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较日美两国道德观的不同

国际观察 3760 163

人类世界发展到今天,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人文价值观(道德观),以日本,美国,这两国的道德观为典型代表。

如果把日本的道德观作为东方世界的典型代表。美国的道德观就是西方世界的典型代表。

探讨这两国道德观的渊源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课题。

愿此帖能够抛砖引玉。

真可笑,日本 美国俩拎出来,这算啥个东西?

美国道德观是从欧洲继承来的,至于日本? 它是个啥旮旯

  • ty_等待黎明307 2019-09-20 08:17

    评论 asdfqq1:日本脱亚入欧了,现在是欧洲国家。除了没学当圣母养黑绿。

  • ty_涛声依旧183 2019-09-20 17:49

    好在美国不吃“金粒餐”。。。这就是区别

  • 平民看世界ABC 楼主: 2019-09-22 18:14

    评论 ty_涛声依旧183:别小看日本

  • 出来冒个泡2019 2019-09-22 22:43

    日本的国内建设民生搞得不错的

  • 平民看世界ABC 楼主: 2019-09-23 01:42

    日本有自己的长项

  • 平民看世界ABC 楼主: 2019-09-23 01:52

    日本在文明的道路上,真的也不容易,取得了让世人瞩目的成就

  • 平民看世界ABC 楼主: 2019-09-23 01:55

    1亿两千七百万人口,却能管理的非常好,国内中产者70%以上,

  • 平民看世界ABC 楼主: 2019-09-23 01:58

    据说,它有4%的顶级富豪,但这些富豪所交的所得税占全部所得税的一半,日本很注意平抑贫富,保护弱势群体权益

  • 平民看世界ABC 楼主: 2019-09-23 02:02

    显然,日本虽然也是亚洲文化,但是,它更加开明,更注重社会公平

  • 平民看世界ABC 楼主: 2019-09-23 02:14

    作为一个岛国,能够发愤图强,这种精神就值得学习

美国是动物世界,日本是男人本色!我眼拙,没看出道德来!道德是一张无形束缚网,束缚的是自己,除了中国,谁会自己绑自己。我们是幸运的,能见君子。至于绅士,荷尔蒙分泌超标的发情狗而已!

  • 琴定永恒 2019-09-20 17:44

    评论 个人资料已经完善:赞同

  • ty_等待黎明307 2019-09-20 17:55

    评论 个人资料已经完善:楼主已经给“道德”下了定义“人文价值观”,可能与你理解的那个“道德”有所不同。 假如以“价值观”角度,西方的文化支点是一神圣母教,那个古代犹太神棍炮制出来的“神”裁决一切,负责一切。中国的文化支点是先人,除了自己的祖先,中国人谁都没必要崇拜。

  • 出来冒个泡2019 2019-09-22 13:29

    哈哈,风趣的讲评

  • 出来冒个泡2019 2019-09-22 13:49

    小看了美利坚合众国

  • 默然前行者 2019-09-22 13:57

    但说日本是“男人本色”,也不对,看对“人”怎么认识了。究竟上说,中国男人才是“男人本色”,即是所谓“君子”者。中国人有一定标准来约束自己的行为,这个不是“绑”,而是“自由”本义。

  • 出来冒个泡2019 2019-09-22 14:42

    嗯,日本男人怎么能算本色呢

  • 出来冒个泡2019 2019-09-22 15:23

    日本男人很猥琐

  • 平民看世界ABC 楼主: 2019-09-23 02:24

    男人都一个样,不是只有日本男人才是

  • 平民看世界ABC 楼主: 2019-09-23 04:57

    评论 ty_等待黎明307:虚心更进步,骄傲要落后

  • 平民看世界ABC 楼主: 2019-09-23 20:20

    绑缚自己,这种克己是好事?

日本鬼畜倒是个典型,但决不能代表真正的东亚精神!

  • 芭蕉扇遥遥 2019-09-20 19:39

    对 日本不能做典型 要做就是自己的典型 和其它国家没有可比性 楼主死回家吧

  • 出来冒个泡2019 2019-09-22 13:10

    日本代表着亚洲文明

  • 平民看世界ABC 楼主: 2019-09-23 02:39

    作为典型的东方民族,日本文化也是典型的亚洲文化

  • 平民看世界ABC 楼主: 2019-09-24 03:13

    日本人的调教文化,别有一番特色,是毛躁的国人不能比拟的

盛产av,顶着全世界的反对继续残忍扑鲸,更别说几十年前的南京大屠杀了,这样的国家代表东方道德?

  • 许克劳2015 2019-09-23 20:28

    日本发扬岳不群精神,道貌岸然,虽已被阉,依然邪性。老美发扬五岳盟主左冷禅精神,自称正义正道世界警察,但其国及其政府所作所为与禽兽无异。

@个人资料已经完善 2019-09-19 17:14:51

美国是动物世界,日本是男人本色!我眼拙,没看出道德来!道德是一张无形束缚网,束缚的是自己,除了中国,谁会自己绑自己。我们是幸运的,能见君子。至于绅士,荷尔蒙分泌超标的发情狗而已!

-----------------------------

支持

-----------------------------

东方的精神世界,是一个断层的精神世界,儿童与成年人,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

如果说儿童是在感性世界(——方便表达),那么,成年人就在理性世界。

理性世界中的人,后天理性做主,先天本真灵性(即人的本性)较弱甚至丧失,当事者可以认为是被洗脑了,而且,不是被这样洗脑,就是被那样洗脑,常常从一个坑跳到另一个坑,不离这个心理的圈子。

在理性世界中的人,通常有一个托词,认为有理性的人才是有道德的人,才是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岂知,恰恰是脱离了感性世界,才有了更大的邪恶。

感性,理性,是抹杀关系,也不是。

抹杀关系,解决双脚站在哪里的问题。把双脚立足之地解决了,就算君臣关系了。亚当和夏娃在蛇的诱惑下偷吃了禁果,就开始解决立足问题了。

绝大多数情况下,(立足)在感性世界的人,比如大多数少年,比如东方社会那一小部分成年人,这些在感性世界的人,他不会理解人竟然可以立足在理性世界,用后天的规范,说教“支撑”起一片天,一片足以与感性世界抗衡的天。

而精神“异变”,立足在理性世界的人,一般会自以为自己长大了,实际上社会风气就会把这个作为长大的标志来诱导他人。立足理性世界的人,也许会对当年少小时候的感性世界还有些影子般迷糊的感受,但确实那是一个很遥远的被漠视的世界了。

这种“立足”的改变,是精神世界根本对立的改变,非此即彼,非彼即此,当年能够完全明白两个世界的玄妙的,写就了基督的圣经。

人类世界,事实上存在两部圣经,一部就是基督的圣经,在亚当和夏娃受到蛇的诱惑,偷吃了智慧树上的果实,即在精神上跨入(立足)理性世界,尔后上帝(即感性世界的神格化)极为震怒,于是,人类被赶出(精神的)伊甸园,在惶恐中度日。。。

表面上只有这一部圣经,但是,除了这一部圣经,人类世界暗中还事实上存在另一部圣经,讲述人类勇敢地突破上帝的禁令,毅然决然地吃了智慧树上的果实,在精神上跨入(立足)理性世界,从而在背离上帝的同时,走出了一条人类与上帝对立的,独立自主的,变得更加高尚,更加有道德的道路。在这部圣经中,人们额手称庆,大胆地说,狗屁上帝,见鬼去吧!

