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着无聊话北漂 [13楼]

回想当年记忆中最深刻的是学校食堂的包子、周末的交谊舞会、四道口的通霄电影、还有学校的澡堂。我们学校有农场,当年伙食在高校中属于出类拔萃的神级存在,读书的时候比较胖,特别能吃,虽然不是北方人,但特别喜好面食,一餐可以消灭两个三两的大肉包或者四个肉馅饼或者三两饺子外加一杯老酸奶,同学们都笑我是饿死鬼投胎的,基本或者说根本没有男同学追,消受不起,可以理解。年龄稍长的学哥学姐沉迷于每周末学校食堂的交谊舞,如同现在对上网的痴迷,可以名正言顺心怀鬼胎和暗恋的女生搂搂抱抱,温玉在怀,只是最后也没见促成一对,但这是他们的幸福时光。年龄稍小的我们懵懂而幼稚,每个周末相约一起穿过菜土、走过村居,去四道口看通宵电影,当电灯泡也不在话下,看什么并不重要,好像是港片横行的年代,一起疯、一起闹才是我们最美妙的时光。澡堂如恶梦般留存在记忆里,在那个经济落后,物质匮乏的年代,洗澡是一种奢侈的存在,大家都要去公共澡堂接受坦诚相见,南方学生习惯每天冲洗,我每天下课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第一时间第一批次冲去澡堂,占领第一排最好是第一格,憋住呼吸,秒脱秒洗秒穿,然后冲出澡堂大口大口呼吸,把那些奇怪的异味抛在身后,还有奇怪的景色,互相搓澡那一层层向外翻卷黑灰色恶心的泥垢视而不见,真心好尴尬,她们还特别享受的样子,不知道多少天没有洗澡了,对了,那时她们一周大约冼一次,特别勤快的最多二次,不是我胡编乱造的,事实存在,没有偏见之说。在条件非常好的今天,坐出租车或挤地铁经常会有这种窒息的异味存在,夏天犹为明显,这也是不喜欢北京的另一个理由。

  • 北京游客ABC 2020-02-20 19:47

    生活习惯跟当时的居住环境和条件有关。以前大多数人居住在胡同平房内,住房紧张根本就没有卫生间一说。外面倒是有公共浴池,收入不高也不能经常去洗。公共卫生间就更别提了,夏天味道难闻蚊蝇滋生,冬天寒风凛冽速战速决,当然现在的公共卫生间已经今非昔比,有的已经评为星级了。

  • qingqiouhunan 楼主: 2020-02-20 23:17

    您也在五道口混过?这么熟悉。其实条件非要好的今天,北方的卫生习惯依旧没有南方讲究,光洗澡不换衣服大有人在,味道就是这么芬芳的!!

  • 北京游客ABC 2020-02-20 23:45

    我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出生在德胜门,在胡同里居住了40多年,后来在单位分到了楼房。现在家中条件普遍好了,上了年纪的人可能为了省钱,还留有一些原先的习惯。公交地铁上不见得都是北京人,外来人口非常多,从北京站北京西站始发的公交车,来京打工者都带有一些味道。出租车司机绝大多数都是远郊区农民。

  • 北京游客ABC 2020-02-21 00:12

    每次乘公交去颐和园,香山,植物园都路过五道口,五道口电影院还有,这一带高校集中写字楼多,堵车经常是家常便饭。您说的对,北方洗衣物是没有南方勤,一个是传统习惯比较懒,还有就是北方一年中热天不多出汗少,当然这也是因人而异,年轻人好一些,有的家庭几乎天天洗天天晾。

  • 浅止斋 2020-02-21 17:26

    评论 北京游客ABC:没想到在此遇到北京游客ABC老兄,问好!

  • 浅止斋 2020-02-21 17:30

    评论 qingqiouhunan:闲着无聊看北漂,增加图片更精彩!

  • qingqiouhunan 楼主: 2020-02-21 17:49

    评论 浅止斋:谢谢建议,天天在家闭关,眼眸里只有楼宇间灰寂的方寸天地,只不过是自言自语的扯谈,以防老年痴呆年痴呆!

  • 北京游客ABC 2020-02-21 17:50

    评论 浅止斋:问好老弟!

阅读原贴,看其他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