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野生的哲学书》 [1楼]

第一章:以纯野生动物的视角探索理解死亡

在阅读之前,我希望各位读者能用理性的态度审视我所谈论的内容。因为我所论述的观点或许跟你想象之中的完全不一样,而我也清楚并且诚实的认为我所讲的并不一定是正确的。所以,第一,我不是在提供认知标准;第二,真理这种东西并不是我们认为是就是的;第三,我们人类的情感倾向并不能改变事物的客观规律。我希望各位能以一种野生动物的空白心态来跟我走一趟思想的旅行,沿途的风景可能是美好的也可能是恶劣的,但旅行的目的终究是见识更广阔的天地。我是导游,而您是游客。

死亡,一个充满着神秘、恐怖、未知,一个代表着终结、痛苦、消无等等一系列未知属性的终极概念终极名词,一个困扰着所有生命体的永恒话题,一个支撑我们所有行为的动力元点。一切生命体只有两大行为方向,第一是追求快乐,第二就是逃避痛苦。你吃饭是为了什么呢?为了活下去避免死亡。对,我们的一切行为如果仔细探视其本质,无外乎就是活下去、不要死,并且这个共性贯彻了所有已知生命体。也许你会认为自己的生命还有其他的额外的意义,但实际上所谓的额外意义不过是自以为是的空中楼阁,快乐与痛苦才是生命大厦支撑根基,是无法动摇又不可否认的本质色彩。而对目前的已知生命体来说,生与死就是快乐与痛苦的顶层建筑。

人类是一种学习能力、理解能力极为强大的动物,我们生来对未知的事物充满着兴趣。我们从原始的野兽社会进化到今天的文明社会,我们破解了无数宏观乃至微观领域的奥秘,我们创造出了无数的新事物,没有翅膀我们也学会了飞翔,没有鱼鳃我们也能遨游大海,甚至没有神仙的帮助我们也登上了月亮,毫无疑问我们就是地球的王者。这一切的成就都得归功于我们的大脑,归功于善于思考的人们。但是,在面对某些未知领域的时候我们的大脑却好像无能为力,比如死亡就是这么一个令人望而兴叹无从下手的事物,从古至今这都是一个禁忌命题,一个思想与逻辑的禁区。

以上我所陈述的就是过去乃至现在人类对死亡的普遍理解或者认知,一个令当下科学界无能为力的根本命题。科学注重研究事物的具体而准确的现象,而哲学只是简单粗糙地研究事物本质,当细致方法不行的时候,当我们缺乏验证的手段的时候,我们往往只能采取粗糙的办法,往往只能先用排除法把不可能的可能性排除以缩小研究范围或者层次。所以接下来,我将跳跃已知的科学范畴,直接采取哲学的方法带领各位粗糙地挑战一下死亡这个终极命题的本质,我只能保证我的逻辑是科学的。请各位胆子稍微放大一点,因为接下来的思索层次属于逆天级别。

研究现象(1):没出生之前就是死亡状态。

肯定很多人会问:你怎么知道没出生之前就是死亡这个状态呢?对,很好的问题。那么我这样判定的原因其实非常简单,那就是你在没出生之前不是死亡状态还能是什么呢?没出生之前跟死亡以后的物理状态那根本就是一模一样嘛,都是什么都没有啊。那根据物理现象我把出生之前判定为死亡状态那根本没毛病嘛,对吧。再者,我假设出生之前我们是处于一种目前知识范畴里无法表述的状态,比如灵魂,我们是等着投胎那样子。这个假设本身也是没毛病,但问题是你的灵魂又是怎么来的呢?在你成为灵魂之前你又是什么状态呢?纠结了吧?当你把这个假想推理到极致就能明白了,我们最开始的状态就只能是死亡,因为逻辑上来讲根本就没有其他的可能了。而我也不论死亡时间持续了多久我们才出生的,也不论我们像神话中说的轮回了多少次,我们唯一确定的答案是,我们出生之前都曾经处于死亡状态,我们出生之前都曾经处于死亡状态,我们出生之前都曾经处于死亡状态,我这不是打错字,而是重要的话要讲三遍。

而这句简单粗糙的结论又代表了什么呢?这就直接代表着死亡这个状态并不是不可逆的,这就直接代表着死亡这个状态并不是永恒的,这就直接代表着死亡并不是终结。为什么?因为我们已经成功活过来一次了,那再活过来一次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呢?即使某次的实验成功只是因为运气的结果,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对原理正确性的判定,而当一件事物已经被找准了大概规律,那么在重复它的发生只不过就是时间的问题了。

