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不会留下名字的皇帝身边的女人 [17楼]

何况二月生的女儿,大多不吉。一生坎坷,亲人缘,太薄了。”

公孙夫人扣紧桌面,面露愤恨,毒怨的看向赵令仪,“果然,是你克死了清儿。”

“夫人!”赵志隼低呵了一声,告诫她还有外人在。但自始至终,都没看女儿一眼。

赵令仪不意外,也不以为然,双手捧着茶杯,妄图用水温来温暖自己。

金玉锵很意外,如果说断定有祸国之相时,因为太过荒谬而不以为然的话,在被说克亲人时,也该有反应了。

或者崩溃不敢置信,或者质疑自己所说的真假,唯独不该这么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他玩味一笑,沉吟道:“实际上,赵大人的面相上,本该是多子多孙,但这位小姐的面相……”

省略的部分,给人猜想,这样往往能达到比话语本身更有力度的意思传递。

赵志隼果然变了脸色,飞快的看了女儿一眼,沉声道:“我知道了,多谢金先生的指点。在下已经备下了薄礼,还请先生笑纳。”

“我还以为,赵大人会向我寻求解决的办法。”金玉锵将折扇展开,那双狐狸眸微微上挑,眼中深埋着碎裂的玉珠。在闪动着光芒,像是夜空,如此的漆黑而明亮。

赵志隼眉头一挑,惊讶道:“有解决办法?”

他支着下颚,摇着纸扇,慵懒的意味十足,微笑着说:“自然可以,只要此女久居道观,断了红尘,自然不会妨碍赵大人。”

阅读原贴,看其他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