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每一个勇敢的小孩 都能被全世界温柔以待 [15楼]

后来买了块新地,盖厂房。

无论何时,我都觉得我跟老公的压力最大。

到10月底的时候差不多可以搬东西去新厂了,有些人是不去新厂的,离家太远,于是又招了几个人,先学习起来。搬厂是个很折磨人的过程,海关没有几个善良的。

我今天需要列出明天要装的东西,比如生产的订单没到交期,暂时用不到的辅材、原材料,数量,多少个托盘。就像出口货物一样需要做文件,租了一个集装箱车,一天只能装一车,路途太远。第一天就出了岔子,装了一托盘货物进柜子了,但是仓库人员没有记录,新厂海关检查货物比单子上多了,又弄了好几天的事情,反复解释,把那个仓库人员也开除了。

有时候我真的很头疼装什么,要算清楚,不能把要用的装走,但是这个事情又只有我能做。有一次我把单子给到工人让他做文件,办公室进出口问他数量,他说不知道我没给,然后进出口在那吐槽,老公打电话问我怎么回事,当时我就哭了,一下子很难过,每天我算来算去,计算空间,为了不浪费空间,又不破坏货物,让一个托盘叠在另一个托盘上,把结果给工人,他们都吃现成的。我也爆发了,说数量不会自己去数吗?就一箱子东西,什么事情都说不知道不知道。老公问XX在干嘛,我说她能有什么事在磨洋工。第二天就让XX去新厂负责收货。

搬的最后一天还有地头蛇来阻挠,他说,以前他问我们收铁,现在我们走了,以后他没钱赚了,走之前要我们再卖点铁给他,我们做好了文件要带走的,他不让,一帮人把大门堵住不让我们出去。想想也是可笑,还要强买,也是争执了好久,最终我们妥协了,就是报警也没用。

搬完最后一个螺丝钉,终于可以歇歇了。

阅读原贴,看其他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