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在76年的我,讲一讲自己和身边亲人发生的一些真实的事情 [18楼]

(2)交际花之死

这篇说我老太爷一块拉车的朋友撞的邪事。他们拉车一般聚集几个固定地点,都是吃喝玩乐聚集区,尤其现在渤海大楼、劝业场、小白楼、起士林、滨江道、和平路这块,过去都是有钱人家玩的地方,就连一般土地主来了都玩不转,因为有些地方不是有钱的土老财能玩得转的,这些地方毗邻五大道,各国领事馆聚集区,绝对的上流社会,所以过去老天津卫如果两个人不认识,初次见面如果问道你住哪,住在和平区或者五大道周边那绝对是令人羡慕嫉妒恨,哪怕不是那大多数的非富即贵,那也不是一般人能靠近那些人的,那真是北方的十里洋场,繁华时髦的世界。就连末代皇帝溥仪都在五大道落脚,喜欢在劝业场购物游玩。别看河东区与和平区、河西区就隔了一条海河,可那人员等级就不一样,要不和平区过去有句话叫:宁死不过河。不喜欢到河东区,别看就一条海河,就像两个世界分界限,。一边是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弥漫高级进口香水的顶尖舞场和西餐厅,川流着衣着光鲜上等人活动的地方;一边是脏乱贫苦的棚户区和高矮参差不齐,各种难闻味道常年飘荡,面黄肌瘦穿着破烂的穷人们的聚集区。一边为抢到和最当红舞女跳支舞,豪客们就能一晚上砸下千块万块大洋;另一边可能因为二、三个月拼命劳动能挣到2块大洋能买袋大白面看着自己孩子流哈喇子的渴望目光而高兴不已,这就是赤裸裸的对比。因此拉洋车的人们在这些老街坊眼里算是有见识的一类人,因为他们能天天过河去,还能接触到那些贵人,甚至有时赶上贵人们心情好得到点小费,哪怕他们因为醉酒吐出来的东西和穷人一样味道都不好闻,哪怕就连那些高级香水也遮不住的馊腥味,那混合的味道甚至还更恶心更恶臭,但是衣不遮体为了家人在寒风中多挣点,似乎浓重的异味变成了花香的味道了。这个小王(我太爷的伙伴)就是非常努力工作的一个好车夫,常常工作到很晚,不努力不行呀,得存老婆本呀,所以有时候拉着那些漂亮的红舞女和小姐太太过过眼瘾之余,也期望来段“卖油郎独占花魁”的戏码~

阅读原贴,看其他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