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路人: “我们愿意接收难民! ”但当难民出现在眼前, 剧情变得太快…(转载)

国际观察 13380 125

难民的接收,一直是包括澳洲在内的许多西方国家的热门议题。

上一财年澳大利亚总共接收了2.4万多的难民,创下四十年来的历史新高。

联合国数据显示,目前全世界有6560万人离开自己的家园,移居他地,其中有2250万人是难民。

全世界84%的难民都被发展中国家接收,而且大都被邻国接收。

来到澳洲定居的难民只占全球难民人口的很少一部分,还不到1%

但今天要说的不是澳洲,是瑞典。

自2011年起已经接受了超过40万难民,是北欧之最。

要知道,瑞典全国人口也不过1000万。

在最近一两年,瑞典政府有点不堪重负了,表示要将难民的接受数量减半,并且加强边境管理。

大量的难民涌入这个小国,带来的影响无疑是巨大的。

给难民安排住宿就是首当其冲的大问题。

当年许多报导中都描述过,瑞典当地群众对难民的态度十分友好。

真的是这样吗?

最近,瑞典媒体Samhllsnytt就做了一个试验, 派了一个记者对瑞典路人们进行街头采访。

问题一:对于大量难民涌入瑞典,你怎么看?

帽子小姐姐:“是这世界新局势,我们必须面对。”

红发小姐姐:“我们相信可以处理得很好,应该让更多人进来。”

耳机小哥(面带微笑):“大家能来这里寻求并得到帮助很好。”

蓝羽绒服阿姨:“没问题啊,我们得照顾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大家看起来都很nice。

问题二:瑞典接收难民是不是好事?

单肩包小哥:“是好事啊。”

记者:“你确定吗?”

单肩包小哥:“当然。”

耳机小哥也说:“我认为很好啊,而且很重要。”

羽绒服阿姨:“我觉得这是我们必须要做得事,也是好事。”

问题三:我们有能力接收难民吗?

帽子小姐姐(果断地说): “我认为我们有。比起其他国家,我们更有能力。”

紫围巾大叔:“是的,我认为我们有。”

问题四:瑞典人是否应该随机应变,主动接受难民到自己家里?

拎包阿姨(身体微微往后):“嗯,我认为应该。”

单肩包小哥:“这是当然了。”

红围巾小姐姐:“当然。”

目前为止,气氛还算融洽。

问题五:如果现在就有个机会,你会考虑把一位没有陪伴的未成年人或者难民接回家吗?

帽子女士“我想我会的。”

紫围巾大叔: “我会。”

红发小姐姐(耸了耸肩):“如果有人需要地方住,我就愿意……”

红围巾小姐姐:“嗯……如果有地儿我就愿意。”

耳机小哥(态度坚定):“我认为我会。”

蓝书包女士:“愿意!”

羽绒服阿姨(歪了下头): “为啥不会,我会呀!”

在视频里,几乎每一个出镜的路人都给出了肯定的回答,应该接收难民,并且愿意接受难民到自己家住。

看来,瑞典人民跟报导中的一样,朴实善良,而且友好慷慨。

不过,采访并没有就此结束,接下来的剧情似乎有些反转……

问题六:我们这有个叫Ali的小伙子,是难民,他正在寻找可以住的地方。

记者刚说完,这个叫Ali的小伙子就出现在了被采访者的面前……

他皮肤黝黑,一看就不是北欧人种长相。

记者继续问道,“那么,这个人,现在可以跟你回家吗?”

这一回,所有被采访者的态度都反转了……

两秒钟之前还坚定地说yes的群众,见到Ali的一瞬间,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气氛变得尴尬了起来……

首先是戴帽子的女士,在听到记者的问题之后,她沉默了几秒……

接着,她深吸了一口气,看着Ali开始结巴,“额,我想,可能有一点困难。我家有……我家实际上没有……什么空间了……”

她拒绝把Ali这个“难民”接回家住。

同样,其他被采访者也是拒绝的……

紫围巾大叔,干笑了几下,“哈哈,额,现在……我的确有个空房间……但是我把它租出去了,所以它不空了,嗯……”

“我是愿意的,但是今天不行,因为我公寓没有多余的房间了。”接着他做出一个抱歉的表情。

红发头小姐姐:“不行,不好意思,今天不行。”

记者:“为什么今天不行?”

红发小姐姐支支吾吾了几下,深呼吸了一次,努力组织着自己的语言:

“额,我住,嗯……”她有些不敢看Ali,窘迫的低下头,然后对着记者说,“因为我是租的房子……”

耳机小哥(有些紧张地配上手势): “额……我自己都一团糟……我一直在不同朋友家借住,跟个蛀虫似的……”

蓝书包女士淡定地说:“不可以。我们目前的居住条件很有限,没法接收任何人。”

红围巾小姐姐一脸不好意思的摇头,“今天恐怕不行。因为我有很多会要开,还有一堆面试。”

记者:“那我们可以在你会议结束之后见面,你可以留一下你的联系方式吗?”

