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着爱着就老了,但总有人把爱当作是一辈子的事 [3楼]

上海闵行区航新路一间房屋内,91岁的饶平如摊开18本画册说,妻子毛美棠病逝后,他手绘数百幅画,记述他们从初识到相守再到生死分别的70多年时光,取名为《我俩的故事》。

阅读原贴,看其他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