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启动统一的临床试验网络,以测试各种COVID-19疫苗

国际观察 1050 8

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新闻发布

7月8日,2020年

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一部分,建立了一个新的临床试验网络,旨在招收成千上万的志愿者在大规模临床试验测试各种试验性疫苗和旨在保护人们免受COVID-19单克隆抗体。

COVID-19预防试验网络(COVPN)是通过合并四个现有的由美国国家耐药局资助的临床试验网络而建立的:位于西雅图的HIV疫苗试验网络(HVTN);位于北卡罗来纳州达勒姆的HIV预防试验网络(HPTN);总部设在亚特兰大的传染病临床研究联盟(IDCRC);以及总部设在洛杉矶的艾滋病临床试验小组。这些独立的网络除了扮演新的COVID角色外,还将继续进行HIV病毒疫苗和预防以及其他传染病的临床试验。

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部长亚历克斯·阿扎尔说:“建立一个统一的临床试验网络是特朗普总统的“速度计划”的关键部分,该计划的目标是在2021年1月之前提供大量安全有效的疫苗。”“从今年夏天开始,这个新的网络将利用现有的基础设施,并让社区参与进来,确保有希望的疫苗的后期临床试验所需的数千名志愿者。”

“拥有一个安全有效的医疗对策防止COVID-19不仅使我们能够拯救生命,但也会帮助结束全球大流行,”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的安东尼·福西说医学“集中我们的临床研究工作将扩大成一个统一的试验网络所需的资源和专业知识有效地识别安全有效疫苗和其他对COVID-19预防战略。”

该网络的疫苗测试将由西雅图Fred Hutchinson癌症研究中心的Larry Corey博士和马里兰大学医学院的Kathleen M. Neuzil博士领导。该网络的单克隆抗体临床测试工作将由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医学博士Myron S. Cohen和亚特兰大埃默里大学的医学博士David S. Stephens领导。总部设在弗雷德·哈钦森癌症研究中心的HVTN将作为COVID-19预防试验网络的运营中心。

COVID-19预防试验网络是由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HHS)牵头的“经速行动”(Operation Warp Speed)的一个职能部门,投资和协调COVID-19诊断、治疗和疫苗的开发、生产和销售。该网络将使用由加速COVID-19治疗干预和疫苗(ACTIV)公私伙伴关系制定的统一疫苗方案。这将有助于分析多种疫苗试验之间的保护相关性。该网络预计将在全美和国际上运营100多个临床试验场所。

该网络开发了一个广泛的社区参与框架,以接触潜在的研究志愿者,并解释参与疫苗或单克隆抗体临床研究的具体细节。

NIH主任Francis Collins医学博士说:“COVID-19预防试验网络将进行的每一次3期临床试验都需要数千名志愿者。社区参与,特别是那些最容易受到COVID-19严重后果影响的社区的参与,将对这项研究努力的成功至关重要。”

直接火烧一下,这玩意儿就怕三昧真火←_←

疫情已经暴露了美国 “不可克服制度敝端”——不用比试了,无论怎么都输给某大国!

  • 扶清灭洋是个道 楼主: 2020-07-11 20:30

    评论 国歌令谁很不爽:一挡专制

  • gellhat 2020-07-11 23:36

    评论 扶清灭洋是个道:1档50人,2个档,共100。1档100人,1个档,共100。除了能扣个专制的帽子,实在想不出有啥区别。

  • gellhat 2020-07-13 21:12

    评论 扶清灭洋是个道:照你这说法,你家门别上锁,上了锁就是封闭,就是脱离尘世。封怎么了?封不光会阻碍流通,还有保护作用。扛着一个自由的大旗忽视无理自由的伤害,那是从人类向野兽退化!

都退出世卫了,研究出来也是被窝儿里放屁,与其他各国人民没啥关系。

万一研究不出来,世卫里某国研究出来后,可不可以单单不给美国用?

