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城李伟,高绪党,猛猛良心何在

ty_暗夜行1 2021-01-21 19:12百姓声音

你们丧心病狂,丧尽天良,无恶不作。会遭报应的

2021-01-21 19:37 更新

我是山东省邹城市人,我叫程文兰,我勤劳能干,努力奋斗,一心想让我家庭过上幸福生活,想让孩子过上富裕日子,我先后在邹城市蹬三轮车拉客为生,由于邹城市政规划,全面取缔三轮车拉客。我又在饭店打工,但是饭店工资较低,无法维持正常生活,我又远赴,青岛,北京等地打工,做家政服务工作,我朴实善良,坚信通过自己的努力能让家庭过上幸福生活,能给孩子买上房子,经过几年的努力打拼,我也存下一笔积蓄,有50万左右,由于受家族传统影响,所存积蓄全部交给丈夫代为保存,丈夫姜丙春拿这50万元买了理财信托基金,盈利还算可以,在我的努力下,我们的日子越来越好,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我万万没想到,我们家会经此大难。

​2018年我们家被高绪党(370825197001110014) 李伟(37088397712050912)猛猛联合诈骗140多万元(其中有我的积蓄50万,还有我丈夫的积蓄,还有我儿子,女儿每年给家里的钱,跟银行借贷)2018年6月,我丈夫在邹城东滩矿小区做暖气认识了邹城万福劳务分包公司法人李伟,李伟让我丈夫跟着其干活,以高额回报为名,并承诺巨额利润,让我丈夫与其合伙,但是李伟当时说没有钱,资金周转不开,需要我们家的钱购买材料,发放工人工资,我丈夫把钱给李伟后,李伟并没有把钱用于工程上,而是用于挥霍,用于还贷,包养小三,并且李伟虚构工程,弄虚作假,我丈夫对于工程具体情况一概不了解,我丈夫由于学历不高,爱喝酒,李伟通过送我丈夫智能机,抓住我丈夫不会使用的机会,帮助我丈夫实名认证微信,支付宝,并通过我丈夫人像识别,指纹解锁等方式盗窃我们家的钱财,向银行借贷30万左右,当时我丈夫并不知情,因为我丈夫虽是成年人,但是快60岁的人了,老眼昏花,学历不高,对于智能机,网贷一无了解,直到后来银行打电话,查银行账单,才知晓我们家除了信托基金我的存款之外,所有的钱,已被李伟,骗走,盗光还向银行借贷30多万,但是李伟已经丧心病狂,并没有收敛,收手,仗着自己在邹城市公安局有后台,有关系,胡作非为,李伟向高绪党借高利贷100多万元,并且李伟联合高绪党,猛猛通过手机录音,威胁等方式强迫我丈夫拿出40万信托基金担保,并在担保书上签字,高绪党先是给我丈夫打了个电话后又派猛猛拿着担保书去我家强迫我丈夫签字,猛猛是邹城市地痞流氓,具有黑社会背景,是李伟忠实的马仔,当时去我家找我丈夫,我丈夫一开始并没有同意签字,但是受猛猛言语威胁,恐吓,最终在担保书上签字,这40万是我的存款,积蓄,有我工资单,有我转账记录为证,这40万信托基金跟我丈夫没有关系,我并没有签字,所以这份担保是无效的,我坚决不承认,并抗议到底,虽最后犯罪嫌疑人高绪党通过邹城市高绪党法院调解,冻结了这40万信托基金,但冻结