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不会留下名字的皇帝身边的女人 [18楼]

头发剪了做姑子,和下半辈子毁了有什么差别?

一句话,就想定了自己的一生?

“先生信奉阴阳术,不知,可曾为自己算过?”

赵令仪冷笑着起身,徐徐走了过来。她在宫中待久了,行走坐卧都及其的规范。此时宛若在云端之上,行不露足,偏偏裙摆没有一丝的晃荡,莲步乍移兮,待止而欲行。

金玉锵没想到她会这么问自己,哈哈一笑,自然算过,和大夫能医不自医一样,他能算,但……

“啪。”

对面便迎来一泼水,他顿时成了落汤鸡。

赵令仪就站在他跟前,手拿着一个空茶杯,居高临下的问:“先生可曾算过,你会被我浇成落汤鸡。”

命既然重新来过,还算什么啊?!

金玉锵呆了呆,摇了摇头,老老实实的说:“没算到。”

他是真的没想到。

“放肆!”赵志隼没想到女儿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顿时大怒,“你怎么这么胡闹,还不向先生赔罪!”

“胡闹?”她偏了偏头,噗嗤笑了,视线直逼父亲,冷漠道,“胡闹的不是父亲么?竟然由着一个术士对我说三道四。”

那目光冰冷,如月射寒江,让人置身于冰川之下,湍急的河流之中。

赵至隼一时竟不能言语。

“无妨。”金玉锵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子,严肃的问,“小姐不信天命?”

赵令仪站的笔直,犹如亘古不变的山川。她轻轻晒笑一声,有些看透一切的淡然与冷漠,反问道:“我信,便有天命。我不信,哪来的天命?”

好生柔弱的人!好生霸道的人!

金玉锵笑了,仔细的打量了眼前的这个少女一番,仿佛看见了昔日的自己。正值少年,无谓的很,总是言辞切切的说:我算命不信命。

阅读原贴,看其他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