“额,见面可以,但是像这样带回家……嗯……我恐怕,没有多余的房间了。”

羽绒服阿姨(歪了下头): “为啥不会,我会呀!”

在视频里,几乎每一个出镜的路人都给出了肯定的回答,应该接收难民,并且愿意接受难民到自己家住。

看来,瑞典人民跟报导中的一样,朴实善良,而且友好慷慨。

不过,采访并没有就此结束,接下来的剧情似乎有些反转……

问题六:我们这有个叫Ali的小伙子,是难民,他正在寻找可以住的地方。

记者刚说完,这个叫Ali的小伙子就出现在了被采访者的面前……

他皮肤黝黑,一看就不是北欧人种长相。

记者继续问道,“那么,这个人,现在可以跟你回家吗?”

这一回,所有被采访者的态度都反转了……

两秒钟之前还坚定地说yes的群众,见到Ali的一瞬间,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气氛变得尴尬了起来……

首先是戴帽子的女士,在听到记者的问题之后,她沉默了几秒……

接着,她深吸了一口气,看着Ali开始结巴,“额,我想,可能有一点困难。我家有……我家实际上没有……什么空间了……”

她拒绝把Ali这个“难民”接回家住。

同样,其他被采访者也是拒绝的……

紫围巾大叔,干笑了几下,“哈哈,额,现在……我的确有个空房间……但是我把它租出去了,所以它不空了,嗯……”

“我是愿意的,但是今天不行,因为我公寓没有多余的房间了。”接着他做出一个抱歉的表情。

红发头小姐姐:“不行,不好意思,今天不行。”

记者:“为什么今天不行?”

红发小姐姐支支吾吾了几下,深呼吸了一次,努力组织着自己的语言:

“额,我住,嗯……”她有些不敢看Ali,窘迫的低下头,然后对着记者说,“因为我是租的房子……”

耳机小哥(有些紧张地配上手势): “额……我自己都一团糟……我一直在不同朋友家借住,跟个蛀虫似的……”

蓝书包女士淡定地说:“不可以。我们目前的居住条件很有限,没法接收任何人。”

红围巾小姐姐一脸不好意思的摇头,“今天恐怕不行。因为我有很多会要开,还有一堆面试。”

记者:“那我们可以在你会议结束之后见面,你可以留一下你的联系方式吗?”

“额,见面可以,但是像这样带回家……嗯……我恐怕,没有多余的房间了。”

羽绒服阿姨: “嗯……我也不知道……我家里还有我丈夫还有我女儿,我现在没法直接回答。”

记者反问,“你刚才不是说,如果你能帮忙就会帮忙的吗?”

阿姨显得有些不耐烦了,摇晃着脑袋,“是啊,我知道。我知道如果能帮忙就要帮忙,但是……我总得考虑考虑吧。”

单肩包小哥一开始还以为是在开玩笑,于是他说,“欢迎!哈哈我愿意把他接回家。”

他还大笑着握了Ali的手,还开玩笑的问道,“他还有多少个兄弟姐妹呀?”

没想到记者说,“大概有20个但是都不在这。不带上其他人,他今天可以跟你回家吗?”

小哥忽然意识到,这似乎不是在开玩笑? 然后表示,“啊…今天来我家吗?不太行啊,今天日子时机不太好,因为我女儿上吐下泻呢,大家都身体不太舒服地待在家里呢。”

“但是原则上我很愿意带他回家。”他补充道。

记者:“原则上可以,行动上不行?”

“现在是不太行,没错。”

接受的理由是一样的,拒绝也各有各的说法。

最后,记者开始了灵魂拷问:

“我想知道,是不是人们并不想接收陌生的人到自己家里,但是嘴上说愿意的话会听上去更好一点?”

红围巾小姐姐则表示,并不是这样的,

“不不不,我是觉得,我们都默认应该这样做,没错。”

“默认?但是你不愿意接他回家?”

“唔……不……”她尴尬地笑了笑。

相比红围巾小姐姐,单肩包小哥则更加直率。

记者:“比起嘴上说愿意,实际上把人接回家是不是更困难?”

单肩包小哥表示,“是的,完全是这样。很明显,轮到自己家就完全是另一码事儿了。但是我认为,这个完全是取决于场合和现实情况的。”

“那你干什么还要这么说?说你愿意考虑什么的……”记者小哥反问。

他很坦诚地回答,“光有想法不够,还得有决心呀。”

采访结束了,这个视频也从瑞典火遍了全世界。

的确,作为论据来说这样的采访过于片面了。

但是它还是留下了许多值得人们深思的问题——

如果我们自己做不到,是不是就不应该轻易承诺?

不要道德绑架,也不要慷他人之慨。

想零成本展现人性光辉的,那是键盘侠。

况且,如果采访中的那位Ali小哥真的是正在寻求帮助的未成年难民,那么人们这样表里不一的表现,对他又会造成什么影响呢?

