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6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8 23:54:21 点击:184 回复:12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1966》
  ——给我的母亲


  1966,一个伟大的年成
  我从世界那儿收获了我的母亲
  正是杨梅灿烂的晚春
  我的母亲从崇山峻岭中来到寂静的世界
  外婆从峡谷中扛回一筐子杨梅
  那儿的杨梅真大啊,殷红如鲜艳的血
  我该如何描述那深渊般的出世
  从无穷山峦间望去,世界如高天遥不可及
  似乎一生永远逃不出这重山万壑
  她后来长得越来越美
  比盛年的杨梅更璀璨明艳
  这是种教人伤心的命运
  深山恍如穷途,明珠也放光无力
  她总在溪边思忖她的人生
  绿潭幽深,看不出结果
  怎么就到了现在呢?她记起那些奔跑
  曾恐惧无力迈出的群山禁锢
  包围着她,蛇一般蜿蜒的林间之路
  神秘而更向着偏僻的昏暗人生
  无一条通往美丽新世界
  她蹲在茶园里唱歌,
  天高云淡,一生的向往比清风单纯
  她打渔,种地,砍柴,从杨梅树上下来
  一筐果实红艳胜火,而生活寂静如门前的潭水
  我从她短暂的回忆中窥见时代恐惧过的画面
  多少人毕生驻于原地
  高山如梦,一生跨不过去
  他们懂龟与鹿的语言,在河流间
  幻想外在的世界,而母亲总想飞翔
  她的心比群山更大,不曾被悬崖阻挡
  “有些人一生都不知道山外还有个世界,
  一些人以为地球只有村子这么大。”
  他们的人生即是如此,但不是错误的一生
  1966,真是个伟大的年成
  我从世界那儿收获了我的母亲
  那是杨梅灿烂的晚春,就像现在
  我的母亲捧着一掌枪口般大小的杨梅
  朝我走来
  半生就这样匆忙而缓慢地过去
  我也要开始像她一样去翻时代篱笆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2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8 23:55:15

  艾辉一边走过来,一边龇着牙。虽然没受伤,但是他还是被大锅给砸中,全身一阵酸痛。
  韩玉芩猛地抬头:“你是怎么做到的?”
  艾辉满头雾水。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8 23:55:35

  明秀见状,解释道:“师弟,师傅的意思是问你,你是如何改变暮胶蚕丝的性质?”
  “我改变了暮胶蚕丝的性质?”艾辉满脸茫然:“我改变了它什么性质?”
  韩玉芩一看他这表情,就知道他肯定是蒙的,便详细询问艾辉的元力是如何运转。她的经验丰富,很快就弄清楚原因。艾辉的金元力本来就非常精纯,非常锋锐。而且这些金元力用螺旋方式灌注进暮胶蚕丝,锋锐的特性进一步得到加强。而且艾辉加快了金元力灌注的速度,使得暮胶蚕丝的质地变得更加坚硬,没有想到暮胶蚕丝还有这样的特性。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8 23:55:52

  她忍不住看了一眼满脸懵懂的艾辉,老头子的这个弟子,真是一个不断给人惊喜的小家伙。
  暮胶蚕丝的发现到利用,已经有很多年的历史,现有的几种暮胶蚕丝,都有很多年头,如今又要增加新的一员。
  虽然的历史还很短暂,元力的发展还远没有到瓶颈,层出不穷的新生事物每天在不断的涌现,但是对于一位感应场的学员来说,这依然是了不起的成就。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8 23:56:16

  对于材料,韩玉芩的造诣要深厚得多,她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这种全新的暮胶蚕丝,所蕴含的价值。
  对新鲜材料的追逐,是整个的风气。一种全新的材料,或者物种,代表的往往是惊人的财富。如果谁能够培育出幻影豆荚这样神奇的植物,那绝对会一夜暴富。
  这也是为何那么多的木修,热衷于培育新的物种。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8 23:56:32

  想到自己的算盘落空,韩玉芩的心情顿时变得不好,狠狠地瞪了艾辉一眼,掉头就走。
  “师娘这是……”艾辉满脸茫然地看着明秀师姐。
  明秀心里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不好明说,恰好看到朝这边张望的李掌柜,便扬声道:“李掌柜,请过来一下。”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8 23:56:49

  李掌柜早就过来,但是看到韩玉芩大师在,没敢上前。他正担心自己的事情会不会黄掉,此时听到明秀的呼喊,连忙小跑过来:“明秀姑娘!”
  明秀向李掌柜介绍道:“这位就是我师弟,艾辉。师弟,这位是李掌柜。”
  艾辉心中不解,还是和李掌柜打过招呼。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8 23:57:11

