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解体前,留下的最后杀手锏

国际观察 224420 626

1986年3月,一架专机从莫斯科飞往纽约,偌大的机舱里只有两名乘客--尤里.多勃雷宁和他的夫人伊莲娜。

大使离去

多勃雷宁为这样的待遇感到不安,然而这意味着他已经成为苏共中央委员会书记之一。

这是他以苏联驻美国大使身份最后一次前往美国,从1962年3月15日抵达华盛顿,到今天整整过去了二十四年,他被称为传奇大使,是两个超级大国之间最重要的沟通者。

这些年来,他经历过古巴导弹危机,肯尼迪遇刺案,越南战争,中美建交,阿富汗战争,星球大战……腊斯克,基辛格,布热津斯基,舒尔茨这些人既是他的对手,亦是他的朋友。

服务员给他端来了一杯杜松子酒,多勃雷宁晃着酒杯,轻轻叹了口气。

他知道戈尔巴乔夫强行将他调离华盛顿,回莫斯科当中央书记,决不是为了提拔他,否则,他应当接替葛罗米柯成为外交部长。然而,戈尔巴乔夫将这一要职交给了一位对外交一窍不通的格鲁吉亚人--谢瓦尔德纳泽。

1985年开始,他就一直在观察戈尔巴乔夫,他相信苏联在这个人的领导下,注定凶多吉少。

他看到了自己未来的灰暗,也看到了苏联未来的不祥之兆。

4月7日,大使处理完交接事务后,前往白宫向里根总统辞行。

南草坪阳光明媚,暖意融融,国务卿舒尔茨,国家安全顾问波因德克斯特,里甘,马特洛克等白宫要员全部换上正式礼服,陪同总统会见多勃雷宁。

两小时的谈话结束后,里根起身送多勃雷宁走出椭圆形办公室,穿过花园,一直送他到了专车边上。

没有一个国家的大使辞行时,可以得到如此高规格的礼遇。但多勃雷宁知道,不是他跟里根交情有多深,而是因为苏联的强大。

接下来,不断有各种告别宴会,参议院的,众议院的,国务院的,外交使团的,媒体的,商界的,军界的……等着他。

然而,多勃雷宁在离开美国之前,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作为一名坚定的布尔什维克,他无力挽救他的国家命运,戈尔巴乔夫正带着这艘大船走向沉没。

不过,多勃雷宁决心唤醒一颗“冷子”,在将来给美国以沉重一击。

深水炸弹

四月中旬,多勃雷宁以参加联合国总部告别会为由,甩开FBI布在华盛顿的秘密警察们,悄然来到纽约。

这颗“冷子”,除了克格勃 安德罗波夫之外,他是唯一的单线联系人,世上也只有他们两人知道“冷子”的存在。

多勃雷宁平时管“冷子”叫唐尼,到了纽约后,马上向唐尼发出独有的见面讯号,地点:纽瓦克港码头,时间,深夜12点。

星空下的纽瓦克港,海浪有节奏地冲击着岸堤,多勃雷宁避开昏黄的灯光,独自一人站在阴影之中。戴着礼帽,竖起大衣衣领,像个剪影般地一动不动,静静地等待着。

12点整,一名四十岁左右的高个子男子身影,突然从另一处阴影里闪出,快速向他移动过来。

高个男子嘴里哼着:“花篮里花儿香,听我来唱一唱,唱一呀唱,来到了南泥湾……”

多勃雷宁接唱:“但愿从今后,你我永不忘,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两双大手紧紧握在了一起,异口同声轻轻喊道:同志!

多勃雷宁感觉手骨都快被握碎了,好不容易抽出手来,不动声色地揉了揉手。

“唐尼,我要被调回莫斯科了。”多勃雷宁说道。

“那我怎么办?”高个男子急问道。

“继续潜伏,等待命令。”

“会有别的联系人吗?”

多勃雷宁面色凝重地答道:“很长一段时间内,你在美国不会有联系人。”

“我不用做点什么吗?”

“你知道佐尔格吗?”多勃雷宁反问道。

高个男子点点头,“我的偶像,超级红色特工。”

“对,他是德国人,你也是德国后裔。”

“我们都痛恨资产阶级,请组织考验我吧。”高个男子握紧了拳头。

多勃雷宁拍了拍他的肩膀,“不,唐尼,你的任务是潜伏。”

“我要行动。”唐尼有些激动。

“苏维埃联盟将被敌人瓦解,你要坚持到打入敌人心脏那一天。”

唐尼悲伤地望向星空,“苏维埃联盟万岁!”

“真正的布尔什维克要勇敢面对现实,唐尼,组织上要将你打造成纽约房地产大享。”

“可是,我又快破产了,老爸那点资本不够我……”

“组织上会给你安排运作资金的。”多勃雷宁递给了他一张大额支票。

“我一定会完成任务。”唐尼将支票快速塞入口袋。

“你在纽约,要比任何一个资本家更荒淫,更好色。FBI不会怀疑一个流氓的。”

“这个我没问题。”

“记住,你要变成一位讨政客喜欢的商人,并进入白宫。”

唐尼看了看四周,“然后,偷点情报?”

“能不能有点志向?你要成为白宫的主人。”多勃雷宁厉声说道。

“这怎么可能?”

