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兽啦!我刚炖的那盆鲶鱼豆腐居然开口说话了!

阳春四月,米芽想吃香椿。

于是一大早,她六点起床八点出门,九点二十分绕完了十八线小城镇的三个早市,在找不到香椿的情况下买了一块豆腐一条鲶鱼。

豆腐炖鲶鱼,少有的人间美味。

回家走了条小路,车少人少很是萧条,没了主街的嘈杂,路面还干净……

擦!

脚下一滑,米芽差点摔倒。

她稳住脚往地下一看……好家伙,好大一片鸟屎!路边一颗半米直径粗的柳树全被鸟屎包围,就在她滑倒那瞬那,树上呼啦啦飞起一群大鸟。

遮云避日,天在那一瞬黑了下来。米芽抬头去看,只见无数只大鸟震动翅膀向天边飞远,空留柳树下一地鸟屎。

“哈哈哈,姑娘,你走路怎么不看着点。”柳树旁不远处,一个五六十岁的小老头笑眯眯的看着米芽开口。

这么糗的事被人看到,米芽心中有些尴尬。她用力在地上搓了搓鞋底,回了句,“没注意……哪来这么多鸟,真倒霉。”

“不倒霉,没准有好事儿呢。”小老头指了指他身边的桌子,“姑娘找工作吗,工资好待遇佳。没有试用期,上班第一天就有工资。月薪打底三万一,干的好另有分成,五险三金,一样不少。一周七天上四天休三天,一年十二个月领十八个月工资。对了,到年底按业绩至少三个点分红,还有公费旅游,天上地下任你选。来来来,这里说。”

这待遇,太好了点吧。

米芽看了眼坐在桌子后那个正盯着她看的记录小哥,笑着回绝,“不了不了,我干不来,我能力不行。”

有人看得起她她很感动,可半桶水晃的能力让她不敢动。

“看看啊,我们要求不高。”小老头笑容不减,在记录小哥旁边坐下,对米芽招手,“姑娘你贵姓,叫什么?”

迎脸不打笑面人,米芽搓搓鞋底走过去,“免贵姓米,米芽。”

“好姓,我姓酒,”酒老头笑开了,“这姓合我眼缘分,就是你了!姑娘你会说人话吧?”

米芽有些恼,“这不废话吗,我不会说人话怎么和你聊天的?”

这小老头有病吧!怎么拐着弯的骂人!

“对不起对不起,我疏忽了疏忽了,实在对不起,小米芽你别生气。你属什么,生日时辰是哪天哪时?”

米芽其实不想理这小老头了,可看那么大年纪一个劲儿的挤笑道歉,还是走过去,如实回答。

小老头手持毛笔,一笔一画的把米芽所说信息登记在一张黄色的纸上。而记录小哥,则是手持毛笔,看米芽一眼画在纸上画一笔,看米芽一眼画一笔,眉毛,眼睛,嘴……

什么鬼!

米芽指着他们哇哇大叫,“你,你们在干什么?”怎么看着不像好人!

视线一歪,米芽瞄到两人身后三十米处立着的大门——西门市精神病医院。院门里,还有一个白大褂一脸焦急的不停冲她摆手。

……

米芽膛目结舌,她这是,被两个神经病给面试了?

酒老头嘿嘿笑:“我们能干什么,当然给你办入职。小米芽,你信鬼吗?”

……

米芽嘴角抽搐了两下:“大爷,您吃药了吗?”

“快说,说完好放你走!”小老爷舔舔笔尖,明明脸上还带笑,眼神却变的锐利。

米芽被那眼神吓的一哆嗦,求救的看向神经病医院的大门。

院子里的白大褂很是着急,一边向米芽摆手,一边往后看,那意思似乎是在让米芽先稳住这两个神经病,等他们过来。

米芽稳住心,深吸一口气,对酒老头道,“不信。”

酒老头摇头,“不信可不行,干我们这个工作一定得信鬼。”

白大褂手挥动的更急了,米芽连忙改口,“好,我信,我信。”

小老头满意在黄色的纸上描下一笔,又问,“你觉得玉皇大帝厉害还是如来佛祖厉害?”

“啥?”米芽愣了下,稳稳心神,一本正经的开编,“当然是如来佛祖,不然玉皇大帝怎么去请如来佛祖镇压孙悟空?”