  明秀向艾辉解释:“师弟你的暮胶蚕丝,李掌柜发现一个绝佳的用处,可以用来制作箭矢,以后师弟你负责提供暮胶蚕丝给李掌柜,就像最近的暮胶蚕丝品质就可以,这门生意利润的三成分给师弟。师弟,你看如何?”
  李掌柜知道这位才是正主,虽然对方年轻得很,却是明秀姑娘的师弟,这实力当然不能按一般人来计算。他满脸热切地看着艾辉,虽然让利三成出去,但是能够得到稳定的供应,自己就可以源源不断制造箭矢。箭矢可是消耗品,这得多少钱?
  “暮胶蚕丝?”艾辉摇头:“师姐,我最近肯可能不会抽取暮胶蚕丝了。”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8 23:57:35

  李掌柜脸色一白。
  明秀也是一愣:“这是为何?”
  艾辉嘿然,举起双手手掌,满脸得意。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8 23:57:50

  明秀目光一下子被吸引,片刻后,露出惊容:“师弟开手宫了?”
  “哈哈,没错!”艾辉觉得开心至极。
  “左手宫右手宫?”明秀连忙问,她已经从一开始的震惊中平静下来。比起之前的双流织法和暮胶蚕丝,开手宫给她带来的震撼,要小得多。在她看来,以师弟这样的天才,开个手宫还不是件简单的事么?她开手宫的时候,年纪非常小,现在都记不太清。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8 23:58:10

  一旁的李掌柜也急得不得了,开个手宫,需要这么激动吗?我们能不能先来谈生意?
  “双手!左右手宫同时开的。”艾辉嘿然。
  “不错不错。”明秀满脸赞赏,话题一转:“不过师弟你真的不要这门生意么?师弟真是大方,这么多钱都能视而不见,果然不是一般人啊!”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8 23:58:28

  艾辉听到这句话,耳朵一下子竖起来:“多少钱?”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8 23:58:47

  第一百零九章 有箭兔毫
  能让明秀师姐说很多钱,那肯定不是一点钱。艾辉现在穷得叮当响,欠下的债务之多,连他自己都弄不清楚。更要命的是,这个数字还在每天往上涨,暮胶蚕茧、草药、材料、人工……
  修炼一天就是烧一天的钱,这种感觉无比强烈。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8 23:59:03

  以前的时候怎么没这个感觉呢?好吧,以前自己压根没有进入修炼的大门。
  想来那些元修大人也不容易啊,不对,不是每个人都像自己是穷鬼。
  债多不压身,光脚不怕穿鞋,艾辉现在也懒得去想,不敢细想。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8 23:59:25

  刚才对明秀师姐的提议他之所以拒绝,是准备好好琢磨一下左右手宫。一下子开启双宫,他正是兴奋的时候,这个是时候谁还愿意去玩暮胶蚕丝?有钱怎么了?
  有钱好商量!
  艾辉睁大眼睛,就像天上星星一闪一闪亮晶晶。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8 23:59:47

  明秀掩嘴失笑,师弟这幅财迷的嘴脸,也不知道是和谁学的,以前的时候没有发现,但是自打抽取暮胶蚕丝就暴露出来了。
  可惜,师弟是师伯的弟子,师伯又穷心气又高,师傅帮帮小忙师伯可以接受,但是花师傅更多的钱,他就不乐意了。
  那么多年,师傅想要给钱师伯做研究,师伯就是不答应,宁愿在自己的废品小院里折腾。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00:12

  师伯这执拗的脾气,师傅也没有半点办法。
  师伯就这点不好,不肯为金钱折腰,可敬又可气。
  师弟在这一点上,完全不像师伯,专为金钱折腰,一听到钱钱两眼就放光。师傅已经好几次在她面前破口大骂,说师弟浪费天赋、没有理想、庸俗,然后拐个弯把师伯骂一顿,说师伯怎么教学生的云云。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00:33

  明秀倒是觉得师弟这样挺好,师伯过刚易折,师弟就像他抽出的暮胶蚕丝,既坚硬又有韧性。每次一看到师弟如此刻苦,想到他的经历,明秀心中总是不由又是佩服又是怜惜。她自小衣食无忧,从来没有经历那样的生活,也无法想象那样的生活。
  “每根箭矢需要十根暮胶蚕丝,箭矢的售价的三万一根。师弟给李掌柜提供暮胶蚕丝,占利三成,暮胶蚕茧以及草药都又李掌柜提供。”明秀口齿清晰,很快就把事情交待清楚。
  一根箭矢三万块!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00:54

  你能更黑一点吗?
  艾辉差点脱口而出,好在他马上反应过来,这里面有自己的钱!
  你能更黑一点吗?说!为什么不能?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01:05

  他强自忍住,问出问题的关键:“这个箭矢一个月能卖多少根?”
  李掌柜想了想到:“上次的十根已经卖完。到底一个月能卖多少根,在下也不知道。不过箭矢是消耗品,一根三万虽然不便宜,但是应该可以卖掉不少。参考同类的物品,打开局面之后,大概一个月应该能卖三五百根。”
  艾辉的眼睛一下子瞪圆,里面无数金光闪闪:“五百根,那就是一千五百万,三成,那就是四百五十万?”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01:27

