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野生的哲学书》 [4楼]

第三章,以纯野生动物的视角探索我是谁

你是谁?通常我们被问到这个问题时就会回答我们的名字,如果对方需要更具体的话,我们会加上自己的国籍、民族、现在所从事的工作、信仰、家庭状况、乃至健康程度等等。但一般我们不会回答那些对方一眼就能分辨明白的东西,因为那纯粹是浪费时间,比如肤色人种,比如性别之类的。当然分辨率低的或者混血或者特殊的第三性别显然就需要特别说明,要不然就很容易被人误会。所以,在人类内部之间,我是谁显然不是一个值得费脑子思考的问题。

但是!凡事最怕的就是但是,因为只要一说但是,那就代表着要出意外情况了。这个意外情况就是,如果你是谁这个问题的对象是一只狗呢?(注意:这里的狗没有贬义,纯粹就是一种熟悉的动物的代称)那么这只狗该怎么回答你呢?现在我们再假设,作为读者的你正在问我你是谁这个问题,而我就是那只狗。那么作为狗的我,假设我听得懂也能说人类的语言。但现在进入角色扮演的我却懵逼了,不知道该说啥了。为什么?第一,我没有名字,至少不是人类语言体系逻辑中的名字,所以我根本无法回答我的名字,而只能您给我起一个。第二,我没有国籍也没有公民身份(动物有跟人类平等的权利吗?您会把普通的动物当人看吗?),也没有工作(警犬也不会有工作的概念,区别只是被迫那么做或者自愿那么做或者习惯那么做而已),没有家庭(狗都是随便交配的而且没有固定伴侣而且没有人类伦理,在放养状态下近亲繁殖绝对是正常的),更没有肤色或者毛色(听说狗都是色盲),所以现在你叫我怎么回答呢?我甚至连你们人类为什么把我们这个物种叫做狗都搞不明白,而我们狗类也不把人类叫做人啊!我们狗类之间甚至都没有共通的语言,我们唯一的交流方式就是摇尾巴与性激素或者张牙舞爪,我跟其他狗的沟通都是处于一种不清不楚经常误会对方的状态,您还让我告诉您这个人类我是谁?请问这不是扯淡吗?我想我只能回答您我是公的还是母的!能生孩子的就是母的嘛,所以好像只有性别才是我能回答的!

好,问题出现了。我是谁这个问题居然只能适用于人类之间作为一种身份认定,也就是这个问题只能限定于描述界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仅适用于单一物种之内。因为连同样作为动物的狗都回答不上来了,更别说植物了。植物们连听觉味觉嗅觉视觉都没有,甚至可能他们都不会感觉到疼痛(你见过树木哭吗?你砍他他有反应吗?)!他们甚至是自己跟自己交配来繁殖(自己开花自己结果,有雌雄分别的植物例外,只要有单一性别或者雌雄共同体的植物就行了),他们根本连公母的概念都没有!他们连性别都答不上来,他们只能彻底无语!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我们人类的主流思想认知层次里,只是认知到了我是人的水平。而人是什么呢,人是动物,狗也是动物,但我们的思想底层认知却跟狗却有极大的差异以至于无法沟通,这就代表着我们根本就不明白什么是动物,根本就不明白我们自身所属的更大范围更高层次更核心的属性。而动物与植物又有什么共同点呢?都是生命!而我们更加无法理解植物,这说明我们就更不明白什么叫生命!我们跟狗之间,起码大家还能相互理解到公与母的性别概念(东西好吃不好吃的问题就别想沟通了,因为狗觉得屎是很好吃的)。跟植物,我们却完全懵了,我们只能勉强知道对方是活的还是死的!除此之外,我们对生命,一无所知!难道您不是生命吗?那么您现在告诉我生命是什么?用所有生命都听得懂的语言!您是条什么样的生命?您这条或者这只或者这颗生命是谁?

以上让你感觉很懵是吧?那我再换另外一个更好理解的逻辑角度来阐述我是谁这个问题的意义吧。进化论大家都知道吧,都耳熟能详吧?虽然现在很多科学家都开始怀疑进化论的真实性,但那不重要,因为我这里只是简单的套用进化论的逻辑来帮助各位理解我是谁这个问题的核心意义而已。大家都知道都明白的逻辑是,按照进化论的观点,地球所有生命体(至少是已知范围内所有生命体,有没有外星来的物种那就无法求证了,至少我们当下是这样认为的,事实不重要,因为我只讲逻辑)都是开始于最原始的单细胞生物,而所有的单细胞生物,最开始的祖先应该是同一只吧。(如果您非要钻牛角尖,非要觉得地球有外星来的生物,非要觉得地球生物不止一个祖先,那我就只能按进化论的观点,宇宙一切生命体都源于同一只祖先进化而来!所以,别跟我彻那些玄乎的,因为我肯定可以比您更玄乎,直到您同意我为止)对吧,我这样推论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即使再有问题也请忽略,因为我只是套用逻辑!因为我只是懒得扯那些乱七八糟的! 所以呢,照进化论来讲,我们的祖先曾经做过无数种物种,一开始是最简单的单细胞,后面又变成多细胞,后面有的又成为植物,有的成为动物,有的成为微生物,有的成为细菌,所有现存的生命体都是我们曾经的兄弟姐妹,我们与其他任何类型的生命体本质上根本就没有差别。那么问题来了,那么请问,曾经还是单细胞生命的我们,该是什么感觉呢?他们的生理结构完全不同,我们现在的各种知觉感官完全不能形容我们祖先的状态,那么我们的祖先自我感知究竟是什么状态什么感觉呢?现在的我们多了什么感觉又或者少了什么感觉呢?我们不可能用人类内部的社会属性来形容或者揣测我们的祖先,因为我们的祖先曾经不知道是多少种的生命形态与社会结构。我们也不可能用知觉感官或者情感来试图理解,因为现在的植物兄弟姐妹们根本没有我们人类的各种感官知觉与情感。那么我们到底该怎么来试图理解我们的祖先,该怎么理解所有生命共同的根本本质呢?假设生命的本质是一种叫做灵魂的状态,那我们该怎么样才能回归重新体悟到纯粹的灵魂的感觉体验呢?我们根本没办法做实验,因为我们没有能让一个人变成细菌的能力,即使做到了那也没办法让变成细菌的人再跟我们人类沟通。那怎么办?既然无法确定什么对的,那么我们只好先确定什么是错的了,排除法嘛!

