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不会留下名字的皇帝身边的女人 [7楼]

方形梅花砚里面的墨汁已经干涸,像是鲜血结成血痂一般。就连玉壶春瓶插着的白色芙蓉,都是昨天采摘回来的,冰明玉润天然色,虽然断了根,但还有鲜活的味道存留着。

只是一个婢女都没有,空荡荡的没人气,静的可怕。

飞快的往梳妆镜中一瞥,只见镜中是自己,却是豆蔻年华的自己,没有经历风霜,还带着少女的娇憨,眉梢上一丝懵懂与迷惑,让人看起来格外的无辜。苍白的脸色,像是不染尘埃的雪,唯有那双眸子,明亮的慑人。

“你怎么活下来了?你都昏迷两天了,怎么不死!”公孙氏忽然扑了上来,死死捏住赵令仪的脖子,大红的嘴唇宛若抹上了鲜血,随时张开獠牙,给予致命一击,狰狞道:“你和清儿一起落水,为何清儿走了,你还活着!他才十四岁,都未能停灵,连祖坟都不能入就葬了,就早早下葬了!”

赵令仪很惊讶,惊讶她竟然重生了,更惊讶赵释清死了。

他是公孙氏唯一的儿子,赵家的独苗,被宠的不学无术,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戏弄庶妹。这次将赵令仪推入水,不想也脚滑摔了下去。

阅读原贴,看其他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