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行漫记:乘着大客去西藏 [5楼]

在无限的遐想之中,铃声响起,举着电话,在车辆间穿梭几个回合后,直到实现了和领队的面对面通话,面对面确认后,我靠!一辆大客车,居然是一辆大客车。我无比失望地上了这辆不知何种品牌的大客车。

失望远不止此。车上前后稍好的位置已被人占据,只剩下车后轮上方隔着过道的左右两个较为颠簸位置。在右侧那个位置安顿好简单的行囊后,环顾四周即将同行的人,没有能让我眼前一亮、主动产生搭讪欲望的人。车上另有16人,男女对半,大都是三三俩俩结伴而行,显的我愈发另类。简单寒暄过后,人员情况及关系大致捋顺了,后面座位是做生意的两对夫妻,原误认为是军人,两位男士着类似武警的便装;前面座位依次是两位领队、两位司机、三位女教师、二位电厂女工、两位男士、一位年轻女士。一下子遇到这么多“志同道合”的人,心里暗叹济南的“土气”。

在山东这个地方,济南、淄博两市相距不过百余公里,同属古齐国,淄博祖上阔过,是齐国故都,是齐文化发源地,也是世界足球起源地;现在的人们也比较会玩,户外活动的水平比 济南高不止一个档次。两地距离虽近,但我一时竟很难听懂他们的淄博方言,更是傻傻分不清淄川话、博山话、张店话、临淄话、周村话的区别,如果在济南的一个单位有一位淄博男人,他的话常常是一些无聊之人善意戏谑的对象。

车内的人们比较沉闷寂默,车窗外的景色无法掩饰我内心的失望之情,我自顾自地编着微信,自己对自己诉说着心事,心情有些小灰暗。像我这样对人畜无害的人,能和一车人相处融洽,山东人一向不排外。(待续:三、西安: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阅读原贴,看其他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