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野生的哲学书》 [2楼]

第二章:以纯野生动物的视角观察探索宇宙

上一章我们讲了死亡,这一章我们讲讲宇宙,与上一章相同的是这一章讲的也是终极问题。

宇宙,在古代我们叫太极、天地或者苍穹,也可以叫之世界,是我们生存的地方的整体概念。古人认为,天是圆的,地是方的,天空就像一个盖子一样盖住大地,而对这个盖子以外的地方却不作探讨。现在我们知道,我们立足的大地叫地球,而地球又绕着太阳旋转,太阳又绕着银河系中心旋转,而银河系也只是宇宙中的无数星系之一。相对于古人,我们对世界的理解显然是更正确的。但与古人相同的是,我们仍然无法理解宇宙到底是有限还是无限的,科学家们仍然无法确定宇宙的整体完整样貌。每当我们思考宇宙这个概念时,我们的脑子都会陷入一个不可思议的死循环。如果宇宙是有限的,那么有限的外面是什么呢?如果说什么都没有,那什么是什么都没有呢?因为即使是真空也存在空间啊,而真空的尽头又在哪里呢?如果有尽头,那么尽头之外又是什么呢?我们的思维毫无疑问会陷入有限与无限这两个悖论之中无法自拔,直到你头昏脑胀停止思考。所以,从认知层次上来讲,现在的我们与古人根本就没有分别,因为中国古代的屈原所写的《天问》到今天仍然是天问,天字第一问!

很多人可能会说,现在的科学家提出了很多这种推论啊,而且很有权威。对,没错,但权威能代表就是真理吗?殊不知科学就是在不断的推翻权威中成长的。比如大爆炸论,说宇宙是在多少亿年前起源于一个密度无穷大体积无穷小的奇点的爆炸,然后现在还在不断的膨胀。听起来好像蛮有道理,但问题是,奇点之前的宇宙是什么鬼?问题是,在所谓目前宇宙还没有膨胀到的部分又是什么鬼?如果奇点之前是什么都没有,那么物质是怎么来的啊?凭空诞生吗?这岂不是神话?这岂不是已经推翻现代科学的唯物论基石?这岂不是发表大爆炸论的科学家自己推翻了自己的理论?这岂不是自相矛盾?那有人又会说什么霍金的平行宇宙观啦,那问题是这玩意到底是有限平行还是无限平行呢?有限?那有限的外面是什么?无限?能存在无限的东西吗?这不一样还是个无法理解的死循环吗?每当问到科学家们这些究竟问题的时候,科学家们通常会说,奇点爆炸之前的宇宙没有意义。什么叫没有意义?你说没有意义就没有意义了?你以为你是神?不知道你就老实讲不知道嘛!要不然你好端端的一个科学家跟迷信的人有什么分别呢?就好像去问迷信的人,你拜的神为什么是神啊?那他就会回答神是不能讨论的,反正那就是神。所以单从这方面来看,现代这种所谓的科学家们简直就跟迷信没什么两样嘛,因为归根结底还是没有办法面对根本问题啊,还是一直在回避一直在自己找借口自己说服自己说:"我相信的就是对的!"请问这态度科学吗?请问这逻辑正确吗?

最大的物体是什么?能大到什么程度?最小的物体是什么?能小到什么程度?这个单纯的物理问题就能彻底击穿传统物理的逻辑。因为怎么可能有最大的嘛?假设最大的是N,那么我N+1呢?假设最小的是原子,那么我二分之一个原子呢?有的人可能会说,我规定1就是最小的单位。那么你能让0.1的事物不存在吗?你以为你是神?不可能有最大的,又不可能有最小的,那么构成我们世界的基础究竟是什么呢?暗物质,量子力学,这一切全新的发现都在昭示着人类目前对世界的认知水平或者角度存在极大的问题。

那么重点问题来了。既然宇宙这个整体概念我们无法理解,无法揣测,不可思议,甚至感觉假的很。但是,宇宙消失了吗?没有啊。就好像如果我们做梦,当我们了解到了假象,那么梦自然就醒了嘛,破了嘛。那既然我们的生活还是一如既往,那就说明我们所处的宇宙是真实的,那就肯定有它完整的整体样貌。对吧,我这样推论没毛病吧。

