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请勿转载】红尘冉冉之女设计师的万种风情 [1楼]

梅心(Julie),女设计师,30岁,正在从北京赶往南京的高铁上。当天下午有一个900万的方案设计标要投,她是项目负责人,并且要向评标委员会述标。此刻,在高铁上仍在对汇报的ppt做最后的修改。

忽然,她想和一个人说几句话,于是在微信里试图与那个上司男友对话。

上午11:01

Julie:还在开会?

培衷:嗯,视频会议,无聊的很。

Julie:无聊就跟我聊聊天呗。

培衷:哪那么方便?

Julie:我刚才进OA的“会议中心”看了一下,几个区域老总都参加这个会了,看来对院里质量放行下放的事情还挺重视的。

Julie:我们所长昨天还在跟我聊,不知道培衷总会怎么定设计质量放行下放的事情。我真想把你前天晚上跟我说的内幕告诉他[偷笑]。

Julie:前天晚上你的呼噜声我录下来了,回头给你听[调皮]。你喝多了呼噜打得都很厉害。

Julie:又不理我[撇嘴]。

上午11:22

Julie:我才把PPT改好。

Julie:希望下午述标顺利。

培衷:?

Julie:你忘了我今天要述标?

Julie:你当总工的也要多关心关心我们这些做项目的,下午这个标再不中,所里下半年的产值真的要没着落了。

Julie:昨晚所里一帮人给我过PPT,搞得我几乎一宿没睡。今天早上上了火车就睡。居然梦到了有几页PPT上的数据和标书里的不一致,一下子就把我惊醒了。

Julie:刚检查了一下,数据还真的不对,然后赶紧调。

Julie:我两天没洗头了,下午还要汇报,丑死[撇嘴]。

Julie:又不理我!

上午12:19

培衷:刚开完,不好意思。

Julie:[困]

培衷:你没睡?不是说昨晚没睡觉吗?

Julie:马上到站了。

培衷:是南京那个标?

Julie:是啊,方案费900多万呢。

培衷:呵呵,技术标的方案还是我定的。

培衷:900多万,现在真的是形势不好,以前1000万以下的都是小标。

Julie:你们当老总的总是放不下以前一年签十几亿的好时光,我们这些背指标、拿项目奖金的,只要有活维持就很开心了。

Julie:他们说南京这个标还挺有希望的。

Julie:我想也是。一般要你定方案的标都比较靠谱。

Julie:南京啊……要我给你去买点瓜片吗?

下午12:26

培衷:南京是雨花,瓜片是六安的。

Julie:[惊讶]

Julie:[捂脸]

培衷:刚在跟他们说事。

培衷:这个标竞争挺激烈的,但是前几年他们区里的项目我们做的还比较多,对我们印象挺好的。

培衷:上个月他们建设口有两个领导到北京来考察,我作陪了,聊得还挺好的。

Julie:[抠鼻]你前天晚上跟我说过。

培衷:有吗?

Julie:你忘了那天半夜我又起来看标书了吗?就是因为你告诉我这个标希望很大,我就睡不着了,赶紧仔细再看看,确保标书没问题。

Julie:一般你在的时候,我都睡得很好的,就是前天,没睡好。

培衷:哦,是吧。

Julie:到南京南了,我下车了。

培衷:[OK]好好表现。

梅心已经没有时间在微信里跟丁培衷作别了,匆匆忙忙的从行李架上取下了行李箱,推着箱子离开座位沿着过道往前走。走出两步,似乎是被一根无形的细线轻轻的牵扯了一下,她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

那人应该很年轻,头发很短,皮肤很黑。她没仔细看他的容貌,只是刹那间感觉他的眼神有点怪异。

这一刻,梅心的手机响了,是Michell的电话。

“嗨,Michell。”梅心低着头拖着箱子往下车的方向走。

“嗨,Julie,我们的时间不宽裕,你直接上出发层告诉我你的位置,我们车过来接你。”

“好的。”梅心挂机后点开微信,给完丁培衷一个[唇],脚已经踩到了站台上,迎着高铁站那属于深秋的穿堂风,深情的说,“南京,我又回来了。”

而她在那时却没意识到,她的平板已经在另一个人的包里。

阅读原贴,看其他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