  李掌柜的汗一下子流下来:“没有那么多。首先是成本,包括蚕茧、人工、材料、店面,三万块一根,起码有两成是成本。我相信这一点,明秀姑娘也能核算出来,知我所言非虚。”
  明秀点点头,示意确实如此。
  “其次五百根肯定是一开始达不到,这种新的箭矢,没有验证它的威力,谁也不会大规模装备。我会先找一些熟客推荐,大概能卖出去几十根。等箭矢的威力被大家接受,才能越卖越多。前期的话,一个月估计也就三五十根。”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01:41

  李掌柜说得很保守,不由得他不保守啊。倘若他故意夸大收益,结果没有达到。那以后眼前这位爷找自己的麻烦,那自己就惨了。
  从三五百根到三五十根,落差有点大,钱有点少啊。
  艾辉不满瞪了一眼李掌柜,然后对自己语重心长说,钱再少也是钱啊!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02:03

  “五十根,每根的收益是两万四,我占三成,也就是三十六万。”
  明秀温声道:“师弟不要着急,这门生意细水长流,需要的蚕丝也不多,对师弟修炼的影响不大,可以做得。”
  “三十六万已经不少了。”艾辉喜滋滋。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02:28

  李掌柜可不敢把这话当真,大师的弟子,三十六万连零花钱都不够吧。他连忙道:“只要打开销路,就好办了。而且我们最好能把这暮胶蚕丝起一个新的名字,最好不能让别人联想到暮胶蚕丝。独门生意我们才有这么高的利润,若是别家学会了,售价肯定会跌的很厉害。”
  “没错!”明秀颔首:“师弟,给它起个名字吧,它也有资格有新的名字,若非亲眼所见,我也想不到它竟然是暮胶蚕丝。”
  “是啊是啊,老夫制造兵器这么多年,也没见过这样的暮胶蚕丝。”李掌柜啧啧称奇。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02:45

  艾辉也没推辞,想了想道:“丝就叫雪银兔毫,箭矢就叫【兔毫】!”
  李掌柜被这两个名字绕住,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忍不住竖起大拇指:“高!实在是高!”
  名字其实一点都不好,但是艾辉故意让顾客往某种兔子上联想。如此一来,谁也想不到,雪白银丝会是暮胶蚕丝。想想那些模仿者,寻遍各种兔子,想得到这样的银丝,李掌柜笑得眼睛都看不到。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03:03

  奸诈!太奸诈了!
  李掌柜暗自提醒自己,明秀姑娘的师弟看上去不是很精明,肚子里却是一肚子的坏水啊,自己千万要小心,不要去招惹这个小坏蛋。
  就连明秀也忍不住道:“你这个名字不知道要残害多少兔子!”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03:21

  艾辉嘿然,心想你们都没明白这个名字的真谛啊。兔毫,土豪啊,一箭一箭射出去,自己哗啦哗啦进账,早日成土豪!
  “不过有这么长的兔毫吗?”明秀又好奇地问。
  “师姐没见过吗?”艾辉有些意外:“我在蛮荒见过毛比这还长的长毛兔,不过那玩意非常凶悍,碗口粗的树,一口就咬断。喜欢吃灌木、树叶和肉,它的毛比我的暮胶蚕丝很像,银白雪亮,不过要粗很多。”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03:43

  李掌柜一个哆嗦,心想这位少爷境界那么低,竟然都去过蛮荒,这大师的弟子就没有一个是正常的啊。
  蛮荒啊……
  想起李维大哥和她讲起的那些蛮荒趣事,还有很多稀奇古怪的物种,她不禁有些悠然神往。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03:59



  第一百一十章 明秀的担忧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04:21

  虽然还没有成为兔毫,不对,土豪,但是李掌柜还是很爽快支付了一笔定金给艾辉,大方得让艾辉以为自己面前的这位不是奸商,很是担心了一阵子。
  不奸商何以兔毫?
  倒是明秀师姐听到艾辉的担忧,不由噗嗤笑出来:“师弟真是……现实!不过师弟以为李掌柜不奸商,那是白担心了。李掌柜和绣坊生意往来多年,最是精明不过。他之所以如此大方豪爽是因为我们占得份额比他预期得少。”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04:38

  “比他预期得少?”艾辉瞪大眼睛,大有马上冲出去把李掌柜拽回来的架势。
  明秀师姐瞪了他一眼:“我会让师弟吃亏吗?”
  艾辉顿时讪讪:“哪能呢?我可不是白眼狼!师姐对我的照顾,我还能不知道?师姐肯定是为了我好。”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05:03