“发动群众,扶助工农,与工人阶级站在一起。”

“但资产阶级报纸会放过我吗?它们会怀疑我勾结俄国人。”

“放心,唐尼,工农群众会支持你的。”

唐尼轻轻唱道:“工农兵联合起来,向前进,万众一心. 工农兵联合起来,向前进,消灭敌人……”

多勃雷宁看了看表,“时间不早了,唐尼,明年你可以来莫斯科观察一下,如果苏联不在了,你要有耐心。”

“那你呢?”

“我不重要,但克里姆林宫肯定还会出现大人物,到时,你的资料将被解封。”

“我到时会有新的上线?”

“是的,你的使命将被唤醒。”

“要多久?十年,二十年?“唐尼有些着急。

“一定要保重身体,哪怕到了古稀之年,你也要把打倒帝国主义和它的爪牙们的担子挑起来。”多勃雷宁伸出了手。

“您也保重。”唐尼紧紧握住他的手,多勃雷宁眼睛湿润了,因为骨头又碎了。

唐尼有点感动,掏出五百美元,“同志,请将我的党费交给组织。”

多勃雷宁点点头,接过钞票,打算离去。

唐尼又叫道:“等一下,同志,能还给我两百块吗?”

多勃雷宁楞了一下,“这事没有出尔反尔的。”

“我想起我还得吃宵夜呢,还给我三百块吧。”

“不是说两百吗?”

“有吗?我明明说的是三百。”他拉住了大使的衣袖。

多勃雷宁把三百块退回给他,迅速撤离。上车前,他觉得这颗“冷子”比他想象的破坏力还要大。

唐尼一个人走在纽瓦克港的阴影里,海风吹乱了他的头发,三十年后,一曲忠诚的赞歌在白宫奏响。

以上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哈哈哈哈

太像了

刚开始我还以为是真的呢,直到“南泥湾”的出现我才明白这是在搞笑呢

没有信仰,就是扯淡,为钱服务,就不分正义与邪恶,整个世界都在为钱服务,所以全是扯淡。

大神重回天涯了?

@英特邁往 2018-07-13 00:08:16

大神重回天涯了?

-----------------------------

偶尔来看看

南泥湾是重点,记得画上,要考的。哈哈

后沙很久没来国观发帖了!

太假了。

古巴导弹危机,失败收场

珍宝岛 失败收场

中东2次大战,全线溃败

基辛格的良师益友,石油美元的奠基人

经历捷克,阿富汗两次入侵。

一定汇报了资产阶级穷途末路的大好局面。

所以,这人应该是个间谍头子

我同意

第四波一书已经明确写明(特总已经被公鸡会顶层纳入未来米国总统人选之一)

但 九八年 鹅公组织了百万人红场集体唱锅际哥后确实全球左翼运动发生大规模复苏现象而且持续至今o典型就是南美

巴西罗塞夫 查韦斯

等都是九八年时候 整个南美全面释放关押的原左翼人士

而安哥拉安盟再次歌名早饭

  • y602202 2018-07-13 15:26

    红场集结是一个信号

  • tianze2019 2020-02-07 08:12

    闹腾个屁,有种就先弄死戈尔巴乔和叶利钦

和基辛格的关系已经超越正常范畴。几乎达到每周一见

Most of the meetings were held in the White House Map Room which Dobrynin could visit without attracting the attention of the press and the State Department.

赎罪日战争爆发基辛格第一个打电话给他。与基辛格同飞莫斯科,注意 史载其回国也是擅作主张 ,估计二人巧舌如簧,懵逼了勃日列大统帅。埃及惨遭抛弃。

他说过美国之音对俄意第绪语广播没有问题(无益也无害,1971年)

这已经太明显了。

可怜大苏联或毁于内鬼。

所以强国应该立下国策,在特定条件下,即发动对华盛顿纽约的核子打击。

内鬼必须陪着共和国一起去见上帝。

这位同志的回忆录里记录了一个统帅醉酒的事。

Dobrynin was mortified that the drunken Brezhnev was intent on spilling to his Cold War enemy the details of Kremlin intrigues, and couldn’t stop complaining about the incessant nagging of his Politburo comrades. Eventually, Dobrynin and Nixon had to carry the drunken general secretary to his bed.

“Anatoly, did I talk too much yesterday?” a hung-over Brezhnev asked the following morning. Yes, he most certainly did, but the abstinent Dobrynin reassured him that he didn’t translate any sensitive or compromising revelations. “Well done,” Brezhnev replied. “Damn that whiskey, I am not used to it. I did not know I could not hold that much.”

已经有点匪夷所思了。

多勃雷宁和葛罗米柯创造了记录,分别是任职时间最长的大使和外长,估计以后很难有人打破这个记录了。

  • casaxu77 2020-07-17 23:16

    这也是没办法,苏联二战时期的卫国战争也很惨的,全国成年青年急剧减少,形成了年龄断层,导致了后来70~80年代,苏共高层竟然难以找到合格的可以委以重任的50~60岁的人,导致苏联高层7~80多岁的领导人退不下来,对于北方大国来讲,苏联解体,真的是年龄断层导致的一出悲剧!

接头的暗号哈哈哈,果然打入白宫了

更多好贴,尽在国际观察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