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着爱着就老了,但总有人把爱当作是一辈子的事 [13楼]

美棠和我到了徐州东贺村,住入一家农舍。美棠亲手做菜——烧肉圆汤。端上来后,我尝试了一个,觉得味道不对劲,便问:“怎么肉圆里有些碎屑似的东西,不大好吃?”

“那是肉皮呀!”她从容不迫地回答。

阅读原贴,看其他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