而这部暗中的圣经,后来出现了一种类似佛教的特别的演绎,就是所谓人类世界最理性的宗教,企图以理性的方法回归感性世界。这个实际上表达了以理性世界控制感性世界的欲求。显然,此类宗教,比只知有理性世界的人更进一步,知道还有感性世界的存在,但是,却企望完全控制感性世界。

网上有很多类似观点,认为东方人很难融入西方世界,就是因为宗教信仰的不同,或者文化的不同。

其实,宗教,文化都只是一个托词,它实际上表征的是精神世界的不同,不是大同小异,而是完全对立的两个世界。

东方人的世界,无论如何变化,包括一些迷信,神秘主义等等,它都是万变不离其宗——理性世界。理性世界的迷信,它确实感觉怪怪的,但还是理性世界的制造。

立足于感性世界,用某网友说的“半人半兽”表达也未为不可。它不是立足于理性世界,那种完全“进化”成为人,与兽(动物)对立的一个全新的世界。它在精神本质上,还是与兽一样。

所以然,我们看现代西方出现好些民间自发的环保组织,动物保护组织,对于虐待虐杀动物的行为比较敏感,这个还真不是他们假仁义,确实是他们与兽在精神本质上同一,能够更多地感同身受。这些事放在东方世界就不一样,因为东方人已经真正“进化”成为人,立足于理性世界,在精神上与兽处于对立的两个世界,作为高尚的人,显然不会为兽类的悲鸣而起怜悯。

但是,人类这个立足于感性世界,还是与兽不一样,它还是有理性世界,自从亚当夏娃吃了智慧树上的果实,就有了理性世界,但是,其君臣之位明确,理性世界显然要矮那么一头。所以然,在这个感性世界里,却开出了理性文明的小花——现代科技文明。

在心灵回归或道德回归中,有一个很奇怪的定律,越是心灵深处的觉醒,越是殊途同归,此即大同,也就是,你我他的心灵,在个人心灵实现深处的觉醒,这个“我”很可能是你我他共有的一个“我”。

那么,在真正实现道德觉醒的人,他们会很自然地心灵有很多共通的地方,如同中国有句俗话说的,心有灵犀一点通。

甚至,我们可以认为,人体每一个细胞都有各自的心灵,当这些细胞以某些智商情商很高的“精英”细胞或细胞集合为中心的时候,人体会形成以体现精英细胞的意志的一个整体,这个“我”在精神领域被称“假我”(或妄我)。而当各个细胞或多数细胞自我心灵深处觉醒,那个“共我”示现,这个“我”即真我。一般地,所谓具备完整人格的我,就是指的这个我。

当然,人也是社会的细胞,也是自然界的细胞,这个在更深层次的回归觉醒中就会感受到。

如果说感性世界,理性世界,那这个真我(共我)就是属于先天的感性世界范畴。它往往在初始的时候就有,后来如果湮没了,那就得再次觉醒了才有。

而理性世界,它离不开后天社会的积淀与一代又一代的流传,是后天环境熏染造成的,是人为制造的。这个就像人拿锄头,锄头如果过重,可以反拿人。但是,在心灵世界里,可不是那么简单,围绕驻扎于心中的锄头这一块,可以形成灵性,是这个有特殊标记是灵性反拿人,这应该就是网友所谓的立足于理性世界。这个立足理性世界,与假我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如果说有一个上帝在等着我们,在谛视着世间的一切,那这个上帝就不是第三者的存在,而是各自心灵深处那个我——共我。

===========================

个人认为,基督文化,先天就比较好,显见著作者的大智慧。但是,基督文化的实践过程,依然经历了发展过程。很早的时候,还是把上帝作为第三者的存在。而伊甸园,主要在于精神的寓意,过于拘形而去考古,就失去了寓意。

这个世界的组合,如易所云,一阴一阳之谓道。

美国人的精神世界立足于感性世界,但是,它的道德底限却建立在理性世界,以法治作为立国的其中一个基石。完备的巨细的法律制度,作为社会的底限,泛及社会的方方面面。

东方人的精神世界立足于理性世界,但是,它却在社会社会的方方面面都讲人情,讲关系。法律经常被人势超越。

在美国,虽然各方面法律完备,但是,它的法律是在国民普遍居于感性精神世界的背景下,也就是国民相互之间心灵的共通性很强。

离开这个背景,我们看菲律宾,墨西哥这些照搬美国法律的国家,他们就没有那种人文环境做背景,要么搞成讼棍政治生态,要么有法执行不了,社会混乱中。

在一个社会的社会生活中,社会成员的精神状态,立足于感性世界,抑或立足于理性世界,既立,另一个世界则为辅,这个主辅的情况又是如何,这个对一个社会的社会生活的影响是决定性的。

日美精神世界的差异,有一个简单明晰的标志:

在日本,儿童与成年人的世界,从精神上有明显的代沟。并且社会明里暗里都在告诉这些掌控社会主体资源的成年人,这种精神蜕变是一个人成长的标志。

在美国,儿童与成年人的世界,从精神上是完全一致的,虽然有知识经验的变化,但本质上是完全相同的。

显然,随着近代打开国门,当日本人清楚地看到这一点,会让当事者怀疑人生。怎么,竟然可以这么样。也许有人可以认为美国人因此而愚蠢,但恰好智能的东西很容易通过世俗有形的成就来展示,而那种展示又无可辩驳地证明了美国人的智商很高。所以,确确实实,让当事者怀疑人生。

你不得不怀疑,你所经历的一切,是不是在自欺欺人?

