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LES的一世情缘,百万字长篇小说《玫瑰百合》 [19楼]

“……杨明敏,你这小差还开得远呢,叫你好几声了。”

杨明敏站起来,不知道老师叫她干什么。她觉得,那些问题一定早就有答案,要不然几千年的历史不都是白费了?在几千年的历史面前,她显得何其幼稚,何其渺小,哪怕就是现在在老师面前把她想的事情说出来,也一定会受到嘲讽的,是的,老师,家长,成年人们,都会嘲讽小孩子的一些奇怪或者美好的想法。

“长大了是吧,有心思了是吧,看看这是什么时候,还有多长时间中考,……”

受一通数落之后,老师让她坐下来了。课早已上完,现在老师讲的都是复习的内容,老师批评她的不是认为她都掌握了所以没有认真听,而是认为她在想一些乱七八糟的心思,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听到老师这样的猜测,她没有像早上一样委屈想哭,当然仍然会感到难堪,她打开抽屉来掩饰,她想把另一本笔记本翻出来看看,然后她看到书本下压着一张叠得很工整的纸,她不会叠这样的东西,她好奇地拿起来打开,看到“敏:你淡雅从容,我好喜欢……”几个字,慌忙捏成团扔在抽屉里盖上课桌板。

课桌板盖上了那个纸团可是没有盖住慌乱,好在老师刚训过她现在没有再注意她。所以,这是所谓的,情书?她知道同学之间有相互传递这些东西的,这真应了老师说的“乱七八糟的事”,她由慌乱转为气愤,这两种心情都让她感到脸上发热,太小看她了,怎么就把她当作一般的女生,就有个男生来给她这种东西,就有人以为她会和一个男生怎么样,尤其是她看见过大哥……跟那没关系,别人又不知道那回事,她也不明白什么事,她就是……厌恶,像和郭华那样相处多好,怎么能……怎么就……

下课铃声响了,她打开抽屉拿出那个纸团紧紧捏在手里等待着,老师一定还会再罗嗦几句,她不着急,即使拖堂到下节课铃声响了,她也会举手请求出去。当老师宣布“下课”,她飞一样地跑出去,拐弯,下楼,转过楼梯,跑过走廊,跑上通道,在越过通道旁的水沟时把纸团掷进去,脚步不停跑进宿舍,在床上坐了一会,然后起身,慢慢去了趟厕所,不慌不忙地回到了教室,进教室不久,上课铃响了。

也许,草率了。那个水沟里的水不怎么流动,如果一直停留在那里,会不会有人注意到,捡起来看?那上面有她的名字,虽然只有一个字,但总有可能有人会猜到她,而且,上面应该还会有一个男生的名字,很容易根据同班……她想起自己都没有看一眼下面的名字是谁,不知道是谁也许更好,但也许,会有些情况发生,她需要知道是谁……现在,应该好好上课,中考,多重要的时刻,可能会改变一生的,一定会改变一生的,一生就由这么短的一个时间改变,决定,甚至都不需要是一个过程,只要一件事,比如爸爸生日那天……她不能让一些事来搅扰她,可恼不知道是谁,在这个时候还来烦她,她可能不会被烦扰到,但是那个人太可恼,太不自量力了。

让这些都过去,随水流走——那个纸团可能流不走——这时候她感觉到一道目光,像是看穿了她收到了那种信一样,带点嘲讽,还有点鄙视,高高在上,居高临下,她还不能辩解,因为,那双眼睛看见了她,眼睛的主人不一定看见了她,她默默地低着头,啃书上的练习题,什么都不该想,什么情书,大哥,包括那道目光……她不该把这些放在一起,当作一样的事对待。

阅读原贴,看其他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