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LES的一世情缘,百万字长篇小说《玫瑰百合》 [5楼]

第二章

唐倩伸手在枕头边摸索到手机,按了启动键,光照亮了她的额头,她眯着眼睛看上面的时间。

如果是七点二十一分,她会懊恼没有再多十分钟可以在床上舒展一下身体;如果是三点五十四分,她会沮丧没有再早两个小时刚好是可以入睡的时间;如果是五点三十八分,她就没办法了,总之无论哪种情况都会令她懊恼沮丧,她无法做想做的事情,无法做能做的事情,也无法做不想做不能做的事情。

她坐起身来穿鞋下床,走到窗边撩开窗帘,这是个无意识的举动,凌晨时分不到窗边撩开窗帘看一看,还能做什么?

晓月如钩,当她站在这里时,一切都仿佛被注定了一般。否则,一切为何如此这般?唐倩站在这里,绝非心血来潮,当然,她也并未深思熟虑,一缕发丝垂下来,月光倾洒在她的脖子和手臂上,所有被注定的都像这样,自然而然地发生。

没有月光,不是月光,那是城市的灯光,没有一盏灯是对着她的窗口她的身体,而窗边她的身体上沾染了这城市的光,她抚摸一下自己的手臂,转身去卫生间。

社交软件上有超过显示数目的未读信息,她将它们一一划过,每次在划掉这些信息的时候她都想着要抽个时间整理一下自己的联系人,上百个好友,交流群,营销账号,基本上和她不相干,她会去读消息的账号也就十来个,这十来个里面,今天也没有什么新鲜有趣的事情。

她打开一个账号推送的音乐,读一篇关于美容的文章。她知道关于美容的文章基本上都是胡扯,她没有每天都打开那些推送音乐听一下,音乐不是用手机听的,她也没有人可以分享,大约因为这一点,她已经很久没有正式地听一部音乐作品,最近流行起来的某部音乐剧她跳跃着听了其中的一些片段,对于这部以说唱为主的作品她实在无感,关于无感的感受,她也没有人可以交流——她并没有想到要和谁交流,或者谈论。

手机喇叭传出来的是托名阿尔比诺尼的作品《G小调柔板》,这是一首没有来得及分享的曲子,她只在聊天的时候提到过。

她没有思念谁,她甚至没有注意听《G小调柔板》,她一边鄙笑一边读那篇美容文章,有些事情不需要专业的知识只需要用常识就可以判断,比如古人没有减肥的概念和需求怎么会有关于减肥的偏方,比如古人没有分子式怎么会有对付现代病毒的偏方……她只是知道衰老是不可抗的。

她还看了一位明星的动向,她只看了标题和里面的照片,明星娇美的容颜让她感到愉悦,最近的资源增多也让她为她感到开心,那意味着她可以更多地看到她和她的作品,她可以为她带来更多的愉悦,生活原本如此简单,哪有那么多的混乱?

她还瞥到一条标题叫“隐藏的高薪职业”的推送,要不要点开看看?她坐到沙发里,现在还有时间,她最好能再睡一会,不然的话上班后会打瞌睡,如果没有人来跟她交涉工作的话,她打开同事群,看看他们都聊了些什么,这样在跟他们相处的时候会显得有默契。

关于“高薪职业”,她其实就想看看作者是怎样的水准,是欺哄别人还是欺哄自己的程度。

从卫生间出来,她看到墙上一块暖黄色的光,这是初升的太阳从窗户透进来的光,如果今天是阴天,那么她只会在这个时候看到一道阳光,只有她,和早起做生计的人们可以看到。她走过去把窗帘拉上。

她觉得最好还是睡一会,从睁开眼睛,打开手机开始,她就在过一种被推送的生活,包括她刚感受到的简单的愉悦。

她闭上眼睛。但现在不是午后,不是上午十点钟,通常她醒来过早的话,会在十点钟左右开始犯困,那应该正是精力充沛思维敏捷投入工作的时刻,事实上,如果她打开视频网站看那些小视频的话,一两个小时很快就会过去,在她的社交软件上,她关注和加入了很多英语学习的账号,在参加工作后的每一个阶段,她都在计划提升自己的英语能力,太忙和有太多空闲都是停滞的理由,每次想到这个从来没有坚持实施的计划都会令她感到沮丧,沮丧的次数多了,也就这么过来了,都不需要什么理由了。

还有一个多小时,她打开一本电子书,很快她就在淡寡的文字中昏昏欲睡,现在的问题是,她能否及时醒来?她要选那一身衣服去上班?这段时间足够她听一部音乐,这是凌晨时分,听音乐会吵到邻居;她也可以练习一下口语,她练习后用来做什么?像部门经理那样在开会的时候夹杂些英文单词吗?这不是件值得针对的事,她自己也常在说话时带一些英语单词。