  艾辉的语气真诚,没有半点违心。明秀师姐这段时间对他的关照无微不至,还经常瞒着师娘照顾他,他心里一清二楚。
  若是自己有姐姐,一定就是明秀师姐这样的吧。
  包括经常对自己横眉竖眼的师娘,对自己都是极好。师娘只是对他不能对刺绣投入而生气罢了,嘴上嚷着自己欠债多少,但是他平时修炼的材料,从来没有半点耽搁。师傅也是个好人,虽然各种不靠谱,还有点迂腐,只擅长理论,对具体的修炼一窍不通,一点都不完美。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05:22

  但是艾辉依然觉得师傅是世上最好的师傅,师娘是世上最好的师娘,师姐是世上最好的师姐。
  他们关心他,爱护他,用他们能想到的最好的方式,帮助他。
  自己可不是白眼狼!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05:46

  远处的端木黄昏连续打了两个喷嚏,一脸莫名。
  明秀听得出艾辉的真诚,不由微微一笑,把其中的道理娓娓道来:“师弟的未来必然远大,对师弟来说,这门生意只不过是起步而已。我不是不能为师弟追求更高的利益,但是没有必要。师弟只是提供蚕丝,所占份额过大的话,如此一来,对方的积极性势必受挫,此物的制作、出售、开拓渠道,都需要对方去做。日子已久,只怕要生出矛盾。要么找人仿制,另起炉灶。师弟只占三成,对方为主,便不会生出替师弟赚钱的念头,这门生意便是他自己的生意。而三成利,对于任何独门生意,亦是可以接受,对方也犯不着因此和绣坊闹翻,生意便可长久。”
  艾辉听得连连点头,论起生意上的见识,他自然不如打理绣坊多年的明秀师姐。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06:04

  “占利虽少,长久积累,加上拓展扩张,收益不仅不会小,反而会更大。师弟也能把更多的时间和心思都在修炼上。稳定的收益,对修炼上的好处,师弟以后便能感受到。”
  听到明秀师姐的谆谆教诲,艾辉心中感动,老老实实道:“师弟记住了!”
  此时的艾辉,看不到半点桀骜和倔强,就像狮子收起自己锋利的爪牙,温顺得像只大猫。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06:21

  看着艾辉师弟的告辞离开,明秀也没有挽留。每一位学员在开启新宫的时候,都会兴奋无比,着急着去尝试自己开启的新宫。
  她的目光落在一片废墟的工坊,正准备找人打扫干净,忽然顿住。
  她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为什么师弟开启新宫会爆炸?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06:42

  开启新宫总会有些不同的反应,但是很少会听到有人产生爆炸。
  爆炸……
  “爆炸?”李维听到明秀的描述,愣了一下,接着沉吟:“他同时开启双手宫,在这个过程发生爆炸?”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07:07

  “嗯,工坊都完全夷为平地。”明秀有些担忧:“师弟这样修炼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当她想到这问题,想了一圈,还是决定来问李维大哥。师傅在刺绣上的造诣没有话说,但是在基础修炼上,却不擅长。而师伯虽然擅长基础修炼,但是只擅长理论,对于修炼出现的意外,没有什么太多的办法。
  李维大哥的经验就要丰富得多。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07:25

  李维确实经验丰富,他先安慰明秀:“阿秀不要担心,开新宫爆炸的不多,但也是有过的。”
  明秀听到这话松一口气,她最为担心师弟修炼出岔子。一次开启两个手宫不说,竟然还引发一场爆炸。
  李维表面看上去云淡风轻,就像这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是内心的震惊却是极大。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07:49

  一般来说,境界越高,突破时的动静往往会越大。有些元修在突破的时候,会电闪雷鸣,甚至会引发风暴,让潮汐倒流。
  感应场的学员,开新宫很少会有动静,就是因为他们体内的元力实在太少,少到难以引起异象。
  这一点艾辉和其他人不同,他体内有元力团,拥有远超他自己能够使用极限的元力。从这一点来看,艾辉产生不同寻常状况的可能性很大。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08:12

  虽然不知道艾辉是如何导致爆炸,但是李维感兴趣的是,艾辉有什么收获。
  李维听过一个说法,在境界突破时产生异象,有很大的可能,修炼者会有独特的收获。不过,这不是基础修炼,而是高层次元修修炼的范畴。
  艾辉只不过开启双宫,竟然产生爆炸,会对他的双手宫,产生什么效果?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08:40

  还是自己想多了?这个说法毕竟是那些实力雄厚的元修之间流传的说法,到底能不能用在学员身上?那就不得而知。
  李维自嘲,自己真是想太多。不过,真是好苗子啊!什么时候都能折腾出不一样的东西,不是好苗子是什么?
  就连吃面,都是个不一样的好苗子!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08:49