您不用太惊讶,超前的人说出的话往往都是听起来极为夸张的,更何况是一位超级哲学家所说的话呢?如果您感觉您的认知被颠覆了,如果您感觉您的心跳的很厉害,不用担心,那完全是很正常的。如果您仍然无法平静下来您的心情,那我就告诉您您的认知被颠覆的原因。但凡被我以上所说的话震撼到的人,基本上都是属于典型的唯物主义者,而我以上的论述只不过是以唯物主义的思考辩证方式得到了超越唯物主义认主义知范畴的结论,就像是人类在地球造出的第一颗火箭居然冲出了地球引力的范围那么地让人难以置信。而您也不要误会,我并不是什么唯心主义者,因为在我看来所谓唯物与唯心那根本就是两个极端,而所谓的极端那当然就会有失偏颇。所以,如果非要给我下个定义,那我就是新兴的真实主义者,丁是丁卯是卯,实事求是,实话实说。

研究现象(2):所谓没有感觉

死亡是什么样的,是什么感觉?当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很多人就会下意识地猜测性回答:没有感觉。这听起来是挺像那么回事的,但是什么叫没有感觉呢?你脑子里能想象没有感觉的样子吗?对的,当我们仔细思考没有感觉这个答案的时候你就会发现相当不靠谱了。因为难道没有感觉就不是一种感觉吗?你做手术时被打了麻药,醒过来后你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那种无知无觉的状态难道就不是一种另类的感觉吗?你晕倒了,不省人事,那么不省人事的状态就不是一种感觉吗?很荣幸的,以上讲的两种状态我都经历过,要说那是没有感觉的,那我是绝对不答应的。同理可得,你死亡了又怎么能没有感觉呢?没有感觉本身就是一种感觉啊。你能想象什么都没有的样子吗?没有物质,没有宇宙,没有空间,没有身体,没有感知,等等什么都没有了,那是什么情况呢?那岂不是连我们现在生存的世界都不存在了?那岂不是整个世界是绕着我们个人运转?那岂不是个体的死亡就是整个世界的末日?我们脑子根本就没有办法想象,这已经直接超越了逻辑的范畴并且自相矛盾了。那怎么办呢?解释不了却又事实存在。那这就说明人类目前认知世界认知自我的方式方法或者逻辑水准是有问题的是不完整的,因为对事物的各种解释之间已经开始自相矛盾陷入死循环状态了,就像目前的电脑就根本就没有办法回答人类的情感问题一样。所以要理解死亡,首先我们或许应该先修正一下我们的理解方式或者角度。

研究现象(3):死亡才是世界本来的样子

我上面那句话可能听起来很反动,但我纯粹只是就事论事。我为什么这么说呢?第一,你死了之后个体意义上来讲这个世界还跟你有关系吗?什么地球、月球、太阳还跟你有关系吗?你说有关系就能有关系吗?对,实际上这就是心照不宣的人类自私本性的来源。所以严格来讲,现在所谓迷信的人普遍要比赤裸裸的唯物主义者更有行为底线,因为迷信的人怕报应嘛,更怕来世投胎成畜牲嘛!当然我不是在宣传迷信,我只是说以唯物主义视角来讲的话,我们死亡之后这个世界跟我们是没有关系的。对于已经死亡的我们,死亡后的世界才是真实存在真实拥有的世界,所以对现在活着的状态更准确的表述则应该更像是一场梦,而死亡才是世界的终极真实完整形态。这就是我同行悉达多那句很有名的话的逻辑根源:梦幻泡影,如雾似电,应作如是观。

很显然,通过以上我简单的三个对死亡这个事实存在的事物的论点就能发现,我们现在所流行的唯物主义世界观受到了严峻的挑战,因为唯物主义已经没有办法解释我们内心最深层次的疑惑或者恐惧,根本没有办法解释世界的本质。不论你是否愿意面对死亡这个问题,你显然都无法逃避,不论你多么的坚强,你也依然没有办法更改自己生命的底层色彩。以一个纯野生动物不站队的立场来说,判定真理的方法非常简单,比如唯心与唯物之间到底哪个是真理?那么我可以肯定的说,唯心与唯物都不是真理,因为这两者之间连对方都没有办法说服。那么不是最牛的东西,不是统摄包涵一切并且唯一的完整的东西又怎么能叫做真理呢?这就好比在封建社会的一个国家里同时有两个人称帝,那就说明现在是乱世,根本就没有完整彻底名副其实的皇帝。而现在我的状态其实就是思想领域的异军突起,一种新兴的势力,打算彻底统一整合补充唯物与唯心的全新思想概念,全方位彻底解释一切就是我的目标。