“胡说!”酒老头一下子恼了,“如来小儿就会玩阴的,如果不是菩提老祖……算了,这些事不和你说,反正我现在是玉帝的粉儿,以后你别理佛教那群孙子。”

“啊,好。”米芽顺着神经病的剧本往下走,“那什么,我想问下到底是什么工作。”

“工作是送子,现在的人啊,打胎太多,地府里的鬼太多转不世,气的地藏王天天哭唧唧。他当年牛逼轰轰的说过地狱不空他不成佛,现在玩大了吧,阎王天天投诉他哭的扰民。”

“送子?送子不是观音干的事儿吗?”米芽比划了一个观音手势,“送子观音。”

“这事说起来就气。”酒老头烦恼的咬毛笔尖,“几千年来观音都干的好好的,可九百年前她去西方神界学习了一趟回来,说什么东方送子太LOW,人家西方都用鸟送。”

“送子鹤?”

“对,就是那东西。于是改革,改革,改革,一番改下来,观音不送子,在南海搞什么紫竹林一日游,把送子的活推给大雁了。说大雁本来就是送信的快递员,把送子的活接下来正合适。大雁说去你大爷的我拒绝加班,这活就另招了一批鸟来干……”

“那鸟呢?”

酒老头指了指柳树,气得小胡子乱颤,“刚刚撂挑子飞走了,说干了几百年不转正这行业没前途,气死老子……”

画像的小哥瞟酒老头一眼,重咳一声。

“气死老夫了,老夫都没嫌弃它们随地大小便还天天掉毛!”

米芽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如果她不是事先知道这老头是神经病,她一定觉得自己疯了。

“……所以薪资加倍,待遇翻番,入职就转正。小米芽,你踩鸟屎运,赶上好时候了!”酒老爷子伸手拉过米芽的手,指甲一划便在米芽食指肚上划了个小口子。

米芽一声惊叫还没喊出口,酒老头已经把她手松开了。她低头去看手指肚,完好如初,没有丝毫划破的痕迹,可酒老头手中的黄纸上却有一个鲜红的手指印。

“今天开始上班没问题是吧,你都待业半年再不干活就要饿死了。”酒老头指尖夹着黄纸一晃,纸噗的一下就着了,“行了,契约这就算签完了,你回家等着上工吧。”

米芽脖子后面微微一烫,抬手去摸时又没什么感觉了,好似幻觉一样。

“走吧!”酒老头心情很是愉快,麻利的收拾东西,对米芽摆手送客,“祝咱们以后合作愉快!”

米芽此时心里已经害怕了,得了特赦,马上转身就跑。

身后,画画的小哥道,“上尊,你抢人我就不说什么了。不过总应该给她一个信物吧,不然她要怎么联系你?”

“说的有点道理。”酒老爷伸了脖子喊,“小米芽!你初入职肯定什么也不懂,没事,不懂你就问你手里的鲶鱼……”

米芽回头瞄了一眼,撒丫子跑的更快了。

妈妈呀,神经病好多,世界好可怕!

跑回家的米芽心嘭嘭嘭直跳,靠着门好一会儿回不过神来。

这都什么和什么,送子观音不磅子搞黑导游去了,快递员大雅拒绝加班,聘的临时工因为不能转正撂挑子……

缓过神来,米芽大笑出声。

神经病人思路广,这脑洞,正常人绝对想不出来!

米芽神经有些粗,事情过去就过去了,不会多想。坐下来看了一会电视,时间已经指向十点四十分。米芽拎着豆腐鲶鱼进厨房,先洗鲶鱼后切豆腐,开火热锅,倒酒,葱花大料爆香,刺溜一声,切段的鲶鱼滑进油锅,稍煎一下,热水入锅大米煮一个开,再放切好的豆腐,微炖,放入酱油,盐,收汗调味调色……

不过半个小时,香气逼人的红烧鲶鱼豆腐被端上餐桌。

米芽心满意足的吸了一口香气,回厨房去盛饭。

叮咚一声,手机响了一下。

短信:尊敬的用户,您尾号5901的储蓄卡于4月5日11点20分收入人民币200元,活期余额1298.45元。

米芽一下子瞪大眼睛,谁给她打了二百块钱?