那现在呢,我们在通过另外一个视角来观察。那就是,我们怎么样证明我们的世界存在?听不懂是吗?那就再简单直白一点。那就是你怎么证明除了你的自我感知之外,外在一切事物的存在与否?即使正在写作的我,跑到你面前跟你讲话,你又怎么能确定我是存在的呢?科学的来讲,外在的所谓一切事物,只不过是我们脑子里的各种电信号。所以严格来说,只要你脑子里的电信号告诉你那件事物是存在的,那么你就根本没法儿分辨。那部著名的电影《黑客帝国》就很好并且完整的诠释了这个概念。如果你的思考力继续延伸的话,那么我们的大脑与身体可能都是不存在的,我们只能确认自己存在自我感知。也就是,我们只能简单的认定:我思,故我在。除此之外,我们根本无法证明任何所谓客观。也就是正在写作的我清楚的意识到,我所谓的读者可能没有一个是真实存在的,因为我根本无法求证。

让我们在换一个视角来观察。如果我们死去了,我们现在活着的所谓宇宙还跟我们有关系吗?是啊,答案已经无需言语表达。跟我们完全没有关系,那么跟我们没有关系的事物叫什么?那才叫真的没有意义。那我们死后所自我感知的世界才是跟我们有关系的。所以,从这个视角来看,死亡才是宇宙更高层次的真实样貌,才是一切生命体的最终归宿。对,这也是上一章所提到的。

所以,通过我们的逻辑思辨可以分析出:第一,唯物主义不能完整解释世界。第二,目前根本无法证明客观世界的存在与否。第三,不可回避的死亡应该就是宇宙的更高层次的真面目。

那么这三个基本结论代表着什么呢?第一个结论代表着,我们现在习以为常的主流世界观存在着严重的偏差甚至是错误。第二个结论代表着,极有可能自己就是上帝,因为如果连客观都不存在了,如果整个世界只是自我感知,又哪里来的神呢?第三个结论代表着,我们应该重新审视生与死,重新定义什么是世界,甚至什么是生命。

现在写着这段文字的我,心情非常忐忑,如履薄冰,战战兢兢。因为我根本不确定这会给情感脆弱的人们带来什么影响,因为这段文字会动摇颠覆现今大多数人的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会让熟悉的世界变得陌生,会让我们陷入巨大的孤独之中,我们需要巨大的勇气来适应。在我去年刚冒出这样的思考时,我甚至一度以为自己疯了。所以,我才特地多次地提到,希望我的读者们内心能强大一点。

李耳说: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厌之。他的这句话描述的就是当我们思索这些终极问题的时候所得到的冲击即有三观的答案对不同的人造成的影响。勇敢而聪明的人会努力求证这些结论的真实性可靠性,而一般的人听到这些震撼性的结论就会心慌意乱不知所措,而迟钝的人则要么会激烈的排斥抗拒这种结论,要么不经过思考就直接认定你是疯子并且嘲笑疏远你。

而李耳的这几句话也代表着李耳肯定跟很多人讲过他的理论发现,要不然他不会对人们的反应了解的这么清楚,所以李耳晚年的避世应该是出于一种无奈,因为那时的人们思辨能力比较低又没什么文化见识,基本上听不懂嘛。所以李耳死后各种的歪曲理解道德经就是很正常的现象了,因为李耳本人已经没有办法解释了嘛。而各位更要清醒意识到的是,我很有可能也是不懂的人,因为万一我只是以为我懂了呢?事实上去年刚开始思考这些终极问题的时候,我就一直说李耳是胡说八道。所以,我只能向各位看官保证,我是个诚实的人,我怎么想的就怎么说的,但我自己都不认为我讲的就一定是对的。我更希望各位看官能推翻我,因为那就代表着我错了,知错我才能改嘛!

对,想要获得真正的真理,你只能自己思考。

下一章,我们就同样以野生动物般的空白心态来探讨一下我是谁这个古老的根本哲学问题。

公元2019年7月31日

阅读原贴,看其他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