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代是奴隶社会么?(转载)

国际观察 662 16

博索

在近代之前, 中国的古代历史从来都不是问题,自伏羲仓颉,到汉唐宋明,源流清晰,根叶粲然。自从来源神秘的西方文明突然崛起之后,人类的历史就出了大问题,需要被重新解释与发现。

在空白的纸上作画并不困难,特别是有现成的画作可供临摹的时候。然而,掌控世界的暴君要把一张已有的画作重新表现为现实权力的主题,却不是一件容易实现的事情。

把华夏文明史上的夏商周三代表述为奴隶社会,便是掌控世界权力的西方强权对华夏文明史的再创作。

那么,夏商周三代是现有表述中的奴隶社会么?我们不妨从商代的历史中来寻找蛛丝马迹。

“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宅殷土芒芒。”《诗经·商颂·玄鸟》

人们总喜欢把神话故事与美好的事物联系起来,历史叙事的叠加使得最初的故事充满诗意与浪漫的色彩。

在后世的文学叙事中,婉转轻灵的燕子与声音刺耳的鸱鸮成了评判好恶的标准。千百年之后,当人们试图穿越历史的时空去追溯最初的真相之时,总不免蒙上千百年间重重累积历史与文化的主观色彩。

但这并不意味着真相会被永久遮蔽,真实的答案一直都在,真相只取决于蒙蔽寻觅者成规与成见的浓度。

从一些“商”的甲骨文和籀文写法中,我们还能依稀看到一些它最初要呈现的样子,这是一个象形字,猫头鹰,就是三千多年前,那个时代的图腾。

我们不能以今天的好恶标准来判别最初的美与恶,因为在整个人类历史进程中,人心与人性一直都呈现出被时代塑造的模样。

华夏民族是最为现实的民族,也有人说是最功利的民族。想生儿子了,就拜送子观音,想发财了,就拜财神,想考个好成绩,就拜文曲星……这种现实主义的态度,同样也适用于我们的祖先。

为什么是猫头鹰呢?因为在那个生产力低下,生存环境危机重重的时代,具备敏捷、力量与洞穿蒙昧的能力才能赢得更多生存与发展的机会。甲骨文“商”字那一双大大的眼睛,在他们所接触到的飞禽走兽之中,还有什么比猫头鹰更适合寄托这样的愿望么?直到今天,我们仍能从“枭雄”这个词语中来回溯远古祖先对猛禽的态度。

一个族群要想生存发展,必须要有自己的独特性,图腾与神话都是塑造这种独特性的品牌与符号。不知道有多少缺少品牌与符号,或者没有力量发展和保有这些品牌与符号的族群,消失在了历史的长夜之中。

至于后世有人把玄鸟解释成燕子,那是很晚以后的事情了,在解决最基本的生存问题之前,人类发展文学艺术与小资情调的养料一直极其稀缺。

“商”之所以成为后世“商贾”的起源,则是因为殷商先祖“王亥”的天赋加成,使得这个族群掌握了一项改善族群生活水平的“交易的艺术”。因为这一基于现实社会交往的独特优势,殷商族群逐渐从穿越蒙昧的冀望过渡到世俗社会的现实生活。从猫头鹰到商人的语义迁移,正反映了这一历史变迁的文明痕迹。

解释完了“商”的源头与变迁,我们再来看看商代是不是书上说的“奴隶社会”。

现代人判定夏商周是“奴隶社会”的依据,有的是源于古籍的记载,有的是依据现代人编写的教材。

我们略举两例,“牧野之战”和“曶鼎铭”拓片。

“牧野之战”词条说,“商朝末年(公元前11世纪),以纣王为首的奴隶主统治集团日益腐败,逐渐在内外矛盾交织中走向崩溃……商纣王惊闻周军来袭,仓促武装大批奴隶,连同守卫国都的军队,开赴牧野迎战。”

“曶鼎铭”拓片则记载了一个非常著名的诉讼案例“匹马束丝”,“既赎女(汝)五[夫效]父,用匹马束丝”。

牧野之战与“曶鼎铭”拓片能证明商周是奴隶社会么?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包括“奴隶社会”在内的社会发展阶段论是近代西方文化的产物,其产生与发展与西方列强建立全球文化霸权是同步的,而在近代之前的华夏文明叙事中并无“奴隶社会”的影子。

怎么解释牧野之战与“曶鼎铭”拓片所提到的“奴隶”呢?

