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士:日本二战王牌飞行员的回忆》 [91楼]

S16

回到大村基地后,人事部主任把我归回战斗员序列。我又重新开始一系列高强度飞行训练,确保飞行技术熟练无虞。1940年1月的第二周,我看到自己的名字上了榜,被选为2月11日国庆日在大阪这个重工业大城市的上空做阅兵式飞行表演。

我连忙写信给富士子,告诉她这个消息。她回信问我,我们到时候住在大阪哪里,因为到那时候她要与父母一同来拜访我。她全家都来!乖乖,这个实在是太看得起我了。她们要来的话,路上就差不多要一天功夫,因为从德岛要乘船越过日本内海才能抵达大阪。

飞行表演很轻松的。空中俯瞰日本,景色秀丽,田野是田野,稻田是稻田,排列得整整齐齐,其间还有花园和公园。在我们飞行队列经过学校上空的时候,我还看见学生们地上以人排列出"万岁"的字样。那天下午的晚些时候,飞行表演一结束,我们飞行员就被安排住进大阪的一家饭店。

匆忙之间,我才刮好胡子,正在换一身崭新的飞行制服的时候,一位飞行士官生从饭店大堂急跑上来,还一路放开喉咙大叫,"飞行员坂井!快出来!你的未婚妻在楼下大堂等你哪!"所有人听到了都放声大笑,向我恭喜。我红着脸,急忙跑了出去。

富士子漂亮极了。我的脚步停在楼梯台阶上,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甚至都要忘记呼吸了。富士子一袭优雅的和服,与父母一起在饭店门厅等着我。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好不容易才转过睛来,寒暄几句,然后对他们鞠躬。

那天晚上,她的父亲把我当做贵客,邀请我到大阪市内最知名的餐厅共进晚餐。我是生平第一次享受如此高的消费啊。

富士子的父母很是关照我,想方设法让我放松自在下来。但我还是只能松半口气的样子。原因实在是明显不过了。按规矩,这是未来的丈人丈母娘在考察毛脚女婿啊。在言谈中我还得知,富士子的家族是日本史上知名的武士家族,而且她的父亲也是了不起的大学教授。席间,富士子的父亲为我酌酒,我谢绝了。他笑笑,然后继续再三为我酌酒。最后,实在是推辞不下之际,我向他坦诚说,作为一个飞行员,我不得饮酒。我这么一说,富士子一家都表示理解,很欣慰的样子。

那天晚上真是过得好快啊。在饭店门口与富士子一家道别之时,我不知道下回得过多久才能见面。不过,这次会面,虽然彼此都没有明说,但心里明白,未来的丈人丈母娘对我这个毛脚女婿算是对上眼了。

阅读原贴,看其他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