  想起上次艾辉吃面的样子,笑道:“其实要知道他有没有事,有个很简单的办法。”
  明秀立即被李维的说法吸引:“什么办法?”
  “请他去吃面。”李维看明秀不信,嘿然道:“上次我请他吃面,他坐我对面,看我的眼神特真挚,一口一个李维大哥你说得太好了,我心想真是好小伙。直到结账的时候,看到账单就傻眼了。多少碗?十碗!他一个人吃了九碗!我是明白为啥他眼神那么真挚,好吧,他当时是很真挚,面那么好吃能不真挚吗?所以你想知道他有没有事,就带他去吃面,少于五碗,那肯定就是不对劲了……”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09:12

  明秀笑得前俯后仰。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10:28

  换作自己呢?
  艾辉嚼着青草望着天空出神很久,嘴里的青草味慢慢弥漫开,就像天空一点点暗下来,夜幕降临了。
  他想起了旧土剑修道场的老板。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10:44

  时间过得真快啊。
  老板你在天堂过得还好吧?我过得很好啊,希望你能过得像我一样好!如果过不好……那就自己想办法吧。
  艾辉哈哈大笑,愁怀尽消。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11:05

  一骨碌爬起来,把其他所有的事情,都抛之脑后,斗志满满开始琢磨起自己的双手宫。
  今天左手宫和右手宫同时开启,让艾辉也没有想到。
  八宫开启的顺序,并不是唯一固定的路径。先开启双手宫之所以是主流,只是因为手宫是最容易开启的两宫。但是很多家族的传承,对开启八宫的顺序,都有着特殊的要求。比如著名的绝学【眉心刀】,开启的第一宫,就是难度最高的天宫。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11:28

  因此【眉心刀】的每一代传人的数量都极为稀少,中间的传承都曾经断过数次。
  除了手足四宫,天门海地四宫的难度都非常大。
  但是,不管是先易后难还是先难后易,一般来说,八宫都是逐个开启,很少有两宫同时开启。如果说两宫同是开启,已经让艾辉大吃一惊,那么在开宫的过程中,发生爆炸,那就让艾辉想破脑袋也想不到。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11:44

  怎么会爆炸呢?
  爆炸十分突然,就发生在一瞬间,他当时也懵了。直到从废墟里爬出来,检查自己有没有受伤,才知道的双手宫开启。
  艾辉的目光,落在自己的双掌。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12:07

  剑藤手套已经残破不堪,爆炸的威力很大,自己却安然无恙,不知道怎么回事。整座工坊都被夷为平地,还好因为抽取暮胶蚕丝所用的草药味道实在有点难闻,所以给他安排了一个位置偏僻的工坊,没有波及无辜。
  这场爆炸的始作俑者,艾辉记得很清楚,是剑胎种子!
  自己当时正在把元力灌注进暮胶蚕丝,自己的右手宫,感觉很强烈。艾辉以为会和平时一样,右手宫颤动,然后那根暮胶蚕丝就断裂。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12:25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一直很安静的剑胎,忽然跳动了一下。
  没错,艾辉确定不是自己的幻觉,那一下的跳动实在太清晰,就仿佛是心脏忽然剧烈跳动一下。
  然后就爆炸了!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12:44

  爆炸来得毫无征兆,没有一点点防备。
  当时一切来得太快,快得艾辉根本反应不过来。他现在能够回忆起来的,也就是剑胎跳动了一下,知道剑胎是罪魁祸首。但是剑胎是如何引发爆炸的,他也两眼一抹黑。
  艾辉有点头痛起来。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13:03

  他在折腾剑胎的时候,绝对想不到,这玩意如此遗祸无穷,竟然还会在自己突破的时候搞鬼。这次还好,虽然爆炸了,但是自己并没有手伤,还莫名其妙把没有半点准备的左手宫也开启了。
  事是好事,不要说爆炸,要是爆炸能再开一宫,艾辉二话不说就给自己再来一炸。
  但是剑胎这种不稳定的东西,就让人太不心安,谁也不知道它会什么时候来一下。这次是好结果,下次呢?不知道!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13:24

  艾辉有些挠头,如果说可以把剑胎去掉,他马上就去掉。
  和剑胎这种瞎折腾的产物相比,自己现在修炼的五府八宫,体系很成熟完善。只要自己能够坚持不懈地努力修炼,在五府八宫体系下,自己一定会有所成就。
  剑胎?天知道!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44:45

  可惜剑胎无法去掉,剑胎种子种成功艾辉觉得两眼一抹黑,这要把剑胎种子去掉,那是两眼一抹乌漆墨黑,完全不知从何下手。
  想了半天,艾辉没有想到什么好办法。
  转念一想,如果没有剑胎种子,自己也早就死在蛮荒了,更谈不上现在的修炼。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45:04

  当艾辉睁开眼睛,看到苍青微光的天空下,篝火只有袅袅余烬。
  正在巡视的周小希也注意到艾辉醒过来,朝他点点头,眼中闪过一丝赞赏之色,接着继续巡视。带着这么一帮粉嫩羔羊,他的压力也很大,吹牛归吹牛,在正事上他一点都不含糊,他晓得轻重。
  果然是精锐!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45:23