有人欠她二百块才想起来?还是被她打了一巴掌的前老板想起来自己曾经买水票的二百六十块钱还没给自己所以打过来?又或是,有人默默的看上了她,知道她要吃土了所以……

正疑惑,餐桌上有人说话了:“别想了,这是你今天的工资……咦,什么东西好香。我操,你把我炖了!”

米芽手中的筷子掉落在地,张大嘴看向餐桌上的——鲶鱼炖豆腐,“鬼,鬼啊!”

  • 孙山好庄严 2018-04-06 21:23

    月薪三万一,这一天存200,这算数?黄世仁教的?

  • 告别20115 楼主: 2018-04-06 21:24

    评论 孙山好庄严:这个后面会讲

  • 末日卍重生 2018-04-08 13:34

    评论 孙山好庄严:哈哈哈,不是黄世仁就是周瓜皮

  • 快快的刀 2018-04-08 19:22

    精神病院和监狱,都是藏龙卧虎之地。

  • deer墨笙 2018-04-09 13:12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卧槽 你把我炖了

  • 月色沧海 2018-04-10 20:27

    感觉写的很不错,有兴趣考虑试试签约吗

  • 只看楼主2016 2018-04-11 19:53

    楼主,你文笔好好!看得畅快!

  • 又见竹笋 2018-04-12 09:38

    评论 告别20115:咦,什么东西好香。我操,你把我炖了!能说看到这句笑了好久么

  • 十三郎9656 2018-04-12 14:55

    这个我操你把我炖了真是太喜感了,哈哈哈

  • 又见竹笋 2018-04-13 00:45

    这句话承包了我今天的笑点一想到就笑

喜欢的朋友帮我多顶顶,你们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

  • 爱南海爱中国 2018-09-25 12:56

    评论 告别20115:为了追更新,到微信充值了几十块,软件有点毛病,看着书,在微信里面看个信息或者朋友圈,这本书就不见了,还不能从历史记录什么的找,每次查找微信号进去,还不能记录到底看了哪一章

米芽胆子不算小的,可眼前这事已经超出她的理解能力了。

她后退到墙角,看着桌子上那盆鲶鱼炖豆腐足足尖叫两分多钟,“鬼啊,啊,啊,鬼啊!”

鲶鱼炖豆腐也在尖叫,“啊啊啊!老子才刚下凡啊!”

“鲶鱼会说话,会说话,啊!啊!”还是个听不出男女的娃娃音啊!

“老子的活身啊!老子被炖了被炖了啊!”他的修行啊!

米芽崩溃:“啊!啊!”好瘆人好可怕啊!

鲶鱼更崩溃:“别他妈啊了!闭嘴!闭嘴!”

米芽脸色煞白,嗝一声,把嘴闭上了。不是她想闭,而是她张不开嘴,只能,嗝,一声一声打嗝。

她布满惊恐的大眼看向菜碗,后脑一片冰凉!

幻觉吧,一定是幻觉。不然鲶鱼为什么会说话,还是被炖得透透的鲶鱼。

然而,两个小时和酒老头分开时的场景闪回脑中。

当时那老头说:有不懂的你就问你手里的鲶鱼……

米芽闭嘴,鲶鱼也不说话了,直到菜碗中热气慢慢散掉,它才冷着声音问道,“想起你和上尊签契的事了?”

米芽闭着嘴嗝了一下,半个身子都跟着颤了颤,郑重点头。

“还喊吗?”

米芽身子又颤了下,摇头。

“可以正常交流了吗?”

米芽点头,嗝到一半,两腮一松嘴开了。她动动嘴唇,冷静了两秒,不确定的问,“所以,我两个小时前的经历是真的?”

她真的应聘了一份工作,而工作的内容是——送子?

“当然是真的。”

“那你是……”

鲶鱼气呼呼,“我叫子元,是上尊派下来的,毕竟你……三魂不稳七魄不全,上无天眼下无地灵,生而为木却本命为石,气悬不稳又内里无丹……”

米芽听的脑中一团浆糊,“你在说啥,我有听没有懂。”

“我说你……我说我是来帮你的。”

这句米芽听懂了,虽然事情还是难以理解,可她最起码不害怕了。只是神经还有些木,“帮我,帮我什么?”

