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着爱着就老了,但总有人把爱当作是一辈子的事 [7楼]

我第一次看见美棠。

1946年,从黄埔军校毕业,那年我26岁。

父亲来信希望我借着假期回家订亲。

当我们走至厅堂时我忽见左面正房窗门正开着,有个年约20岁,面容姣好的女子正在揽镜自照涂抹口红。这是我看到成年后的她的第一印象。

阅读原贴,看其他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