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LES的一世情缘,百万字长篇小说《玫瑰百合》 [6楼]

午饭回来后那个节目已经开始了,她喜欢的张意茹还没有表演,有粉丝发出了节目单,她刚好可以看到她的节目,看完她就关掉了直播。

时间不够她睡一会了,她需要睡一会不过她不困,魏娟听到那样的消息会很惊异,她则感到一阵阵隐隐约约的兴奋,原来说出来这么,爽!这么多年来她一直想方设法隐瞒,她不知道自己这么多年辛辛苦苦为了什么,仿佛就为了辛辛苦苦而已,对她自己可是一点好处都没有,那么对别人有好处吗?对王霞可能有,对唐建军可能都没有,他在乎吗?至于其他人,这与他们有何相干?她是要为了谁,为了什么而辛苦隐瞒?

同事看她的目光似乎有所变化,也许是魏娟已经传出去了,也许只是她自己的心理发生了变化,事实上,她仍然有些顾虑说出来是不是有些草率,无论如何,不必憋在心里生怕别人知道的感觉更好。

张意茹的表演她没有感觉,她打开的帖子里都是夸赞的,没有从专业角度分析她的业务能力,喜欢就是了,张意茹值得喜欢,这就够了。

她不明白什么意思,那个同事朱维又在对面同事的工位上朝她看。

她在听拉二,卡蒂雅演奏的,里赫特之外她其实难以接受其他人演奏的拉二,她听卡蒂雅是因为颜值,她偶尔看到卡蒂雅和王羽佳四手联弹勃拉姆斯《匈牙利舞曲》,赏心悦目,双厨狂喜。

这并不是说新生代水准不逮,而是,习惯吧,有些版本是伴随她走过一个时代的,而那些版本某种程度上来说确实无可匹敌。这种感觉,仿佛她已经走过很多个时代似的,也许有吧,一段一段,一截一截,几乎是互不相干的时代。

当朱维第三次走到对面并向她抬手的时候,她终于反应过来,有时间的话,她要好好理一理音乐方面的资料。她点开聊天软件,她为了听音乐关闭了信息提示音,即使看到有新消息的闪烁提示,她也会等到想看的时候再去处理。

她找到朱维发过来的信息,他约她去休息区那里聊一下,她同时看到了魏娟发来的信息,问她怎么不说话,她没有打开对话框查看更多的消息。

朱维是除她以外另一个没有进入新项目组的同事,不难理解他为什么要找她聊聊。办公室外有两处休息区,一处比较近的阳台常常有男同事在那里吸烟,另一处有一些健身设备,几乎无人问津,有空闲的时间同事们都用来玩游戏和睡觉,唐倩过来时朱维已经在那里等她了。

“中午没休息一下?”

“没有。你,怎么了?”

“没什么,你看到那个邮件了?”

“当然。”

“你怎么考虑的?”

“什么怎么考虑?这有什么好考虑的?”

“我是说,可能会把我们fire掉,至少在我们两个人中间,二选一。”

“那……”

唐倩想说那又怎样,但那是对她而言,对朱维来说可能不那么无所谓。性别的差异还是有的,现实的状态就是养家糊口的责任会更大程度地倾斜到男方身上,朱维刚刚有了孩子,失业虽不至于,重新找工作的话麻烦是有的,而且这种职场上的失意,对他的打击比较大。

这一点对唐倩来说也是有的,在通常情况下,被fire掉是一件令人沮丧的事。与朱维的交谈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唐倩觉得他就是想从一个同病相怜的人那里寻求几分安慰,她决定不让被fire这件事在她身上发生。

“我打算辞职了。”朱维说了。

“你有找好下家了?”

“没有。不过主动点好。”

“你没必要。辞职的话没有遣散费,你有家有孩子,干嘛不要?再说现在情况不明朗,走着看呗,看淡一点。”

“没有没有,我不是看不开,我只是,想做得对自己更有利一点。”

也对,尽管比她年轻几岁,毕竟是个为人夫为人父的男人,不至于那么脆弱。但是两个人的对话就显得毫无意义了,唐倩惦记着魏娟在聊天软件里发来的信息,她说了些什么,她会不会以不利于自己的方式把秘密传递出去,想到这里她更无心跟朱维聊下去了。

“那就好,你好好考虑一下吧,我那还有点事……”

“有猎头联系我了,我是想和你一起,跟他们谈条件,你怎么考虑?你得了,我知道你手头上没什么事的,除非是私事。”朱维呵呵笑了。

唐倩被他笑得很不自在,看来他是知道了,她不知道魏娟是怎么说的。

“没有……哪有什么私事……那个,我考虑一下吧,我是,不打算再找了,做了这么久,年纪也大了,小青年那么多,不适合再在职场上了。”

“那倒没有,看不出你年纪大不大,你能力强,跟那些刚毕业刚进社会的小青年不是一个level。”

唐倩离开职场的心可以说是一直都有,只是缺少一个契机,她觉得,现在这种状况或许就是一个契机,而且她把自己的秘密说出来,在这里,在同行业,在职场,在这座城市,估计都是待不久了。

她也没有决定,即使这是离职的契机,但不一定就是开始另一段生活,另一个时代的契机,事情会不会自然而然地发生?