从安阳殷墟遗址中,我们可以看到殷商都城的城市布局,并由此可以看到都城的人口结构。除宫殿、宗庙、陵墓、甲骨窖穴之外,还有一个往往不被人重视的区域,那就是铸造遗址与作坊区。

众所周知,商代的青铜文明高度发达,而这些铸造遗址与作坊区就是商代青铜文明的历史见证,这些遗址既有礼器工坊,也有兵器工厂,这是几千年前的殷商工业区所在地。而工业恰恰是人力密集型产业,必然聚集了大量的行业技术人员。与后世周代的百工、汉唐宋明的官办城市“坊区”的技术从业人员并无不同。

嫘祖、伊尹、造父、轮扁、鲁班、墨翟,华夏民族历来都是一个尊重能工巧匠的民族,也正是有了他们,我们的文化技术才会一代代发展壮大,睥睨四海蛮夷。

把创造璀璨青铜文明的商周工匠视为奴隶,把夏商周称为奴隶社会,是对华夏文明的污蔑、抹黑与降维。

大敌当前之时,秦将章邯武装修建骊山陵墓的平民与邢徒抵抗陈胜起义军,纣王武装都城产业工人抵御姬发的讨纣联军,都是事急从权的非常之举,只是纣王暴虐,已失天下之心,他的失败是必然的。

再来看“曶鼎铭”中关于“匹马束丝”的记载能不能证明周代是奴隶社会。

“曶鼎铭”关于”匹马束丝”交易诉讼中并未说明交易双方对“五夫”的支配程度,是“长短工”式的劳动租赁权还是包括生命在内的“所有权”?并不能因为文句中有个“买”字,就把“买”的对象视为奴隶。果真如此,那些口称“奴家”、“妾”的妻子也都是奴隶,都是妾了么?

由于战争、灾祸等原因,会存在一些人因为战败或宗族凋零而沦为奴隶的社会现象,但这不大可能成为社会的主流。

商纣王更不可能武装十几万到几十万的奴隶用以御敌。如果这些“奴隶”是战俘的话,一是没有那么多粮食来养活他们,白起坑杀四十万赵军,项羽坑杀二十万秦军,不仅仅是残暴,缺少粮食更是现实的原因。二是这么大数量的战俘放在国都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商朝灭亡的原因是对外用兵过甚,对周边诸国的压迫过度而致,东夷之战耗尽国力,直到西周与联军兵临城下,两军对垒之后才倒戈一击的,这种倒戈是现实压力与人心迁徙的结果,与是不是奴隶并无关系。

奴隶社会,有奴隶的社会,以及把存在媵人的社会称做奴隶社会,名与实,量与质,其中的差别,不是用简单的“奴隶社会”概念能一以统之的。

在一片树林里发现一片貌似苹果树的叶子,就认定这是一片苹果园。因为存在某种社会现象,就据此定性社会性质的做法是极度不严谨的。

在很大程度上,把夏商周三代定义为奴隶社会,是迎合西方社会发展阶段论生造出来的产物,是基于西方理论诱导性与封闭性的历史解释与建构,是一种欲加之名,目的明确的“文明再创作”,是灌注了西方文明意识形态的文化解释,是近代殖民地史学工程的产物。

断章取义、望文生义都不是做学问应有的严谨态度。夏商周的社会性质要放到它所在的历史环境与社会环境中去分析,历史给我们留下了足够的信息。

从尧舜禹的禅让到周初的井田制与封建制,这中间发生了怎样的历史变迁呢?

从炎帝黄帝的战争到大禹杀掉迟到的防风氏,华夏远古的历史呈现出由宗族、部族到宗族部族融合兼并的进程,也是集权的进程,当然这种权力的融合是以武力与实力作为后盾的。在这种变化过程中,同宗同文的部族同类融合加强,异宗异质的部族被淘汰驱逐。

从早期的燧人氏,有巢氏,轩辕氏,到炎黄二帝,再到《尚书 禹贡》中出现的“五百里甸服,五百里候服,五百里绥服,五百里要服,五百里荒服”。最显著的社会变化是由以宗族、氏族的血统文明变成了九州为标志的地域文明。

这种文明跃迁的驱动力量就是文明的兼并与集权的加强,以血统为基础的社会结构与文化基因并未改变,周代的王、侯、大夫、士,到魏晋隋唐的士家贵族,都体现出这一社会结构与文化基因的延续性与生命力,而在中央政权衰落之时,宗族的力量往往又成为社会矛盾的焦点,如后世直到近代客家争夺生存权的械斗。

