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行漫记:甘肃旅游的那些事

旅游休闲 22885 332

打开中国地图,你就会发现一个形状比较特别的省份,它呈现东南西北走向,非常的狭长。东西长达1600多公里,南北最窄处却仅有25公里。且两头粗中间细,就像哑铃一般。没错,它,就是甘肃。

甘肃诞生于著名的“河西走廊”,这条地处青藏高原与蒙古高原的狭长谷地是中原王朝向西域延伸的必经之地,成为连接中原与新疆的唯一通道,因地处黄河以西,故称“河西走廊”。

混子哥关于河西走廊的描述:若干年前,青藏高原与蒙古高原先后隆起,双峰傲然对峙,曲线优美,边缘处硬挤出一条沟。沟,挤挤总会有的,俗话说:有"沟"必火,有“深沟”必大火。河西走廊,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

《史记》把张骞出使西域誉称为“凿空”。空,同孔;凿空,即凿孔。一个“凿”字,道尽了张骞的历尽艰辛和历史功绩,后人也正是沿着张骞的足迹走出了饮誉全球的“丝绸之路”。

从汉朝开始,无数的商人与驼队就是沿着这条通道把中原的丝绸和瓷器带往西域,西域的芝麻、甜瓜、西瓜、葡萄、绿豆、黄瓜、石榴,核桃,苜蓿、大葱、胡萝卜、无花果;汗血良种马、乐器和歌舞等等也源源不断进入中原腹地,汉王朝也因开放、包容、交流而自信、强大、扩张、富庶,中国政治文化势力影响所及直达中亚、西亚、远至欧洲。

正是甘肃的独特地形,造成了甘肃旅行的不便。曾经先后4次到过甘肃,前前后后历时十余年,成了迄今为止除本省外旅游到过次数最多的省份。4次旅行的主要目的地有在甘肃境内的,也有在甘肃境外的。受时间所限,每次的旅行都是点对点、端到端,每次都不超过一周,每次似乎很圆满,又似乎总留下些许遗憾,窥一隅难见甘肃全貌。

完成甘肃游记是我的夙愿,在天涯首篇游记《西行漫记:乘着大客去西藏》曾预告了接下来要写甘肃,可我是个有严重拖延症的人,我的今天是从明天开始的,朋友圈两三天、甚至一周集中看一次,今天的事情拖到明天去做已成习惯。何况是把那些支离破碎的记忆片段串联起来,努力还原呈现一个比较完整的甘肃,是我此文的目的,难度不小。

@cantik新家 2021-09-17 11:27:15

楼主继续啊

-----------------------------

谢谢您了,上篇游记就得到了您的关照,感谢!

直到敲下这行字时,我仍心怀忐忑,决定这篇游记结局是开放式的,因为我确信我会再来甘肃,第五次、第六次......、直至第N次,甘肃太有料了,太合胃口了。

2020年10月,我的第四次甘肃之行,主要目的地同样不是甘肃,而是内蒙的额济纳。从济南到额济纳,头条软广告主推的线路有二,路线一是济南、银川、额济纳;路线二是济南、兰州、额济纳。迟疑犹豫间路线一瞬间客满,线路二可供选择时间的余地也不多了。

饥饿营销,请君入瓮,我暗想。

但为了心里心心念念、脑海中挥之不去的额济纳深秋时节的那抹醉人的金黄,即便疫情尚未完全结束,即便仍是孑然一身独自出行,即便担心网上旅行那些不靠谱的事,也没阻挡住我的脚步。就这样机缘巧合间,我将又来到甘肃,又来到兰州。

加微信、谈价格、传行程、交定金、订机票,一气呵成。

瞬间,我的地位由合同的甲方变成了乙方。(下篇预告:一、疫情下的出行)

期待跟新 慢慢看

一、疫情下的出行

前面铺垫的够多的了,书归正传。

不料成行之际,节外生枝的事发生了。

2020年10月,山东就如同今日的福建,青岛就如同今日的莆田,成了全国的焦点,只因青岛市发现了与市胸科医院高度关联的6例新冠确诊病例,一周内要对全市检测全覆盖。一时之间全国疫情防控聚焦山东,聚焦青岛。

结果就是青岛吃药,整个山东不得安生。我在查询甘肃、内蒙对山东出行的若干规定后,与网上旅行社殷勤地、反复地申明我是济南的,近14天一直呆在济南,无任何外出史、也无青岛旅居史,更无确诊及疑似病例密接史等等,身怀对甘肃及内蒙人民深情厚谊,热烈地向往西北的苍劲与神秘,绝无千里投毒之主客观意愿,绝对的属于人畜无害良民之后,旅行社答复说:应该没问题。