你不得不怀疑,你的人生,是不是陷落在一个巨大的忽悠之中?因为太大了,你曾经以为,世界本来就是这样的。

一时之间,每一个人都仿佛成了受害者,受害之后又去害别人。就这样一个一个扩散开去,就这样一代一代延传下去。

一时之间,仿佛每一个人都被别人吃,然后自己也变成了吃人的人,并认为这世界理所当然地就是这样的。

当然,有人会说,你我他,都可以坚持做你自己,怎么能怨怪社会呢?是自己失去了坚持的定力,却反过来怨怪社会,,,

一个社会,它可不简单,它会自然形成相互弥补的一整套有形无形的门槛,台阶,这些门槛或台阶,它有筛选作用,有诱导作用,它就是要把人改造成它所需要的人。它是人的某些劣根性自发形成的有形与无形的罗网。在代代相传中,这些罗网又不断得到完善。

但是,环境作用,确实只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又确确实实是当事者自己的选择。

就像雀鸟,那些被捕捉饲养的雀鸟,有的就接受了诱导,听话了,吃喝了,接受人类的条件了。而有的雀鸟,既是被捕捉饲养了,也偏偏不接受人类的限制条件,宁愿不吃不喝,宁死不屈。

一个人精神是立足于感性世界还是理性世界,是什么样的格局,还确确实实与个人选择有关。

世俗世界,它对人的限制有一个极限,最多就是消灭一个人的肉体。当精神的选择突破了这个肉体,它就对人无可奈何。

我们看佛陀,当年在面对凌迟处死的时候,没有丝毫因于肉体生发的怨嗔,最后反而因哥利王的暴行而让自身实现了心灵的解放。

也就是说,精神是可以超越肉体而存在的,那是精神的升华。世俗对精神的限制作用是有极限的,截止于消灭肉体,不仅仅是对于人,对于其他动物或其他生命,也是这样。

从精神角度,如果你不低头,没人能强迫得了你。

对于一个社会来说,如果有整整一代人能够心灵健康自然成长,不受荼毒,就可以阻断谬误流传,成就一个合乎自然人性的社会。

但是,这个理想看似简单,实际上根本做不到,那种形成荼毒的,并不是被动的纯物理的力量,它是主动的活的力量,它是不可能放弃它的愿望的。

但是,它无论如何强大,它是有局限的,它最多只能消灭一个人的肉体。

当有越来越多的人坚持做自己,而且,这种选择的力度,超越了肉体的限制,那种荼毒的力量就失败了。

理性主义者的最大美德就是听话,反比的就是胡作非为,即疯子的行径。

而感性者的美德就是相互认同,同心协力,反比的就是作为动物本性的自私自利。

也就是,感性者内在觉醒,最好是能突破个体范畴,成就相互融通的心灵基础。

墨西哥,巴西这些西方三流国家,就算属于感性世界范畴,但是局限在生物人个体,内在觉醒不够深入,其整个社会,就是一个动物园。

但是,即便相对于最具美德的理性主义国家,它至少站在感性的起跑线上了。

随着社会的发展,即便在理性至上的社会,在社会各种体制的边沿,社会还是为感性者提供了很多机会。感性者智商情商相对较高,随着现代社会的走向开放与发展,日本社会也出现了一大批文化程度不高(小学,初中文化)的老板族。

日本社会的传统教育模式下,知识越多理性越强,能够融会贯通的毕竟很少,而相反,感性者(接受传统教育不深)中,反而脑袋灵活,创造力强的更多,但是,在专业上,他们确实要驾驭一批听话的理性主义者(专业知识者)来为他服务。

显然,在理性社会体制模式下,感性者往往成为垫底的人与最杰出的人。这个是理性社会的重大特色之一。

显然,人类还是有觉悟的,人类文明是在发展中的,很早的时候,人类看到野兽的弱肉强食的生存斗争,就对这种本能的个体自私行为进行了深思。当然,人类不仅仅对动物行为进行反省,也包括对人类自身的同样的行为(类似行为)进行深刻反省。

反省的结果,人类在精神上走了两条路:

一条路是抛弃或压制人的动物本性,通过外在的文教的方法,改造人的思想与行为,也就是,人类刻意实现佛家所谓的“颠倒”,以后天的相取代先天实相,重新创造一种人性出来。也即在精神上立足于理性世界。并自以为,如此即可做一个更高尚的更有道德的人。这条精神之路,也算是心路吧,以东方人类世界为代表。

另一条路是,也是认为那种本能的个私不好,但是还是认为这个起跑线没错,不应该因此而站到它的对立面去,应该在这个基础上,往心灵深处去觉悟,唤醒更宏大的我——共我。也就是,不是主要通过外在道德(社会规范)去觉悟,而是通过内在天然的道德去觉悟。显然,走这条路的人,没有因噎废食,依然立足于感性世界。这条心路,以西方世界为代表。

人类就这样,走上了不同的精神“进步”的道路。

孰是孰非,那就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读者自己评价。

显然,这两种不同的精神文明,天然就是冤家对头,互相攻訏。在当今时代,即东西方(以日美为典型代表)针对对方的社会道德的口诛笔伐,常用经典词汇比如,东方指责西方,自私自利,低级趣味,而西方指责东方,扭曲人性,虚伪,如此等等。

东西方互不理解,而且,除了极个别明白而别有用心搞假动作的,多数人还是坚信自己的精神之路才是正确的,东方人认为东方是正确的,西方人认为西方是正确的。

还有一类属于调和主义者,其实这类人自己还是有偏向的,但隐藏了自己的或感性或理性的偏向,做起了和事佬,拿共同点来说事,无论东方西方,你都要穿衣吃饭。其实这个貌似公正,也是偏斜的,是实用主义,功利主义在冒头,如牛被绳牵,必然在精神上逐渐趋向理性世界。但也可能有深层的阴谋,弱肉强食的竞争阴谋,把食物的精神等级调整来与伊一样,会让伊难受的。

当今日本国,搞假动作的为数不少,一方面心心向往美国,有机会就悄悄移民美国,但是在母国却还搞假动作,好像他或她是最爱国的。

这里面,最单纯的就是冲着他国的福利制度等物质方面去的,但下面这种可能也很大,即夹杂情感,即有什么样的精神觉悟,就不自觉地趋向什么样的社会,这无可厚非。但是,另一方面,却施展假动作,就是生存斗争的伎俩了,在特殊环境中,通过特殊方式实现利益最大化。但这种道德,即便立足在感性世界,觉悟水平也不会太高。

因为东西方这种精神状态,本质上就是对立的,从道德层面的相互指责,那是再正常不过了。反而,那种包容的,口蜜腹剑,即事出非常必有妖,反而很可能别有用心。

有时候,我们不得不回到一个最基本的观点上进行求证:这个世界是不是完全物质的或物质化的?