整天用獎項作怪害中國, 偽君子可恨不遜於真小人.

楼主这是在抄圣母婊的老底啊!哈哈!

我没记错的话,瑞典、荷兰、法国,三者合称西方小日本。这三只加起来,av实力不逊于倭人。

如是我言:瑞典单身女性何不引郎入室?!

说明这几个瑞典人还不算太傻, 但他们整个民族就已经太傻了.

  • 潮汕西缘 2019-11-16 19:53

    五十年后,瑞典宣布更改国名为瑞典斯坦

  • hnxiaohei 2019-11-16 22:00

    都是伪君子圣母婊。但是作为国家是不能乱说话的,否则容易引火上身,白皮历史太短,这点经验教训都没有

  • hnxiaohei 2019-11-16 22:01

    都是伪君子圣母婊。但是作为国家是不能乱说话的,否则容易引火上身,白皮历史太短,这点经验教训都没有

  • QQ图腾1 2019-11-17 08:22

    确实比较傻,一直是笑话,后来找了个法国人当国王,才进化了一些。富裕全凭人少加资源丰富。

典型的西方白皮表里不一的丑陋嘴脸!满口的仁义道德干的却是男盗女娼!

特朗普为什么当选?美国人民觉悟了,真小人比伪君子强!

  • 孤独的哥白尼 2019-11-16 12:17

    希拉里的民意支持率可比特朗普高,你太高看西方皿煮了

  • flying777300 2019-11-16 12:51

    评论 孤独的哥白尼 :所以需要继续呼唤

  • 克鲁斯79 2019-11-16 13:47

    评论 孤独的哥白尼:希拉里邮件门出来后声望大跌,其实媒体被控制,编找数据说希拉里高,其实一直是特靠谱高

  • 潮汕西缘 2019-11-16 19:54

    评论 克鲁斯79:很遗憾,大选选票告诉我们,希拉里得票数高于特靠谱总统。

  • 克鲁斯79 2019-11-20 17:00

    评论 潮汕西缘:那怎么特靠谱当选,人家游戏规则是分州多少选票,只能说希拉里的粉丝高度集中在几个州,个别州赢输了全国

可笑的政治正确,可悲的道德绑架。

  • www3750 2019-11-17 08:59

    己之不欲勿施于人

虚伪透顶的白皮

杀光印第安人,然后每年煞有介事地过感恩节感恩空气

  • 幾日行雲何處去 2019-11-16 18:04

    只殺了億人嘛, 留下一些活着傷膝鎮展覽.

  • 三水青君 2019-11-16 18:42

    评论 幾日行雲何處去:美国的印第安人从美国的主人翁,被杀到只剩全国人口的1.2%,即百分之一多一点,约等于忽略不计了。

  • 幾日行雲何處去 2019-11-16 19:00

    评论 三水青君:美其名為了自由民主選舉, 少數民族---少數服從多數.

  • 三水青君 2019-11-16 19:28

    百分之一点二左右的印第安人还被驱逐到了不毛之地圈起来,与整个文明社会脱节,以为感恩节的时候霉国人可以往印第安人那儿赶?想都不用想,离太远了,交通也闭塞。于是霉国佬关起门来自己个儿表演互相感恩,也是笑死。

  • 三水青君 2019-11-16 19:40

    到底屠杀了多少没有确切的数字,一亿应该不止,曾经是美洲的主人,被入侵几乎灭族

  • 三水青君 2019-11-16 19:44

    所以夷狄的禽兽本质决定了他们没有资格号令这个世界,世界需要的不是谁更能毁灭它多少遍,而是谁更能守护它多长久,能够站在世界之巅的只能是秉道德仁义的中国人。

  • 潮汕西缘 2019-11-16 19:54

    感恩他们祖宗把印第安人杀光了,给他们找到了这么庞大的生存空间

  • 三水青君 2019-11-16 20:08

    评论 潮汕西缘:杀恩人不义不祥。恶魔的世界总是充满恐惧,因为一旦它们不够强了就会被另一个恶魔干掉,冤冤相报无了结,抱着世界一起毁灭。然而高能出于守护地球的愿望,决定了恶魔是不会得逞的,就算得逞了也会被严厉纠正。

装逼犯,人来疯,人前一套背后一套,装的比说的好,说的比做的好。

  • icantbearit 2019-11-16 15:23

    评论 响风铃2:不装可能就没饭吃了,西方政治正确可不是闹着玩的。

哈哈哈,装逼的瑞典白皮鬼,全是虚伪的小人,整个民族虚伪诱顶。

不要道德绑架,也不要慷他人之慨。

想零成本展现人性光辉的,那是键盘侠。

一点光影(观察者网友):

瑞典这个国家上至庙堂,下到黎民,都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圣母救世感,比如前段时间的鼓吹吃人肉拯救地球的学者,还有用身体去慰问难民然后惨被反杀的少女等等等等。。。

所以,理他作甚。。

更多好贴,尽在国际观察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