“这个,我考虑一下吧。”她急于去看魏娟发来的信息,她知道,如果她就此离开职场,恐怕就再也不会回来了,心态会变,年龄也更大了。

“好的,有什么想法随时跟我联系。”

回到办公区,唐倩悄悄留意同事看她的眼神,看起来没有什么不一样,大部分人在工作,偶尔有看到她的人会抬下眼睛或点下头或微微一笑或做个鬼脸打个招呼,不用多想,回到工位就能看到魏娟是怎么说的,她迫不及待打开对话框,魏娟的信息如下:

你为什么告诉我,难道不怕我说出去

这么一想我更想说出去了,这可是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不说出去可太浪费了

既然跟我说了,能不能再跟我多说一点,你有没有那个什么,恋人,爱人

你怎么不说话

我越来越憋不住了

你是怎么拒绝顾大勋的,也是告诉她你是女同性恋吗

你是不是用这借口拒绝自己不中意的人的

我越想越觉得你不是,你看起来比女人还女人,长头发,穿衣服都是淑女风的

你是骗我的,你又甜又柔,你怎么会喜欢女人

……

唐倩好不容易开口对人说出来,还要科普同性恋是怎么回事,还要说服别人相信,她要怎么才能让人相信,有图有真相,发照片吗,当然不会是什么私密照,可是女人和女人一起牵牵手搂搂腰贴贴脸亲亲嘴都正常,何况她连这样的照片的没有,她只有单人照,很多很多的单人照,不多的双人照片也都是规规矩矩的,那时候手机拍照功能不强,她只有相机拍下来的相纸冲洗的照片,她也好久没有翻开那些照片看一看了,她记得,但她还是会偶尔翻开看看的,在有些时候,她不想在这里想那些事,对于魏娟,她不想理睬了,她回复道:

你爱信不信,你想说就说

她在处理未读信息时看到了顾大勋发来的信息,是几条比较重要的信息。她站起身,又坐回去,想了想,给魏娟又发了一条:

你想说就说吧,你帮我说出去,我还会谢谢你

她起身去泡了杯咖啡,去了趟卫生间,回来坐下,慢慢喝着咖啡,考虑这件事怎么回复。

顾大勋向她说明,新项目需要集中人力尽快做出可评估可实施的方案,但是老项目也需要十分可靠的人留下来维护,她是老项目的策划人,资深的行业精英……

资深是不错,精英谈不上,唐倩相信顾大勋也清楚这一点,如果是公司发正式的群邮件,这样吹捧的话就不会有了,那么这不是一个正式的通告,总公司甚至区域老总徐杰可能都不知道,这可能就只是一个部门的内部说辞,或者说,就是顾大勋和她唐倩两个人之间的一种说辞。

这是为什么呢?即使她对于顾大勋来说是一个尴尬之人,也没有必要这样针对,老项目上市两年多营收开始下滑,新项目会有资源倾斜和奖励刺激,下滑的责任由她来担,资源和奖励没她的份,她不傻不会想不到这一点,她还是太天真想不到顾大勋会这么做?

她拒绝顾大勋这一年多时间一切正常,顾大勋像没发生过任何事一样,也确实没有什么事,任何人都不知道,顾大勋结婚多年,公司旅游和年会之类的活动他老婆孩子也来参加,和同事基本都认识,他只是私下里各种暗示,明示,到最后对她表白。

不错,这一年多来唐倩心目中对顾大勋也是轻蔑的,他不就是认为她大龄单身有需要吗,男人对女人的种种揣测往往只是出于男人的种种恶心念头,人对于人的许多揣测只是出于揣测者自己内心,嗯,有时候会是对的,可惜顾大勋遇到的是她,一个可恶的女同性恋,她对于他的轻蔑他不会感受不到的,所以这样针对她是合理的,尽管在职场上,在公司事务上,在升职加薪上,在个人形象家庭稳定各方面她都不会对他产生威胁。

唐倩打开魏娟的对话框,魏娟在里面问她该怎么说,会不会对她的工作产生影响,顾大勋是不是知道之类的,唐倩回复她:

你想怎么说都行,不会有影响,没有别人知道

想了想,她又加了一句:

我既然告诉你了,要怎么样就由你决定了,我又没说要你保密

她其实很享受说出来,说出来,有种喜欢上一个人的,有种谈恋爱的感觉,这也确实没有差别,说出来,就跟公布自己的爱人一样,可以甜甜蜜蜜大大方方在一起,不再被人当作是朋友,也不再担心被人怀疑两个人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

至于现在,让别人去传,去说,就像谈恋爱的时候,自己不说,让别人看出来谁跟谁是一对那样,又害羞,又期待,又甜蜜,又刺激。

喝掉最后一口咖啡,她把文件添加到了邮箱附件,点击了发送。不久,顾大勋打电话来叫她去他办公室一趟。她起身向顾大勋办公室走去。

“你坐。喝咖啡吗?我这还有茶,有一些好茶叶。”

