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海滩到三国志

楼主:子夜洳歌 时间:2012-09-28 20:25:27 点击:897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直不敢去上海,因为知道,一旦身临其境,便会喜欢的无法自拔,那样带着浓郁传奇色彩的城市,生生的惹人迷恋。就像三国,鼎立的困局,成就了无数英雄,引的后世后代趋之若骛,后来,每个男人心里都有一个英雄梦想,每个女人心里都有一个英雄情结。



  初秋,扭不过心里的声音,游了一躺上海。

  站在259米的高空看外滩,心里细细惊动,眼底仿佛大块澄明的蓝色湖泊,优雅的长在那里,莫名的高贵。然后我想起了《上海滩》,想起那段三十年代上海的恩恩怨怨,那个叫许文强的男人,将男人的成熟和浑厚,沉稳和沧桑,机智和勇敢,奔放和柔情,如行云流水般涌动在荧屏前,将撼人的魂魄魅力发挥到及至。手足之情,江湖之义,那是真的英雄啊,程程一见就醉了,醉了今生,误了来世,性格饱满的程程,从单纯到清醒再到坚强的程程,在上海滩的出现,注定了于许文强的挣扎奋斗与风花雪月,最终是一场无法擦去的伤痛,她和许文强的故事,让我知道了爱情应该是什么样子,没有贫富之分,没有时间距离之分,不一定是得到和占有,而有相当一部分应该是互相理解和祝福,是一直在心里,此生不渝的信念。



  《上海滩》是部男人的戏,夹带了男人的血泪,但上海滩也是温情的,那些缠绵的爱恨情愁,如同烟花,点缀了上海的乱世之秋。



  爱上海的人,也会爱上爱情。



  后来,去上海的历史陈列馆,那些永巷亭廊,楼台水榭,声音人物,逼真的让人怀疑自己到了上海的二三十年代,恨不得马上穿上旗袍皮草,描上朱唇黛眉,在长长的永巷走一遭,灯红酒绿的乱世,摇曳翩然的风情,英雄可知佳人的寂寞?“青青子襟,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青青子佩,悠悠我思……”曲子一首再一首,眼波流转再流转,因为等不到你,我像那大漠的花,开的颓败而忧伤。



  你看你看,我又醉了,酒洒在我的藏青旗袍上,镶着金边的牡丹哭了。

  透过杯,透过酒,透过寂寞,又会看到另一个香草美人——貂禅。



  小时候读《三国》,未解其意,总以为是一群有勇无谋的匹夫相互撕杀,后来再读,才明白,那些人是真的聪明啊,战鼓喧天的乱世,几乎无人不可以是君,无人不可以得天下,精彩的让人恨不得时光穿梭回去,透过风,透过雨,透过崇敬与膜拜,拭去英雄脸上的血泪尘埃。



  男人胜之于城池,女人胜之于眉目。

  在男人驰骋沙场,号角争鸣中,总有这样的香草美人,妩媚,轻盈,像黄鹂一样栖息徘徊的他们身边,美人天生是用来配英雄的,又或者说,男人就是天下,女人就是城池。

  比如貂禅。



  我一直是喜欢她的,因为她美丽,她忧伤,她无奈,她寂寞。

  曾经无数次想,貂禅拜月,该是怎样一副场景,郁郁葱葱的初夏,万花初放,一个一脸哀愁的女子,跪倒在深夜的月下,一袭白衣,薄如蝉翼,轻轻期许自己的未来。



  一个没有过去的人,又怎么会有未来?

  我像礼物一样被转送于男人股掌之中,我不是红颜祸水,我只是肩负着滑稽的使命,不达目的,誓死不休,其实,活着和死了一样,一个女人,若太政治和功利,她一定是不幸的,可惜了我如草的芳年,如花的容颜。



  董卓,你这个肥头大耳,嗜血如命的肮脏男人,若不是使命所在,就算把你的肉一刀刀割下来喂狗,也难泄我的耻辱和愤怒。



  奉先,我愿意叫你奉先,我知道,你是爱我的,你深情的目光曾是我混沌岁月里唯一的亮光,可是,爱又怎样,很多人都说爱我,越说我就越鄙夷,不相信爱情的人会比寻常人更寂寞。



  奉先,来世你不要做什么将军,我也不做千古美人,我们再来爱一场,好吗?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hai271027083 时间:2012-10-06 22:12:00
  你到底想说什么啊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