我的甘肃行成行了。

“外防输入,内防扩散”成了防控的主基调,图为疫情期间的高铁出行及疫情防范措施。

预定了行程前后各一天山航济南直飞兰州、兰州直飞济南最早和最晚航班,只为能在兰州多呆片刻。

济南机场候机厅的工作人员比疫情前多了许多,反复提醒要双码登记、双码登机。健康绿码+近14天旅居码,后一种码第一次听说,幸亏我没有任何隐瞒,显示确实只有济南一地,大数据时代瞒无可瞒,我们都在裸奔。

机上测温

从空中俯瞰西北大地,隆起的土褐色山川连绵不绝,一眼望不到尽头。山体光秃秃的、沟壑纵横、单调广袤、人迹罕见、了无生气。

第一次通过网上联系的旅行社出行,一切交给了未知,心里没底。凭着旅行社传过来的接机电话联系了司机,车与司机都是住宿酒店的,整点往返于酒店与机场之间。下榻的兰州中川机场随安酒店位于兰州新区亚太世贸广场,距机场仅5公里左右。

十月份中旬兰州的天气已不太友好,十足的冷,冷的有些刺骨。接机的司机已夸张地穿上了老式棉鞋。这趟车接了两伙三个人,我与来自昆明的赵姓夫妻两人。见到彼此,稍有心安,暗出一口气,都是心怀善意、愿意相信陌生人的同道人,即便上当受骗,至少不是我一个。

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我只问了司机一个问题:没看到候机楼前的《马踏飞燕》塑像,司机答:在T1航站楼,这是T2航站楼。兰州发展够快的,至少在机场建设及机场交通这块。

我迅速给此次行程加了项内容,一定要找到那塑像,睹物思人,了却心结。

房间内与外面几乎一个温度,从房间窗户向外望去,大街宽阔整洁空旷,十来分钟见不到一辆车,半天见不到一个行人。赵先生来我房间稍坐片刻,主动与加了微信,留了联系方式,相约一起去市区。

出门前我特意加了条秋裤,戴上了手套。

兰州机场与高铁几乎是无缝链接,给兰州点个大大的赞 。

候车厅门口,在我出示"山东电子健康通行卡”后,我竟被拦下了。安检员如同有了重大发现:“你是山东码?”顿时,一个山东人犹如一颗人体炸弹爆炸,周围方圆数米寸草不生。同行的赵先生夫妻两人,“飕”的妙闪了。

“请扫甘肃码”。我一通忙乱,扫码鼓捣好名为“健康新甘肃”当地的通行码后,东张西望、前后寻觅,仍不见两人的踪影。在确定不是我的原因后,我自觉地拉开了与人的距离。自出了济南,自己仿佛是个沾满新冠细菌的 “危险分子”。还是大意了,早知道出示“国家政务服务平台”的健康码了。

下意识整理了口罩,找个人少的车厢,前后数排无人的临窗座位坐下来,心里不禁吐槽起中国青岛。同为山东省的城市,山东省的人。山东济南没沾中国青岛什么好处?吃瓜烙的事倒是不少。

2017年10月贵州黄果树门口,导游收某省及山东青岛市的身份证,由小傲娇秒变小郁闷,景区规定只针对青岛市户籍的游客免门票,山东其他市地户籍除外,手在裤兜中握着我的济南身份证一阵凌乱、凌乱、再凌乱,青岛这是啥鬼操作?做善事不能以全省人民的名义做吗?

险些憋出内伤,一口老血涌上喉头。为了安慰一下受伤的小心灵,我决定用一场兰州美食来抚慰,如果一场兰州美食解决不了问题,那就再来一场。

进城途中,没有风景就是风景。

果然一场兰州美食不足以解决所有问题,晚上另一场“小伤害”接踵而至。

我本孤家寡人,原先订的是大床房。一个人在兰州市区玩性正浓、不亦乐乎时,旅行社来电问:介意不介意拼房?捏捏羞羞的荷包,想想兰州遍地的美食。2晚住宿能省400元大洋呢,拼就拼吧。在旅行社的催促下,晚上10点多回到宾馆,退了大床房,转场来到新房间。

