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瓷前男友,却被正在暗恋的警察哥哥戳穿 [7楼]

我硬着头皮走进审讯室,尽管我认为已经将他放下了,而此时近距离接触到他,仍然像触及到心底的那根弦,不可避免地有一丝慌乱。

他指着旁边的椅子示意我坐下,眼睛又望回电脑,说:“真看不出来啊,一身排骨,打起架来这么凶。”

小时候他喜欢喊我小排骨,现在又说我一身排骨,亲切感幽然而生。我挪着脚步在椅子上坐下,嗫嚅着说:“我是被逼上梁山当好汉!”

他望了我一眼,脸上没什么表情,继续对着电脑,打开文档调出笔录的模版,在电脑上设置好文档格式后,从办公桌上拿了一张表格,叫我填写个人资料,然后站起身走到旁边的饮水机上倒了一杯水端给我。

我握着笔的手顿了一下,又继续填写表格,而没有说谢谢。

小时候我们是邻居,他比我大五岁,从小到大我已经习惯了被他照顾,我们两家还有点亲戚关系,他的奶奶是我爸爸的堂姐,按辈分他要喊我姑姑。我这个“哎呀长辈”接受他端的水,好像心安理得。

其实是因为我紧张,窘迫得就像个哑巴,什么礼貌用语,连母语都不会说了好吗?

阅读原贴,看其他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