很多人看道德经、佛经、庄周、王阳明、或者惠能的作品为什么都是一知半解找不到逻辑根源的状态呢?那就是我们的理解方式错了,因为这些根本就不是唯物主义也不是唯心主义作品,而这些所谓圣人们的作品跟我写的都是一样的,是真实主义的作品。所以,理解的方式不对,那当然就理解不了啦。而我所写的这本书跟他们所写的内容其实基本上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我是在以现代人的表达方式更加直白透彻的为各位讲述而已。为什么我会特意列出这几个人的作品,因为这几个古人就是我已知范围内达到了我所谓的超级哲学家判定标准并且久负盛名的人,可谓是几千年来的硕果仅存。又为什么我所谓的超级哲学家的判定标准会这么高?原因也很简单,因为我所谓的超级哲学家的判定标准就是古人所谓的得道,一个在常人听起来就是神话一般只存在于传说中的认知层次。

而我在前言里就讲到,只要是人搞出来的东西那就一定是人可以理解的,要不然那个人就纯粹是在乱讲话。所以,我现在先用直白而浅显的语言跟各位简单阐述所谓的得道这个概念,以后的章节里我会详细的介绍理解与达成这个思想层次的方法或者思路。首先呢,以上我所提到的古人,他们的作品里有一个统一的共性,那就是他们之中没有任何人说过自己有超能力,所以得道跟超能力肯定是没有关系的,所以大家千万不要认为我有超能力,我就是一个普通的人,顶多就是知道的事情多一点而已。所谓的得道,如果用现在的话表述那就是彻底探索体会到了自己思想与感知的极点或元点,也就是彻底明白了那份所谓没有感觉的感觉,彻底明白了我是谁这个根本底层哲学命题的最终答案,彻底理解体会到了死亡。当生命中最深层次的疑惑已经解开,当曾经认为的最恐怖的事物已经彻底褪去了神秘色彩,那么困扰我们生命体最根本最重大的烦恼自然就会消失地无影无踪了。这也就是佛家里讲的大彻大悟的状态,这就是我以上所说的圣人们他们超然的人生态度的根本原因。得道根本就不是神话,而所谓的圣人只不过就是透析了解了自己生命的本质而已。至于为什么成功体会到思想与感知的极点的人少的可怜,那根本就不是因为智商的问题,而纯粹就是因为达成的方法太过偏门!偏门到如果没有人告诉你你根本就想不到,偏门到即使告诉了你你都不敢相信,偏门到即使你得到并且相信了这个方法你也还需要有巨大的勇气来面对真相,更需要有极致的诚实与彻底的沉静来不断尝试以期待运气的发生。所以这个看似简单又偏门的方法实质上实现它的前提条件极为苛刻,苛刻到你必须得先成为一个普通哲学家才有成为超级哲学家的可能,而我所谓的普通哲学家与文化知识的累积程度无关,仅仅与思考的深度有关。所以各位呢,也不要觉得武功秘籍到手自己就能练出绝世武功了,更不要觉得自己是博士就一定行。我估计呢,一千个得到我方法的人里面有一个能成功体会到那个极致到无法表述的状态那就算是大概率了。

至于具体方法如何,我会在后面的章节详细介绍。而前面的章节更重要的是拔高各位的思维深度,虽然有点临时抱佛脚的意味,但是多多少少还是有用的,因为没有思想的深度是不可能体会到那个极致的玩意的。所以,不要心急,磨刀就是为了更好的砍柴。

而本章的最后我还要重申的一点是,我所说的完全是我个人的观点,并不一定是对的,很有可能我就只是个自以为是、自以为正确的可怜人。所以,如果您有不同的意见或者看法我很愿意聆听,我更希望有人能彻底的推翻我,因为那样就代表着我错了,因为只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才有找到真正的真理的可能,因为人类文明进步最好的阶梯就是不断的推翻,因为只有无法推翻的东西才叫真理。我是个寻找真理的人,而不是制造真理的人,真理这玩意根本就没法儿制造。

2019.7.15

阅读原贴,看其他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