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兽啦!我刚炖的那盆鲶鱼豆腐居然开口说话了! [1楼]

“快说,说完好放你走!”小老爷舔舔笔尖,明明脸上还带笑,眼神却变的锐利。

米芽被那眼神吓的一哆嗦,求救的看向神经病医院的大门。

院子里的白大褂很是着急,一边向米芽摆手,一边往后看,那意思似乎是在让米芽先稳住这两个神经病,等他们过来。

米芽稳住心,深吸一口气,对酒老头道,“不信。”

酒老头摇头,“不信可不行,干我们这个工作一定得信鬼。”

白大褂手挥动的更急了,米芽连忙改口,“好,我信,我信。”

小老头满意在黄色的纸上描下一笔,又问,“你觉得玉皇大帝厉害还是如来佛祖厉害?”

“啥?”米芽愣了下,稳稳心神,一本正经的开编,“当然是如来佛祖,不然玉皇大帝怎么去请如来佛祖镇压孙悟空?”

“胡说!”酒老头一下子恼了,“如来小儿就会玩阴的,如果不是菩提老祖……算了,这些事不和你说,反正我现在是玉帝的粉儿,以后你别理佛教那群孙子。”

“啊,好。”米芽顺着神经病的剧本往下走,“那什么,我想问下到底是什么工作。”

“工作是送子,现在的人啊,打胎太多,地府里的鬼太多转不世,气的地藏王天天哭唧唧。他当年牛逼轰轰的说过地狱不空他不成佛,现在玩大了吧,阎王天天投诉他哭的扰民。”

“送子?送子不是观音干的事儿吗?”米芽比划了一个观音手势,“送子观音。”

“这事说起来就气。”酒老头烦恼的咬毛笔尖,“几千年来观音都干的好好的,可九百年前她去西方神界学习了一趟回来,说什么东方送子太LOW,人家西方都用鸟送。”

“送子鹤?”

“对,就是那东西。于是改革,改革,改革,一番改下来,观音不送子,在南海搞什么紫竹林一日游,把送子的活推给大雁了。说大雁本来就是送信的快递员,把送子的活接下来正合适。大雁说去你大爷的我拒绝加班,这活就另招了一批鸟来干……”

“那鸟呢?”

酒老头指了指柳树,气得小胡子乱颤,“刚刚撂挑子飞走了,说干了几百年不转正这行业没前途,气死老子……”

画像的小哥瞟酒老头一眼,重咳一声。

“气死老夫了,老夫都没嫌弃它们随地大小便还天天掉毛!”

阅读原贴,看其他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