  艾辉心中佩服不已,周小希的表现,比他见过的那些元修大人更强。十三部的精锐,果然不是那些狩猎团的元修可以比拟。
  渐渐,醒来的学员越来越多,当太阳升起的时候,所有人都被喊起来。简单的洗漱和收拾完,大家要开始一天的赶路。
  值哨回来的端木黄昏,顶着两个清晰可见的黑眼圈。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45:40

  白眼狼变成白眼哈士奇……
  也不容易啊,艾辉心中感慨着,干得真漂亮!
  队伍集合之后,大家开始徒步跋涉,朝下一个目标地前进。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46:02

  听着同学们叽叽喳喳热烈无比的讨论,还有不少学员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零食,艾辉觉得真像郊游啊。
  艾辉和队伍有点格格不入,他吊在队伍的尾巴。
  路上负责讲解的是许夫子。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46:24

  “我们现在前进的方向,是旧土。同学们之中有许多来自旧土,也就是说,我们在朝着你们的故乡前进。旧土不仅仅是这部分同学的故乡,也是我们所有人的故乡。的建立,和旧土密不可分。旧土和,同根同源,我们是兄弟和亲人。未来我们的许多学员,也会加入,今后我们会并肩战斗,不是为了,也不是为了旧土,是为了我们所有人的明天而战斗。”
  阳光中,许夫子的神情庄重,学员们听得很入神。
  周小希没有说话,他看了许夫子一眼,继续低头前行。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46:46

  艾辉注意到周教官的兴致不高,他知道为什么。在前线,和旧土的隔阂,就像一道看不见的墙,好像看不见,却不时不在,无处不在。
  但是艾辉也没觉得许夫子说错了什么,因为无论旧土还是,蛮荒才是最大的敌人。
  而且,他也很佩服许夫子。感应场的夫子们都能感觉到这个问题,但是很少会公开讨论这个问题的,但是许夫子做到了,很有勇气。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47:02

  当然,艾辉能够如此淡然面对这个问题,是因为他觉得这么高大上的问题和他没什么关系。
  自己的世界很小,小到容不下这么大的理想。
  活下去,变强大,再能保护几个他在意的人,已经足够而且完美。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47:22

  艾辉的目光看似随意扫过四周,忽然,他的目光落在不远处的一处树桩,他停下来。
  他走到树桩面前,蹲了下来。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47:41


  第一百一十七章 暗红
  “有什么发现?”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47:59

  周教官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不知什么时候,周教官到了他身后。
  艾辉心中暗自凛然,周教官靠近自己竟然没有半点察觉,这就是十三部精锐的实力么?艾辉在蛮荒的三年,从他种下剑胎之后,就没有人能够出现在他三米的范围内而不惊动他。
  凛然之余,艾辉心中更多的是憧憬和动力,十三部的精锐实力要远超过狩猎团的元修啊。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48:22

  艾辉定了定神:“应该是某种大家伙啃噬过的痕迹。咬合力惊人,从树桩的痕迹来看,这是一口咬断的。”
  他没有用野兽和荒兽,野兽和荒兽虽然一字之差,却有着本质的区别,能否运用元力。
  荒兽之名,修真时代就有,也是和蛮荒相关。而在现在,荒兽是指能够运用元力的动物,野兽则没有运用元力的能力。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48:42

  周教官眼中闪过一丝赞赏之色,他压低声音道:“你多留心一点,不要吭声。”
  “是。”艾辉应下,他明白周教官的意思,说出去反而会引发不必要的恐慌。学员们的心理素质,可不怎么样。
  当艾辉回头,身后空荡荡,再往前看,周教官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前方几十米外的队伍之中,还朝他眨了眨眼睛。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49:04

  这速度……
  艾辉再次被震惊。
  他不是没有见过以速度而著称的元修,但是如此无声无息却又快若闪动,还是第一个。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49:27

  怎么做到的?
  这个问题不断在他脑海中盘旋,他设想了几种方案,但是没有一种能够做到。其实他也知道,周教官的境界,远超过自己能够理解的范畴。但是他依然忍不住想,假如是自己的话,如何才能够做到。
  对于战斗方面的问题和疑惑,喜欢胡思乱想,是艾辉的习惯。但凡是遇到问题,他都会在心中不断揣摩和设想。这是折腾剑胎种子留下的后遗症。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49:51

  心里一直在默默念叨着,艾辉脚下加快速度,跟上队伍。
  队伍的诸人没有察觉到两人短暂的交流,大家的激情正高。
  忽然,前方传来惊呼:“快看!那是什么?”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50:12