“不了,我刚喝完。”唐倩比较好奇他会说些什么,除了常规挽留,会不会有什么新鲜的。

“我手头上还有点文件,马上就处理完。”顾大勋说。

这也是上司见下属的常规操作,唐倩心里默默骂,装模作样,明明是他叫她来的。之后,老总徐杰还要找她,有可能会开出一些条件,那样的话她会有些拿不定主意的,新手可能会需要画饼,她对于公司的期待,大约只剩下利益条件了。

顾大勋没有拖延到让她发毛的程度:“我看到你的离职报告了。能说一下原因吗?”

“我在离职报告里说了。”

“那是书面公文性质的,你怎么考虑的?你年纪不小了,没必要动来动去的。”

“这……”唐倩想说我们没有这么熟吧,没说出口。

“项目组的问题,是我个人的决定,在公司层面,我们仍然是同一个部门,资源是整个部门共享的……”

“公司不会给不在编的项目人员分配资源。”

“那是我的事,我来协调这部分,你误会我了。”

有可能,唐倩想,但是顾大勋没理由照顾她,如同他没理由针对她。

“这都没关系了,我已经决定了,我早就想离职……”

“是因为你的性取向吗?你是,同性恋?”

“怎么,魏娟她……你怎么知道的?”

“我早就知道了。魏娟也知道?算了,我不管你们私下里那些,你不要离职,这是为你考虑……”

“你怎么知道的?”

顾大勋瞥她一眼,“我在社会上混了几十年了,这点眼力都没有?”

“那你还……”

“我是真……那时候不知道,没想到你是,毕竟,很少遇到的。”

“别说那些没意思的。”

“你现在,让魏娟也知道了?那就是说,全公司都会知道?”

唐倩没有回答。

顾大勋说:“那也应该没关系的,这是个人的事,我建议你一直在公司做下去,毕竟你没有家庭,以后年龄大了……我这是为你好。”

唐倩想,自己可能真误会他了。细想起来,自己拒绝他以后,他确实没有任何针对她的行为,只是自己对他印象一直都不好。他是为她好,有可能,但是她觉得不需要。

“我没有家庭,年纪也不小了,再过几年,”她差一点就对他说出真实想法了,“年龄更大,到那时离职,情况会更糟。”

顾大勋点点头:“也有道理。这个,你自己权衡吧,你想想,新项目完成后,我的职位会空出来,你是可以争取……”

“呵呵,不了。”还是画饼了,唐倩笑了,部门有好几位几位同事资历能力都足够,除了男同事,还有年龄比她小的,工作比她更有激情的女同事,这个怎么也轮不到她,何况她都没进新项目组。

不知道顾大勋有没有和徐杰沟通,徐杰没有找唐倩谈话,下班的时候在办公区通道遇见他了,他跟唐倩点点头打了个招呼。这是老总应有的排面。

下班后唐倩开始后悔没有开车来,下班不着急了,这时候自己开着车无论快还是慢,自己把握着方向盘总会更安心一些。

挤在公交车上下班的人群里,身体和心情都不稳,一会在出柜的兴奋里,嗯,她出柜了,三十八岁第一次主动地明确地对一个人说出来;一会在辞职的迷茫中。

她有自己的一套打算和计划,但是她不确定能不能实现,因为那牵涉到另外的人,而且会是一个影响后半生的重大改变,事实上她还不确定能不能辞掉,也许徐杰会以加薪为条件挽留她,她可能难以拒绝,毕竟物质条件对于后半生来说也是极为重要的;和顾大勋的面谈,让她对他有了一些改观,当她不带有对上司的轻蔑和排斥,在公司的日常工作也许会开心一些;对了,她出柜了,以后在公司里,会是一个新的形象,一个新的自己……

外面商业中心的广告屏上是张意茹出道十六周年纪念广告,她在沉寂十年之后再度走红了,她的形象真的很讨人喜欢,性格也讨人喜欢,她也错过了一个时代,唐倩想到自己,还能错过几个时代,或许,她已经没有时代可以错过了。

她不想回去做饭,下公交车后在社区附近街铺里找了一家熟悉的去点了外卖,收银台小姑娘在核对她的会员信息时,突然跟她说:“今天你生日?生日快乐!”

“啊,谢谢你,你是……”她想说她是第一个祝她生日快乐的人,但那样会暴露她非常孤独,“你真漂亮。”收银小妹后面的墙上装饰着玻璃,她看到自己的脸庞,她是漂亮的,这些年也一直在模仿别人把自己打扮得女人味十足,然而看看收银小妹口罩上方露出的眼睛和额头,她皮肤没自己白,也许口罩里面的鼻唇也不如自己漂亮,但是年轻真不一样,年轻真好,她已经三十八岁了,这一年,那个人已经四十过半,就要跨入了老年的门槛了。

阅读原贴,看其他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