如果不能证明心灵的特别存在,或至少与物质的并行存在,那本帖主题涉及的精神世界,在本质上就是一个伪命题。

确确实实,心灵是只可以意会,一旦表达出来,成为言行,它就是物质的了。自古以来,都是达者互知,却不能对不知者给出一个证明,以理性的方式证明。佛教禅宗有一个证明,通过念佛是谁?扪心自问,起疑情而证。但说实在的,这个也不是理性的证明。

笔者认为,无法以科学的方法证明心灵的存在。

注意:有的科学家把心灵作为物质活动的一种特殊现象,这个在本质上不是心灵。

但是,笔者认为,可以反证!

在所有唯物作用中,即物质(包括能量)的作用中,都是被动化的作用,都是客观化的呈现。

那么,按照唯物主义的观点,宇宙世界的一切存在与变化,都是物质(包括能量)的存在与变化。所有的生命都是物质体,生命活动都是物质的运动变化。

那么,显然,人在本质上,它就没有主动性,它就是被动的,人在本质上就是机器。作为一个机器,人在法理上,就不应该对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因为人没有主动选择的能力,都是根本上被动作为。

可以肯定,当唯物论推演到这一步,就一定会被社会管理所否定,就一定会强调人的主观能动性,然后推论出,人应该对自己的公共行为承担责任的结论。

按照唯物论,人在根本上就是机器,不管中间有多少过节(曲折),这个主观能动性,只能算是特殊的被动行为,亦如智能机器一样。

我们常说,机器本身是没有是非对错的,错的只是人。但是人也是机器了,那,到哪里去抓罪犯?!,,,

理性(唯物)至极,常常抓住感性(唯心)者无法证明心灵这一点说事。

心灵作用达到物质世界,但物质世界本身并不是心灵。

它甚至可以被认为是与物质世界兼容的,所有的心对物质世界的作用,心者,唯达者知之,而这些物质受到的作用以及物质相互之间的联动变化等等,又都是符合物理作用定律的(即符合科学)。

这会造成一种什么情况呢?

比如人与人之间的互动,达者就会明心,不用推理(推理有物理作用的嫌疑),就会通过心与心的感应,明白对方的心。

但是,对于拒不承认有心做主的人,那就是刀砍不进,水泼不透,你对他确实没有办法,因为他只相信他眼睛看到的。

===================================

什么是大同?

先从社会管理与组织的范畴来看,专制与共和,是最流行的两种不同的社会组织管理模式。而相对地,专制模式是以特定的少数人为中心,共和模式,在人与人之间没有特定的中心,总体是平等的,那么,它的协商制度就是一个关键。

其实,无论是专制制度还是共和协商制度,它在人身都有对应,甚至可以认为人身小社会,社会大人身。有的人比较顽固,刚愎自用,这样的人其身心状态,大多是专制状态,有的人比较开明,豁达,这样的人其身心状态,大都是共和协商制。

闲时可以读一读佛经和基督的圣经,佛家金刚经很不错,基督圣经也是很有精神寓意的。

在创世纪接下来,就是伊甸园,这是人类与神共存的时期,在人即人祖时期,在人生即婴幼儿时期(人之初)。后来在蛇的诱惑下,吃了智慧树上的果实。伊甸园时期,在人生,即经历了最初的不记事的几年,吃果实,在人即开始记事了,一般是几岁(五六岁不等)之后。这个时候,理性开始成长起来,到后来成年之后,太多人(——特别是东方人,西方人相对较少)理性(——后天灵性)就成长起来,反噬坐大,人不能再坐在先天灵性上了。

大同,有明暗两个涵义,明处即人类乃至所有生命社会化的集成,暗处,它其实是内在心灵的觉醒,这个才是真正修行者所谓的道。这个道的觉醒是一步一步地内在趋同的,人体之细胞心觉而为人心,人心觉而为人类共心,乃至一切生命心。即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

专制之心实际上是专制主导者的心,在相应的人身状态,此心即假心(佛家称之为妄我)。共和协商之心也假,但继续觉悟,走全民觉醒之路,内在心灵觉醒,当多数人觉醒到同一个内在之我(共我),此即真我。

这个心灵觉醒出现的我,好像是后天努力形成的,但又好像它是先天既在的,一直等在心灵纵深处,等着你去找到它。

东方人深受理性(后天灵性)之影响,要想理解先天灵性(少小时的灵性),乃至先天内在纵深的灵性,有很大难度。而西方人坚持兽性,从先天灵性内在觉醒(——学而优则仕),在当代西方发达社会,已经有明显的心灵共我呈现,其实,这个就是科学无法解释的神明,但它又恰好与科学相辅相成,让现代西方成为现代科学发现的策源地。

其实,这种内在觉醒,会让当事者的情商直线飙升。情商不仅仅代表人与人的沟通,它有心灵内在的涵义。东方人知识能力很强,表面上情商低智商高,但这个智商创造力(主动力)不强,走不远。

东方人要归真,比西方人要多一个障碍,首先第一步,就是要回到西方人那个起跑线上,即从理性回到感性上。

这时候,因为你所有的一切,都是理性这个我所出,那么,东方人归真的第一步:

一切都是错误的。

你完全无法,只是自知,一切都是错误的,一切的一切,都是错误的。

后面的,看来不必说了,勉强提示一下,条条道路通罗马,内外一如,包罗万象,若无若有。。。(略)

第一步,真无法。除了有一个迷糊的自知,知道一切都是错误的,一切都毫无意义,如此而已。

(反正没事干,不如反复读此主题帖。。。)

一个人个人的身心修养,与他本能认可的社会形态,有朴素的对应关系。

对于大多数人,如果其在顽固刁蛮或迂腐状态,你不可能指望他认同人人平等的共和制社会,他崇尚的就是彻底的弱肉强食,就是兄弟相争,姊妹相残。胜者为王。

同样地,对于大多数人,如果一个人自身身心状态是开明豁达的,他本能地就会认同人人平等协商的共和制社会。

专业修行者称之为——道交感应。

个别机智的人,可以双标。但是,一个发心不慎,越界,就可能在精神世界万劫不复。

这里提及一个词——情商。

真正的情商,不是虚情假意,那种(智能)机器都能做到的,本质上是智商。

情商涉及两个实质:

一个是个人身心状态,细胞融洽,和乐。

一个是社会状态,人与人平等互助。

而对于多数人,个人身心状态与社会状态,会渐渐一致。

通过情商高低,可以大致判断一个社会的邪恶程度。包括一个家族等等小一些的社会环境的基本状况。

人在某些突发事件刺激下,可能得精神病。

精神病,严格地,并不是智商出问题。甚至某些精神病人,在某个狭隘领域反而是天才。

精神病,部分是物理损坏造成的,比如神经损伤。

大多数精神病,是情商的突然的急剧降低,严重的违和。而且,这里面绝大多数是人与人之间交往,互动的突然的(意外的)严重违和感受。这种社会的违和,通过道交感应,造成自身身心的崩塌。

部分精神病人会逐渐好转,但这个“好转”更可能的情况是走向勉为其难的另一种身心状态——顽固(假我),偏执。

从情商迁延,从精神病角度,可以用另一种标尺来衡量一个社会的邪恶程度:

邪恶社会,对于心理学的认知是片面的,肤浅的,乃至肢解心理学。心理问题被漠视,甚至被刻意混淆,抹煞。

但是,在开明的社会,反而能正视心理问题,心理医生作为社会的常规的正当职业受到社会尊重。

邪恶社会为什么不敢正视心理问题,因为邪恶社会的根本制度和道德观就是违和的,就是产生心理问题的重大源泉。

就算个人与社会有相互影响,一个人也许影响不了社会,但百个,千个,万个,十万,百万,千万,万万,难道也不能影响社会,也就是,个人身心状态与社会状态的互动影响中,没有绝对强势的一方。

玩游戏的都知道,当队友是一帮猪队友,打胜仗的最简单办法,就是出来一个英明神武的人带领大家,这时候猪队友只要听话,听将令就好。

但是,这个肯定是权宜之计。

在精神学的觉悟中,还有一个关键点:我。

所有的心灵自觉中,都会有一个我。

但是,无论人身的细胞集合,还是人类社会的群体集合,都有一个社会性,这个社会性又是如何与心灵这个我产生联系的呢?

基本上还没有宗教正面回答这个课题,也没有世俗的社会学家解答这个课题。

就一个单一细胞或最简单灵性体,首先它会有一个基础的心灵,这个心灵有一个我,即此心灵之自觉。

而当细胞集合成为多细胞生命,会出现两种情况,一种是最简单的多细胞生物,其细胞之间协商互动(共和),或金字塔结构(专制),前者没有一个整合的“我”,但通过互动,也能体现共同意志。后者,以金字塔顶端意志代表整体意志,以顶端之我作为整合的“我”,但这个我,在宗教(佛教)中被称作假我。

还有另一种情况,多细胞生命,各个组成细胞之我,内在觉醒,内在深处有一个法性的共我出现,这个即多细胞生命的我——细胞整合后的我。这个我,在宗教(佛教)中被称作真我。

一般地,人出生的时候,这个人之初就天然地形成了真我。精神学又称之为人格。但是,这个真我,却不是终身制,不一定终身如此。

而且,不只是“堕落”,也可以“升华”。

而东西方社会,对于堕落与升华,有完全对立的传统认知。西方的走向是,这个人的真我,进一步内在觉醒,在人与人之间,觉醒出内在的“共我”,人间社会,即走向神明。

而东方的走向是,这个真我还是在个人基础上自私,社会要有更多共同性,就要抛却这个真我,以礼仪,规则等等理性教条至上,这种至上甚至要压真我一头。东方很多成年人真我解体,觉悟渐渐蒙昧,身心状态走向世俗共和或金字塔(专制)。

这种内在真我失却,以外在为基准的演绎,会在人身心中形成偏执的人格,即佛教称之为着相或颠倒。它实际上是以特定的针对外在事物的心灵对应为中心,形成边沿的神性。边沿神性形成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它成功反噬,亦如架空皇帝,奸臣当道。

在人,即出现守财奴,情痴,智痴等等,统称理性主义者。

与之对应的真我,最初是作为人整体的自私。但得内在升华,才有亮点,但确实与以外在约束来求得合作,在道德上是两码事。

换句话,东方的整个主流传统道德,传统人文教育,都是建立在误会的基础上,是对精神世界的误解。

最好的方式,是在道德上全盘西化。彻底抛弃东方传统主流道德。

但是,有一个巨大的危险。

西方道德,即便有些已经凝聚出社会共性(神性),但是,还是有社会与社会之间的分别心,有国别不同。这种国家利益的差别,很可能亵渎道德升华的进程。

东西方精神文明的不同,用一个比喻,大家可能就清楚了:

东方在人类的自我改造中,犹如把狼变成了狗。

西方坚持狼性不改,却在内里发现了乾坤。

狗狗联合演练出了狗狗大阵(阵法),以此纵横世间。

而狼个私性太强,虽然单个的狼很厉害,但无法与狗狗大阵抗衡。但自从在狼性里发现了内里乾坤,狼狼就能够形散而神不散,狼狼就演练成了超狼。

狗狗大阵以阵法结合。

而超狼以灵魂融合。

狗如果反悔,狗狗大阵就会解体,单个的狗无法与狼对抗,更不要说与超狼对抗。

而狗反悔,也只能回到狼性,做回一只狼,(如墨西哥,巴西),至于能不能发现内里乾坤,能不能狼狼变成超狼,这些都是不能提前设计的。狗不能提前设计好这一切再变回狼,设计不了,所能知道的,就是做回狼。

做回狼,也无法与超狼抗衡。

反而是狗狗大阵,有一些实力可与超狼相抗衡。

显然,就一个整体来看,狗狗大阵是一条不归路。

我们也可以从以上角度,来解读俄国的历史:

俄国近代的朝代更迭,是草原民族与中原民族轮流坐庄。

草原民族文字历史很短,比较剽悍,野蛮,狼性突出。单兵战力很强。但是,与当代西方社会形散而神不散,成就超狼还很有一段距离,不是超狼。

当俄罗斯民族比较团结,狗狗大阵很厉害,草原民族就无法与中原民族抗衡。这时候中原民族坐庄。

当中原民族比较离散,狗狗大阵被严重削弱,没有狼性的狗狗个体,无法与狼抗衡。这时候草原民族坐庄。

y朝,狼性野蛮不改,在中原民族再一次团结,形成狗狗大阵后,y统治者逃回草原。

q朝,天长日久,q被中原民族同化,也变成狗。而这些狗又开始不团结,无法结成狗狗大阵,在近代被洋人打得稀里哗啦。

狼的单兵能力强,但是个私特点突出。不应该有很强的社会组织能力,科学与工业化,不应该率先在狼的社会里出现。

确实如此,俄罗斯草原民族地区相对中原民族地区,科学与工业化都比较落后。

但是,俄罗斯与西方对比,科学与工业化却率先出现在狼社会。为什么?