“帮你熟悉工作内容,尽快可以独立完成工作。”

米芽抖着腿在桌子前坐下,“那,那谢谢你……”

“谢你个头啊!”子元突然暴怒,“你把老子炖了啊,老子现在的法力也只能和你说个话啊!本来老子给你开完天眼取完转世经讲完流程就可以回去,现在我只能在你的菜碗里当一条活死鱼!”

米芽一脸黑线……

她擦擦被溅在脸上的汤汁,拿起盘子倒扣在菜碗上,“鲶,鲶鱼小朋友,你先冷静一下……”

啪,盘子炸的四分五裂,去你妈的鲶鱼!

涯叔饿了吃我一楼,我再发遍……

“还喊吗?”

米芽身子又颤了下,摇头。

“可以正常交流了吗?”

米芽点头,嗝到一半,两腮一松嘴开了。她动动嘴唇,冷静了两秒,不确定的问,“所以,我两个小时前的经历是真的?”

她真的应聘了一份工作,而工作的内容是——送子?

“当然是真的。”

“那你是……”

鲶鱼气呼呼,“我叫子元,是上尊派下来的,毕竟你……三魂不稳七魄不全,上无天眼下无地灵,生而为木却本命为石,气悬不稳又内里无丹……”

米芽听的脑中一团浆糊,“你在说啥,我有听没有懂。”

“我说你……我说我是来帮你的。”

这句米芽听懂了,虽然事情还是难以理解,可她最起码不害怕了。只是神经还有些木,“帮我,帮我什么?”

“帮你熟悉工作内容,尽快可以独立完成工作。”

米芽抖着腿在桌子前坐下,“那,那谢谢你……”

“谢你个头啊!”子元突然暴怒,“你把老子炖了啊,老子现在的法力也只能和你说个话啊!本来老子给你开完天眼取完转世经讲完流程就可以回去,现在我只能在你的菜碗里当一条活死鱼!”

米芽一脸黑线……

她擦擦被溅在脸上的汤汁,拿起盘子倒扣在菜碗上,“鲶,鲶鱼小朋友,你先冷静一下……”

啪,盘子炸的四分五裂,去你妈的鲶鱼!

“米芽!”鲶鱼的确冷静了,可比暴躁状态更吓人了,“你等着完不成工作,天地无存吧!”

米芽心中一抖,要吓哭了,“不,不会这么严重吧……”

她不就是想吃一次鲶鱼炖豆腐吗,怎么就天地无存了!

因为不想死,工作第一天,米芽哄一盆鲶鱼哄到大半夜。

即便是子元再不愿意说话,米芽也从它的只言片语中得到一些重要信息。

地府判了可以投胎的鬼,会中转到米芽这里来,由米芽送去投胎。

米芽并不是空手送子,她有两样工作用具。

一,转世经。二,阴阳笔。

核对转世经对照鬼魂前世因果无误后,用阴阳笔在转世经上打个勾,就算官方流程走完,鬼魂就可以自行去相应的人家投胎了。

所以,她的工作内容等同于——审批?

米芽心想,合着就是个按规盖章的。

转世经以前在紫竹林,观音罢工后,被收回地府,一直蒙尘。

阴阳笔是在酒老头那里,笔落魂定,他怕米芽刚开始判错胎,铸成大错,所以要米芽按着转世经无误的送完七七四十九个灵魂才送阴阳笔来。

子元下凡来的目的。

一,帮米芽开阴阳眼。

二,帮她拿到转世经。

三,讲流程,协助米芽送走七七四十九个灵魂。

然而,现在子元的三个目的只能完成半个——讲工作流程。

没了活身他法力大减,既不能给米芽开阴阳眼,又不能给她烧黄裱纸,走官方程序从地府里请转世经。

甚至,连主动和酒老头联系都不成。只能等米芽送完七七四十九个灵魂投对胎,酒老头主动来找她!

这也正是子元最气的,米芽在没开阴阳眼,又没转世经的情况下,要如何送对灵魂投胎,还是七七四十九个!

等送够了,只怕他已经成为了一条活死鱼骨,不,是活死鱼骨粉。风一吹就散了。

过了午夜十点,小小的出租房里开始冷起来。明明已经阳春,前两天还有过近三十度的高温,此时屋里却像冰柜一样。

米芽披着棉被坐在餐桌前,苦口婆心的对面前的鲶鱼炖豆腐劝道,“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也不想的。人嘛,要想开一些,咱们总要商量出个办法吧。要不,我给你下碗面?”