  队伍全都被惊醒,大家停止高谈阔论,纷纷涌上去看究竟发生了什么。
  艾辉没有凑上去,人群集中的地方,往往是最容易被攻击的目标。他从队伍的一旁,绕了一点距离,来到队伍的侧翼,这才看清楚眼前的景象。
  不计其数的蚂蚁,从地上一个大洞源源不断涌出,汇集成一道大约三米宽,二十多米长的蚂蚁洪流,正在缓缓向他们逼近。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50:32

  “好多蚂蚁啊,它们这是在干什么?”
  “是在迁徙吗?”
  “看上去怪吓人的。”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50:55

  “放心好了,是最普通的蚂蚁,不是元蚁。”
  ……
  大家好奇地讨论,他们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面。不过大家并没有什么害怕,这些最普通的蚂蚁,没有任何危险。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51:18

  “这是一个不小的蚂蚁族群。”许夫子解释道:“蚂蚁的迁徙并不少见。大家以后进入蛮荒,有可能会遇到各种元蚁,大家就需要小心。如果遇到元蚁的迁徙队伍,千万不要招惹它们。别看单个元蚁很弱小,但是它们的数量一多,就非常可怕。这一点,周教官可以告诉大家。”
  周小希点头道:“在蛮荒,元蚁迁徙的时候,是没有荒兽敢于出现在它们的前方。像蚁、蜂这样以数量取胜的荒兽,最好不要招惹,它们的复仇心很强烈,很容易一来就一群。如果大家遇到了,最好的办法,就是驱散它们。有很多药水,专门针对这类荒兽。”
  大家啧啧称奇,感到很好奇。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51:40

  许夫子很满意这个效果,远行就是让大家开阔眼界,这样的场面是很难在城镇和分院看到。
  周小希带着大家绕了一个圈子,蚂蚁大军的速度太慢,对他们的行动没有影响。
  丛林的植被很茂盛,感应场和旧土的边界被一条熔岩河隔开,无人可以泅渡。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52:04

  熔岩河从地底流淌而出,地火终年不熄。
  据说这条熔岩河和火燎原葫芦山地底相连,可是从未见过焰花在河中出现。
  焰花是火燎原的特产,火燎原是火修之地,广袤无边的黑色平原,唯有一座形如葫芦的火山,高耸入云。葫芦山每过一段时间,便会喷发,形成火燎原独特的火雨。漫天的火雨笼罩黑色寂寥的平原,落地生根,便会形成火燎原独特的焰花。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52:27

  鲜红如火的焰花,铺满黑色的无边平原,美景如画。
  从火燎原发源的熔岩河,河中大多都会漂浮焰花,而这一条熔岩河却从未见过焰花,所以它与葫芦山地火相连的传说,没几个人相信。
  熔岩河把感应场和旧土彻底隔绝,而感应场的城市和分院,都集中在更靠近的那一侧。靠近旧土的这一侧,由于长期没有人类的活动,逐渐形成植物茂盛野兽横行的丛林荒野。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52:49

  感应场会定期组织人手,对荒兽进行灭杀,而野兽则让其自由繁衍。
  这片区域也逐渐成为感应场学员的野外课堂,野兽的危险有限,正好用来培养学员。而茂盛的丛林,也能够让学员们学到不少东西。
  一路上没有遇到什么危险,但是依然小状况不断,队伍前进的速度在艾辉眼中看来简直就是龟速。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53:10

  但是他没有吭声,休息的时候,他就自己修炼。
  随着他们不断朝熔岩河前进,植物变得更茂盛,艾辉见到许多蛮荒才看得到植物。估计是感应场的木修们有意种植,但是随着时间流逝,这些植物发生很大的变化。
  艾辉见到剑茅,就和他以前见过的剑茅不一样。不是很高大,叶片更狭长,叶片不是墨绿或者灰绿,而是暗红色,看上去有点妖异的感觉。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53:32

  难道是靠近熔岩河的缘故?这里的植物,大多都有几分暗红色。
  不知为什么,这种暗红色,总让艾辉心中生出几分悸动。
  许夫子在向大家解说之后,艾辉才明白,原来此地不仅仅是学员们的实践之地,许多木修的夫子,还喜欢把一些稀奇古怪的植物移栽在这里,让其自然生长。这里有多少种奇怪的植物,没有哪个夫子能搞得清楚。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53:52

  敏锐的艾辉,注意到不远处有人声。
  艾辉表情古怪,他们竟然在这里遭遇另外一个班级。
  忽然,他听到一个声音,顿时眼中杀气腾腾。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54:14

  死胖子!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54:34

  第一百一十八章 交织
  “背不动?哎呀,我来背。一小时1000块?那是昨天的行情了,今天这环境,多险恶!一不留神,就得摔个跟头。我摔跟头没事啊,皮粗肉厚。可是你东西多金贵!万一摔坏了,损失可就大了!咱得先说明啊,损坏不赔啊。既然你诚心,我自然诚心,大家都是同学,给你一个实在价,一小时2000!一天下来,才两万块,省你多少事!”
  胖子满脸诚恳,对方看着像小山一样的背包,也觉得真不容易,犹豫了一下便答应下来。虽然价格不低,但是对于有钱人来说,也就那么一回事。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54:54

