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不会留下名字的皇帝身边的女人 [4楼]

眼中的光泽一点点暗了下去,她挣扎在泥潭之中存活,以为抓到了救命的浮木,但对方终究是稻草。

她沉入深深的沼泽之中,暗无天日,尸骨不存。

终于死了。

她解脱了。

程伯庸心情沉重,凝视着已经支离破碎的女人。脸上少有的,出现一丝动容。

皇帝因为他肃穆的神情,十分恐惧,咽了口唾沫道:“虽然没满一千刀,但朕知错了,你会出兵对不对?”

程伯庸恍若未闻,抽出随身佩戴的军刀,照着旗杆砍了下去。尸首掉落在地,他又脱下衣服,将赵令仪包裹住。

“你说话啊!”皇帝尖叫道。

父皇是程家的傀儡,他是大傀儡生下的小傀儡,什么都不由己,却还要背负着恶名。他受够了,受够了!

阅读原贴,看其他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