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云鹏:从‘相声阿甘’到‘喜剧之王’他们伤害了我,你们却一笑而过(转载) [3楼]

但天不遂人愿,除了又添了一张嘴,岳龙刚的降生没有给这个一贫如洗的家庭带来丝毫改善。

加上后来出生的弟弟,一家九口的生活只剩下温饱。

“家里特别小,一张床上有八条腿。我几乎每天早上起来,都(发现自己)在地下呆着。”

岳家姐弟七个,过年从不敢串门,因为羡慕邻居家有肉、有瓜子。

岳龙刚长到十岁,父母觉得男女有别,终于给他收拾了一个“单间”。在养牛的偏屋里,搭了一个床铺,他每晚就和牛一起睡。

如今的岳云鹏在台上,现挂(即兴发挥)接二连三,小时候的他,看到胡同里的嫂子都害臊得不敢言语。

因为,13岁之前,他的衣服都是拿姐姐们穿过的衣服改来的。

村里的妇人,习惯了把家长里短当作下饭菜,习惯了拦住走在路上的岳龙刚,对着穿花衣裳的男孩一顿戏谑。

14岁那年,第一次穿上新衣服的龙刚离开了河南,学校要的68元学费他不想跟父亲提起。

临走之前,父亲告诉他,出门在外可以流泪但要自己擦,经常写信给妈妈,有急事给村长家打电话。

岳龙刚带着一个铺盖卷和二百块登上开往北京的长途汽车,后来铺盖卷落在车上,只剩下兜里的二百块。

彼时,他不知道那里的楼有多高,路有多宽,只是车上播放的那首《粉红色的回忆》,他至今不敢再听。

“打那天起,听见这首歌曲心里就会难受,无比难受。”

1999年,岳龙刚到北京第一件事就是办了张假身份证,假年龄、假学历,除了一颗想衣锦还乡的心,一切都是假的。

初到异乡的几年,岳龙刚不是被开除,就是在被开除的路上。

在石景山重机厂当保安,因为打瞌睡,工资被扣成负40,每天穿着鞋底儿磨没的“疑似鞋”巡逻。后来岳云鹏把那段日子编进了相声,就是著名的《保安队的故事》。

阅读原贴,看其他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