不合法,不讲事实,判决没有温度,法院在调解过程中威胁我丈夫签字,说:如果你不签字,我们就强制给你卖了,你签字,我们只是暂时冻结,不愧是高绪党法院,处处为高绪党考虑,简直就是高绪党私人法院,后期,我们本着赤诚之心去法院了解情况(当时还对高绪党法院抱有幻想,想着毕竟是党的领导,毕竟挂着人民法院的牌子,即使高绪党请了法官吃饭,给法官送了礼,做不到绝对公平,但也应该做到相对公平)但是我们万万没想到,会受到谩骂,讽刺,跟侮辱,不让我们说话,态度极为恶劣,尤其是法官更是出言不逊,说话荒谬绝伦,说我们没钱去找民政局,我不知道像我这个情况民政局管不管,如果最高法的领导说,归民政局管,那我就去找民政部,让我儿子在民政部结婚,我住在民政部,我就不明白为什么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非法冻结,况且这不是普通的信贷担保,这是有组织,有计划,分工明确的联合诈骗行为,所以这份担保书,是无效的,高绪党常年放高利贷有很多官司,但基本都是高绪党赢,法院在中间起到了什么作用,担当了什么角色,跟高绪党有多少利益输送,邹城法院法官给高绪党出谋划策,钻法律的空子,做免费的律师,我们去找法官却推诿扯皮,态度恶劣,简直无法无天,把人民踩在脚底下,把犯罪嫌疑人当爹供着,由于我常年在北京务工,直到2019年初我女儿结婚,我回家筹办婚礼 我才知晓此事,在这中间,李伟为了不让我丈夫报案,也为了 他能继续实施诈骗犯罪行为,他竟然把我丈夫诱骗到青岛天齐置业工地不给我丈夫一分钱,也不让我丈夫回家,在工地待了好几个月,我丈夫当时身无分文,吃饭的钱都没有,李伟拖欠农民工工资,由于我丈夫是李伟骗去的,很多工人找不到李伟就拿我丈夫出气,我丈夫生性老实,懦弱,受到了百般欺辱,为了不受到欺辱,竟给我女儿,儿子要钱给他们,小到几十块钱,大到几万块钱,当我们再见到我丈夫时,已经是皮包骨头,李伟,高绪党,猛猛等人就是披着羊皮的狼,畜生不如,就这样的牲口,邹城公安局,邹城市法院还百般袒护,百般保护,我不知道李伟把骗的我们的钱给邹城公安局多少,我也不清楚邹城公安局,法院能分到李伟,高绪党诈骗所得的多少比例提成,能让邹城市公安局,法院如此不作为,​我得知我丈夫被他们诈骗后,我非常气愤,感觉天都要塌了,我女儿等着钱,出嫁,我儿子等着钱结婚,我们等着钱吃饭,我将近30年挣的钱,存的积蓄就这样骗光了,还借了这么多钱,当时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报案,但我丈夫不同意,我丈夫说,他们公安局,法院有关系,高绪党经常跟法院的法官一起吃饭,进法院跟在家里一样方便,李伟的同学陈峰在公安局工作,另外跟邹城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关系非常好。而且猛猛是地痞流氓,在邹城关系网复杂,会危害我们的生命安全,但我不怕,我当时相信邹城人民公安局,我相信邹城市政府,我相信党,我相信公平,正义。我相信他们会得到应有的下场,但是我错了,后期我丈夫的想法,都得到了论证。

