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不会留下名字的皇帝身边的女人 [20楼]

只是那背影,多了几分萧瑟与凄然。

每个人总有些唏嘘的事情,有结局的是故事,没结局的是人生。

赵至隼起身便跟了出去,不知是去送人,还是想避开妻女之争。却不想,金玉锵手一拦,表示自己离开。

赵令仪垂眸望着自己脚尖的一寸前,对于别人的事情,她生不起一丝一毫的兴趣。

公孙夫人没想到自己请来的人就这么轻易地被打发了,暗骂一声真是不争气,却也知道,这局是自己输了,她不甘心,抽出帕子,眼泪顺势流淌了出来,拭泪道:“妾身福薄,只为老爷生下一子,也去了,实在是无颜面对列祖列宗,若是老爷能开枝散叶,妾身九死不悔,想必大姑娘和妾身的想法,不谋而合。”

赵志隼蹙眉,似乎隐隐有些被说动的意思,沉吟片刻,说道:“不如,先去道寺寄养……”

在府邸,公孙氏只能耍一些手段,如果出了府门,令仪确定,她半个钟都活不了。

不由嘴角微翘,似笑非笑的道:“其实母亲若是未家中子嗣少而忧心的话,也不难,只要给父亲纳两门妾室。毕竟女子四十不育,母亲半老徐娘,纵然父亲有心,也是无力。”

既然软的不行,就来硬的,反正父亲不会维护自己。

与其定位在寄生上,不如相互利用。

公孙夫人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怒斥道:“你一个未出阁的女儿,怎么说出如此不知羞耻的话!”

赵令仪挑了挑眉,瘦弱的身躯却笔直的很,犹如坚忍的树干。

阅读原贴,看其他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