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野生的哲学书》 [20楼]

唉,本来还打算沉默的。但是香港的傻子们?请问你们在搞什么?平时你们跟我们讲英文就算了,但你们怎么能更改自己的肤色?有种的你就像杰克逊一样去漂泊一下自己的皮肤啊?你们算什么东西?还革命?请问历史上有哪个革命是跟你们有关的啊?请问你们现在要革谁的命啊?民主?你们跟英国佬讲讲民主试试啊?曾经的你们是人民吗?请问谁给了你们做人民的权利?你们想光复什么啊?光复成二等公民吗?你们这帮白人眼中的黄皮猪们究竟有没有点自知之明?而对于我们内地人,老外无外乎觉得我们傻一点,但他们会说我们是猪吗?人家在朝鲜也得不得不给我敬个礼以显示对勇士的尊敬好不好?那好歹也得到了个谈判座的待遇嘛。你们呢?你们有跟谁谈判的权利与能力?

如今你爹在轰轰烈烈的反腐败,反黑恶,在轰轰烈烈的刮骨疗毒,叫你这个傻儿子给我送点药过来,你居然不肯?对你来说是废物垃圾的东西都不肯给我送过来?你居然还想离家出走?请问你的道德是什么?请问你的良心是什么颜色?熊孩子,不要以为我很宠你就为所欲为?老爹辣手无情起来可是很恐怖的。

你们口口声声都是香港人。那么如果你不是家人,我这个家长还会让你住在家里吗?你们这么不关心自己的家人,不愿意为这个家作出一点点的贡献。那么我为什么还要容忍你?如果你们真的想离家出走,那么去公海吧,海底也是有陆地的,只是你们需要进化出腮这么一个东西。而想走又不想挪屁股那是不可能的,请问卧侧之塌岂容他人酣睡啊?

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以全球角度来看看,交换立场来看看,你就知道老爹我究竟多么的没有选择了。

西历2019年8月14日

阅读原贴,看其他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