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不会留下名字的皇帝身边的女人 [10楼]

赵令仪挣扎着爬起来,换上了翡翠撒花洋绉裙,坐在梳妆镜前,镜中惨白的人,好似女鬼,枯燥的长发,似乎还有些分差,在牛角木梳之下,被一点点的通开。

她往自己脸上抹着胭脂,脸上的红润,掩盖不住疲倦,细长的眼睛之中毫无光泽,一片死寂:“以前我傻,面对危险总去躲,可躲是躲不掉的。”

把制造危险的人杀了,才能一了百了。

这是死过一次的人,得到人生之中宝贵的经验之谈。

燕飞面露担忧:“夫人会不会将小姐直接圈禁起来,毕竟老爷对后宅的事,向来是不闻不问的……”

阅读原贴,看其他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