一位年龄相仿的人正在专心地往笔记本电脑上倒照片,一个摄影爱好者,我的同类。稍事安顿后,攀谈起来,他是来自广州的广东人,当我报出来自山东后,我明显感到他紧张与惊讶,身不由己站了起来,瞬间拉远了彼此距离,我真害怕他做出夺门而出的举动,我故作轻松地解释没有青岛旅居史,保证绝不给甘肃人民及其他各地人民添堵、添乱,他才坐下继续捣鼓他的照片。

广东人的粤语普通话十分“标准”,他连说带比划,我认真听努力猜,到底还是没弄清他姓啥叫啥?我们都急的不行,我嫌我领悟力差、他嫌他普通话渣。最后我们都放弃了,他喊我:老*;我只好喊他敬语“老师儿”。

还是从心里感谢广东人的“不离不弃之恩”。只要自己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直到这时才见到旅行社的人,他们逐房找游客签合同,到我这儿是最后一份了。粗粗扫了几眼合同文本,简单咨询了几个问题后,当场结清了费用,再给自己加了份旅行意外险后,签下了姓名和当天日期,2020年10月16日。

疫情期间出行,费用的确省了许多,全部费用都算上还赶不上疫情前的往返机票钱。同时,我也注意到合同方是青海的一家旅行社,而不是甘肃当地的旅行社,还暗叹现在网络整合资源的能力这么强了。

接下来的行程,我因山东人的身份一直受到导游及甘肃、内蒙住宿酒店的重点“关照”,我也以身检验了甘肃、内蒙、山东三地的疫情防控措施及力度,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靠得住!放心出行!为祖国自豪!(下篇预告:二、兰州印象1——交通)

二、兰州印象1——交通

兰州,古称金城,取自“金城汤池”之意。自古就是“联络四域、襟带万里”的交通枢纽和军事要塞,素有“黄河明珠”的美誉,“西北旅行相聚在兰州”是这座城市的口号。黄河自西向东流过兰州,将其夹于南北两山之间,使之成为一个东西向延伸的狭长型城市。这点与济南极其类似,从兰州机场所处的位置可见其狭长程度远甚于济南。

兰州机场位于兰州市永登县中川镇,距兰州市区75公里,是国内距离市区最远的机场之一。目前,市区至机场的地铁暂未开通,从机场到市区,可以乘坐机场大巴,需要80分钟;可以乘坐公交,需要1.5小时,可以打车,大约需要200元起。最方便性价比最高的还是乘坐高铁,在铁路12306网站上就可订票,分别到达兰州东站、兰州站、兰州西站,单程运行时间最快32分钟,从早7:30到晚23:00基本每小时一班,交通十分便捷。

从同一个城市的机场到市区要乘坐高铁,在全国大概是独一份,体验足够特别与奇葩。而我已经是第二次体验了,几年间几次来兰州,能切身感受到兰州日新月异的发展。

高速路永登县服务区

  • 农民伯伯王二爹 2021-11-26 14:01

    楼主文笔相当不错,看着你笔下的游记,我似乎感觉自己又到了兰州,每一和图片都倍感熟悉亲切!深圳飞兰州不下于20次,从中川机场到兰州西站,大概一个小时的高铁。郑州也是一样,从新郑机场到郑州东站,一样是高铁直达!

兰州西站

书接上回,兰州机场T2航站楼的对面就是高铁站,下飞机、上高铁,就是出门、进门的事。在高铁入站口,我与赵先生夫妇“意外离散”后,进站、乘车、出站始终找不见两人踪影,从意识到我被“放鸽子了”到确认到我被“放鸽子了”,我这反映足够慢的。怀着险些憋出的内伤,本来一碗兰州牛肉面就能解决的午餐,我非要来顿正儿八经地来顿有仪式感的“大餐”。

出兰州火车西站,向北穿过广场,用济南的公交卡换乘了兰州的137路公交车,直奔"大众巷"而去。现在手机各种APP软件的应用,使你变得貌似比兰州人更像兰州人,市区的任何犄角旮旯、苍蝇小馆,随想随到,不用打听。你不会怵去任何地方,只要那地方手机有信号,一部智能手机基本可以满足了你所有的需求。

街景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除了街上伊斯兰风格的建筑、行走戴白色小圆帽的男人、车上戴盖头的妇女,有些异域风情外。山东人说话爱用倒装句,没想到写东西也是。(下篇预告:二、兰州印象1——美食)

更多好贴,尽在旅游休闲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