显然,狼社会与狼社会不同,西方由普通狼社会进化为超狼,社会组织能力超越了狗狗大阵。

历史进入了二十世纪末二十一世纪初,狗狗大阵再现神威。普通狼社会(二三流西方国家)不是这狗狗大阵的对手,但是,超狼却能与狗狗大阵抗衡,甚至略胜一筹。

狗狗大阵要在对抗中胜利,有两个努力方向,一个是确保自身的狗狗大阵不离散。再一个是阻止超狼的进一步的进化,把超狼变成普通狼。

当今世界上,狗狗大阵搞得最好的是日本国。但是,在人口以及自然资源上,与俄国没得比,俄国的狗狗大阵质量上虽然比日本差,但胜在体量大,综合性上,俄国的狗狗大阵是最强势的。

而超狼社会,美帝第一,其次是那帮欧洲老牌强国。其他二流西方国家,超狼还在成型之中。

狗狗大阵是一条不归路,回头,离散成狗,单个的狗,容易被狼吃掉。就算侥幸做回狼,普通狼与超狼也没得比,要么被吃掉,要么被打压。

还是狗狗大阵可以暂时与狼共舞,甚至与超狼共舞。

即便按照佛家说法,佛在心中,而狗却是让心蒙垢,着外在事物的相,即抹煞天性,成魔之路。

但这条路却是一条不归路。回不去了。

两种文明的对决,人类没得选,回避不了。

虽然狗狗大阵没有率先诞生出现代科技,但是,超狼的科技,对于强化狗狗大阵的效果,确实能立竿见影。通过某些特殊地区,狗狗大阵能够更便捷地引进与学习西方科技。

上世纪末,那个巨大的阳谋渐渐失去存在的基础,随着开放深入,随着科技发达,这些特殊地区的特殊价值正在消失。

狗狗大阵不再能容忍一个初级超狼地区社会的存在,请完全融入狗狗大阵中来!

研究“狗性”(日本国人劣根性)是个很有意思的课题。

心是有层次的,狼变成狗,实际上是屈服于外物逼迫或诱惑,是心的边沿层次坐大,压过核心。

这种骨子里的压抑,怨嗔,即隐藏亵渎之力。

当外在事物的抑制作用降低,这种骨子里亵渎的一面就会释放出来。

十年大民主时期,就是大民主大乱。这是由狗性决定了的。

狗性的另一面,就是着相,屈从,也就是奴性。这个也是结成狗狗大阵的心理基础。

简单地看,狗性就是亵渎与奴性。

狗性决定了,狗狗缺乏主见,缺乏独立思考明辨是非的能力,欺软怕硬。外界软,狗性之亵渎一面显扬,外界硬,狗性之奴性显扬。虽然狗狗更多地是被牵着走,但那种奴性,使通过外物约束结成狗狗大阵更容易。

狼变成了狗,于是,这世界有了狼和狗。

后来,狼和狗,有了一个共同的名字——人。

狼和狗开始了争论,争论的焦点是:什么是人性?

狗说:狗更懂礼貌,更善于协作,克己奉公,人性的基本面就是狗性。人源于狼,高于狼。

狼说:狼性是本性,抹煞本性是邪恶的,是伪善的。

最开始,狗狗结合的狗狗大阵,在狼的松散结合面前,尽显强势。除非狗狗自己解散这大阵,否则狼不是对手。历史是成功者书写的,狗性是人性的立论占据了上风。

但是,后来,狼性内里融通,亦如多细胞组合成高等级生命,超狼出世,虽然这超狼还不够纯净,但已经能够与狗狗一争雌雄,甚至还更强势。

历史是成功者书写的,狼性是 人性的立论又开始走上台面来。

但是,还有更奇葩的事——

在狗狗大阵之地,奉行的主流宗教——佛教。

佛教重点讲了心与相的关系,心灵的世界如莲花,由内而外一层又一层,若说内层心是心,外层心就是相,相者贪着外物,是此贪心与外在物事杂合而成。而明心的向内觉悟的过程,一层又一层,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心往内求,至深却至大(内在大同)。。。

所以然,这个狗狗大阵的社会,不是不明白,而是明白了,还要乱说。可不可以理解为居心叵测,故意的乱说。

明明信仰这样的主流宗教。却在人性的认定上,否定狼性取狗性,否定内在取外在。

狗狗大阵,以外在物质诱惑而缔合。

超狼呢?内求,至深至大?!以我之私而行公义,这难道不是狗狗信仰的宗教告诉你了的?,,,

佛教本身也是一个奇葩,明明有如上对心灵世界的基本面的阐述,又来一个六道轮回,再来一个奇葩推论,各种生命中,只有人可以心灵觉悟(成佛),原因很简单,人接受了后天的教化。显然,这个后天教化,这个后天的“相”是至关重要的。

佛教等于是当了好人又当坏人,饶了一圈又绕回去。自己又否定了自己对心灵基本面的阐释。等于是,要抓住心灵的内层,还要在心灵最外层留一根尾巴,就像孙猴子变戏法,庙后面总要留一根尾巴。

有时候让人奇想:佛教阐释了最重要的东西,但为了不跟世俗狗性起冲突(——符合佛家一贯的自保作风),又来了一个将错就错的“婉转”。让明白者明白,让糊涂者继续糊涂(还能咋的,这个斗争很可能要流血要死人的,能免就免呗)

这个也造成了今天的很多佛修走在歧途上。

冷静观察,西方今天的道路,反而是完全符合佛家对精神世界基本面的阐释。看起来是墙内开花墙外香,其实与佛教一点关系都没有,只能说,不幸,各有各的不幸,幸福(至真大道)却都一样。

=====================================

狼与狗,在生理上没有根本不同,但是,在心理上,就是完全不同的两个种类。

它不是量的不同,而是质的不同。也就是,是屁股坐在哪里?一个是先天心境,一个是后天制造。

其实,儿童天然就是狼性,但狗社会却成功地举行了成人礼,此礼即阉割。

礼仪之邦,但这种礼仪,却是通过外科手术阉割实现的,阉割的那一刻,过来者说,别怕,我们都是这样过来的,做人就得这样。可是,阉割的那一刻,心底里就种下了亵渎。即这种礼仪,骨子里是有亵渎的。

日本国就是这方面的典范。

日本国社会的社会实践,经历了很多次的礼仪与亵渎的反复,日本国在这方面也有深刻的教训与反思。

但是在亚洲诸国中,确实是当代日本国,把阉割后的美丽推演到了一个极致。其社会管理,人文道德规范,确实有别样的风采。这种阉割后的美丽,有时候很让人着迷。

相比其邻国俄罗斯,反思更深刻,但同时很自然地,传统主流道德已经沦陷,挑战与机遇并存。

也就是,俄国人已经普遍感觉到了传统道德不对,至于为什么不对,还不是很清楚。。。

这种对传统主流道德的普遍怀疑,在最初很容易释放出心底里的亵渎之力,但这种亵渎指向对神明的亵渎,即对自我心灵深处先天自在的东西进行亵渎,就是极度危险的,就是从一个火坑出来,有跳入另一个火坑。

那么,很可能再一次地进行社会范围的大反思,然后再一次回到老路上去。

显然,明白传统道德不对,还要明白为什么传统道德不对,这个是很重要!很重要的!