尧舜禹的时代是宗族、氏族主导,以血缘族群为纽带的社会形态,有德有才者方能成为领袖,显然与奴隶社会没有关系,不可能大禹死后,突然就变成了奴隶社会。尧舜禹时代的落幕与夏商周的开启,关键的不同是公天下与私天下,是文明代际传承方式的革命,而非社会性质的革命。

再看周代的井田制,它是一种公私混合所有制,也是历史变迁的过程与结果。井田制是从公有制到私有制转化过程的最后阶段。夏启家天下之前,天下是文明兼并过程中的公有制社会,而在周初井田制之后,周朝封建天下,完成了真正的“家天下”改造。而中国所谓“封建社会”的生产关系,实质上是土地资本经济体系下的劳动力租赁制,与“奴隶社会”没有丝毫关系。无论是西周的封建还是后世的改朝换代,宗族作为华夏社会的基本单元一直没有触动,直到新中国发展为公有制经济而建立的人民公社。

脱离当时的历史环境与生产力水平,我们也许难以理解采用井田制的现实意义。在生产能力低下,以宗族氏族为基本社会单位的夏商周及以前的时期,这种集中组织生产劳作的方式,集中力量开垦土地,整修水利设施,恰恰符合当时的生产力水平。

在夏代之前,天下是“天下为公”的天下,在周代之后,天下是以“封建”的方式加强中央集权的,是“天子”代天牧民的天下。夏商周三代正是承上启下,由禅让向“家天下”转化的中间阶段,是以宗族血亲为社会基础的社会形态,那么,把夏商周认定为奴隶制社会,它的依据何在呢?

不止夏商周社会性质的判定,类似的荒谬行径,还有把“商人”视为淫祀的代表,说他们喜占卜,好鬼神,而这在很大程度上应该是一种有意无意的误读误解。

殷商是汉字形成的关键时期,殷墟遗址发掘的大量甲骨为我们殷商文化提供了丰富的资料。

人们习惯于用现实理论来解释历史,而流行理论往往是时代与历史文化生态的产物。甲骨文发现的历史时期和早期西方主导与影响的甲骨文研究,西方发明的以社会发展阶段为标志,以西方野蛮征服史为底版的人类文明史的建构,对中国本位的历史研究进行了格式化塑造,从一开始就把中国的文明源头研究引向了歧途。

晚清与民国,是西方文化影响力如日中天,而华夏文明喑哑无声的时代,人类文明起源的话语权与影响力,完全不在自己手中。

甲骨文所记载的商代文明,真相究竟如何呢?

“殷人尊神,率民以事神,先鬼而后礼。”《礼记·表记》

什么是卜呢?一根立在地上的杆子和它的影子,卜的本义是天文观测。

《尚书·尧典》开篇记载的就是天文历法,敬天授时,安排农业生产,是历朝历代的国之根本。

天子代天牧民,以敬告上天的形式来彰显天子的权威,恰恰反映了商王对内安抚民众的策略技巧,而非奴隶主对奴隶颐指气使式的命运安排。

至于烧灼龟甲兽骨用以占卜吉凶,则是以讹传讹的因袭成说。

烧灼甲骨的不是巫师,而是天文官与史官。

中国的史官古已有之,烧灼甲骨,在甲骨上刻字,不是占卜,而是史官在记录历史。

为什么要烧灼甲骨呢?为了更好的保存作为典籍载体的龟甲兽骨。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文天祥在诗中提到的“汗青”,就是对竹简进行高温处理,以利竹简能够长期保存。

烧灼甲骨,目的是除去甲骨中的有机质,以让记载典籍的甲骨在常规环境下能够保存的更久,让甲骨承载的信息可以传播的更广。夏史的缺失,某种程度上应该与甲骨的保存技术不成熟有关。

综上所述,今天我们关于殷商的认识,关于夏商周三代社会性质的认识,是特定历史时期理论与观念的呈现,是文化强权影响与塑造的结果。而真实的历史,对华夏远古文明的解释,需要我们按照华夏文明的内在逻辑与历史脉络,自己去寻找与发现真正的答案。

与其说夏商周是奴隶社会,不如是说近代殖民地奴隶主们创作的历史,通过这种创作,让“奴隶们”的后代安于奴隶的身份与奴隶的命运,接受被西方强权文明改造与不断修补升级的统治权,而这不过是被重新封装的奴隶的宿命。

只是,我们为什么要接受这些舶来的理论与强加的命运?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华夏民族自有圣王先贤以日月星辰,以天地万物,以甲骨、以钟鼎、以青简写就的文明历史,自有英雄豪杰除奸荡寇,守护我们的文明,自有黎民百姓在生产劳作中实践与传承我们的文明。

