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行漫记:乘着大客去西藏 [18楼]

远方的诱惑及心的躁动,茉莉如我,又区别于我。我端着手机记录着所见所闻、所思所想,随时编发微信,无所谓拉仇恨。茉莉自然在随身携带的纸质笔记本上奋笔疾书,不时催促我上网查资料,我读她记,无所谓旁人的诧异。在我的善意调侃下,茉莉终于又道出了一个秘密,她是市作协会员,在当地作协任秘书长之类的职务,笔名:**,好记性不如烂笔头。我很快就吃了好记性的亏,恨不得打自己几个耳光,后话不表。

作为曾经也文艺过的青年,现正由年少轻狂向日渐油腻、日渐闷骚的末路上一路狂飙、疯狂冲刺。我对仍怀揣梦想、坚持码字的人们肃然起敬,“佳句三年得,一吟泪双流”的创作艰辛,“数十年磨一剑”的清贫寂寞,“彻夜难眠、油尽灯枯”的工作常态,是常人难以想象、难以坚守的。对在脚下这片土地上耗尽毕生心血码好字的陕籍当代文学巨匠路遥、陈忠实更是充满了敬畏之心,巨匠已逝,《平凡的世界》、《白鹿原》却活着,窃以为,《白鹿原》是中国当代文学难以逾越的巅峰。

阅读原贴,看其他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