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不会留下名字的皇帝身边的女人 [19楼]

可是这世间,便是由命数所定,不信命,也是写好的宿命。

他摇头道:“果真是,无知者无畏。”

这话出自孔子,意思是小人不懂得天命,因而也不敬畏。

赵令仪听他这么说,也不生气,淡淡道:“无知者无畏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你无知还无所谓,甚至妄下定论。你知天命,而不懂天命,你知我命,而不懂我。作为一个与我敌对的人,你的恶言恶语,更加让我确定了,我做对了。”

金玉锵突兀笑了,不得不说,这巧言善词,竟然还有几分意思,“诡辩。”

纵然伶牙俐齿又如何,是能改变眼下的处境,还是孤苦的人生?

但赵令仪不以为然,她神情漠然的好像跳脱于三界,声音也带着一丝的飘渺:“金先生大可把与自己相对论的言谈都看作是一种诡辩。反正人只认为自己是对的,凡是与自己相对的,便都是错的。”

金玉锵不停地笑,他自问也是伶牙俐齿之人,偏偏被这个少女堵的哑口无言,有些玩味道:“可你天生便是祸国之相。”

“那又如何?谁给你红口白牙一张嘴,便定了他人的人生!”赵令仪眼睛一挑,无端生出几分凌厉与憎恨。与一向以柔弱示人的她,大相径庭。

金玉锵瞧了好一会儿,目光落在那朱樱一点的唇上,眼神有些迷离,最终笑笑,自顾自的走了出去,摇头晃脑道:“有意思。”

阅读原贴,看其他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