一身合意的服装会让她在上班过程中保持兴致,但是她不想在这件事上耗费过多的时间,所以她把时间耗费在买衣服上,这样到了出门的时候可以很随意就搭配好。

钥匙,手机,都在小包里了,带上门,在电梯里,有时候会遇到楼下一位上高中的妹妹,她知道,一旦脱下那身运动款的校服,那位妹妹会打扮得像个,像个明星一样,现在的女生远比那个时候的她精于打扮和释放魅力,不过她不太接受过于流行的妆容和装扮,两三年后回头看,当年的潮流都很肤浅。小妹妹没有出现在电梯里,她不可能算好她恰好出现的时间,她对她……没有愿望。人家还是小孩子。不过她在高中时不是已经,还没有,她当时还不知道自己是什么。

楼下电梯间阿姨在打扫,她点头打招呼;小区里有出门去上班的人们,女人们都和她一样打扮得自以为与众不同,她可以讥笑她们打扮了都是为了给男人看;门口的保安在亭子外看护,早上进出的人车太多,

“今天不开车啊?”

“不了。”她回答,她只在时间充裕的时候开车,像今天这样她把大段充裕的时间耗在了什么都不做上,开车去上班肯定会迟到。

在公司前台,前台小姐姐给她一个淡淡的眼神,她态度冷淡的有两种人,一种竞争对手,一种是算不上对手的人,唐倩已是中年妇女,她应该安于自己算不上年轻女性竞争对手这一位置。凌晨就这样处于另一个空间,另一个时间单元,另一个意识状态下,和她现在相距有一个宇宙的距离。

一个部门只剩下两三个人在办公区,经理说她手头工作太忙的话就不用参与三天两头召开的项目会议了,但是她手头上已经一两个星期没有实际工作,她搜索那位女明星的信息,看了两个小时关于她的帖子。

新项目立项的时候她是有参与的,许多方向还是她提出来的,近一周没有参与新项目会议,她不知道自己当初的提议还有多少保留,这都不是一个信号,而是,实实在在被边缘化了,如果离开这间公司的话,她不打算再去其它公司工作。

有利的是她没有家庭,没有子女,所以这大约是她职场生涯的最后时光,她可以挑战一下职场的规则,上班追星,上班读小说,上班看电影,这些事如果不被发现的话就没有意思了,可是不在乎被发现的话做起来也没意思,一个宇宙的距离,有些情况下就是没有距离,直到中午,唐倩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该做些什么。不到十一点,有些同事开始订餐了,再迟一些餐厅接单太多会很晚才送过来。

“你总是穿得这么骚包!”魏娟突然拍一下她的肩膀。

唐倩被吓一跳,她在看一个风景网页,她的工位背对着办公区,所以不用她刻意暴露,她做与工作无关的事很容易被发现。对于魏娟的形容她也很不满,她扭头看着她:“骚吗?”

大约她脸色不好看,魏娟愣了一下,随后坦然一笑,又要伸手拍打她,这次她避开了,魏娟改口说:“性感,这总可以吧?你都是怎么穿的,我看你这衣服,”魏娟的手在唐倩肩上摩挲着衣服料子:“穿你身上就是跟她们不一样。”

唐倩微微收缩着肩膀避开她的摩挲,这话她爱听,虽然她也不满意“性感”这种形容。

“倩姐,你中午点餐吗,要吃什么?”订餐的同事隔着几张办公位问。

她想自己一个人出去吃,从这办公室脱离出去一会,不过她也懒,常常懒得走出去。

“她不点,她跟我中午有事。”魏娟替她回答了:“一会跟我出去吃,咱俩聊聊天。”

魏娟四十出头了,喜欢八卦,唐倩忽然想到,公司里女同事中她们两人算年纪最大的那一拨了,她可不想混进老人堆里,她跟魏娟同事多年,就是普通的同事关系,没有亲近到什么地步,她跟所有的同事都是普通同事关系,平常同事有不想点外卖的也会一起出去拼桌AA,不知道她为什么要特意单独跟她出去吃饭。

魏娟走开后唐倩看到邮件,新项目组织架构正式发出通知了,没有她的名字,连普通的组员里都没有,唐倩心中窜起一股愤懑,她立即就想去找顾大勋要个说法。

她确实不在乎,荣誉,地位,甚至是薪资,她很满足目前的薪资待遇,但是这样正式地,正式地把她边缘化,这有公平的问题。

不过她不是那种冲动的人,她现在去对方一定有充足的理由合适的态度来对待她,她想越级向公司方反映,这很无礼,通知是公司正式发出的,公司方一定是接受这份名单并且不在意她,她可以发全员邮件要求公司给一个说法,这样做就是主动加速离开公司的进度,她不想采取主动。

那么,她打算不采取任何行动,她平复一下心情,这确实有些欺人太甚,不过,如果她根本不在乎的话,这件事对她也就算不上欺辱了。魏娟约她中午吃饭总有目的,或许就是公司方的授意,从个人方面,唐倩想不出自己对她来说有什么可图可用的。

一路上魏娟唠叨一番唐倩的衣着,唐倩不觉得她是真心赞赏;接着是哪家餐厅比较好吃,另一家的什么菜有什么特色,偶尔会问一下唐倩的意见,唐倩不觉得是真在意她对美食有什么看法,随口应答。

“你有没有哪家比较熟的,特别想吃的?”