英国和美国COVID-19疫苗在患者中显示免疫迹象

法新社

这些试验由英国牛津大学的研究团队和美国Moderna制药公司负责。它们都获得了政府的巨额资金,以在今年年底前开发自己的疫苗。(法新社)

2020年7月15日更新

福奇博士:“不管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这都是好消息。”

伦敦:世界上最有希望开发COVID-19疫苗的两项研究称,试验对象已显示出早期免疫迹象。

这些试验由英国牛津大学的研究团队和美国Moderna制药公司负责。它们都获得了政府的巨额资金,以在今年年底前开发自己的疫苗。

位于英国剑桥的阿斯利康公司(AstraZeneca)生产的牛津疫苗,在试验成功的情况下已经大量生产了数百万剂。开发团队表示,他们有“80%的信心”能在9月之前推出这款疫苗。

它的工作原理是,通过一种名为重组病毒载体疫苗的过程,将经过改造的COVID-19基因物质注射到体内,这种物质附着在一种类似但良性的腺病毒上,腺病毒会导致普通感冒。

其目的是通过模仿COVID-19自身来促进免疫系统的反应,并训练抗体来攻击病毒外部的刺突蛋白(spike protein),这种蛋白是病毒用来附着在人类细胞上的。

理论上,当面对COVID-19时,免疫系统应该以同样的方式行动。

牛津疫苗目前正处于第二个扩大的试验阶段,在英国有8000人接种,在巴西和南非有6000人接种。

虽然官方的研究结果尚未正式公布,但研究发现,在疫苗的早期阶段接触过疫苗的受试者,体内出现了抗体和一种被称为T细胞的白细胞,这种白细胞有助于对抗感染。

“需要记住的重要一点是,免疫反应有两个维度:抗体和T细胞,”一位来自牛津的消息人士告诉英国独立电视台新闻。

“每个人都在关注抗体,但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T细胞的反应在防御冠状病毒中是重要的。”

牛津大学研究小组组长萨拉·吉尔伯特教授本月早些时候表示,这种疫苗一次可以提供数年的保护。

她对英国下议院科学技术特别委员会的议员们说:“疫苗与免疫系统有不同的作用,我们在研究中使用相同类型的技术跟踪研究了数年,我们仍然可以看到强烈的免疫反应。”

她补充说:“这是我们必须随着时间推移进行测试和跟踪的事情——在我们真正拥有数据之前我们不能知道,但是我们乐观地基于早期研究,我们将看到一个良好的免疫持续时间,至少几年,可能比自然获得的免疫更好。”

与此同时,Moderna公司报告称,在早期阶段,所有45名志愿者在接种疫苗后都出现了免疫应答,不过超过一半的受试者出现了轻微或中度的副作用,包括头痛、疲劳和肌肉疼痛。

该公司研制的mRNA-1273疫苗使用核糖核酸对人体细胞进行编程,使其产生类似于COVID-19细胞的刺突蛋白的蛋白质,从而训练人体的免疫系统识别并攻击它们。

它最初的研究发现,人体系统中mRNA-1273的剂量越高,受试者的免疫力水平就越高,方法是在28天内,分两次向人体注射25,100或250微克的疫苗。

Moderna将于本月晚些时候对3万人进行第二次试验。到目前为止,美国政府已经承诺为Moderna疫苗提供近5亿美元的资金。

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主任福奇博士说:“不管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这都是好消息。”

然而,疫苗并不是寻求COVID-19大流行解决方案的唯一可能途径。

阿斯利康公司生产的一种抗体疗法的试验已经开始,这种疗法需要向患者注射三分钟的COVID-19抗体,可以提供长达六个月的保护。

如果疫苗对某些人(特别是老年人)、对那些有不良反应的人、或对服用免疫抑制药物或接受化疗的人效果不佳,这将是一个潜在的解决方案。

阿斯利康呼吸道疾病研究负责人Mene Pangalos先生说:“有些老年人(可能)对疫苗没有特别好的免疫反应。

“在这种情况下,你可能需要预防性地用抗体治疗这些患者,给他们提供额外的保护。”

更多好贴,尽在国际观察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