我得知我的积蓄在我不知情,我也没有签字的情况下被法院非法查封,我立即去高绪党法院了解情况,​但是法院的人一开始都躲着我们,不见我们,在我们去了好几趟的情况下,法院工作人员说让我们找律师,但是我们的钱已经骗光,已经被高绪党法院查封,以无分文请律师,在百般无奈下,我们找了司法援助中心,第一次去,我们拿着材料,司法援助中心律师说法院不应该查封,因为这个基金不是我丈夫的,是我的财产,我丈夫受到言语威胁情况下签字,非自愿,公安局以对李伟,高绪党,猛猛诈骗立案调查,李伟也承认担保基金,诈骗事实,所以司法援助律师说法院不应该查封,但是在我们第二次去的时候,司法援助中心律师立马改了口风,说不属于他们管,不对这个案件做任何司法解释,不做任何评论,我们顿时心如死灰,高绪党,李伟,猛猛他们的能量太大了,可以随意的干预司法,他们如此胆大妄为,跟法院串通一气,公平,正义何在?法律的尊严何在?猛猛竟然打电话威胁我老公,说要杀我们全家,厚颜无耻之极,枉为人类,简直是欺人太甚,难道我们没有关系的人,就活该被欺负嘛,法院见了我们跟仇人似的,对我丈夫言语攻击,吓唬我丈夫,我丈夫见了法官浑身哆嗦,幸亏我在,我不怕,我肩膀上有个脑袋放着,大不了拿走就是的,我要不在,他们会把我丈夫欺负成什么样,难以想象。邹城市法院漠视主义人民群众,官僚,不作为,假作为,阴阳脸、高调门、溜肩膀、闲袖手、走秀脚简直就是旧军阀做派,法院心中理想信念缺失,对人民群众不负责任,精神缺钙,作风不纯,愧对党,愧对人民,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还是我党领导的干部嘛,还是人民的法官吗?邹城法院竟然说出刀没有架刀你们脖子上,钱是你们自愿给的,我们报案是诈骗,不是抢劫,刀架到脖子上应该属于抢劫吧,。这期间高绪党是不是跟法院领导有走动,是不是有贪污受贿,我们听说高绪党请邹城法院法官吃饭,只是仅仅吃饭吗?这饭该不该吃,法官在这案子里起到了什么作用,是否有违法乱纪,腐败问题呢?为什么法院拿我们受害者当仇人,为什么要把我们简单的诉求当成无理取闹,这中间有什么利益关系?法院还说,在判决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提出异议,没有上诉(1)因为当时丈夫一人在家,不敢上诉(2)在我知情后,我们认为他们属于诈骗,是刑事案件,一直在收集证据,报案。我们认为只要公安机关查明事实,法院会解封我们的资产(3)上诉会找律师,会承担高额的律师费用,我们以被骗光,身无分文,无法承担高额的律师费用(4)我们不相信邹城法院会做出公平,公正判决。邹城本是人杰地灵的宝地,民风淳朴,孟子故里,但由于政府只发展经济,不重视司法,导致邹城司法已经从根上坏掉了,民声载道 怨声四起。多少邹城人民对邹城司法嗤之以鼻,我们的案子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希望这次全国司法大整顿,能见实效,不只是走走过场,做做秀,希望以我们的案子为起点,严肃处理邹城的犯罪分子,贪官污吏,还邹城一片蓝蓝的天,还有我们请求这个案子不要在压回邹城,我们对邹城司法,失望透顶,甚至看邹城新闻联播关于司法的报道,我们都会有恶心的感觉。我们被骗一案,邹城房家窑大部分人都能证明,天地之间有杆秤,人的良心在中间,高绪党,李伟,猛猛的所做所为人神共愤,伤天害理,凡是有良心的人,都应人人得而诛之。今我来到北京就是为了寻找共产党创始人之足迹,寻求真理,正义,有公平,正义,真理,我合法合理的上访,不会无理取闹,骗我们的钱一分都不能少,多一分我也不要,我希望会有个好的结果,但真有一天我们家没有了活路,公平正义荡然无存的时候,法不可为的时候,合法上访就没有了意义,非法上访代价无非就是耽误几天,几月,几年的时间,但我要让全国人民都知道我们家的遭遇,即使枪毙我,也在所不惜,我有后代,他们会为我报仇,我就是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他们,我这是表达我的想法,不是威胁,各位领导这种话也听多了,也不以为然,我一介贱民,苟延残喘活于人世,多活一天都是赚的,但是我也想活着看着他们受到制裁,看着我孩子们过上幸福生活,请各位领导,政府不要把我逼上绝路,给我活下去的机会!我丈夫由于身体原因不能到京,我所诉均是事实。

上访诉求:(1)请求立即解封我们信托基金账户​(2)依法追究有关人员的责任

(3)法院对其错误行为,应当道歉​

2021-01-23 12:07 更新

法院调解书是在邹城高绪党法院诱骗下签字,而且担保书都是夫妻名义签字,李伟,吴丽丽(妖妇),陈凤兰(毒妇)李东兴,陈峰(李伟同学,公安)独立财产,而这50万基金,系我个人跟孩子所有,只是让我先生代为保管投资理财,我没有签字,而且担保是在我先生无民事自主能力的情况下威胁,强迫担保,不具备法律效力,不应保全封锁。但高绪党法院本着保护犯罪嫌疑人,坑害人民之初心,强行封锁账号,山东高院本着服务人民,公平,公正之原则多次跟邹城高绪党法院沟通,要求无条件解封基金,但现官不如现管,邹城高绪党法院始终无动于衷,我们将一如既往的追究,高绪党,李伟,猛猛刑事责任,诈骗犯罪事实如此明显,这种贼人还不绳之以法,还有天理吗?

阅读原贴
3678

相关推荐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