“我……我吃得很少,没有太注意……”

“那难怪,你身材那么好,我可是……要不,那家烤肉吧,不油腻,味道鲜美……哎呀,烧烤类的吃多了,不健康。还是吃炖菜吧,我知道那家的炖猪蹄,都是胶原蛋白……”

可能要等找到餐厅坐下来吃的时候她可能才会进入正题,唐倩倒是有耐心一边听她唠叨一边找下去,不过今天她喜欢的明星中午一点参加一档节目的演出,她想看直播,她从来没有追过星,这次是连续一个多月不停地在网上刷那个明星的行程和活动,以及粉丝和路人关于她的评价。

“就这家吧。”唐倩看到有一家人不多,去这家可以少等一会。

“这家?不好吃的,你看人那么少。”魏娟随着唐倩停下脚步,眼睛往别的餐厅张望着。

“那就那家。”唐倩随她目光看到一家。她一个人的时候也会在各种餐厅之间纠结,不是因为食物,而是不知道哪家会比较符合她的心情。

“走吧走吧,再走下去人更多了。”与别人在一起的时候,她既顾不上食物也顾不上心情了。

终于在一家餐厅坐下来了,这时候魏娟又为点餐反复权衡挑选,唐倩没有感觉不耐烦,这就跟早上起来接收到的推送消息一样,跟她在公司里上班,下班回家一样,自然而然而又莫名其妙,仿佛每一刻都是被注定的一样。

等到她们的饭菜上来时餐厅里的人已经少了很多,大家都是吃顿工作餐,吃完回到办公室玩游戏看电影睡午觉。这个时候魏娟开始说一些同事的八卦,唐倩是需要午睡的,何况她今天醒得特别早,她也想看明星的演出,魏娟再磨蹭,也还是可以眯一会或者看表演,所以她不着急,她就等着看魏娟什么时候说正事。

“好吃吗,还可以哈?”

“不错。”唐倩简短地回答。

魏娟继续说着同事的一些事,“……你知道他怎么跟小陆聊天的吗,他给她发黄色小说……”

唐倩心里咯噔一下,她也这么干过,看来流氓的手段都一样,她禁不住笑了,不过这算是没本事的流氓,她就是没本事的,或许还算不上流氓。

“一大段一大段的,小陆截屏发给我,问我怎么办,还怎么办,不理他,看他知不知趣……”

“这算是没本事的。”唐倩说着自己。

“就是,估计是老婆管得紧,没办法用别的手段,可能请人家出去吃顿饭手头都不宽裕……”

这些话题实在是无聊,唐倩吃下半碗饭,每样菜吃了两三口,就不怎么动筷子了。

“怎么,你吃饱了?”

唐倩点点头,猜她接下来大约就会说难怪身材那么好之类的,出乎意料,魏娟仰头看看周围,唐倩知道这是看有没有公司的同事,这个时间在餐厅是很有可能遇到同事的。

“那个,新项目的通告,你看了?”

总算进入正题了,唐倩说:“怎么,顾大勋,还是徐杰让你来找我?”

“不会吧,在你眼里,我跟他们……不不不,我比你早来,虽然不是同一个部门,可是从来也没有像你那样风光过,我跟他们的关系,哪有这么密切,还不如你呢,你是可以跟徐杰直呼其名的。”魏娟矢口否认。

“那……”

“没有你的名字?这样也好的,咱们女人,跟他们争什么,争上去了,还不够人背后说闲话的……”

“什么闲话?”

魏娟一愣,“没有,我就是这么一说。”

“有,顾大勋追过我。”

魏娟又愣住了,“顾……他……什么时候的事?”

“一两年前吧。”

“他结婚那么久……嗨,男人,真没一个好东西。”她刚说了一个已婚男同事在聊天软件上骚扰女同事的事:“那,这次没让你进新项目,就是他公报私仇了?”

