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在76年的我,讲一讲自己和身边亲人发生的一些真实的事情 [19楼]

和往常一样,小王又在中国大戏院等他的熟客:丽娜小姐。刚刚20岁的丽娜小姐原来是个红舞女,后来遇见个从北京退下来60多岁的一个政要大佬,花大价钱包她当外宅,在五大道租了一个小洋楼,日子就算过得比过去滋润多了,最起码生活规律,有人伺候,无非就是陪老头应酬应酬,因为作风大胆,人又美艳泼辣放得开,很快就成为那个时期上流社会的一朵炙手可热的交际花,只要老头前脚回北京小住几天,她就自己撒欢玩,反正她又不是正房太太,当然老头虽然睁一眼闭一眼,但是底线是怎么玩都行,就是别给他戴绿帽子!要不他花钱养的金丝雀不能便宜外人。聪明如她也明白,所以就可劲花钱,对小王也是很大方,总给小费,小王也投桃报李,有时候为了她常常推掉一些活,哪怕有些损失,也心甘情愿,美人在前,大小伙子血气方刚,说没点小心思是假的,但是也知道要想保住脑袋这样的女人就不能沾,可以没事想一下,就是不能忘了自己吃几碗干饭。后来丽娜小姐有变化了,常常让他拉一段就下来,车钱照给,就是嘱咐他别人万一问他她干啥去了就还说老样子去看戏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丽娜的话他绝对听。再后来丽娜都不坐他车了,有时候他去,也看不见她那个点出来了,就有一次,他拉别的客人到南市在一辆汽车里好像看到过丽娜,和她一块在后排座的还有一个油头粉面的俊俏后生。就这惊鸿一瞥,他就收了心思,知道这日子该如何过就如何过,虽然有时候和我老太爷念叨念叨,自嘲说说。

就在老太爷喝醉前一天晚上,他照常坐在车杆里等中国大戏院门口散场出人好接活。正低头呢,看见一双白花花的腿儿套着最流行的美国玻璃丝袜穿着酒红色丝绒旗袍配着同款的的一双酒红色高跟鞋站在他前面,他抬头一看,原来是好久不见的丽娜,觉得她比原来更美了,皮肤更白了,配上性感的红唇,在霓虹灯的映衬下更迷人了~“小王好久不见”丽娜还像原来轻轻一笑,声音甜甜的说,“带我回家,路上陪我聊聊天。”小王觉得全身有劲,兴冲冲飞快地跑着,就是觉得丽娜好像瘦了不少,就和没分量似的,俩人一边聊着家常一边说着话。路上小王看还有人招手要拦他车,他还笑着和丽娜说,这些人难道没长眼睛?看不见一个大美女坐在我车里了?换来的是丽娜特有的妩媚的吃吃的轻笑。不过随后丽娜让小王把后面车棚支起来,把白天挡阳光的遮阳半截帘放下来,说想休息休息,省得让人参观。因为她平时就有这个习惯,小王愉快的答应了,深秋的街道上,就只剩下的嗒嗒的跑步声,因为每次丽娜回家都停在拐角处,自己走回去,今天小王还停在老地方,看看前面的小洋楼和往常不一样,原来灯火一片,虽然不是人声鼎沸却也还是时不时有人来回说话走动,但是今天不但黑呼呼地,也很静谧出奇,不过小王没深想,看丽娜还没动静,以为她又像往常一样有时候睡着了,就笑着对里面的丽娜说,我把帘子打开,醒醒盹,您小心下来,到地方了。因为只有这时才能光明正大搀扶她那细腻若无骨的玉臂甚至有时候还能顺带搂下她的芊腰,最起码没花大笔大洋就能接触一下,满足一点他的小渴望,这样想着就把半帘拉开了,可没想到就这一看,变音似的惨叫一声,眼一个发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要不是赶巧有一个拉车的同行看见给他躺在空车边不知道怎么回事尿了一地,给他摇醒,估计得躺一夜了。那是因为实在吓坏了,他永远忘不了打开帘子一霎那,看见一具无头尸体端坐在里面,手竟然还伸出来让他扶。。。。。。

---------下一篇:三张麻将牌

----明天我估计晚上9点半左右继续更新~谢谢大家捧场啦

阅读原贴,看其他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