呜呜,她从中午到现在一口东西没吃,恐惧退下,已经快要饿死了。

半天没说话的子元冷笑,“……来了,越来越多了。”

“啥?”

“当然是鬼。”子元幸灾乐祸的道,“你是新上任的送子娘娘,那些要投胎的鬼魂自然都来找你。今天又是清明,鬼魂行动没了许多束缚……虽然这些判了投胎的鬼魂没什么怨气,可架不住多啊。”

米芽一哆嗦,寒意爬上脖子,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在,在哪里!”她站起来,惊恐的看向四周。

“在窗前,在床下,在屋顶,在这屋子里的每一个空间里。别动,一只鬼正顺着你右腿往上爬。”

米芽嗷呜一声哭了,她披着被手忙脚乱的爬上餐桌把鲶鱼炖豆腐抱到怀里,“它们是无害的吧,是无害的吧!”

那只正要往米芽腿上爬的小鬼也吓了一跳,它退后一步不解的看向米芽,周围上百只,黑压压的一片鬼同样不解的看着米芽。

“它们当然是无害的,可你送不了它们去投胎,它们会越来越多,怨气也会越来越多……”

说话间,鬼又多了许多。本来它们还围着餐桌留了三米见方的空地看米芽,可随着鬼越来越多,留空的地方越来越小,渐渐的,虚无的身子挤进餐桌……

怎么那么多不相干的回贴……看到的朋友帮我顺手举报,保持页面整洁~

子元身子微微一亮,一道柔光笼罩米芽周身,正好隔开向她伸来的鬼手……

米芽蹲在桌子上处于极度恐惧状态,可脑子却飞快运转。

片刻,她问,“它们,是不是能听到我说的话……是不是,我送它们去投胎它们就再不跟着我了?”

“是,你想干什么?”

“当然是送它们去投胎!”得了肯定,米芽有了三分胆气,她对着空气大吼一声,“后退,给我从门口闪出一条道来,别碰我,我送你们去投胎!”

众鬼闪出一条路来,整整齐齐正好通向门口。

米芽看不到,不过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抓起钱包捧起鲶鱼碗就跑出屋子。

午夜的街道上,只见一妙龄少女捧着一盆菜狂奔,一边奔一边喊,“和我走,快跟上!跑的快的去富贵人家,跑的慢的去当牛做马!现在猫狗是金贵胎,想去提前和我走后门!”

十字路口正烧纸的大妈吓的妈呀一声坐到地上,“这是精神病医院大门开了吧,咋跑出个疯子来!”

精神院里,好不容易爬上墙头,正在试图越狱的简言之抬头一看,吓的直接从墙头上栽了下去。

他看到了什么!

白天那个和两个非人类聊天,他怎么提醒都不走的女孩,竟然领着上百只鬼浩浩荡荡的在街上跑!

他是出现幻觉了?

大门外,跑的大气不接下气的米芽终于回子元她要去干什么,“去医院,那里天天生孩子……”

子元狂喷,菜汤四溅:“脑子呢,灵魂是和胎儿一起成长的!”

米芽停下脚步深喘两下,大吼一声,“让开,往回跑!”

简言之好不容易再次爬上墙头,一抬头看到向自己冲来的呼啦啦一片,俊脸一白,大头冲下再次栽下墙去……

米芽一口气跑到市中心最大的购物商场,买了二十几盒套套,她手里捧着菜碗,胳膊上挎着口袋,带着一群鬼浩浩荡荡的出现在一座酒店一条街。

小城虽不大,可因为有几个大厂子,外来人员颇多。清明假期,正是酒店爆满的时候。

米芽累的一身汗,坐在光线暗的角落里,给问她在干什么的子元解了疑惑。

“送子。”这么一跑,米芽对鬼不再那么害怕了,她一边往避孕套上扎眼,一边笑的猖狂,“你说送子要有转世经和阴阳笔,可你又说,自观音撂挑子不干,转世经在地府蒙尘了几百年。那这些年来临时工没勾转世经是怎么送子的?又是怎么判对错的?所以说嘛,不要太在意那些细节,把鬼送走就是正道!”

