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话大讲堂《七十九》灶廗说【首页推荐】 [20楼]

每遇王英良在此有开讲的海南话课堂我是每遇必临。他的课堂,让我有强烈的救赎感。

现下的中国方言面临着衰微最前沿。要不是海南人人口众多,分布广阔,几乎世界各地都散布有讲海南的人在,据某方面专家的一项内面调查,一些少数人使用的方言已不存在了!

海南文昌话也同化于中原文明,也同属于中国独特的方块文字。只是读音不同,她的语音是独立的,富有特色,据说也是以闽南方言为本的分支。而王英良在海南话课堂中所别出心裁的冷僻方块汉字,只是俚语的变种发音相关。

但海南文昌话中有些语汇实在是特立独行的。文昌话中也还夹有些许是特的语汇。比如:

谁个。做匿。知做。做得。公稳。去处。走作。那枚。落偶。神色。话气。假精。风包,假精假包。古气包。温薯头。半知固。大炮黄。车大炮。硬腭哆。腭车硬。等。

以这些方块文字承载和表达这些俚语语汇,以这些文字与文字之下语汇的意思相差不远。这些口头俚言语汇,尽管还很有潜在意思也颇有文化内蕴,就只有海南话中特别是文昌人所特有,能听得透。要是普通话读述说来,还真要让大陆人莫不知所衷,个个成了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普及海南话,可以借此让大陆人自无知的俚语入手,引扯出相关的用语和语言之独特处。

当然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海南话推广每次的篇幅最好不要太长。太长了也实在让人有点冗长的沉闷感。

阅读原贴,看其他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