生理结构、身体,排除!因为人类的生理结构肯定不能形容代表所有生命体,傻子都能知道。情感,排除!因为植物的情感世界就肯定不是人类的情感能形容的。感官与感知或者感觉或认知,排除!人类的感官感知或者感觉或认知怎么可能形容千奇百怪的生命形态呢?社会身份、社会属性那就更要排除了!因为把一个人类皇帝丢到一只野生的狮子面前跟把一只绵羊丢到狮子面前是没有什么区别的,都是食物嘛!欲望,排除!因为我不觉得植物有我们这么强烈的性交欲望,即使有也肯定也是与人类不一样的。思想或者文化,排除!因为我不觉得细菌或者植物会跟我们的思想文化一样。记忆,排除!每个人的记忆都不一样了,还用想所有生命体的记忆?那么排除法的结论就是我们的身体、情感、感官、知觉、感知、认知、欲望、思想、文化、社会属性、记忆通通都不能代表我,这些通通都不可能是生命的本质,这些通通都不可能是我们祖先最纯粹的生命状态或者体验。

那么现在排除了不可能的之后还剩下什么可能性呢?我们仔细看看就能发现,排除了不可能的之后,我们首先不是人,因为属于人的东西基本上都没有了,那剩下的可能里我们根本连植物人都不可能!因为身体都不能代表生命的本质嘛。那还能有啥可能呢?那就只能是死人咯!不!连死人都是不可能的!因为人这种概念是认知!而认知肯定不是生命的本质!那就只能叫:死亡!

好!居然只剩下这一种可能性了!那么我们现在就来检验论证一下死亡这个所谓最后可能性的生命本质究竟能不能适用于解释一切生命体吧。答案是:绝对彻底适用一切生命体!因为生命体都会死嘛,死了就大家都一样了啊,死了一切生命体就都没有分别了嘛,甚至连我们出生之前都是同处于死亡状态啊。我们不仅死后一样,我们连出生之前都是一样的。死亡,生前生后,过去现在未来,甚至神话般传说中的前世今生,一切时空,诸般种种,全部可以适用于解释一切生命的本质!甚至于,死亡这种所谓生命的本质连我们现在眼中的非生命物体都可以解释,因为没有生命的物体也是物质啊,而死亡居然也是一切物质的共通点!对啊,难道我们的身体不是物质吗?甚至连宇宙或者真空都可以一并解释!全是死亡!本质全是死亡!特么的死亡这货色那根本就可以解释一切事物的本质而不仅仅是生命!这个概念简直就贯通统一了现在所谓唯心主义、唯物的主义、等等一切主义、理论、立场、信仰的争论与矛盾!只要这个概念一出现,那么一切就全部都是扯淡、全部灰飞烟灭、全部空无可空!死亡这个概念那简直就是上帝!这特么的我是不是疯了?

哝,不管我是不是疯了,因为即使我真的疯了,那我也不知道嘛!因为你见过哪个神经病会知道、会觉得自己是神经病呢?所以,别指望我能自己醒悟,除非您能把我彻底推翻!

那么通过前面这三章的讲述呢,如果我的逻辑上没有错误,如果我的排除法是正确的。那么,死亡与真我(就是我是谁的根本答案)与宇宙这三个货色根本就是一个概念、根本就是同一个事物!如果觉得思维过于跳跃的朋友请自己去翻看前面的两章内容。

那么这么天方夜谭、颠倒世界、摧毁三观的结论,肯定大部分人都是不会相信的,一定会叫嚷着喊我去验证。一定会叫我去死一次看看去证明自己的结论!是啊,我很理解各位的心情!但是,去你大爷的,要死你就去死,老子还没有活够呢!再说了,即使我真的去死了又证明了我的正确性,那我又怎么活过来告诉各位呢?所以,各位还是别想了,因为我可能是疯子,但绝不是傻子!我才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情呢!

但是,我说过凡事最怕的就是但是!我现在这个但是一出来,那就是代表着绝对是出现了万一的情况。对,我虽然没有去死,但是我好像确实成功证明了自己的结论,至少我确实认为自己已经证明了,至少我确实认为自己已经成功理解了体会了死亡!

广告时间:圣人的绝世秘籍即将出世,欢迎订阅,欢迎点赞,欢迎吐槽,欢迎喷粪、欢迎质疑,欢迎推翻,欢迎挑战,欢迎收藏,欢迎转发,欢迎盗版,欢迎照抄,欢迎挪用,概不追究,概不理会!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么么哒.....

公元2019年8月2日

阅读原贴,看其他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