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为什么“流氓”法官、“婊子”法官最多,全国名列第一,位居榜首(转载) [5楼]

本人现公开天津市文明办综合处处长刘金刚的违法违纪行为:

由于本人掌握刘金刚道德败坏的事实,揭露其劣迹,刘金刚因此怀恨在心,通过公安内部关系人,在没有经过立案和批准的情况下,对我的手机进行定位跟踪,并据此查出我的通话记录、家庭住址、社会关系和家庭电话,通过打手机电话和家庭电话骚扰、发恐吓短信进行一系列威胁,声称通过公安局关系已经对我的手机进行定位,并说出我的家庭住址,威胁带人去找我算账(有其所发短信作为证据)。这种与公安人员勾结,非法对公民进行侦查、恫吓、威胁的行为,严重违反了国家有关法律,属于以非法手段窃取公民个人信息罪,同时与其勾结的公安人员也严重违反了刑事侦察法规,涉嫌滥用技术侦察手段和违法办案,刘金刚等人的行为直接威胁到我和家人的人身安全。

所有的行为都会留下痕迹,手机定位都会有记录,能够查出是哪台定位仪和哪个公安人员在什么时间所为。

通过这一事件,使我对个别党员领导干部和个别公安干警随意践踏法律和侵害公民权利的行为深感担忧,同时可以据此推断,这种侵犯公民权利的违法行为不是唯一的,可以想像:他们完全可以肆意对领导、同事、朋友、家属进行定位追踪和散布信息,不仅侵犯公民权利,甚至可以危害国家安全。在中央大力建设法制国家、倡导公平和正义的大背景下,刘金刚等人的行为对社会的危害不可小觑。我想当年的美国总统尼克松因为非法窃听行为受到法律的制裁,不是美国人小题大做,而是代表着法律和公民权利不可侵犯。

保护公民的人身权利,尊重人格尊严和个人隐私是建设文明社会的重要前提,也是建设社会主义法制国家的基础。

1993年,我国国家安全法正式推出“技术侦察”的概念,其中第十条规定:“国家安全机关因侦察危害国家安全行为的需要,根据国家有关规定,经过严格的批准手续,可以采用技术侦察措施。”不久,为贯彻实施国家安全法,公安部向全国各级公安机关下发通知。该通知提及:“公安机关使用技术侦察手段,必须严格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有关规定,履行审批手续。对违法违纪、滥用职权的,要严肃查处。”

1995年施行的人民警察法第十六条规定:“公安机关因侦查犯罪的需要,根据国家有关规定,经过严格的批准手续,可以采取技术侦察措施”。

《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公安机关侦查犯罪过程中,根据需要采用各种侦查手段和措施,应当严格依照法律规定的条件和程序进行。

刘金刚等人的行为属于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特别是国家公务员与公安人员共同犯罪,应予重罚。我们党的宣传文化系统怎么能有这种败类?本人强烈要求有关部门严肃处理此事件,并将此事件通过媒体予以披露,引发相关的法律思考和讨论,以提高我们的党员领导干部和公安干警的法律意识和公民意识,让公平和正义成为建设和谐社会的推动力量!

党的十八大胜利闭幕,十八大对薄、王的违法违纪行为作出了严肃处理,其中就对他们滥用公安侦察手段的犯罪行为进行了查处。刘金刚的行为与薄、王如出一辄,应当受到党纪国法的严肃处理。

阅读原贴,看其他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