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的共享『鐵馬垃圾』潮終於退去,問題還是出在『效率』 [1楼]

ofo總部前申請押金退款長隊的出現,對ofo而言,只是不祥之兆的變現而已。很長一段時間以來,圍繞ofo押金使用及其退款問題,爭議不斷。但是,在“新業態”以及“新四大發明”的風口之上,天空中充斥著飄浮物體,哪個能飛高,哪個能飛遠,還待風平天朗之後才見分曉。這也正如人們所說,退潮之後方可見誰在裸泳。

當然,現在斷言ofo總部押金退款人群的出現就一定意味著ofo的失敗,尚言之過早。實際上,對ofo經營模式的質疑從未間斷,不少人懷疑ofo的經營究竟能持續多久。 ofo及其市場競爭對手所做的事情,確實看準了“最後一公里”的市場需求。但是,這“最後一公里”恰恰不是普通的“一公里”,而是邊際管理成本巨大的“一公里”。整個社會的平均道德水準決定了ofo用戶的使用行為,而正是這種使用行為,讓ofo及其市場競爭對手的邊際管理成本變得不可預期乃至無窮大,致使這種對“最後一公里”的眾多“毛細血管”的管理變得不可能。

這種“不可能”的可見結果,就是出現於各地的共享單車“墳場”。這些“墳場”的出現,按說已經是對這種經營模式及其經營者的警告,但是,由於後來投資者的不斷進場,共享單車市場變成了一場耐力比賽。而支撐經營者耐力的,除了風投資金以外,最主要的就是用戶押金的大量存入和沈淀。如果用戶提取押金的行動持續下去,那麼,這種用戶所為會不會成為壓倒共享單車經營者的稻草,也並非沒有可能。

阅读原贴,看其他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