“谬论!”有些道理,可子元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谬论又怎么样,你不想回天庭了?今天这上百个避孕套里,只要瞎猫碰上死耗子有四十九个对的,酒老爷就会出现在你面前,你不想?”

不管子元想不想,反正米芽想!

她想见酒老头,这个工作她想不干了!

带上超市里买来的面具,米芽向每一对往酒店去的情侣发避孕套。每发出一个,她就让等待投胎的鬼跟上一只。

很快,一兜子避孕套就发放完毕。虽然鬼还有不少,可得到米芽明晚继续的承若后都散了。

拍拍手,米芽开开心心抱着她的鲶鱼炖豆腐回家。

送子嘛,多简单。

这一夜米芽睡的安稳极了,直到早晨,她被一阵尖叫惊醒。

床头柜上,菜碗里的子元大叫,“怎么会这样,我的修行怎么掉了三百年!”

米芽迷糊了十秒钟,听到手机叮咚一响抓起来看,然后同样尖叫,“怎么会这样,我信用卡怎么欠了三万块!”

一人一鲶鱼彻底不淡定了!

子元无法面对自己没了三百年,米芽无法面对自己少了三万块!

短暂的对视后,开始疯狂对喷!

子元汤水四溅:“你脑子有坑吧,我说了那招不行不行,你非要去试,现在好,老子我少了三百年,三百年修行啊!”

米芽口水乱飞:“滚你大爷的,你什么时候说不行了,我扎避孕套的时候你不是很安静吗,你想的不也是快点见到老酒头回天上!”

子元一言戳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的什么,你就是想撂挑子不干!”

米芽呈大字形往床上一躺,破罐子破摔,“对,我就不干,我现在就不干,来吧,神形毁灭吧,下个天雷劈死我吧,反正没钱了,我也不想活了!”

子元:“你……”单蹦一个字,淡然了,“别置气了,想想办法吧。”

米芽要真不干了他还真没招,可真不干,他可真的就要在这里当一条活死鱼了。

吼过之后米芽颓废的趴在床上,连呼吸都没力气。

死是不可能死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现在重要的是怎么把事情解决了。

沉寂一会儿,她道,“能有什么办法,好好工作呗。酒老头不是说我工资打低三万一吗?不对!既然是三万一,为什么昨天我的单天工资是二百块?”

二百乘三十,才六千块啊!

“你不懂绩效?底薪三万一不假,不过其中两万五是绩效,要你达成工作目标才发。超出工作目标,拿分红。不然你以为那些鸟为什么老拉屎泄愤?”

米芽呆住了,也就是说,她这个‘高薪’工作实际一个月就拿六千,不仅如此,做错事了还会倒搭!

想想到帐的二百,被扣的三万,米芽心中越来越气。她扬手抄起鲶鱼炖豆腐,举起就要往墙上砸,“你和你的老神棍都给我去死!”

“停!停!停!”子元吓的哇哇大叫,千钧一发之际吼道,“定!”

米芽在离墙还有半米时定住,菜碗逞四十五度角倾斜,菜汤啪的一下全泼到了脸上。

米芽一闭眼,脏话脱口而出:“你麻痹!”

“……发生这种事,我也不想的。米芽你饿不饿,要不要菜汤拌饭?你是人嘛,要想开一些。我们怎么也要商量出个办法对不对?不为别的,为你那倒欠的三万块啊!”

那么多废话,只此一句正中米芽心坎。

洗了澡换了衣裳,米芽端一碗干饭坐在餐桌前,恶狠狠的瞪子元。大有他想不出办法,就把他办成屎的打算!

子元顿时压力山大,他下凡是要历个小劫,可这个小劫绝对不能是茅坑三日游。

可他能有什么办法,米芽送不对四十九个灵魂投对胎,酒老头是不会主动出现的……

而要想米芽送对灵魂,转世经必不可少。

偏偏,他现在没有能力办这事……

“有了!”终于,子元想出办法了,他对着干别白饭的米芽道,“我现在的法力不足以对接阴府,不过咱们可以找一个有能力的帮忙!”

米芽吞下口饭,“你是说阴阳先生?这个要去哪里找?社会上骗子那么多,我哪知道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万一找到假的,她欠的钱岂不是越来越多?

“交给我,有这种能力的人身上气息不一样。”子元拍着碗边保证,“我闻着味就能找过去。”

“行,宜早不宜迟,走吧!”