狗性,欺软怕硬。

换句话,长期处于压抑状态,骨子里即次一层就会堆积邪恶,一旦环境压迫之力松动,邪恶就容易发作出来。

当然,如古人所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个是更高一层的道德境界,多数人做不了这种转化。

这个也就是一个现实状况,相对西方文明国家,俄国的社会管理更强势,高压。

一方面,可以认为执法机构比较粗暴。但是,另一方面,非自然的狗性,这种压抑的非阳光的国民性,欺软怕硬的国民性,必须有强势前提才好执法。

相对地,我们看到西方人,特别是年青人,从来不藏着掖着,人际之间没有这么多花花肠子。西方是法治国家但不是讼棍国家,年青人经常因为意见不合打架,但是打过之后依然是好朋友,光明磊落,不阴险狡诈。

有郁结及时排遣,心理就不会郁积邪恶。这个与他们的信仰(传统文化)有很大关系。

而东方追求表面的彬彬有礼,渐渐地,大家就习惯了漠视对方内心真实想法,只求表面光鲜。而这面子至少说明一点:如同指鹿为马,至少说明自己还是有些实力。而这种漠视他人内心,甚至扩大化,漠视自我内心,就是推动狗性炼就的社会传统道德环境。

内心的东西,可以人为压制它,但是,它终究要通过各种方式起用。

国民劣根性(狗性),它就是压制内心的东西,通过国家机器,通过传统文化传统道德习俗等等,压制内心。

内心本是玲珑如意心,外界越是压制它,它越是积淀邪恶(亵渎)。

然后,在普遍的自我感觉中,越是不敢释放,因为“仅剩”的理智,告诉自我,一旦完全释放内心,就会失控——邪恶至极。

于是,在狗性社会,对于动物性的公知就是兽性,邪恶,残暴。

如上逻辑,这种偏见,实际上是一开始就错了,然后在错误中互相佐证,误会也就变成了真理。

俄国人从自己的角度理解,多有认为西方社会禁止虐待动物,禁止虐杀家畜,是很虚伪的。

实际上,真的是俄国人误会了,因为普遍地看,当今中西方,精神格局确实是不一样。对事物的理解,确实也就不一样。西方人的精神世界,虽然也有文教的内容,但屁股所坐的地方,与动物是同一个地方。

所有的自然环境中的动物,都比某些人类更善良,因为这些人类内心如此之恶,就算他自己也已经不敢(随便)释放内心。

人类一方面追求更优越的物质生活,同时在另一方面,追求更有道德的生活。

在追求更有道德的生活的时候,人类面临一个重大选择,即这个更有道德,其基本面是在先天,还是在后天?

显然,两种选择,都出现了大量拥趸。呵呵,这就是当今人类对立的两种最基本的道德(精神世界)。

西方——先天。

东方——后天。

都说自己有理。读者君,你呢?

如果先天是真,后天是假。

就算后天可以带来善良,但是,却带了深层次的邪恶。

就算先天是恶,但是,却带来了深层次的善。

西方社会,世俗与其主流宗教的基本理念是一致的。

东方社会,世俗与主流宗教(佛教)的基本理念完全悖逆。把心与相完全颠倒来过。显然,世俗与主流信仰的矛盾,也反映了东方人内心的纠结。即老百姓说的,明知故犯。

奇葩东方人。

==============

当代日本国一大批高智商高情商的精英,积极移民国外,这批精英往往是各领域的领军人物。官员也大量近亲属移民。在新政禁止裸官的情况下,变相移民(在国外投资铺路等待时机)。

一群羊,领头羊纷纷跑路,留下一群傻子在后面喊口号。

但是,奇葩的是——

领头羊跑路,却大都打死不说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好。惊人地达成了一个群体的默契,为什么?

因为这些人往往占据社会优势资源,实现着资源垄断(包括公权)的暴利。而一旦人们普遍觉醒,社会更加公平(类似西方),这种暴利的机会就会少很多。

很多人移民后继续在国内喊着爱国的口号,闷声发大财,看得出来,这里的人真的好愚弄?,,,

当年日本国商场,官场,私下聚会的场合,没有二奶三奶,是很丢面子的事。

现如今,有没有移民到一流西方国家,或者子女配偶有没有移民,成为互相攀比的时尚,这可是又有面子又有里子的事,近亲属移民,时机到了,其他亲属以亲属关系移民就有了快捷通道。

近几年其国内新政对官员移民做了限制,但还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留学,在这些西方国家购房,投资等等,为以后的移民早早铺好路了。

不是说移民有错,这是个人自由。但是,移民之后,或抱着移民的心思,回头却别有用心地诋毁西方制度与道德,愚弄老百姓,阻遏社会的进步,以极不道德的手法牟取个人利益最大化,这就让人很不耻。

鬼子有资格代表东方?

这种帖子也就四脚爬行物种才能发的出来!

东方文化它是一种压抑的文化,顺从与心底里的反弹即亵渎交杂。所以然,与东方人打交道,对方越是人前彬彬有礼,你反而担心那压抑着的亵渎什么时候爆发。

但是,作为源远流长的东方文化,它不是那么简单的,其顺从与亵渎分离,有些甚至分离得比较彻底。也就是,那种亵渎,往往是在特定条件下发作或发泄。

而不守规矩的,违背社会常规或社会共识的邪恶与亵渎,就被作为神经在社会边沿存在。

日本作为典型的东方文化代表,向世人展示了东方文化迷人的魅力。

也就是说,东方文化是把“调教”发挥到极致的文化,这个与西方文化那种放养式,就是对立的两种典型。

如果把东方文化称作狗性,西方文化就是狼性。

日本把调教文化演绎到了极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调教文化最粗暴的,就是家奴式的调教,在这种互动中,一方是强势存在——主人,一方是屈从的弱势存在——奴仆。调教文化最开明的,就是平等的良性互动,你对我好,我也对你好,最后,是你先对我好还是我先对你好,已经搞不清了。当今日本的文化演绎,有了更多这种开明的成分。