  胖子心中暗喜,这点重量对他来说,完全是小儿科。
  他喜滋滋地收了钱,正准备把钱收回口袋,一只手突然从后面伸过来,胖子手上一空。
  胖子愣了一下,但是下一刻他的瞳孔陡然收缩,这感觉……太熟悉了!他猛地转过身体,扑通一声跪下来,抱住艾辉的大腿,带着哭音:“阿辉,我终于找到你了!”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55:13

  艾辉朝早就看呆了的同学挤出一丝笑容:“请稍等一下。”
  说完面无表情单手把胖子拎了起来,胖子笨重庞大的身体,在艾辉手中轻若无物。另一只手在胖子身上摸索,每个口袋都没有放过。艾辉对胖子藏钱的地方太熟悉,半分钟不到,胖子所有的钱财全都被他找出来。
  “钱呢?”艾辉冷冷问。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55:33

  搜刮出来的钱,只有不到五万。
  他没有闲着,开始在旁边的荆棘丛上折荆棘条。胖子看着荆棘条上密密麻麻的尖刺,他的脸色刷地白了,这是要严刑拷打啊。
  但是他不敢挣扎,他太熟悉艾辉的脾气,越是挣扎越是死得惨。他知道艾辉肯定很生气,上次自己把他的钱摸走。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55:56

  “花了。”他老老实实,语气就像一头洗干净待宰的肥猪。
  “花了?”艾辉的语气没有波动,就像是重复,手上抖动的荆棘条胖子眼中仿佛闪烁着冰冷的锋芒。
  胖子艰难地吞了吞口水,他知道这次不交待不行了。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56:18

  “麻子还记得不?你肯定不记得,你和他一句话都没说过。我还记得,刚开始我背不动那么多东西,他帮我背过好几次。我埋的他。他老婆的病一直都没好,闺女到了上学上学的年纪。麻子死的时候,我和他说过,要是我没死,会帮他照顾他家里人。”
  艾辉手上抖动的荆棘条停住。
  麻子……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56:41

  一张模糊的脸,从遥远的记忆深处浮现。哀嚎、恐惧、鲜血,比墨还黑的夜晚,比冰还冷的风,夹杂在模糊的记忆中。
  他有模糊的印象,死得很早的一位苦力。胖子记得没错,自己和麻子没有说过话,不光是麻子,除了胖子,其他人他几乎都没有说过话。
  “老魏你还记得不?喜欢吹牛的那个,估计你也不记得。我记得,你知道我比较能吃,刚进蛮荒的时候,经常饿。老魏给过我一次干粮,他说我和他娃差不多大。他死的时候是个雨天,泥水坑不好挖,水一冲泥就冲走,我挖了半天,才把他埋好。他有两个娃,大的不到七岁,他得了绝症,知道自己活不了,就来蛮荒。我给他家寄了一笔钱,没多少,四万块。我总归活下来,总不能什么都不做。”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56:55

  “大李子你记得不……”
  胖子絮絮叨叨,有的时候语气空洞,有的时候语气激动。
  刚才目瞪口呆的同学,早就被吓得走开。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57:20

  “端木黄昏!啊啊啊啊!我不是在做梦吧!”
  “啊啊啊,快掐我一把!”
  几棵树后面响起一阵阵少女的尖叫声,觉得像是在很遥远的地方响起。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57:37

  艾辉的神情木然。
  “好巧啊,许夫子!”
  “哎呀,崔仙子也带学员远行吗?”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57:55

  ……
  “只有咱俩活下来,只有咱俩活下来!”
  “……起码我们还活着……”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58:13

  ……
  后面响起亲切温暖的问候,和冰冷肃杀的记忆片段,不断在艾辉脑海中交织闪现。
  他一片木然,如同置身不真实的梦境。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58:34

  ……
  “我埋他们的时候,就对他们说,如果我能活着走出去,一定会照顾他们的家人。”
  “为什么我还活着?为什么……”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58:51

  ……
  鲜血迸溅,大雨滂沱,獠牙和尸体的冲撞,在艾辉脑海中不断浮现,他的身体冰冷,就像泡在冰水中,他的手掌死死攥住手中的荆棘条,指节发白。
  ……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59:11

  “不如我们两个班一起同行吧,也能相互照应,有周教官这样的高手,我也可以放心了呢。”
  “好啊好啊!崔仙子真漂亮!您结婚了吗?”
  ……
楼主我把我唱 时间:2019-05-19 00:59:35

  “我知道你没钱,肯定很麻烦,我知道我给你惹麻烦。但是我知道,对你来说,是很麻烦,但是就是一个麻烦。你是变态,没有麻烦能够难住你……”
  ……
  “端木同学,你有女朋友吗?”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