清明时节,细雨纷纷,米芽披上花色雨衣,端着还剩半碗汤水的鲶鱼炖豆腐出门。

兜兜绕绕近两个小时,最后在子元的GPS引导下,来到了精神病医院后门处。

“这里?你确定?”

隔着一扇巨大的铁门,精神病号们正在里面顶雨活动。有没有目的四下散步的,有三五成群聊天的,有蹲在地上学青蛙跳的,还有人在汪汪学狗叫。

“我确定。”子元肯定,“而且气息越来越近了。”

简言之注意着四周,状似无意的慢慢散步到后门处。因昨夜摔的过重,左边身子呈癫痫状态。

昨天前门没逃成被发现了,晚上翻墙摔下来被发现了,如今他只能下观察这个锁的严严实实的后门有没有机会……

瞄了一眼正想走,正好看到米芽。

米芽也正好看到简言之。

只一眼,就确定彼此是对的人!

两人异口同声的道:

“你是昨天上午不停对我摆手的神经病!”

“你是昨天夜里领着百鬼跑来跑去的疯婆子!”

  • 上帝是个靓妞 2018-07-11 23:05

    鲶鱼都熟了,放着不会馊吗?

  • 海尔的康 2018-07-26 16:16

    评论 上帝是个靓妞 :以前有个人有一个无坚不摧的矛。有个人有个坚不可摧的盾。他们在显摆的时候碰到个好奇心特别重的路人。然后路人被打死了

  • 溺水的鱼2017123 2018-08-18 02:09

    评论 海尔的康:??????笑死我了

  • 我家嘟嘟好可爱 2018-10-09 22:57

    评论 上帝是个靓妞 :估计是防腐剂下得不少!

  • 雪落无痕983 2019-03-17 10:47

    评论 海尔的康 :哈哈哈

微微一顿。

米芽跳脚,“你才是疯婆子,你全家都是疯婆子!”

简言之眸色一沉,“你全小区都是神经病!”转身就走。

身为一条炖鱼的子元深感无力,他出声道,“这位朋友请留步,我们有事相求。”

简言之回头看清声音来源——鲶鱼炖豆腐,突然间来了兴趣,“有点意思,是你的事还是她的事,你的事可以说说,她的事彻底免谈。”

求人态度要放低米芽还是懂的,刚刚是她暴躁了。所以当没听到简言之的讥讽,把昨天怎么遇到酒老头,又怎么得到送子这份工作的事讲了一遍。

这事简言之知道,昨天米芽被忽悠时他全程观看,而且一直摆手让米芽走。可惜米芽不走,还害得他逃跑被发现。

听到转世经和阴阳笔时,简言之不仅嗤笑打断,“就凭你?这两样东西你碰得?”

一栏之隔,米芽被激的来了脾气,挺了挺小A的胸膛,义正言辞的道,“我是新上任的送子娘娘,我凭什么碰不得!”她可是正职员工!

简言之眉间微微一凝似有所思,把手伸出栏杆放在米芽胸口轻探,随即惊愕出声,“空的?你不是人!”

米芽脸色大变,把手伸进栏杆,一耳光甩在简言之脸上,“禽兽!你他妈才是空的!”

这货不仅侮辱她的人格,还侮辱她的胸!

简言之左脸以眼见速度红了起来,他咬牙瞪米芽一眼,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子元要疯了,“米芽!你怎么可以打他,他是这里唯一可以帮你的人!我打开门你快去求他!”

门锁应声而开。

求他?哈!

米芽一脚踹开大门,大步走进去,拖过简言之就往出拽。虽有抗争,可根本扛不住米芽心中的熊熊怒火!

简言之痛的放声惨叫,“放手,放手!”他摔伤的左臂痛的快要断了!

两人前脚离开,后脚就被巡视护士发现了。她连忙拿起对讲机就拨保安室,“快点来人,有人闯进后院,把患者劫跑了!”

“哪里?方位,什么人!”

“后门处,一个小姑娘力大无比,一脚踹开大铁门,薅起一个比她高一头的男病号就跑……她身披一条花被单,右手上还托着一盆炖菜……”

“……快去通知院长,”保安立马行动,“有个护士疯了。”

今天好少人顶帖,是我米芽不够浪了,还是我简言之挥不动大刀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