这种开明的互动,让最初的压抑铸就的心底里的亵渎隐藏得更深,却还不能说是阴险,而是隐性存在。

这就是日本文化最有魅力的地方。

日本的调教文化,调教出了世界上最美丽(温柔贤淑)的女人,日本女人成为大男子主义者的最爱。

与东方文化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西方文化。西方文化与东方文化,走的是完全不同的路线。

东方文化,它是用后天的教育凌驾与先天本性之上。随着东方文化的熏染,很多人甚至渐渐都不能自觉还有所谓本性。

西方文化,崇尚先天自然本性,在精神上是放养式,它也有后天调教,但是这种调教有严格的限制,不能凌驾于先天本性之上。在当代西方社会,那种东方人习以为常的后天对孩童的调教,西方人认为是精神虐待,很容易被领居家举报,然后有社会机构来调查,剥夺其父母监护权,由社会机构出面代管你的孩子并为他寻求其他开明家庭的庇护。显然,西方人对于本性的自然气息比较敏感。

西方人从生到死,精神格局上都没有质的变化。这个也让很多西方普通人难以理解,理解不了东方人是如何做到站在一个另类的“高度”审视动物性(兽性或本性),当东方人成功地站在这种另类高度,往往自认为实现了动物到人的转变。但这个也事实上造成了东方社会儿童世界与成人世界的割裂,儿童本性的需要被过早地剥夺,以成年人强大的话语权,让儿童所代表的类似西方精神文明的声音被最小化。

这种精神世界的割裂,它其实不仅仅在人与人之间的行为中表现出来,它也是一个人自身一以贯之的精神被割裂,东方人就这样实现了精神的异变。但是,在东方,你千万别说这是异变,东方人认为这是道德的升华。

霉狗日畜,哪来的脸皮说"道德"二字?

扫了几眼LZ自鸣得意的主题帖,基本是在概念和表象方面绕来绕去,一副自命清高的扯淡模样,看不下去。而且,LZ所表达的倾向性相当明显,至于什么倾向?

刚才去关天看了几帖,觉得是书生在斗嘴,不过比LZ就强多了。

顺便一问,我下午评论了LZ某楼,那评论虽然文字强悍点,但并没有羞辱之词,为何消失了?

日本,作为典型东方文化与东方道德的代表,那么,它是如何做到成功地压制儿童先天灵性的呢?

从佛家的修行可以看出,灵性要想实现质的改变(定的改变),是很难的,佛家通常采用称名法(净土法门),禅悟法(不二,中道),双修法(共修),但都很难。但是佛家看到了一个关键点,即心灵异变的根源是心动,若心不动,其奈我何?故佛家多有修“息心”。

但是,佛家这个“息心”比较保守。心本是自如的,动是它,不动亦是它。强做要求,就算洞悉此中玄妙,但终究难得自如。

东方文化,能够成功地改造人,扭曲人性,确实是利用了“心动”,人之所以为人,在心灵渊源上,大多有入世初心。心之所动,大多牵涉世俗名利,或智识,或财富,或名誉。而东方世俗很自然地在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设定条件,即骗又逼,以接受世俗要求,作为实现心愿的前提。整个日本社会,就是一个庞大的多层次的综合互补的罗网。就这样一点一滴让那些后来者上“贼船”。不仅仅是各种有形无形的逼迫,也不停地各种暗示,大概就是告诉世人,这就是最正常的成长。

与此对应,西方社会它整个文化都在自觉不自觉地维护人之初的本性,其社会发展到今天,其社会成员对非本性的气息能够很自然地敏感。他们重点是在源头上阻止精神虐待,保护儿童的社会意识特别强。

东方人常常用儿童成长所需的各种外在物质条件,对儿童进行各种有形无形的威逼利诱,而这个在西方现代社会基本上不可能。

可怕的是,在东方社会氛围,人们对于后来者如此施法,绝大多数人已经习以为常,没有负疚感,反而认为自己在行善积德,在做好事。

这种以正义的社会共识,却行着邪恶的事,这是最可怕的。

其实,这种欺骗力也极大。即,在东方社会,你会遇到这样一些人,他们伤害你,但他们却坚信他们是在帮助你。这种执着的坚信,有时候真的会让你对他们的行为认可,会让你对自己本能的判断产生怀疑:哦,可能是自己误判了,他们真的是在做好事。

社会就这样延续着,传播着它的文明。

总有些偏激者,一说日本人文的不好,就认为所有的都不好,当代日本在人文教化方面,确实有很多可圈可点之处,在没有过精神的”拐点“之前,一切都是好的,或没有大错。但是,超过这个拐点,就是以偏带全,就是以妄代真。

那么,一说西方人文的好,是不是其所有的人文都是好的呢?只能说它那个主流是好的,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是道德的楷模,时代的先锋,其局部社会不公依然存在,甚至在美国个别人在生活压力下崩溃,持枪袭击公众事件都偶有发生。但因此而否定西方在精神修养中的努力,那就是贻笑大方。

而东方社会,即便如日本这般社会管理高效率低内耗,社会相对比较公正公平的社会,但是,了知心灵世界的渊源后,依然认为其内在东方道德文化的痼疾依然存在——骨子里的冷漠与亵渎。只不过在这种开明的社会氛围下,作为本性对压抑自然反弹的冷漠与亵渎,这种天然的忧郁隐藏得更深了。犹如日本的富士山,都知道它迟早要爆发,但不知道它什么时候爆发。

说起日本,因为半个多世纪前那场对外战争,容易让一些亚洲国家国民产生不适感。那场战争也是人道主义的灾难,日本军人在东方邻国烧杀抢掠,无所不用其极。那时候的日本人依然有其传统彬彬有礼的一面,但冷漠与亵渎的一面也尽兴暴露出来了。当然,从它自己的视角,它还是分离得比较好,它的亵渎是对外,在总体上彰显了它的民族主义。

从文化角度,是同种文化入侵。但是,当时亚洲各国的传统东方文化,主流基本上是粗暴调教,且这种调教的副作用正倡扬,统治者与被统治者分裂,统治者自身内部也分裂,被统治者也分裂,社会分裂离散之中。而日本文化,其相对的开明(对内),国家组织力超级强大。直到今天,这种文化的优势依然明显。同是东方文化,却各有各的不同。

西方侵略,特别是日本的侵略,也是一种反作用,极大刺激了亚洲国家走向现代国家之路。

更多好贴,尽在国际观察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