唐倩有些后悔跟她说了,公报私仇太拙劣,她觉得自己不值得对方这样对付的,她相信顾大勋也很清楚这一点,根本犯不上对她用什么手段,她不在乎顾大勋会怎样,这种话传出去反倒会显得她在中伤诋毁别人。

“没什么大不了的,工资奖金照拿,他还能把你怎么样了不成,大不了不干了,凭你的能力,你的条件,”魏娟说着上下打量唐倩:“再找一家公司轻而易举的事。”

看来她不是替公司当说客,唐倩喝着饮料,她后悔跟她吃饭了,虽然她不赶时间,但是这时间在电脑前看看女明星不好吗。

“我真喜欢你……”

唐倩差点被饮料呛了。魏娟,年龄比她大几岁,已婚有孩子,身材长相,在职场浸淫这么多年也没有常见的职场女性的风范,如果把她当作家庭妇女来看的话,倒也不失可爱,八卦嘛,不止女人,是人都有一点的。唐倩继续把吸管放进嘴里,偷眼看魏娟的嘴唇,不,她丝毫没有吻触欲,不是美丑的问题,她对这个人没有感觉。

“就不知道,哪个走狗屎运的能娶到你这样的,一般人真没这福气,要不你也不会拖到现在了,对吧?要我说啊,你真不着急吗,你美是美,可是也三十好几了……”

唐倩笑了,她早该明白的,魏娟找她还能有什么事,可不就是牵线搭桥这些事吗,早几年,她刚来时还年轻几岁,那时候她怎么没关心她这些事呢?

“我跟你说的可是真心话,要不跟你说这些得罪你的话?这些话也不少人跟你说过吧,爸爸妈妈也催你无数次了吧,要不怎么说缘分呢,这事情啊,讲的就是个缘分……”

唐倩咬着吸管抑制自己笑起来,接下来就是一个特别合适的人,然后她就要打开手机给她看照片,她都猜到了。

“我一个表弟,我老公的表弟,四十三岁,特别优秀,有自己的店铺,有两套房,自己开好车,店铺里还有一辆拉货的……”

“我现在不想……”

“还不想?这不用你想,想也没用,缘分到了就水到渠成了,用不着想。我跟你说,他就那个店铺,一年纯收入二十几万,做了十几年了,顺风顺水,现在基本上不用怎么管……”

唐倩不再发表意见,出于礼貌唐倩“嗯”、“哦”了几声,无非是各种优秀优裕大同小异,没什么要仔细听的。刚离婚,这解释了魏娟为什么前几年没有热心给唐倩做媒,这个年龄,这种条件,如果魏娟说得有五六分真,原因大约也就是魏娟刚说的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唐倩笑了笑,这让魏娟以为她有兴趣,开始规划起她的婚后生活了:

“你想做事店铺里管管账,平常就逛逛街,你这后半辈子就坐享其成,还上什么班,在这破公司……”

“我是les。”唐倩不想再听下去了。在魏娟说话的过程中,唐倩一直在考虑要不要说出来。

魏娟一下没反应过来她说英语单词:“累?不会,要说以后有小孩了,不过这个看你们两人,我只是这么一说,他有个儿子的,他主要是找个人走好后半生,你要喜欢小孩的话,他也乐意……”

“娟姐,我是les,lesbian。”唐倩在心目中演练了无数次出柜,“同性恋”听起来有些突兀,“拉拉”有些幼稚,像在开玩笑,她觉得用les或lesbian可能最合适了。她曾经对人讲出来过一次,讲出来的感觉,感觉天地豁然开朗,只是讲出来后,一定有个后果的。

这一次,也应该有个后果,她已经准备好了,但别的人别的事不会为她准备好的。这也是后果。

“那没关系,孩子的事,他不强求,完全看你的意思,我的建议哈,女人还是做一回妈妈……”

“娟姐,lesbian,”唐倩想到她可能不懂这几个单词:“拉拉,gay。”

“那是……什么?”

“我喜欢女人。”

“可是……不对,你不像啊,你不是……”

“我是,女同性恋,我喜欢女人。”说完,唐倩有些恶作剧的心理想看魏娟的反应。

魏娟发了一会愣,拿起筷子夹菜,“哎,你看,还有这么多菜,你再吃点。”

“我吃饱了。”

魏娟确实感到尴尬了,装模作样吃了点东西,看看唐倩,又避开了唐倩的目光,拿起饮料来喝一口。

“你,不会是骗我的吧?”

“噗!”唐倩嘴里没有饮料,要不就喷出来了。这时候的魏娟真显出可爱来了,唐倩止住笑:“这有什么好骗的,这又不是什么需要骗的事,你又不是需要骗的人。”

“那倒是,那倒是。”魏娟说,她也吃不下东西了。

“咱们走吧。”唐倩想她也没什么话说了。

“不急,不急,再坐一会。”魏娟手捧着饮料杯,“那个,那你结婚了吗,你不能结婚的吧,你有那个什么,老公还是老婆……”

唐倩止不住哈哈笑起来。

阅读原贴,看其他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