可以从房主手上购买,没有产权,有永久居留权,一室一卫的户型当年好像是28万元一套,闺蜜和初中男同学以及同学的师兄二男一女三人同行,师兄买了一套位于3楼的房间,其实房主的房子并不多,每层三套共五层,其中一楼是公共客厅和厨房,房主家住最高的五层,二楼、三楼分别卖了一套,没有卖出的就对外出租,我们入住的时候一对东北的夫妻把余房都包下做民宿,100元每间还包三餐,良心价格,这里远离水源上游的癌症区,所以我们常常会讨论水源会不会被癌症村污染的问题?还是有些担心的。村落配套还是不错的,有小广场、隔一定距离就有风雨廊,马路对面的河边有风光带和大片的农田,农田挂着生态农业示范区的牌子,每天我们都会去镇上赶集买菜、去不远处没有开发的自然村落的村民家买鸡或买鸭,然后回家做饭,改善民宿的伙食,晚饭后的傍晚大家一行一起沿着河边散步走上一二公里,回来就有卖水果的摊贩准时过来到小广场摆摊,其实,也不算摊,就是一个农用小四轮拉着满车本地的水果,我们每天会买上10近丑橘大约20元,然后去风雨廊烧茶聊天吃水果和零食,这个丑橘看着丑不拉几的,吃着却是级好,味道特别正,而且不上火,7个人每天消灭10斤半个月都没有吃腻的感觉,还乐此不疲每天购买,田园生活虽然没有大城市花样百出,但闲适而惬意。两台车,每天有一台车出去东游西逛在各个村转悠,找这个特产,那个野味,吃货聚在一起的日子嗨大了,闺蜜的男同学一直嚷着减肥,却是横向发展,有越来越胖的趋势,带来的衣服全部都缩水了,我们洗完衣服最重要的一件事是记得帮他把衣服使劲撑大,不然真心穿不下,巴马这个小地方找遍了所有的服装店也没有他四个加的尺码,为了吃,他也是很努力了,每天下午铁定去蓝球场打球2个小时消耗,然后回家敞开肚皮无所畏惧大吃大喝大快朵颐,直到吃得要溢出喉咙才住嘴,然后又快马加鞭外出走上6公里很大一圈才回来,而我们只走一半不到的距离。

每逢周末这里也是很热闹,有很多镇上的居民过来游玩,也有南宁市区和其它省市的游客慕名而来,把这里所有的房间都塞得满满的,采草莓是这里为数不多小朋友喜欢的一个亲子活动,草莓园就在我们一路之隔的马路斜对面,周末才开放,大大横幅标语“不打农药不施化肥”,看着人多我也想买回去给大家换个口味,却被师兄以无情犀利的眼神给回绝了,没有出手,师兄说:你等到周日的晚上就不会再想这个事了,周日晚饭后按照惯例一行人又是一起出门散步消食,空气中随风飘来一股刺鼻的气味越来越浓,弥漫在整个河边,经久不散,气味来自不远的草莓园,师兄开口了:草莓园又开始每周一次的农药,那些标语都是骗人的玩意,这样的草莓你敢吃吗?还是师兄英明,洞察秋毫,我是自愧不如。

据科学研究,草莓被评为最脏的水果,农药残留可以达到百分之百,在中国草莓养殖户为了追求高产和高卖相,打药已经是常态,此外,还会另外添加激素,而激素有毒,由于草莓凹凸不平的长相很难被清理彻底干净,所以安全起见不敢再买了,“草莓诚好吃,生命价更高”。

我这人抵抗能力差,经不住诱惑,在草莓前徘徊了很久,营业员看出了我的犹豫不决,拿起一个放入口中,我靠,洗都不洗就入口,真是胆大不要命的,营业员说:放心吧,我每天都这样吃很多,还叮嘱我回家不要拼命洗,稍加冲洗就可以了;还是没有忍住,出手一盒回家,先生不是说过北京的食品都是特供吗,估计不会有问题。回家赶紧冲洗,晾干,迫不及待一口咬下去,真心香甜可口,软糯细腻,瞬间心情也随之大好,爱不释手,和长沙的草莓相比,简直不能同日而语,完全不一样,长沙草莓是松软膨大水汪汪的那种,香味完全闻不到,一口下去不甜也不酸,水分倒是很多,只是寡淡如水,一点味道都没有,应该是激素过量的特征,而,北京的草莓不仅有着娇艳欲滴的颜值当前,远远就芳香四溢,空间中都是草莓特有的奶香味道,反正我已经被彻底种草了,挡也挡不住的诱惑,此时,我正在吃着草莓,好吃的不要不要的,看文字的你也尝尝,呵呵。

一场不期而遇的春雨,树叶蹭蹭的都冒了出来,眼下已经是满目的嫩绿,花儿开始凋零,落英缤纷,硕果仅存只有一株高大开紫色花的梧桐树了,已是暮春时节,夏天已经不远了。

上周对自己太狠,最远跑到了令人大失所望的延庆世园会,离家75公里,来回4个小时,步行2万5,跑的腰酸背痛腿抽筋,一张脸更是晒的惨不忍睹,这周不敢出门,在家好好养着,什么都没做,不知不觉又到了周末,时间都花在追剧上了,恶补了鬼吹灯系列三部,最后一部黄皮子坟计划周末给完成了,追剧也会上瘾的,以前工作太忙基本评价高的剧目跟着电视台同步有一集没一集的看一下,从头到尾没有看过一个完整的系列,现在一天看10多集从早到晚也是欲罢不能的看得头昏眼花、昏昏沉沉,这个状态确实过了,看完最后一部决定再也不追剧了,身体和眼睛已经发出了强烈抗议。

今早去南区的果蔬超市买菜,平常都会选择少人的中午时间,早上买菜人多,付款自发排队,也让我见识了北方大妈极致的彪悍,平地惊雷一声吼,把我吓得当场愣住了,都没有搞清楚状况,就随意乱吼什么?原来我站在队伍,大妈自以为是认为我在插队,冲着我身后大吼,很大声的那种,整个小广场都在回荡,“穿黑衣服的到后面排队去”,是说我吗?我也没穿黑衣服,蓝衣服好不好,什么眼神,可怜我刚刚到,一颗菜都没有买,正站在菜摊前纠结买些什么回家,两手空空需要插队付款吗?我要晕死的节奏,咱也要讲究素质,不能和大妈一般计较,只能弱弱回了一句:我还没有买菜呢。大妈马上自圆其说:那就没关系。我回头仔细打量一下这位上了年纪的大妈,一张脸写满对现实不满的纵横交错,手上塑料袋里提着油腻腻的大饼,应该是葱香味的,她也没有买菜,排个什么队?真心老糊涂了,还这么义愤填膺的,也是佩服!当下,也全无买菜的兴致,匆匆买了一把蒜苗一把葱就此结账,那位大妈还在后面慢吞吞的挑三拣四,都怎么回事?出师不利,今天不宜出门,回家继续追剧靠谱。

我不太习惯和直愣愣的北方人相处,做人处事还是要婉转些,特别是女人,无论年龄都应该温温柔柔,北京大妈这样的真心受不了。记得上周日从延庆回城转5路车从德胜门到前门计13站,一个坐在我身边穿一身白灰色的北京大爷从我上车开始就高声打电话,一个接一个没完没了打了3个电话,听着屁事都没有,需要这样噪音扰民吗?怎不回家打?白帽、白衣、白鞋加上白灰色裤子还真把自己当白马王子了,也不看看脸上的褶子堆了多少层,晕死!素质!素质!素质在哪里?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