那些编造的历史,不过是套在脖颈上宿命的枷锁,是驯化奴隶的历史,砸碎它,才会有真正的思想自由,摒弃它,才能得见真正的文明。

明朝的匠户基本就是官奴。

  • glaixy6132161 2021-02-07 17:02

    评论 天边的鸟1972:美畜资本家奴隶主用新冠病毒迅速屠光美国老百姓中的几千万老弱病人,鲸吞这些老人死后年轻的时候缴纳一辈子医保费和养老金超过几十万亿美元,美畜是奴隶制部落联盟组织

我们的确是在用很多教科书和媒体上的内容来解析我们所在的世界。不仅仅是正确率很高的数理化类知识。

成年人尚且很容易受到所学知识的影响,更不要说未成年人了。

有人说“控制了媒体就控制了所有人的思想。”,这话究竟对不对?

奴隶社会 封建社会 和资本主义。。。。等等,都是换汤不换药的。人类社会形式自古以来只有一种,都是氏族社会。从来都没变过。

@邻家大苏 2021-02-07 16:58:44

奴隶社会 封建社会 和资本主义。。。。等等,都是换汤不换药的。人类社会形式自古以来只有一种,都是氏族社会。从来都没变过。

-----------------------------

我一直认为1949年以前的中华文明和1949年之后的中华文明,有一脉相承的地方,但更要看到截然不同的地方。随着社会主义的确立,中华文明从官方意识形态上肯定了利他主义,肯定了公有制,这是文明史上的一次飞跃。

本来这就是西方自己的社会发展进程,跟中国本无关系,但是百年激进,大批知识分子跪倒在西方脚下,激进地崇洋媚外,自觉,不自觉配合西方污名华夏文明,美化西方,此时此刻的今天,这类人依然大量存在并盘踞在教育,文化,传媒系统里。

西方人19世纪还在贩卖黑奴,奴隶制是他们自己的写照,奴隶制的本质是一部分人不把另一部分人当人,这明明是一神教排它,把异教徒视作异类的产物。

而华夏文明从来就没有过原生的宗教,更不可能存在排它行的愚昧宗教。宗教这个概念本身也是西方的,我们的文化里根本就没有宗教这个词。唯一跟宗教沾边的也就是所谓的佛教了。可问题是佛教本身也不是宗教,是西方宗教概念强加上去的。

得有一个神才能称之为宗教,没有神还算什么宗教?而佛教根本就没有神,所谓的佛,菩萨是梵文音译的,本意是觉悟者,是指觉悟的人,觉悟的层次不同而已,压根就没有神。儒和道也是同理,也没有神,都是在讲人和自然的事情。

所谓佛教传入中国后能被中国化就是因为其不是宗教,那些真正的宗教,基督教,天主教,伊斯兰教进入中国不比佛教晚,但没有一个被中国化,原因就是真正的宗教有神,这与华夏文明格格不入,无法中国化。

华夏文明的内核是“天人合一”这是儒释道三家共同认可的,道是专门讲天的,道法自然,所以不谈对错,儒是专门讲人的,为人处世要名正言顺,所以要讲对错。天人合一的“一”,这是只伏羲一画开天的一,非常晦涩,直到佛学中国化形成禅宗后有了载体,那就是“心”,佛就是专门讲心的。华夏文明最后一部称为经书就是禅宗始祖慧讲佛法的记录《六祖坛经》。

说了这么多就是在表达华夏文明根本就不存在诞生奴隶制的土壤,无论是历史记录还是传说都找不到一丝一毫把人不当人的文明基因,当然个别疯子变态不把人当人就另当别论了,当代社会也有这样的人,这不能说明问题。

更重要的佐证是华夏文明是源以水利为纽带发展出来的农耕文明,需要的是通力协作治水,耕作,灌溉,相互排斥根本就没法生存,这与不需要治水,漫坡种地的农耕有本质的不同,这种农耕需要的只是劳动力,利益驱使会让部分人奴役另一部分人。

  • 知行_客 2021-02-07 20:59

    释是外来的,被中华文明改造过了。

自公元1644年至1911年满清统治的近300年,是中华文明全面倒退的黑暗时期,也就是着关键的时期,西方完成了工业化革命,英法俄日以工业化装备的坚船利炮,攻击完全农业化的中国,使中国成为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的虚弱国家,丧权辱国,割地赔款是中国政治的常态,令国人人痛心疾首。

更多好贴,尽在国际观察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