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的情人节 [15楼]

而纵观其春花的后来甚至是毕生,她无奈跟了姓周的老革命是对了的!

俩人一结婚就将春花调离,不再站柜台,不多久还带她离开海口至内县当局长夫人去了!

她也随之进入办公室,凭她的水平,很容易找到了她最切当的位置。于当时中学生在内县是罕有之宝,更何况一个女中学生,那可是凤毛麟角,而凭她坚实的本质很快冒出水面来。不几年当了科长!调离丈夫身边独挡一面。

离开海口第二年,她生了一个男孩,让周局长大喜过望!

还带上她母子俩回家。回老家,拜了祖宗。他的母亲还健在,意外的是,他在老家还已有老婆孩子(他从未提过)!开始她还人为是他家的婶娘和侄女,却原来,是他的原配妻子和亲生女儿!!当然他早已跟她离了婚。前妻和他的女儿,都已有十七八岁的模样了(乡下女孩子早熟)。看起来比二妈少不了几多!她对她这突然出现的二妈一副冷眼相待。但他母亲看着离家多年的儿子回来,还抱着的孙子,带着个跟他女儿大不了多少的小妻回来,真是让老母亲犹如天上掉下个活宝贝来!

原来当初,周局长当年也是个读书人。他们是一个大家族,不是富贵大户,是说人口众多的大家庭,家中叔伯兄弟都是好几个,当时于他们也算是殷实人家。而他父亲是长子,他偏又是长孙,所以自小很受祖父的珍视,自小备受祖母的宠爱,自小就让他上学,高小毕业,本来他想再上中学,但父亲非要他成家。

由于他父亲是长房,他又是长孙,要他成家是祖父的想法,祖父想享受四世同堂的福份,想见到他的重孙,所以,他刚十六岁,就非要他成家。本来说好了,他想来读书,祖父也答应他,成了家后让他接着还让他读书。他们向来崇尚读书并以耕读持家。祖父希望他的孙子能读出全名堂来!更希望能光宗耀祖!

他成家第二年,真的为这大祖父生下一个孩子,孰料,祖父一看是个女孩子,极为失望。还要他再生一个。

而祖父等不及,那一年祖父一病不起,一病而故!

他想接着读书时。但已是不可能了,祖父一死,兄弟也随着分家。分了家,父亲也就再也无力再供他读书了!

一气之下他离家出走。参加革命去了!

那一去好几年连封家信也没有!一直到了解放后,他才想起该给家里报平安。当家人知道他早已改名换姓况且在海口当了官时,很意外,他父亲还到海口找到了他。

也就当时,他就跟父亲说想跟那位当年被当成祖父送与他当成为重孙配种似的礼物、他根本不爱的女人离婚。开始父亲不充,还斥责他当官了要抛到弃子,要当陈世美!不怕乡里人戳你脊梁?

但他的秉性一直如此,后来他还是跟那女人离了。

但按旧俗,她离婚可以不离家,还住在家中,服伺公婆,还为家翁家婆养老送终!

父亲临终他才赶回家,那也是他离家后首次回家。而自父亲死后他也就难得回去。只是过年时,除夕匆匆回去,拜过祖宗,年初三也就匆匆回来。本来他想将老母亲接到海口,他的身边。但母亲只住了几天就回去了。一直跟他离了婚的前妻住在一起。由于他是家中独子,儿子离家不归,母亲将离婚了也不愿再嫁的媳妇留在跟前。由于他之前有个姐,后接着也是二个妹。也都出嫁了。

当春花抱着儿子回家时,见到的只是年已八十的老母亲和那位看起来也像已是五十上下的女人和该出嫁的女儿。真的令她大为意外也极为突然。

本来说定了,孙子对(周)岁时要抱孙子回来在祖宗牌位前“拾对岁”。但儿子对岁时,他可能是忘了,她也不想回去,加上孩子未周岁时,她母亲也就将外孙抱回海口去了。

岳母娘是想将外孙抱走,让女儿再生一个。

他对这男孩后来也有点微妙的情感。她母亲是看出来了的。本来她想让孩子哺乳过周岁,但她母亲不让,悄悄讲要抱外孙回海口,要女儿跟他及时再生一个孩子。她也只好默认了。当听说岳母要抱儿子回到海口时,他也表现得平淡,并不说什么。后来这儿子(还有后来的弟妹)一直跟着外婆,一直到上了中学住校才回到父母身边。

而孩子上中学时,她跟丈夫回到了海口,局长照当只是已是行署的局长。

一回海口,她也就转了行,进入海口市教育局,也是教育局的付局长。后来儿子考大学时母亲有了决定性的帮助和作用。当时儿子还正在内县上山下乡,在农场里。粉碎“四人邦”,大学重又考试招生,她也就将儿子带回海口,开始她想放到海南侨中。外婆一听连忙制止。这才她回想起,侨中于她和他是很敏感的名字和地方。后来也就放进了市一中。复读一年,第二年一考就考出好成绩,考上了华南工学院。毕业后分配、留在了广州。

儿子之后,第二年她再生个孩子,他充满期待,生下时,是个女孩。颇让他失落的。

而一直过了几年,不再见怀孕,她母亲要她再生,女儿该上学了,儿子都上中学了,她才意外地再怀孕。这时,她也祈祷着,但愿这次能为他生下个儿子。

几个月后,她真的,如愿以偿,生下的是个儿子!

这可让望儿眼穿的周大局长喜出望外!让周大局长真可谓是——老来得子!

当时正是文化大革命进入白热时,局长成了走资派,已是科长的局长夫人也差点被剃头。趁蹲月她幸好事先逃回海口,躲过一劫。

孩子周岁时,尽管举国一片动乱,他还真的要妻子与他抱着孩子回家,回老家,在祖宗牌位面前,为儿子拾岁!

可惜那时他的老母亲已不在了。自母亲死后他不再回家。后来过年时,也开车回去拜过祖宗随即回到海口,来回匆匆。

粉碎“四人邦”,改革开放,海南成了大特区,不几年大特区接着海南建省,随之周局长成了付厅长!原来的局长夫人也成的局长。

但他想让妻子刚就职的妻退职,开始妻子不肯,但母亲却趁机要她还是顺了他,退了也好,终有不愿最后还是岳母娘好心相劝,只好顺了他,后来是办了病休,提前退休,待家带儿子。

本来儿子有他的外祖母带着好好的,但爱子心切,还是还远未到年龄的妻子提前退了。

不二年,他也退了,是离休。

阅读原贴,看其他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